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三章 数典忘宗
    ,。

    唐仪回来时,聚集的弟子似乎已经散去,罗元功、苏破和唐素素还在原地等着。

    见到她从山中抱了坛酒回来,唐素素瞬间脸色一沉,当场发作了,“是他给你的?”

    唐仪目光对上了她,前所未有的认真,倒是反逼得唐素素冷静了不少。

    “这坛酒可能是父亲埋在山中的。”唐仪淡淡说了声。

    “……”唐素素欲言又止,她本想叫唐仪扔掉那人给的东西,一听可能是唐牧的遗物,倒是说不出口了。

    苏破朝她来的方向看了眼,试着问道:“掌门,他人呢?”

    唐仪轻叹道:“他不肯留下,走了!”

    唐素素冷哼一声,“上清宗败类,亏他还有脸踏足上清宗境内,当年若不是掌门师兄护短,哪还有他命在!”

    “别说这没用的气话。”罗元功这个师兄喝斥了一声,复又对唐仪道:“掌门,有他出面震慑了一番,估计短期内没人敢再找上清宗的麻烦。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清理门户,那几十个之前叛逃的弟子已经派人去追了,这茫茫大山一时间想找到估计也困难,还请掌门发令,通知外界的暗线注意,一旦发现立刻通报,也好及时派人去铲除这些叛徒!”

    唐仪道:“这些叛徒走了也好,不愿和师门共患难,留下也没用,其中说不定就有外部的眼线,经此事,未必是坏事,说不定反而因祸得福将外界埋在上清宗的内线给清除了。”

    此话倒是让三位长老或点头或默许,的确如此,外部埋伏在内的眼线不太可能和上清宗共患难,极有可能在之前迫于压力遁逃了。只是三人似乎都从唐仪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异常,平常唐仪都是看他们三位长老拟定的意见,这回针对此事,唐仪似乎正儿八经站在了掌门的位置考虑事情主动发表意见。

    唐素素恨声道:“决不能轻饶这些叛徒!”

    唐仪:“叛徒自然不能放过,不过现在不是把主要精力花在这个上面的时候。如同罗长老说的,那人出面帮我们震慑了一番,短期内应该没人敢动上清宗,但也仅仅是短期内,所以该趁这有利于我们的间隙做应有的准备。通知追寻的弟子回来吧,至于那些叛徒,我上清宗当向修行界公开发声,揭穿这些叛徒,让他们声名狼藉,增加他们在外界立足的难度,事后找会再慢慢清算也不迟。另外,宋舒,我以掌门的名义宣布,宋舒指使其子谋杀同门牛有道不成,反而栽赃师门,还勾结留仙宗袭击师门,当一起列入欺师灭祖的叛徒名单中,让天下人共唾弃!”

    “……”三位长老愣住。

    将宋舒列入欺师灭祖的名单?三人倒不觉得不该,说勾结留仙宗欺师灭祖也不为过,说不定本就是。只是这杀牛有道的事明明是唐素素指使宋衍青干的,现推到宋舒头上去,简直就是栽赃啊!不过有了留仙宗突袭的事,加上这边抢先发布声明,先声夺人,只怕宋舒辩解之言也无人能信。

    办法倒是好办法,还把唐素素给摘了出来,以后外面再传什么唐仪谋夺掌门的言语只怕外人都会以为是宋家在报复,‘先声夺人’这招用的好啊!

    这办法倒是让唐素素有点不自在,看向唐仪的目光略显柔和,发现亲侄女就是亲侄女,不枉自己费尽心思扶上掌门的位置,终究还是向着她这个姑奶奶的,一家人终究是一家人!

    总之此刻,三人都意识到唐仪言谈间有了明显的变化。

    罗元功沉吟道:“掌门,这办法是不错,只是这样一来,就彻底和宋家撕破脸了,宋家大可明着报复,今后上清宗想在燕国立足怕是难上加难。”

    “我自有决断!”唐仪抬头看向上清宫方向,明眸中透着从未有过的坚定,抱着酒坛子脱离几人前行,扔下一句话,“给祖师爷上香!”

    给祖师爷上香?三长老又是一愣,面面相觑,只能是跟上了,给祖师爷上香什么时候做都不过分,谁都不好拒绝。

    一行来到上清宫,唐仪酒坛放在了一旁,走到正中祖师爷坐像前,点了三炷香,又退后三步,抬头仰望着高高盘坐的坐像,凝视不语。

    三长老也分别上前点了香,复又走回站在了唐仪的身后成排,一起瞻仰祖师爷圣容。

    静默许久的唐仪忽然慢慢跪下了,突然行此大礼,令后面三人愕然。

    跪祖师爷没什么,不过通常都是逢大典或有事的时候才会行这么大的礼。

    连掌门都跪下了,三人辈分虽然高,可不得不跟着掌门一起跪下了。

    双秉持香火的唐仪抬头看着坐像,一脸虔诚道:“祖师爷在上,历代先师在上,上清宗第十一代掌门唐仪,跪拜告罪!今上清宗陷入危局,难以自拔,皆怪弟子无能。今,上清宗生死存亡之际,弟子在祖师爷和历代先师座下起誓,定竭尽全力振兴上清宗,若有任何过错,弟子愿一人承担,恳请在天之灵保佑!”说罢三俯首贴地叩拜。

