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八十一章 要走
    ,。

    “夺取青山郡?”牛有道半边眉头挑了一下,他虽然不清楚也没见识过这边是个怎样的攻城掠地法,但商朝宗这边的段还真是越来越激进,一来就强占了苍庐县,如今更是扬言要直接吞下青山郡,有那胃口是好事,可也得有那个量,否则得撑死。翘了翘嘴角,淡淡笑道:“就算是凤凌波也不敢轻易说这样的话,王爷才借了凤凌波几千人马,这算盘是不是打的太大了点?”

    蓝若亭露出神秘一笑,侧退几步,指向了隔壁的赵国,“赵国!皇太后商幼兰是宁王的亲姑母。”

    “哦!还有这事?”牛有道啧啧有声道:“皇亲国戚还真是走到哪都是皇亲国戚,燕国公主成了赵国太后,莫非也是早年和亲过去的?”

    商朝宗在旁叹了声,“一段耻辱罢了,当年曾祖刚登基,局势有些不稳,遂嫁女和亲,当年只怕谁都没想到那位姑奶奶最后会成为赵国皇后,如今的皇太后!事实上很早以前武朝崩盘前,商氏下嫁了不少的公主安抚诸侯,说起来,如今各国皇族或多或少都沾了些商家的血脉,商幼兰并非特例,只是其他人没能走到她这般地位罢了。”

    牛有道颔首,前世干那个行当的需要,也算是熟读史书的人,类似的情形能理解,正因为熟知类似的情况,所以表示质疑道:“若说早年商幼兰出嫁,会心念故国,我认可。可如今的商幼兰贵为一国皇太后,赵国的当今皇帝是她的儿子,只怕她考虑更多的是儿子的江山,维护的是她子孙的江山,相对于燕国来说,赵国才是她现在真正安身立命的家,否则怕是也不能成为如今的赵国皇太后,她应该不可能让赵国出兵帮王爷吧?退一步说,燕国朝廷是她娘家,她也没必要为了王爷和燕国朝廷作对吧?”

    蓝若亭摆,“道爷说的没错,商幼兰在赵国位极巅峰,自然是不会干出有损赵国利益的事。【愛↑去△小↓說△網www.】不过各国国力都有此消彼长的时候,后来赵国势弱时,赵国皇帝也就是商幼兰的丈夫曾派出一儿一女来燕国为人质,这一对儿女都出自商幼兰,儿子便是如今的赵国皇帝海无极,女儿名叫海如月。那时的海如月年纪不大,在燕国为人质时,和那时的宁王关系交好,在燕国京城颇得宁王关照。海如月回到赵国后,和宁王也一直有联系。不过各国内部拥兵自重的情况多少都有,赵国的金州刺史萧煌就是其中的诸侯之一,当时的赵国皇帝为了安抚萧煌,将海如月嫁给了萧煌那个体弱多病的儿子萧别山,萧煌过世后,萧别山自然是继承了父业。等到海无极登基成了赵国皇帝,一心图强,要对赵国境内的诸侯下,萧别山形势危急,而此时的宁王兵锋正盛,威震天下,面对兄长的逼迫,海如月联系上了宁王,希望宁王看在旧日情分上救助一把。而燕国也不希望看到海无极彻底掌控赵国,一个权力一统的赵国对燕国威胁太大,于是宁王顺应了海如月的请求,对赵国大军压境,逼得海无极不得不撤回力量防御,因此让萧别山、海如月夫妇顺利渡过了难关。”回又指了指青山郡对面的金州。

    牛有道若有所思,道:“王爷的意思是想借金州人马来取青山郡?”

    商朝宗颔首:“当年海如月发誓会报答父王,但凡力所能及的请求在所不辞,我这里有海如月写下的血书,她若毁诺,也得掂量下我会不会公开血书对她的声誉造成影响。只希望她能摆出进攻态势配合我一二便可,并不要她出多大的力,想必她也不会拒绝,估计赵国也不会反对,赵国又何尝不想看到燕国内部四分五裂。只要她兵锋施压南州,南州必然集中人马来应对,便是是我趁夺取青山郡的大好良。只要我占了青山郡,海如月又摆出配合的态势,让燕国明白,只要朝廷敢攻打我,海如月就会出兵相助,朝廷自然投鼠忌器。而天玉门看到了我对海如月那边的影响力,只有我能占住青山郡这块地盘,天玉门又岂能不支持我!”

