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七章 溃败
    ,。

    这头,人马被冲击的散乱不成阵型,骑兵统领还在高喊,准备将人马重新集结成阵型。【愛↑去△小↓說△網www.】

    另一头,杀个对穿的商朝宗人马阵型不乱,已经迂回,不给敌方喘息之,又隆隆杀了回来。

    两相对比之下,一边散乱集结,一边集群冲锋,后果可想而知,战场上这是要命的差距。

    眼见隆隆疾驰而来的冲击阵势,狼牙贼骑兵统领声嘶力竭地挥枪怒吼,“集结!快,快…”没喊两句已经是目露惊恐。

    商朝宗扬着斩马刀已直奔他而来,一刀斩下,被其挥枪拨开,然商朝宗身后接连挥舞而来的刀光行云流水般闪过,接连补刀,令人措不及,在他身上连斩出几道飞溅的血水,其人翻落马下,被冲过的乱蹄践踏的血肉模糊翻滚。

    骑兵统领被阵斩,还没完全集结成型的阵营别说冲击,面对对方的冲击连有效的反抗阵势都来不及构造。商朝宗抓住战,一马当先率领英扬武烈卫如疾风烈火般扫过,以撕毁一切的气势,一路杀的人仰马翻,惨叫声连连,有不少狼牙贼面对如此冲杀之势迅速拨转战马逃窜,士气溃散。

    上千骑兵面对不到五百骑,只经受了两次冲击,便彻底溃败!

    这种气势的厮杀场面,对牛有道来说,有够震撼,从未见过这种铁血的厮杀,江湖帮派上百人的械斗倒是见过不少,但是跟这个完全不能比,跟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乌合之众,小孩子过家家般上不了台面。哪怕他不懂骑兵征战也能看出两支骑兵的好赖差别,一支需要指挥员随时指挥调遣,显得比较松散,一支所到之处浑然一体,高度有效地互相配合着,战旗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袁罡只感觉热血沸腾,双拳握了又握。

    “英扬武烈卫的练兵方法我必想法弄到…”凤若男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声,五百骑不到,对上千骑,两次冲击便将对方给击溃,带给她的同样是震撼。

    连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换了自己统领上千骑和商朝宗对上,只怕也是同样的下场。

    战场的局势由不得她多想,商朝宗正面击溃了对方的骑兵,让她迅速捕捉到了战。

    她深知这种平原作战骑兵才是威力最大的攻击利器,敌方最强大的利器已被商朝宗击溃,剩下的步兵方阵将很难挡住这边骑兵的冲击,迅速挥枪下令,“左骑由左路攻击敌方步兵方阵左翼,右骑攻右翼,两翼夹击!”

    “杀!”左路骑兵统领一声高喊,领着两百骑兵冲去。

    “杀!”右路骑兵统领领着两百骑兵冲向敌军右翼。

    “全速进攻!”穿着红妆的凤若男高声令下,挥舞长缨,领着身后的四千步兵全速冲击。

    “英扬武烈卫!没错,领骑的那人便是商朝宗!”压着步兵方阵逼近了不少距离的向武仁终于确认了,他见过商朝宗,这也是上面派他来的原因之一,指着商朝宗喊着。

    严夺等人神色凝重,有点没想到,没想到商朝宗这个主将居然在身先士卒冲杀,还想着大军缠住对方后方便伺下来着。

    向武仁急催:“拿下他,快拿下他!”他知道,只要解决了商朝宗,他这里就算是战败了,也是胜利。

    “走!”严夺一声喝,数十名修士随同他一起腾空而起,飞掠而去。

    这边动静一出,对面严密关注的白遥瞬间从马背上飞起,除了一名金丹修士护卫凤若男,其他天玉门弟子全部出击。不是白遥绝情,而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凤若男的重要性还不如商朝宗。

    天玉门事先派出的两名抵近战场的金丹修士第一时闪出,从天而降,对商朝宗喊了声,“撤!”

    两人双双落在商朝宗的马背伸足一点,各夹了商朝宗一只胳膊,将商朝宗带离了马背,飘然将商朝宗抽离了战场。

    “郡主,跟着王爷!”蓝若亭扫视着四周喊了声。

    商淑清立刻拨转坐骑,扛着战旗,追着飘走的商朝宗而去。

    战场上的隆隆动静,距离稍远点的人是听不清说什么的,一群亲卫只知道跟着战旗走,商淑清扛着战旗往哪跑,亲卫们的铁骑便跟着朝哪追去。

    上空人影飘闪,率先冲来的白遥已和率先冲来的严夺凌空怒战在一起,寒光一闪,白遥长剑出鞘,严夺一声惨叫,从空坠落。脚在失的严夺后背一蹬,白遥人在空中又起,扑向了另一人。

