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五章 埋伏
    ,。

    青山郡,狼牙岭,山高林密,座座山体耸立如大大小小的锥子,算是较为奇特。

    山林深处,秘密率众抵达的南州四品骁骑游击将军向武仁陪着严夺在山中了解情况。

    站在林荫遮蔽的山坡上,看着四周或躺或坐在树荫下的人马,所有人全部换下了朝廷的制式军装,穿上了杂色劲装,若不是身边都摆着武器,看不出是一支队伍。一个个抱着杂面饼子啃,不敢生火起烟。

    “狼牙岭本有一伙山贼,被人称为狼牙贼,已在昨日被我率部一举剿灭,回头目标来了,咱们就举狼牙贼的旗,假冒山贼进攻。”向武仁指着身穿杂服的下解释。

    严夺讥讽道:“上万人马,骑兵上千,还敢袭击正规大军,我就算不懂军事也明白是有人假冒。”

    向武仁摇头:“这不重要,只要一动,对方应该就能猜到,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实在不行,我这边会承认自己早已与山贼勾结,下面人听令行事并不知道真实情况。”又伸请了他到另一边看。

    越过一座山坡,下方便是在崇山峻岭中开辟出的官道,向武仁指着说道:“此乃进入苍庐县的必经之地,目标人马一到,我这边立刻左右夹击围攻,缠住他们,至于乱军中取目标首级的事就要看法师你们的。”

    严夺观察了一下地形,微微颔首。

    两人下了山坡,跨过官道,又上了对面的山坡,深入林中不久,来到了潜藏在另一边的人马身边。

    严夺挥让向武仁忙自己的,本人则到了一座山脚,这里或站或坐着数十名修士,没一个脸色好看的,有人上还拿着要挟他们的信物,严夺轻叹了声。

    在山中躲着等了小半天,快要临近傍晚时,埋伏的人马躁动起来,纷纷起身。

    山脚下盘膝打坐的严夺等人亦被惊动,严夺一个闪身,起落间飘到了向武仁的身边,不待他询问,向武仁已经颔首道:“前沿探子报信,应该是目标来了,法师还请做好准备。”

    严夺立刻回身召集一群修士准备……

    旷野苍凉,农田荒芜,路有白骨,一行数千人不疾不徐而行,凤若节划拨给妹妹的四千步卒已经到位。

    坐在马背的牛有道不时打量四周,自从进了青山郡境内后,所见所闻明显比广义郡差了一大截,满目尽是民不聊生景象,途中偶尔能见到倒在路上发臭的尸体,也没人管,被什么东西啃的干干净净的白骨更不是什么稀罕物。

    由此可见,此地郡守的能力比之凤凌波差了不止一点点,也难怪凤凌波那边人力充足,敢对抗朝廷,试问这边百姓为了求生,还不得想尽办法逃往广义郡。

    同样在马背的蓝若亭却是不时捧出地图查看,他忽然偏头对商朝宗说了句什么,商朝宗看了眼前方旷野尽头耸立的座座山峰,抬喝道:“停!”同时也对凤若男打出了暂停行进的势。

    凤若男挥停止了人马行进,等到商朝宗和蓝若亭靠近过来,漠然道:“又有什么事?”

    蓝若亭指了指前方尽头的山势,“王妃,前方山地名狼牙岭,地势险要,乃通往苍庐县的必经之路,若有人欲对我等不利,这便是最佳的下之地!”

    凤若男放眼打量了一下,淡然道:“能在这里伏击数千大军的,除了朝廷也没别人,你觉得朝廷敢吗?来回探子也并未发现什么端倪,你想怎的?”

    蓝若亭笑道:“王妃,还是小心点好。”他看向了一旁的白遥,“若是能派出几名能高来高往的法师深入探查一下确认,则最为妥当!”

    “哼!”凤若男不屑冷哼一声,其实她也不觉得小心点有什么坏处,只是不喜欢商朝宗这边的人对她指画脚,指向了牛有道,“你们身边不是有法师吗?让你们的法师去探探好了。”

    牛有道回头看了眼,立刻握了只拳头捶着后腰,唉哟道:“骑行了许久,什么时候才能歇下,这腰都快累断了!”

    凤若男鄙视一眼,“无胆鼠辈,卑鄙小人!”

