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六章 名不虚传
    ,。

    严夺无语,他又不好继续阻止对方执行任务,否则回头这位把责任往他身上推的话,他反而要吃不消。

    殊不知向武仁在来之前已经在周守贤跟前立下了军令状。

    也由不得严夺再说什么,向武仁的人马在快速集结,藏在山中较远处的战马已经闻讯而出。

    四名探路的修士快速飞掠而回禀报:“山中有伏兵,具体人数不知,应该不少!”

    居然真的有埋伏?凤若男一惊,长缨操在了上,气势一变,挥枪喝道:“列阵!”

    随行来的骑兵和步兵迅速摆出了作战阵型,盾牌竖起,弓箭箭壶抽箭搭在了弓上准备着。

    商朝宗一个势,所部骑兵也迅速操持上了武器戒备。

    白遥偏头对左右的同门示意了一下,同门会意准备。

    不一会儿,隐见前方山林冲出了大群人马,对在战场上稍有经验的人来说,稍一估量便有了个大概,不下上万人马。

    向武仁一枪在,纵马冲出了山林,来到了阵前,严夺等修士骑着马慢慢来到了他身后。

    “不出所料,并未逃窜!”向武仁哈哈一笑,突然挥枪向前指去,“骑兵冲击,步兵殿后,务必缠住他们!”

    身旁立刻有人取了牛角号,鼓着腮帮子吹出沉闷“呜呜”声,发出了进攻号令。

    “杀!”骑兵统领挥舞长缨一声怒喊,刹那,上千战马驰骋而出,成锥阵一路喊杀冲锋,大地隆隆震颤。

    骑兵战阵后方,向武仁拍马不疾不徐压着阵脚,身后九千名步卒组成的步兵进攻方阵跟在后面冲击。

    眼见敌方直接发动了冲击,如此进攻阵势没见过的人是能感受到震撼的,牛有道前世再见过世面,也没见过这种上万人以冷兵器血拼的场面。

    白遥等修士施展法眼迅速打量对方的冲锋阵营,不知道在观察什么。

    凤若男斜眼瞅向商朝宗,“王爷,捉拿你的人来了,敌众我寡,你怕是不怕?要逃就趁早,晚了就来不及了。”

    商朝宗回头,怒目相视。

    凤若男不屑道:“倒是久仰宁王征战的威名,不过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们这些人挡在前面也没什么用,还是躲到后面去吧!赶紧带着你的人后撤,别挡前面碍事,本将军会保护你的,不用担心!”

    这次不仅仅是商朝宗,所有亲卫都紧绷着腮帮子朝这看来,想当年英扬武烈卫威震天下,那是他们的骄傲,什么时候被人这般瞧不起过,还需要一个女人来保护!

    牛有道一看这帮家伙的样子,就知道不妙,暗暗叫糟,忙劝商朝宗:“王爷不可意气用事!”

    商朝宗不理他,回头看向了妹妹商淑清,自己抽出了斜挂在马背的斩马刀。

    商淑清抬摘了纱笠,信一扔,露出了那张丑脸,从马背包裹里抽出了一块布,迎风抖开,一张如烈焰般的红色大旗,一只金色雄鹰犹如浴火凤凰振翅翱翔。

    战旗上有几个孔眼,似乎是被箭矢射出来的。

    数百亲卫的目光都盯在了战旗上,一个个胸脯起伏,情绪莫名,一名亲卫递来一支长枪。

    长枪当旗杆套了战旗,商淑清扛起长枪,竖起了那面战旗,迎风飘扬。

    凤若男等广义郡人马亦纷纷看向了这面迎风招展的破旗!

    见势不对,白遥沉声道:“王爷,对方的目标是你,不可鲁莽!”

    商朝宗不理他,看向了前方,敌方骑兵已经冲近了不少距离,中斩马刀扬起,呐喊:“谁愿赴死!”

    身后亲卫突然齐声嘶吼:“英扬武烈!”纷纷抽出了斩马刀,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集体陡然这么一吼毫无征兆,倒是把凤若男这边的人马吓一跳。

    商朝宗再次怒吼:“谁愿赴死!”

    身后亲卫集体怒吼:“我!”

    商淑清亦在其中扯着嗓子呐喊“我!”此时长的丑不丑已经没人会在意,没人会再注意她的长相。

    蓝若亭那个书生模样的人亦跟着高喊,他拔出了腰间佩剑!

    谁愿赴死?我!这一问一答令广义郡上下无不莫名震撼!

    牛有道回头看着这群疯子,圆方等南山寺僧众皆愕然,袁罡则是猛回头紧绷着面颊看着这些人!

    “王爷…”牛有道还想出声阻拦。

    商朝宗已经勒得战马立起,马蹄落地便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一马当先,挥舞着斩马刀冲在了最前面。

    没有高声喊杀,数百亲卫迅速纵马而出追随,肃杀之气恍如随着隆隆蹄声瞬间咆哮喷射而出。

    貌似弱女子的商淑清,那个女人的瘦小孱弱背影扛着战旗紧紧追随在哥哥的身后,蓝若亭那一贯理智的书生亦如此。

    为了尊严和荣誉!这支残余的弱小的宁王旧部全部冲了出去,仿佛为了死去的和活着的人发出了最后歇斯底里的无声呐喊,无论是弱女子,还是书生,无人苟且,一往无前,向成倍于己的敌军骑兵正面冲杀而去。

    这群人,面对这样的场面,似乎全部失去了理智!