    “放箭!”向武仁怒吼。

    面对骑兵左右夹击,步兵方阵已经列起了盾牌方阵,盾牌之后的弓箭嗖嗖射出箭雨。

    左右冲击的骑兵捞起了盾牌迎在前方抵挡,不时有战马倾翻,倒在箭雨下。

    左路冲击在前的骑兵战将一挥舞出流星锤,轰隆一声,撞翻前排阻挡的盾牌,战马亦狠狠冲撞了上去,如此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盾牌阵冲出了一道豁口,一支支长毛从后方刺出,战马发出悲鸣喷血。拖着流星锤落地的战将连滚带爬,挥舞中盾牌咚咚抵挡刺来的长矛,中流星锤贴着地面横扫,撩翻一片。

    在他头顶上,随后冲来的战马起跳,纷纷从他头顶上越过,直接杀入了步兵方阵内,顷刻将防线撕出了一道裂口,后续骑兵直接冲入。

    右路骑兵同样攻入,骑兵冲入步兵当中,造成的威胁极大,人根本挡不住战马的冲撞,更何况是组成冲击战阵的冲杀骑兵,那简直是一路的屠杀,势不可挡,所到之处惨叫声不绝于耳。

    带着人马冲来的凤若男无视绕过的英扬武烈卫,见敌军阵营进入了弓箭射击范围,一声令下,牛角号沉闷的呜咽声吹响,杀入敌军战阵内的骑兵立刻往外冲。凤若男这边有三千步兵高声喊杀,全速冲了出去,一千弓箭张弓拉弦斜对天空,一声“放箭”,箭雨嗖嗖破空而去,从在空中起落交战的白遥等人头顶呼啸而过,吓了白遥等人一跳,赶紧落地,激战之下身上不宜布有护体法罡迟滞动作,被这么多冷箭射中可不是开玩笑的。

    箭雨急促连射,空中飘过一波又一波的箭影,倾泻在了敌方阵营中,不知放翻多少人,惨叫声不绝。

    等到那边有了防备开始举起盾牌抵挡上面,沉闷的牛角号声再次吹响,两翼骑兵再次杀入狼牙贼阵营。

    此时,狼牙贼阵营几乎陷入了混乱中,凤若男的三千步卒又高声喊杀冲来,士气几乎是一面倒。狼牙贼阵营士气崩溃,开始有人逃跑。而迫于箭雨落地交战的一群修士亦淹没在三千冲击的大军中,数不清的乱刀乱抢砍来,一群散修不停挥动武器,剑气迸发,真正是剑气如虹,刀气纵横,一出就是撩翻一片,杀伤力惊人,然对这群冲击人潮来说却不算什么。有人硬挡了天玉门弟子一剑,不妨身后几支长枪扎进了体内,仰天发出一声悲吼之余回放翻一群,又立刻被淹来的乱刀乱枪砸翻,后续人群踩着他的身体冲了过去。

    凤若男挥指长缨,身旁的一千弓箭放下了弓箭,操起刀枪高声喊杀,亦向敌方阵营冲去。

    商朝宗的人马已经折返到了她的身边。

    连杀十几名散修的白遥从乱军中冲出,飞快折返,追向数名飞掠向凤若男的散修。

    将商朝宗带回的两名金丹修士,对保护凤若男的金丹修士点了下头,掠空而出,阻拦扑来的几名散修。然两人一下只能阻拦一人,有三人撇开他们朝凤若男那边飞去。

    凤若男沉着冷静挥,身旁拱卫的一百骑兵,张弓拉弦,嗖嗖箭雨飞逝,射向了扑来的修士。

    三名修士凌空连劈出掌力,将射来的箭矢成片轰飞。

    “弓弩!波次射击!”商朝宗在凤若男下令的同时也喝了声,英扬武烈卫迅速捞出挂在马背的弩箭,数百人分波次连射,阻敌接近,迟滞了对方,给追来的白遥争取了时间。

    见杀神般的白遥回来,那三名散修立刻向两侧散去,急逃,知道已经错失了会,起落间远遁向荒原深处。

    向武仁这边士气崩溃,兵败如山倒,向武仁高喊几声也难阻溃势,“嗨!”用拳重重擂了下胸口,一千骑兵,一万精锐啊,竟败的这么惨,没想到自己一千骑兵面对商朝宗人马的冲击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知道大势已去,再难挽回,向武仁领着十几骑在撒足狂奔的逃兵中急逃,后方有一支骑兵追着他杀来。

    见大军战败,白遥又回了目标身边,知道没了会,厮杀中的五六名散修亦迅速脱离对,快速掠空而去,四散逃离,天玉门弟子并未追击,而是迅速折返这边护主。

    直到见溃败人马四散逃入了山林中,难再聚集,凤若男方鸣金收兵。

    歪倒的战旗被一旁的蓝若亭出扶住,蓝若亭回头一看,悚然一惊。

    见商淑清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方有人惊呼一声,“郡主受伤了!”

    商朝宗猛然回头,快步过去,张开双臂将商淑清抱下了战马,一检查才发现,商淑清后背不知道被什么利器划出了一道大口子,身上溅满了别人的血,不注意的话不知道她受伤了。

    久经沙场的商朝宗一看就知道妹妹是失血过多的症状,妹妹之前没吭声,一直在硬撑着不让战旗倒下,商朝宗立刻红了眼,嘶声怒吼道:“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