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四章 过河拆桥
    ,。

    投奔邵登云?三人同时一愣。

    唐仪继续道:“邵登云本是宁王旧部,本是宁王麾下大将,曾与我上清宗也有过来往,奈何朝廷清洗宁王势力,逼得邵登云不得不叛国开关,领敌国大军杀入大燕攻城略地。如今邵登云虽然成了敌国臣子,可坐拥的一州之地本就是燕国旧土,相对来说邵登云在韩国的地位也比较独立,他背后的门派也曾是燕国境内的修行门派,我们前去投奔,比较容易被接受。其次,邵登云新占了大片土地、新扩充了大批人马,下也的确需要可靠的修士相助,而我们的处境邵登云应该知晓一二,再加上上清宗曾经本就和他有些交情,我想我们前去投奔,被接纳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

    唐素素稍怔,旋即又挥袖指向她,勃然大怒道:“是谁让你这样做的?是不是姓赵的叛徒教你这样做的?”

    罗元功和苏破正皱眉思索唐仪所言的可行性,闻听此言,亦抬头看向唐仪,皆有狐疑之色,受了唐素素的提醒,也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妖魔岭那位教的,因为掌门今天的做派实在迥异于平常。

    唐仪摇头道:“唐长老想多了,没有任何人指点,是我自己琢磨的,我早就有这想法,只是一直没说出来罢了。”

    唐素素大一挥,“不可能!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绝不可能做出此等数典忘宗之事,倒是符合那赵贼的作风!”

    唐仪叹了声,将语气放缓了几分道:“我知道因为姑爷爷和表叔的死,你一直记恨他,恨不得杀了他,但我可以当着祖师爷的面发誓,绝不是他教的,这的的确确是我个人的想法。”

    唐素素面容扭曲了一阵,忽掷地有声道:“我反对抛师弃祖!”猛一回头,“二位师兄,你们是不是也要抛师弃祖?”

    ‘抛师弃祖’这帽子扣的有点大,让罗元功和苏破欲言又止。

    唐仪眼中闪过坚决,硬邦邦的话顶了上去,“唐长老还请自重,究竟你是掌门,还是我是掌门?”

    “你…”唐素素指着她,差点冒出一句,若不是我扶你上位,你能做上掌门吗?

    她指过来,唐仪却摸出了一面令牌迎了过去,正是掌门令牌,“我以掌门的身份,正式宣布法旨,即刻免去唐素素上清宗执法长老之位,贬为护法弟子,执法长老之位由本掌门亲自兼任!”

    “……”罗元功和苏破目瞪口呆,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没想到唐仪这个温柔漂亮的女人今天居然这么大的脾气,居然会如此硬顶唐素素,平常在唐素素面前一直文静乖巧的很。

    唐素素明显也惊住了,这就是自己的侄孙女?这就是自己一扶起来的一家人?

    罗元功劝道:“掌门息怒,唐长老有自己的想法发表自己的意见也仅是一家之言,可供参考而已,不用这般大动干戈,还请掌门收回成命!”

    唐仪明眸一转,目光盯向了他,掌门令牌也亮给了他看,“罗长老,不知我这执掌掌门令牌的掌门在上清宗发掌门法旨还算不算数?”

    罗元功和颜悦色安慰道:“自然是算数,只是这事不能一时冲动鲁莽做决定。”

    唐仪:“既然算数,那么依门规,掌门有独断专行的权力,若大家都觉得掌门做错了,上清宗上下可集体罢免掌门,只要超过八成的人赞成罢免,我这掌门便可换人。如今我坚持发掌门法旨,解除唐素素执法长老之位,若有人觉得我做错了,可依门规召集上清宗上下弟子联合罢免本掌门,我绝不阻拦!总之我这道掌门法旨不会收回,要么解除唐素素的执法长老,要么罢免我这掌门,由上清宗上下弟子自行抉择!”

    罗元功和苏破神情抽搐,没想到这和气温柔又美丽的女子今天竟然这么狠,要拿掌门的位置来硬杠唐素素那个执法长老下台,这还真是豁出去了!祖师爷虽然为后人定下了罢免掌门的门规,可那也是为了避免有某个人会危及整个上清宗,上清宗还从未有过罢免掌门的事。【愛↑去△小↓說△網www.】这条罢免掌门的门规也不是没道理的,一旦门中超过八成的人反对掌门,说明那个掌门已经不得人心,再做下去也没办法再带领上清宗前行,不如换人。

    殊不知对唐仪来说,她早就意识到了唐素素是她执行掌门权力的最大阻碍,可是有些事情她之前没勇气去做,那是她的姑奶奶,做了的话,担负的名声可想而知。有些事情只能是在脑中默默想一下,直到之前见到了那人,听了那人一番话,上清宗走到今日这个地步,守成是没用的,只会越来越糟,不能勇敢去面对,上清宗要你这个掌门有何用?