    牛有道中剑鞘一横一伸,拦住了差点纵马跟着冲了出去的袁罡!如此多且如此狂暴的战马冲击阵容已经成势,乱刀乱枪之下连他对上都不敢说能自保,哪能让袁罡去冒险!

    这支人马冲出去的刹那,明明没多少人,但瞬间凝聚出的气势却在凤若男的心房上狠狠撞击了一下,她也是识货的。

    凤若男目光盯着那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的男人,用力撇了撇嘴,貌似鄙视道:“身为主将,不思如何指挥,反而如无头苍蝇般带头冲击,逞匹夫之勇!”话虽这样说,然而她心里清楚,面对这种情况,商朝宗下这么点人集体出击,已用不上什么指挥。

    “王妃,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还不出兵?”白遥沉声喝斥。

    凤若男:“不急,让他试试对方虚实再做应对不迟,你们注意盯好他便可!”

    她这样说了,白遥也就没再说什么,论战场上的指挥作战是凤若男擅长的。

    白遥挥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两名同是金丹期修为的同门快马冲了出去,目的自然是为了保护商朝宗避免出意外。

    其实两军厮杀正常情况下,修士是不会直接冲入厮杀战场搏杀的,关键少量修士冲入战场的作用也不大,你就算能撵着大军跑又能杀几个?大军不跑照着你冲来,你又能挡住多少?士气崩溃兵败如山倒时,你个人武力强大也没人听你的。少量修士与大军直接厮杀顶多增加一些杀伤数量,作战规模越庞大修士参与打杀时对战局的影响力越小。而那些修为真正高到凭个人武力能扭转一场战争胜负的人,已经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只需左右一些人便可,参与这样的屠杀背负一些杀孽有什么意义?

    如凤若男说的那般,主将不是用来冲锋陷阵的,是用来指挥的,而随扈法师的作用就是为了保护主将。

    轰隆!双方骑兵猛烈冲撞在了一起,商朝宗双臂抡刀,砸开敌将刺来的一枪,双方交错而过的瞬间,回一刀,将那敌将斩落马下,杀的干净利落,可见他也是熟稔马上厮杀的人。

    双方人流交织冲撞,人仰马翻,马跳,人吼。

    商朝宗挥舞斩马刀一路左劈右砍,鲜血溅了一脸又一身。其左右后翼的亲卫不惜代价紧跟,不让他落单,有人被挑落马下,后面立刻跃马狂冲,拼命补位,既是为了保持攻击节奏,也是为了保护商朝宗。

    整支英扬武烈卫的配合十分娴熟,有人甚至是不惜一死也要维护冲击阵势的完整性,维护冲击阵势的最大威力。

    在一群男人当中,身形显得瘦小的商淑清擒着战旗扛在肩头银牙紧咬,曾经虽然也算是在军营里见识惯了,但真正进入沙场搏命还是头一回,不像哥哥还在少年时就被父亲逼着上战场,若说心里一点都不害怕和紧张,那是假的,可是她也没得选择。

    眼见砍飞的断肢,斩飞的头颅,凄厉的惨叫,乱舞的刀枪,飞溅的血水,还有那浓郁血腥味。撞击个不停的金铁交鸣声中,商淑清嗅着刺鼻的血腥味有想吐的感觉,强忍住甩了甩头,眨了眨溅在眼睛上的血水,咬牙拼命紧追哥哥身后,几乎是将旗杆抱在了怀里,单抽了支剑在操控缰绳之余,遇上偶尔乱入刺来的刀枪,也要奋力挡上一挡,幸好大部分威胁都有左右亲卫抵消。

    蓝若亭虽懂剑术,此时也用不上什么花招,剑在上就是乱劈乱砍,他那点剑术只能说是强身健体,平常只能做点简单的自卫,上了战场就是花架子,不够用,也亏有亲卫护卫。

    双方骑兵人马很快互相杀了个对穿分离开来,打着狼牙贼旗帜的骑兵明显被杀乱了套,冲过之后人马散乱,已不成集群阵型。反观商朝宗所部仍然铁板一块,战旗所到之处,人人紧随,那情形俨然是这五百不到的骑兵只一个冲击便将敌方千骑给杀了个对穿。

    人仰马翻倒地的也大部分都是打着狼牙贼旗号的骑兵,只一个迎面冲击,便倒下了两三百人,商朝宗所部人马的损失明显不大。

    以多打少,居然一个照面就打成这样?后面领着步卒压着阵势而来的向武仁吓一跳,此时也隐隐看清了商朝宗阵容中飘扬的战旗,倒吸一口凉气,惊疑不定道:“英扬武烈卫?难怪…”

    同样在压着阵势推进的凤若男屏住了呼吸,银牙咬了咬唇,心中隐有震撼,这就是传说中宁王那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英扬武烈卫吗?心中也隐隐泛起一丝羞愧,战场上这般人人争先赴死、勇往无前的人马谁都没资格羞辱!

    白遥徐徐道:“据说宁王当年率领一万英扬武烈卫救驾,于十万韩国大军中如入无人之境,今日一见方知名不虚传!”

    只见商朝宗领着人马迂回驰骋,弧形绕回,一马当先,再次冲着已被打乱的敌方骑兵冲杀而去,后面扛着战旗的瘦弱身躯紧抱旗杆,紧紧追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