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八章 此乃魔道中人所为
    ,。

    他心中的悲愤无人能知,家道中落,居然落得要个染墨香的弱女子上战场帮着鼓舞士气的地步,妹妹真要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万死难辞其咎,无颜面对死去的父母和兄长们。

    “哥,我没事。”商淑清有些虚弱地摇了摇头。

    牛有道倒是闪了过来,迅速出点了商淑清的穴道,给止了血,又给商淑清把了把脉,检查了下商淑清后背的情况。对于这个女人,牛有道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本来吧,如此危险的事,他觉得自己规避风险天经地义,犯不着为人家卖命,结果这个女人也冲向了战场,倒是搞的他内心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算是有点惭愧吧。

    当然,他脸上是看不出有任何惭愧迹象的。

    他现在倒是担心袁罡,连他都有点内疚了,被他拦住的袁罡还指不定是什么样的感受,心中略有苦笑意味。

    “王爷,郡主没什么事,就是失血过多,调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只是背后的伤口有点大,怕是要进行缝合,不然以后会留下一大块伤疤。”检查后的牛有道提醒了商朝宗一声。

    听说没什么事,商朝宗略松了口气,听到伤口缝合,又狐疑道:“缝合?怎么缝合?”

    “呃…”牛有道愣了一下,才想起这里没这个说法,解释道:“就是把伤口像缝衣服一样,用针线缝起来,不但有利于伤口愈合,还能最大程度减小伤疤,比让伤口这样开着有很多好处。”

    商朝宗倒吸一口凉气,被砍一刀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把皮肉当衣服用针线来缝,听的他头皮发麻,“血肉之躯又不是衣服,道爷在开玩笑吗?”

    牛有道摸了摸额头,观念问题很难扭转的,估计再怎么解释都没用,想了想,也懒得解释了,随便!

    商淑清却虚弱地问了声,“道爷,伤口缝合后能利于伤势恢复?”

    牛有道点头:“当然。”

    商淑清:“能麻烦道爷帮下面受伤的弟兄们缝合一下吗?”

    “嘶…”边上的亲卫有受伤者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后脊背直冒寒气,捂住伤口下意识后退一步,和商朝宗同样的感受,把自己皮肉当衣服缝来缝去,开什么玩笑?

    商朝宗皱眉道:“清儿,这种事岂能…”

    商淑清出声打断道:“哥,我相信道爷不会无的放矢,有效果的话对受伤的弟兄们都是好事。”她看了眼周边满脸惊恐的亲卫,果断道:“道爷,先给我缝吧!”显然是要先做出表率。

    牛有道呵呵一笑,回头道:“猴子,准备东西,烧点开水消毒!”

    袁罡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去了,一招,圆方等南山寺众立刻屁颠颠跟着打下去了。

    蓝若亭在一旁蹲下了,提了只包裹,从里面摸出了两只瓷瓶,倒出了一只红药丸和一只绿药丸,让商淑清服下了。

    这药丸牛有道看着有些眼熟,在书籍上看到过描述,刚见到不少受伤的人似乎都在服用这个,试着问道:“益气补血丹和清凉丹吗?”

    “是!”蓝若亭点了点头。

    牛有道哦了声,益气补血丹好理解,那绿色的清凉丹服下后能防止伤口化脓,实际上他的理解应该就是消炎药,都是这个世界战场上常备的东西。

    商朝宗没有光陪着自己妹妹,这个时候也不能这样,下面受伤的弟兄不少,还有战死的,哪怕放心不下妹妹,也还是把商淑清交给了牛有道看护,自己去处理其他事情去了。

    待到三十来名亲卫的尸体找到后集中在了一起,商朝宗静默无语,默默抬头看着插在身边飘扬的英扬武烈卫战旗。【愛↑去△小↓說△網www.】

    三十三人战死,百来人受伤,轻重伤不一,对于战果来说,绝对是胜利,但对于他现有的人来说,他的损失不小,经不住几次这样的消耗。

    不远处的凤若男不时偏头看看浑身血染的商朝宗,又偶尔回头看看受伤后的商淑清,想想之前的那一幕,堂堂郡王奋不顾死身先士卒,弱女子扛起战旗冲锋陷阵,宁王家的家风带给她的是震撼,不得不感慨难怪宁王能带出一支威震天下的大军。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带有成见看走了眼,小看了这兄妹俩,不过她嘴上是不会承认的。

    不过她最终还是走到了商淑清那边,淡淡问了声,“郡主没事吧?”

    “嫂子,没事!”商淑清虚弱着回了声。

    凤若男嗯了声,注意到边上的牛有道时,目露厌恶,当时这边所有人都冲了出去,这个法师反而躲在了后面,没见过这样的随扈法师,不禁冷哼道:“无耻鼠辈!”