    直到听了那人的话后,她才下定了决心,但还是不想和唐素素撕破脸,打算提出自己的意见试试看,希望能说服唐素素,结果唐素素不吃这一套,坚决反对!这也让她看清了,有些事情无法逃避,是要去面对了,遂毅然决然下定决心搬除唐素素这个障碍,要解除唐素素的权力!

    “好啊好,真好!行,这个执法长老我不做了也罢!”唐素素仰天惨笑连连,做梦也没想到真正捅她刀子的居然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心中的悲凉无人能知,挥道:“要走你们走,我要留在这,我不会做出抛师弃祖的事来!”

    唐仪盯着她说道:“我们都走了,一旦有人上门找麻烦,你一个人能改变什么,白白牺牲有意义吗?姑奶奶,我需要你的协助!”

    唐素素惨笑道:“何必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过河拆桥,你还用得着我来协助吗?”

    唐仪樱唇绷了一下,平静道:“不走也得走!若不走,我便颁布掌门法旨将你逐出上清宗,永远不得踏足上清宗半步!”

    唐素素怒怼,“凭什么?”

    唐仪:“就凭你唆使宋衍青在南山寺设伏残杀同门弟子够不够?”

    这事,罗元功嘴角抽了一下,苏破眼皮子直跳,两人发现这位掌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唐素素怒指,气得瑟瑟发抖,她费尽心思密谋帮对方坐稳掌门的位置,却不想一片苦心反倒成了对方针对她的利器,对她来说,这简直没天理了,一颗心哇凉哇凉!最终仰天悲笑,“权力欲望迷人眼呐,翻脸无情呐,唐仪,你终有一天会后悔的!”

    “后悔也比坐在这等死强,我意已决,若决断有误,我一人承担责任,自辞掌门之位谢罪!”唐仪又看向另两人,“还有谁反对迁徙?”

    沉默中的苏破忽拱道:“苏破谨遵掌门法旨!”

    罗元功看向师弟愣了一下,没想到师弟竟如此配合,他陷入了犹豫不决,抛弃宗门祖庭不是小事,会被天下人耻笑。

    唐仪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罗元功最终叹了声,上清宗到了这个地步,似乎也没有了更好的办法,只能是拱道:“谨遵掌门法旨!”

    唐仪暗暗松了口气,颔首道:“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必须抓紧时间集中弟子转移,秘密潜行,途中严格控制门中弟子与外界的接触,避免走漏任何风声,暂时不得告知下面弟子真实意图。另外,我需要一人先行前往北州面见邵登云,先把投靠事宜谈妥,以免有不测发生,不知谁愿前往?”

    殿内就这几人,罗元功和苏破知道,指望的无非就是他们二人中的一人,唐素素是肯定指望不上的。

    又是苏破先行拱道:“我与邵登云见过几次面,算是熟识,愿先行去找邵登云,为掌门探明风险铺平前路!”

    “好!不破不立,就这样定了!”唐仪最终定调。

    出了上清宫,快步而出的苏破愣了一下,只见图汉等候在外面,图汉回来了。

    两人会面,苏破微笑道:“做的不错,另有事办,随我出趟远门……”

    “妖魔岭的赵雄歌?他?”

    京城宋府内,宋九明徘徊在院子里,紧皱眉头,疑惑道:“赵雄歌不是已经被逐出了上清宗吗?据说当年差点死在上清宗,按理说应该恨上清宗才是,为何还要帮上清宗出头?”

    管家刘禄在旁道:“这个不得而知,留仙宗那边传来的消息是这么说的,留仙宗说惹不起赵雄歌,再三向老爷表示歉意。留仙宗的实力也的确不太敢招惹赵雄歌。”

    宋九明摆了下,“子鱼还要在留仙宗混,这事就不要为难他们了,免得子鱼难做,宽留仙宗心为子鱼落好的话你自去说。不过大司空已经把事交代了下来,办不成我也不好交差,只是这赵雄歌敢惹的人的确不多…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修士屡屡以武犯禁,不受约束,目无王法,实在可恨!这样,你让留仙宗暂时将此事保密,不要走漏消息,你另外再联系一个门派去趟上清宗,再出试试看,探探这赵雄歌的态度,若他非要对着干,那只好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人来解决掉他!”

    “是!”刘禄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