    后面三人皆面有动容之色,大家都知道,上清宗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绝对怪不到唐仪一个人的头上,但是唐仪当着祖师爷的面却一个人把责任全部包揽了。

    三人相视一眼,也跟着持香三叩首。

    唐仪起身上前,三炷香插入了神坛香炉内,又慢慢退开,等到三位长老也上了香退回后,她方转身面对了三人,严肃目光在三人脸上来回扫过后,问道:“上清宗如今的处境,三位长老可有什么摆脱困境的方法?”

    三人沉默,哪有什么好办法摆脱困境,有的话早就提出了。

    罗元功试着问道:“掌门可是有什么想法?”

    唐仪:“好办法没有,但不能守在这里眼睁睁看着上清宗消亡,不能守在这里等死,若真如此的话,我等便是上清宗的千古罪人!”

    千古罪人一词说的有点严重,令三人神色皆凝重,因为这样说也不是不行,真让上清宗倒在了他们这一代的上,无颜面对历代先师。事实上,完全有这可能!

    罗元功:“掌门有什么话不妨明说。”

    唐仪:“上清宗目前的处境不用我多说,就算没人杀上门,我们也被切断了谋取修炼资源的条件。宋家那边,应该也不会再提供修炼资源给我们,如此下去,断了供给,怎么给下面弟子交代?人心何在?只怕到时候叛离的就不止之前那些人,而是整个上清宗彻底分崩离析,又凭什么去清理门户?树挪死,人挪活,我欲暂弃宗门,带领上清宗上下弟子另赴他地谋取修炼资源,以图振兴!”

    罗元功和苏破一起瞪大了几分眼睛。

    唐素素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道:“你堂堂掌门居然要放弃宗门祖庭,有没有想过让天下人怎么看你?天下人会笑你无能!你想过没有,祖师爷和历代先师的骸骨都葬在这山山水水之间,包括你的父亲,就这样一走了之任人践踏吗?你怎可在祖师爷和历代先师面前说出这般数典忘宗之言!”

    有句话她没说出来,她的丈夫,她的儿子,也同样是葬在这里,她怎能让外人平掉她儿子和丈夫的坟墓。

    而有些先师的骸骨都烂成了渣,你就算是想挖出来迁葬都没办法迁,只迁走一部分又有什么意义?

    事实也的确如此,如同留仙宗说的那般,上清宗占着灵山宝地,只要上清宗一走,立马会有人来占了。

    离开容易,凭上清宗目前的能力,想再抢回来就难了,是你们自己放弃的,是你们自己不要的,你凭什么让人家再搬走还给你们?

    唐仪出言反驳:“若维护上清宗的人都没有了,还如何保这祖庭,还不是一样要被人给占了!只要上清宗能振兴,只要上清宗有了实力,自然会有夺回来的那天!我也不想眼睁睁看着祖师爷和历代先师的坟冢遭人侮辱,但这是振兴上清宗必须付出的代价,否则只有坐以待毙等死,我想祖师爷和历代先师也能理解我们!”

    “你…”唐素素挥袖指着唐仪,怒极反笑道:“好好好,暂且算你说的是对的,老身倒要问掌门一声,大燕国虽大,我们能去哪?你告诉我能去哪?难不成要学牛有道跑去投奔凤凌波不成?”

    唐仪道:“面对上清宗的困境,我也曾日夜苦思过,获悉商朝宗得了凤凌波的接纳,我的确想过投奔凤凌波的可能性,然而不妥!凤凌波可以接纳商朝宗,却不见得会接纳我上清宗,凤凌波收容了商朝宗已经是承受了压力,天玉门不得不在修行界四处发帖解释了一通,若我上清宗再和宁王的儿子卷到一起去,这压力估计天玉门也不愿承受。就算对方能承受,凤凌波的势力还是小了点,目前也看不出他有什么能力扩张,他还没实力与朝廷的实力对比。而大燕国本身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随时面临被诸国瓦解瓜分的可能,凤凌波的势力若面对如此大势怕也是难以抵挡,所以说这大燕境内无论哪方诸侯都不适合我上清宗谋得长久发展。”

    唐素素呵呵讥讽道:“难不成掌门还想带领上清宗投奔他国不成?排外的事情哪都有,别国势力可不会轻易容纳他国势力进驻分一杯羹!”

    唐仪:“我准备带人北上,投奔大燕叛将邵登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