    既然对方提出了这个要求,白遥也不觉得稳妥点是什么坏事,回头对身后的天玉门弟子道:“你们几个去看看。”

    立刻有四名天玉门弟子腾空掠出,一个起落就差不多是百丈外。

    这弹跳距离一下就是两三百米外,对袁罡来说,有点不科学,眼神中略露羡艳,倒也不至于无法理解。

    途中的时候牛有道向他解释过其中的门道,这不过是弹射出去后借着射速御气滑行罢了,也就是气劲外放成翼状,借助空气浮力滑翔。气翼这东西他袁罡看不见,但牛有道这种修士若运气于眼便能看到掠行修士的翼展,这种气劲外放的翼展是有淡淡色彩的,以另一种能量形式存在的色彩,好比需要戴上滤镜才能看见,此中原由和牛有道曾经对他解释过的所谓暗物质有关,普通人是看不见的。譬如鬼魂,普通人就看不到,但牛有道运气于眼的话就能看到,这也就是所谓的法眼。

    而能一次掠出这么远的人,估计修为都已经达到了筑基期。金丹期的修为倒是能滑翔的再远一点,可那也是因为修为更高弹射力更强大,然而到了该落地的时候还得落地,没办法,你就蹦那么点高,又没有加持的持续动力,不可能无限制滑翔下去,落地也是要再次寻找借力点产生再次弹射的滑行动力。

    不过若是站在高山上往下蹦,倒是能滑翔出很远,但筑基期和金丹期之间的差距不小,空气阻力这东西没办法忽视,气劲成翼不是实物没有足够的密度和质量,高空滑行时空气阻力与气翼高速摩擦,外放气劲的损耗其实是非常大的,处于飞快流逝的过程中,法力消耗也快,时间一久,筑基期的修士也吃不消。

    相对来说,金丹期比筑基期的修为更高深,也更强大,法力更能持久消耗,同时气劲的密度和强度也非筑基期能比,高速滑行时的摩擦损耗自然也更小,持续的滑行时间和距离非筑基期能比。

    尽管如此,可在不知情的非修士普通人看来,不管是筑基期还是金丹期,那般情形下和飞行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足够让凡夫俗子震惊,视若飞天遁地的仙人。

    若修为到了更高境界的元婴期,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所谓元婴期本就有新生或脱胎换骨的意思,修为已经修炼到了能超脱肉身的境界,气劲可自由在天地空间内施展,金丹期和筑基期所面临的问题对元婴期来说都已克服,譬如气翼摩擦损耗问题、空中的动力推进问题都不是问题,那等境界可以说是真正的飞行,可在天地间自由翱翔,对凡夫俗子来说真可谓是神一般的存在!

    牛有道目前的修为还不如眼前所见这些人,自然也掠不到这么远,不过轻松一个起落蹦跶个几十米还是没问题的,借助水面张力玩个踏波而行让凡夫俗子惊为天人也没问题,可以臭显摆一下。

    很快,天玉门的修士起落中消失在了前方的群山之中。

    这边的人目送消失,躲在群山中的人却是目睹而来。

    “不好!”向武仁叫苦。

    藏身在荆棘掩护中的严夺偏头看向身旁的骁骑游击将军,“对方这是要深入查探,这边聚集了这么多人,怕是藏不住了!”

    向武仁双握拳,伏击的计划怕是已经破灭,忍不住咬牙咒骂一声,“探路的探子不是已经来回探了几遍么,怎么还要派出法师再来查探一遍?竟小心成这样!”之前为了防止被探子发觉,他一直将人马藏在深山深处,就算是现在也没敢太过靠近路边,他又何尝不是小心再小心。

    眼见四名修士朝这边分了四路插向深山查探的样子,向武仁还是抱了一丝希望,回头吩咐道:“让大家都藏好!”

    身旁人迅速向后面打出隐藏的势,后方人员一阵骚动,纷纷找地方钻。

    不一会儿的工夫,前来查探的人已经飞掠在树林的上方,目光向下四处探寻,他刚才注意到这边有飞鸟腾起,仔细一看,明显察觉到了草木荆棘被人蹚过的痕迹,那么多人临时钻动不可能不留下痕迹,顺着某些痕迹去向一看,立马发现了隐藏的某些人员。

    唰一声,来者拔剑在,陡然发出警讯,“小心,有埋伏,撤!”

    同来的另三人中也有人发现了异常,闻声迅速飞掠折返。

    四名法师探子快速飘远,严夺等人慢慢从藏身地走了出来,严夺回头看向那位将军,“被发现了,已经打草惊蛇了,伏击是不可能了,缠不住对方想再追上目标的可能性不大,还是撤吧!对方实在是太过小心了,失原因你好好跟州牧解释一下。”他正愁找不到收的借口。

    “你怎知对方就一定会逃?凤若男这种人只怕未必肯望风而逃,也许还有会!”向武仁咬牙一声,霍然回头喝道:“传令,人马集结,奔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