    牛有道狐疑道:“海如月在金州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

    蓝若亭笑道:“道爷可能有所不知,萧别山自幼体弱多病,并未活太久,已于七八年前病逝。萧别山的儿子萧天振还未成年,如今的金州实权其实就在海如月的中,王爷这边已经派人秘密前往联系,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答复。”

    牛有道表示怀疑:“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有一份血书就一定能让海如月答应帮忙?我觉得还不如要些实际点的东西更实在,譬如钱粮之类的,她兴许更容易答应。”至少他是表示怀疑的,这般战国争雄的乱世,你死我活,国与国之间随时能撕毁承诺,别说血书,就算是血盟也未必可靠。

    蓝若亭:“试试也无妨,若她真的不肯配合,那我们只能是放弃吞并青山郡的计划,就像道爷说的,拿血书找她换点钱粮更实在。”

    牛有道和袁罡相视一眼,对方能向他们吐露此等密,也算是与他们交心了。

    既然对方已经预谋有计划,这是好事,牛有道乐见其成。

    对此牛有道也有几分感慨,不管对方的计划能不能成,人家商朝宗再落魄,出身的底蕴还是在那的,又弄出一张海如月的牌来,一般人就算不落魄也难搭上这些资源。

    “凤凌波和天玉门那边怕是会催促寻找那东西,得做好应对拖延。”牛有道还是提醒了一声。

    蓝若亭道:“天玉门之所以默许了我们强占苍庐县,正是我们这边给了借口,要彻底控制苍庐县才便于寻找,如此一来对苍庐县起码的整顿是要的,这般整顿下来拖上三个月左右应该是没问题的,金州那边不管怎样,应该都有了结果。”

    这位谋士也不是吃素的,连环套已经弄好了,牛有道发现倒是自己多虑了,略犹豫一番后,说道:“王爷,我和猴子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此话一出,商朝宗三人愕然相视,这边刚袒露心扉告诉了你这秘密,你就要走?

    商朝宗忙问:“可是本王有什么怠慢的地方?”

    牛有道知道对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以为自己要走,摆道:“王爷误会了,我修炼上有点状况,需要寻觅一绝对安全的地方闭关修炼,此地毕竟入驻了其他势力,对我闭关多少有些风险。告知王爷,是希望王爷这边找个合适的会掩护一下我离开,避免被人盯上。”

    倒不是虚言,他早就到了炼气境界的巅峰,在路上就感觉到了,内息冲撞越来越厉害,已经到了突破筑基期的当口,他已不敢再炼化体内的传法护身符,怕自己压制不住,必须得找个安全的地方闭关了,也跟袁罡通了气。

    袁罡知道这是大事,对道爷很重要,自然是要跟随护法的。

    他这样说了,几人还能说什么,不过多少还是有些担心这位一去不复返。袁罡好说,这边都能看出牛有道是个极为理智的人,这种人不容易被左右,一直不肯跟这边交心。

    几人一番交流出了地下室各去各处,倒是商淑清没多久又来到了牛有道居住的小院,亲自送了壶茶来。

    院中摆了一张小桌,三人小坐对月,商淑清斟茶之际,问了句,“道爷,我们这边挑选了一些适当的人,那个缝针救治的段,明天能不能请袁爷…”

    牛有道随朝身旁的袁罡指了下,“教不教是他的事,别问我。”

    商淑清又试探道:“我嫂子对这个也比较感兴趣,也想派一部分人来学,甚至可能会亲自来学,不知方不方便?”

    牛有道又朝袁罡捅了捅大拇指,“不关我事,找他说。”说罢端了茶盏自喝自的。

    商淑清看向袁罡,袁罡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茶也没喝,就起身离开了。实际上袁罡有个习惯,别人主动送上门的食物都会引起他的警惕,一旦道爷吃了,他就不会急着去碰,茶水也是一样,必然要过上一段时间才有可能会去食用。

    不是让牛有道去试毒,也不是不相信商淑清,而是万一有什么问题的话,两人都倒下了,届时连个应对的人都没有。

    月下两人,商淑清数次欲言又止,其实很想问问牛有道要去哪闭关修炼,不过最终还是没问出口,倒是盯着牛有道那随便扎的马尾问了声,“道爷为何不束发?”

    牛有道呵呵道:“没束过,搞不来,也就懒得束了。”

    商淑清哦了声,没再说什么,稍坐了一阵便离开了。

    当晚,袁罡来到牛有道屋内,对盘膝打坐的牛有道提醒了一声,“凤若男去了商朝宗的房间过夜,一些生活用品也搬了过去,似乎正式住在了一起。”

    牛有道睁开了双眼,嘿嘿一声,“这蓝若亭有够无耻的,还真这样干了。”啧啧摇了摇头,又说:“明早咱们早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