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九章 我没你这么阴险
    ,。

    “一万精锐人马,竟如此不堪一击,向武仁罪该万死!”

    南州刺史府,正厅内,周守贤咆哮声差点掀翻屋顶,茶盏砸碎在地,让向武仁领精兵助攻不成反而成了败事的拖累,以至刺杀失败!不仅仅是诛杀商朝宗失败,更如同他所言,他麾下的一万精锐人马如此不堪一击,让人怎么看?

    愤怒咆哮也只是发泄,坐回椅子上后,又缓缓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沉默……

    广义郡,接到传讯的凤凌波震怒,事情明摆着的,大家都不是傻子,狼牙贼?猜也能猜到是南州人马干的,不管是不是狼爷贼,总之这笔账凤凌波都算到了朝廷的头上。

    广义郡人马摆出进攻态势,一开始调动,立马有南州刺史府的客人登太守府的门,找凤凌波谈判,许了什么好处安抚不知,总之双方都不想把事情闹大,眼看要搞大的事又迅速平息了下来……

    京城,宋府,雅致小庭院内,宋九明临池不语。

    管家刘禄快步而来,禀报道:“三爷知道消息后很愤怒,正在大发脾气。”

    宋九明略皱眉,能体会到儿子的感受,上清宗在修行界广发消息,列举了他儿子宋舒的种种罪状,宣布逐出师门,并在宋舒头上扣上了顶欺师灭祖的大帽子,这顶帽子戴下来,哪怕是世间的凡夫俗子也吃不消‘欺师灭祖’的罪名,可谓把宋舒的名声搞臭了,让宋舒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偏偏这事很难解释的清楚,世间道理有时候是很容易站在弱者那边表示同情的,谁能相信上清宗会以卵击石主动找宋家的麻烦?

    这边怎么都没想到上清宗居然敢主动和宋家撕破脸,唆使去上清宗的另一个门派赶到上清宗时,结果发现上清宗已经是人去山空,也扑了个空。宋九明徐徐道:“还没有上清宗的消息吗?”

    刘禄:“走的突兀,不知去向,还在查!”

    宋九明负不语,眉头紧锁,最近不知怎的,似有异象,发现突然间许多事情都起了变化,都超出了控制之中,上清宗摆脱了宋家的控制,商朝宗也摆脱了朝廷的控制,南州那边的刺杀也失了……

    有了步兵的拖累,骑兵的行进速度也快不起来,一两天能走完的路程硬是走了好几天。

    途中几天过去后,凤若男察觉到了异常,同样是骑马,从突袭人马那边缴获了大量的战马给自己这边的伤员骑坐,自己这边的伤员几天过去还不敢太过乱动,怕弄崩了伤口。而商朝宗那边的伤员却可以自己在战马上爬上爬下了,已经不需要人搀扶,有些还能瘸着腿自己小心着溜达。

    商朝宗那边伤员的伤势恢复情况明显大大快过自己这边,凤若男自然知道战场上的伤员能提前恢复意味着什么,能减轻后勤负担不说,还能快速恢复一批兵力,这对作战来说可不是小事!

    而商朝宗那边受伤的亲卫们见自己恢复的快,发现缝针果然有好处,对缝针的恐惧阴影也一扫而空。伤势恢复的快,某种程度上减轻了后顾之忧,人都开心快活了不少。

    沙场征战的军士对能救自己命的人都是尊敬的,再见到袁罡和南山寺僧众都恭敬的很。

    “大师,这是弟兄们刚从树林子里的鸟窝里掏的几个鸟蛋,已经煮好了。”

    夜晚临时扎营时,一名接受过圆方救治的伤兵走来,将几颗鸡蛋那么大的青壳鸟蛋塞进了圆方的里,圆方不受都不行,人家硬将东西塞给他就走了。

    感谢南山寺僧众的救助是一回事,起了尊敬之心也是一回事,还有就是听说回头还要这群僧众帮他们拆线,大家对未知的事情都是有些恐惧的,说是提前拍马屁回头好让人家下留情也不为过。

    入的几个鸟蛋明显是刚煮好的,抓在里还有些烫,圆方:“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吃鸟蛋也是杀生,圆方下不了嘴,把蛋给了僧众,让拿去给伤员用。

    一群和尚面有笑意,接了鸟蛋照办去了。

    圆方脸上也有笑意,最近连他在内的一群和尚明显感觉到了大家对他们的尊敬,有好吃的大家伙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吃用之物都是挑好的最先送到他们的上。

    这种受人尊敬的感觉着实不错,一群和尚发现跟着这些人其实也挺不错的,而圆方也觉得佛祖的道理是没错的,开始向僧众们唠叨向善、助人为乐之类的。

    坐在篝火旁的商朝宗四周看了看,见弟兄们的状态都不错,露出了几日来少有的笑意,“还是清儿有眼光,看来道爷的疗伤法的确有效。”

    商淑清抿嘴笑了笑。

    蓝若亭颔首,表示赞同,他是清楚战场那些伤患情况的,譬如腿上被刀砍上一刀深口子,正常情况下没个半个月一个月的,谁敢下地走动,但眼前才几天?他沉吟道:“那些和尚也是现学现用的,看来这疗伤法并不难学,若是道爷肯传授给咱们,对今后的战场救治大有裨益。”

    商朝宗沉默,就怕人家是传承的艺不肯轻易教人,不禁对商淑清试着说了句,“清儿,要不你找个会试试道爷的态度?”