    “……”牛有道想反驳,想了想,算了,这回忍了。

    凤若男回头喊了文丽过来照顾商淑清,商朝宗这边也没其他女人,一群男人照顾一个受伤的女人不方便。

    临时搭了个帐篷,袁罡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商淑清趴在了一张毡子上。

    一旁准备动的牛有道朝她后背伸了下僵住,想起男女授受不亲来,不禁犹豫道:“郡主,我可能要将你后背的衣服扯开点。”

    商淑清明白他的意思,会见到自己后背的肌肤,银牙略咬了咬唇,暗暗羞臊,嘴上却道:“战场上救死扶伤不讲究那个,我相信道爷也不是无礼之人。”最后一句显然还是暗示了一下,你不要乱来!

    牛有道呵呵一声,将她后背衣服撕开了些,帮她清理创口血污时发现,这女人的脸虽然难看,但后背的皮肤却是细嫩白皙如瓷,罕见的好皮肤遭这么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的确是造孽。

    “可惜没酒精消毒,有会整一点出来…”牛有道嘀咕了一声,抄了煮过的针线,针线显然也不适用,针是缝衣针,线是棉线,但这种条件下只能是将就着来了。

    眼见牛有道在那穿针引线,商淑清亦看的心惊肉跳,赶紧扭过头去不看。

    牛有道给她点了麻穴止痛后,迅速将创口进行了缝合,细致用心,希望伤口能尽量愈合的好点看不出什么伤疤,算是略表内心的愧疚吧。

    一旁观看的文丽才知道是要干什么,满脸惊恐神色,看得胸闷气短,脚发凉,怎么能把皮肉当衣服般折腾,太吓人了!

    一切都弄完之后,牛有道扶了商淑清起来,“好了,注意不要拉扯伤口,等到伤口愈合好了拆掉线,应该看不到太显眼的伤疤。”

    “伤疤无所谓的。”商淑清摇了摇头,身上的伤疤再难看也比不过她脸上的恶斑难看,她在乎的是不是真的能帮弟兄们尽快恢复创伤,她们兄妹下可用的人本就不多,能尽快恢复一个是一个。身体略微动了一下,发现似乎也没什么,没想象中那么可怕,当即笑道:“劳烦道爷再帮受伤的弟兄们缝合一下。”

    牛有道呵呵一笑,对袁罡道:“你去处理吧,顺便带上老熊他们,让他们跟着上练练。受伤的人不少,会的人多点也快些。”他才没工夫亲自帮每个人都来。

    袁罡转身离去了。

    文丽帮商淑清披上了一件袍子。

    牛有道回头看看脸色苍白的商淑清忍不住叹了声,“你呀,明明不擅长冲锋陷阵,干嘛跑出去硬逞强?”

    “我们兄妹没资格藏私心看弟兄们去送死,若人人自私自利,也就没有英扬武烈卫。”商淑清淡淡解释了一句,倒是又让牛有道尴尬了,他就是那群人中藏私心的。商淑清看他一眼,忽又问道:“道爷,如果是袁爷冲向了战场,你会去吗?”

    “看情况而定。”牛有道笑着扔了句话,钻出了帐篷,不想多说这个。

    安置好了商淑清,文丽快速回了凤若男那边,把看到的告知了,凤若男闻言色变,把人活生生的皮肉当衣服缝?

    白遥来了句,“此乃魔道中人所为!”看向远处牛有道的目光略带深沉。

    然而商淑清都以身作则了,商朝宗的那些受伤的亲卫们躲不过去了,袁罡带着南山寺众给伤员们缝合,这东西很简单,学起来很快,就看敢不敢下了。面对袁罡的拳脚,圆方等人不敢下也得横下心来下,只是缝合的艺有好坏不敢恭维罢了。

    于是商朝宗那些受伤的亲卫们一个个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一群大老爷们不怕掉脑袋,却怕这个,背个到处查看的牛有道直摇头。当然,和袁罡他们不懂点麻穴止痛也有点关系。

    听说英扬武烈卫的伤员都在那样接受治疗,凤若男狐疑,难道这是英扬武烈卫的特殊治疗段?她现在对英扬武烈卫的种种有观摩学习的意图,不禁亲赴现场查看,结果女人的天性难免,看的她心惊肉跳,胸闷气短,不忍直视,再加上亲卫们杀猪般的惨叫声,令她赶紧打消了帮自己人也这样治疗的念头。

    天色已晚,一行并未摸黑通过狼牙岭,而是找了个易守难攻的山岭聚集,准备天亮后再出发。

    战损情况以及事发状况已经用金翅传讯急报凤凌波那边,天玉门修士也损失了十几个,需要天玉门再调派人来补充,这些都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