    “好!”商淑清点头。

    这里正说着,己方人员这边起了阵骚动,凤若男带着人过来了,也不知她干嘛,杵在了一名亲卫的身边。

    商朝宗等人立马起身走了过去看情况。

    “王妃!”那名篝火前爬起的亲卫行礼。

    凤若男绕着他转了两圈,突然道:“把裤子脱了。”

    “呃…”那亲卫愕然,看向走来的商朝宗。

    闻听此言的商朝宗脸色一沉,凤若男毕竟已是他的女人,说出这话让他情何以堪。

    然凤若男下句话便让人释然了,“看看你腿上的伤。”

    尽管如此,商淑清还是有些无语,这嫂子有够猛的,就算有原因,一个女人当众说出让一个男人脱裤子的话,成何体统?有事一旁说清楚不行吗?

    最终那亲卫还是褪下了裤子,露出了腿上缝合好的刀伤。

    观察确认后,凤若男示意了商朝宗等人到一边,方面无表情道:“你这边伤兵恢复的不错。”

    商朝宗淡然道:“是道爷出不凡。”

    凤若男:“既然都是一家人,没道理厚此薄彼,你让他帮我这边的伤兵也治上一治。”

    原来是这事,蓝若亭神情有几分古怪,能让这女人对王爷说出一家人的话来不容易啊!不过也能理解凤若安的心情,身为统军将领,在有办法的情况下,哪能看着下面弟兄的伤势不管,某种程度上算是对王爷低头了。

    商朝宗沉吟道:“这是道爷的艺,怕还是要看他愿不愿意。”

    凤若男早有此判断,之前在战场上看到牛有道龟缩不出就明白商朝宗对牛有道的影响不大,似乎交情有限,但是她和牛有道的关系闹的有点僵,不好直接去找牛有道,找商朝宗就是想找个中人帮忙说话。

    商朝宗倒也没多想,没推辞,领了她一起去见牛有道。

    牛有道正在帐篷里盘膝打坐修炼,一群人还没靠近牛有道的帐篷,袁罡便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拦住了他们。

    圆方也有些底气不足地冒了出来拦着,和袁罡一左一右,哼哈二将一般。

    袁罡已经给了交代给他,保护道爷的安全有他一分责任,道爷若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好过。

    圆方也知道自己目前还需要牛有道的庇护,不管情愿不情愿,也只能是照办。

    南山寺僧众也陆续冒了出来盯着这边,这些人已经逐渐隐约形成了一个以牛有道为中心的小团体而不自知,在牛有道润物细无声的有心驾驭下,这些人不受商朝宗和凤若男的约束,聚在了牛有道的身边为伙。

    凤若男一看到圆方就牙痒痒,不过有事要办,也就忍了。

    帐前这么一搭话,帐篷里传来牛有道的声音,“让他们进来吧。”

    帐外阻拦这才放行,一行陆续挤进了帐篷内,里面盘膝而坐的牛有道站了起来拱见礼。

    这边商朝宗讲诉了凤若男的来意,牛有道却注意到了蓝若亭在对他使眼色微微摇头,貌似在让他不要答应。

    商淑清是个善于观察的人,留心到了蓝若亭的反应。

    听完来意后,牛有道叹道:“现在再缝针有点晚了。”

    凤若男脸一绷,道:“之前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都是我的错,道爷不要往心里去,我在这里向道爷赔个不是,还希望道爷能既往不咎,高抬贵!我保证以前的事情就此揭过,以后不再纠缠找茬。”

    牛有道抬挠了挠鼻子,知道这女人误会了,苦笑道:“王妃,你怕是有点想歪了,若当时及时缝针还行,拖了这些天伤口已经开始长肉愈合,再缝针真的不太合适。”

    凤若男再三恳求,结果还是一样,最终一声冷哼扭头而去。

    牛有道无奈,估摸着自己小人的形象已经深入了这女人的心中,还是误会了。

    一群人陆续离去了,剩下个笑眯眯的蓝若亭后,牛有道凑近了问:“蓝先生让我别答应是什么意思?”

    蓝若亭鬼鬼祟祟的样子,跟他咬耳朵道:“王妃至今不愿和王爷同宿,道爷之前将凤凌波的人马变为王爷人马的想法我颇为赞同!王妃身为统军将领,必不忍下面将士受苦,道爷若是能以医治妙法撮合王妃和王爷同居,可谓成人之美!两人毕竟已有夫妻之实,又有夫妻名分,对王妃来说,也不算什么不可接受的事。”

    牛有道恍然大悟,说这么冠冕堂皇干嘛,不就是以救治为段来要挟凤若男和商朝宗睡一起吗?发现这家伙有够阴险的,瞪眼道:“蓝先生,我没你这么阴险,不是我不答应,我说的句句属实,现在真的不适合再对伤员缝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