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八十二章 哪跑来这么个二货
    ,。

    他没说明早早起干什么,直到次日大早,袁罡才知道他要干什么。【愛↑去△小↓說△網www.】

    袁罡有点受不了这位的恶趣,居然带着他去商朝宗那边堵门去了。

    似乎猜到了凤若男会早起早出一般,门嘎吱一开,凤若男快步而出,刚走到小院门口,便被慢悠悠晃出的牛有道给堵在了院门口。

    “咦!”牛有道一惊一乍的样子,上下看了凤若男一眼,又朝院子里瞅了下,戏谑拱道:“王妃昨晚休息的可好?”

    凤若男罕见的害臊了,脸忽一下红成了猴屁股一般,却强有底气地瞪眼道:“关你什么事?”

    院内闻声而出的商朝宗一见门口状况,一脸汗颜,赶紧转身溜了回去。

    实际上牛有道目光已经瞥见了,当没看到,叹道:“唉,我怕你又揍我们王爷,所以守在了这。”那意思是告诉对方,昨晚你主动来此过夜的事我知道。

    凤若男恨得牙痒痒道:“无耻小人!”

    牛有道正色道:“王妃,这次我保证,绝对没人下药!”

    哪壶不开提哪壶,凤若男一把抓住了剑柄,恨不得拔剑劈了他。

    “看来王妃对我有意见。”牛有道转身对袁罡挥了下,“走吧,那缝针救治的事我看也没必要再谈了。”

    凤若男瞪着眼,很想砍他一万刀,最终咬牙道:“站住!”

    最终她还是服软了,赔礼道歉了!

    牛有道也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跟在身旁一起的袁罡提醒了一声,“你这样做,她只会更记恨你。”

    “记恨就记恨吧,凭什么咱们出力那个王爷落好?骂我那么多回,我也得出口气不是?”牛有道乐呵呵玩笑一句,随后又漫不经心道:“堵不如疏,还不如挑明了,没事吵吵,让她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习惯了就正常了,真要让对方闷在心里记恨上了,那才麻烦,不吭声咬起来才狠!再说了,若连她都治不了,我也不用出来混了!”

    早餐时,牛有道才发现桌上多了两个人,凤若男开始跟这边吃在一起了,还有一个白遥。

    仇人见面不说分外眼红,至少也尴尬。

    一大早逗过凤若男,牛有道换了调侃对象,针对上了商朝宗,开口就问:“王爷,昨晚没挨揍吧?”

    事发突然,蓝若亭噗一声捂住了嘴,商淑清忍俊不禁,白遥嘴角抽搐了一下。

    凤若男当什么都没听见,抓了块面饼狠狠撕咬下一块,桌下忍不住踢了商朝宗一脚。

    这里正搞的商朝宗难堪,外面忽有人来报,“王爷,外面来了个自称魏多的人,说是上清宗弟子,要见法师。”

    几人看向牛有道。

    牛有道皱眉嘀咕,“魏多?”想起来了,这世上能认识他,且叫魏多的人,怕也只有唐牧的那个大徒弟了。

    他听图汉提起过唐牧的这个徒弟,据说是个结巴,为人忠厚,尊师重道。

    对于这个魏多,他没什么印象,见是见过的,初到上清宗差点死在唐素素掌下的时候照过面,后面就一直没见过,不知道跑来找自己是什么意思。

    “不见!告诉他,我和上清宗已经恩断义绝,没有任何关系。”牛有道回了句。

    他这样说了,商朝宗自然是示意下面照办。

    待通报者离开后,白遥突然开口说话了,“上清宗出了点事。”

    众人目光立刻被他吸引,牛有道问:“不知出了什么事?”

    这话有明知故问的嫌疑,按照他的估计,上清宗应该已被灭门,怀疑这魏多是不是侥幸逃脱的。

    白遥道:“不久前收到消息,上清宗在修行界广发公告,列出了一些欺师灭祖的叛徒,廷尉宋九明的儿子宋舒也在其中。说宋舒的儿子谋害同门,还说宋舒勾结留仙宗偷袭上清宗,这事在修行界闹出的动静不小,那个宋舒的名声算是搞臭了。有传言还说,上清宗差点被灭门,关键时刻上清宗逐出师门的弃徒,妖魔岭的赵雄歌出现了,惊退了留仙宗,才让上清宗躲过一劫,目前上清宗什么情况不太清楚。”

    躲过一劫?上清宗没被灭门?牛有道愣了一下,妖魔岭赵雄歌他也听图汉提过,还让遇上麻烦去找赵雄歌庇护,若上清宗没被灭门,这个魏多跑来找自己干什么?

    凤若男忍不住问了声,“可是丹榜上排名第九的那个赵雄歌?”

    白遥慢慢细咬着面饼,“是他。”

    凤若男好奇,“赵雄歌居然是上清宗的弟子?如此高,上清宗为何将其逐出师门?”

    白遥:“据说此人本是最有希望继任上清宗掌门之位的,只是后来和魔宗圣女相恋,惹出了一些麻烦,师门难容,才被逐出,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传言种种也未必属实。”

    这里说着,外面通报的人又来了,“王爷,那个魏多说,见不到法师他就不走。”

    “毛病,让他来。”牛有道嘴上没好气,其实获知上清宗没被灭门后,也想看看这魏多找自己究竟什么事。

    没多久,外面来报,人已经带到,在外面候着。

    牛有道上面饼扔回了桌上,起身离席,其他人也陆续离席想看看怎么回事。

    庭院外,一名汉子束而立,身材适中,一看面向就属于忠厚老实人那种,正是一路打听而来的魏多。

    牛有道走了出来,和魏多互相打量着对方,两人都只是见过对方一面,之后多年未见。相对来说,牛有道变化多点,少年郎长大了只有一些原来的轮廓,倒是魏多外貌上没什么变化,牛有道一眼就认出了是当年见过的那个家伙,应该不会有错。

    牛有道杵剑在地,淡漠道:“找我什么事?”

    确认是他,魏多情绪明显激动了起来,拱鞠躬道:“弟子,拜…拜见…掌门!弟子来…来迟…掌门…受…受苦了!”说罢居然噗通跪下了,眼睛红了,要哭的样子。

    如此大礼倒是把牛有道吓一跳,什么情况?

    商朝宗等人除外,白遥和凤若男明显有些讶异地看向牛有道,掌门?哪家的掌门?

    牛有道:“我说这位大哥,我已经和上清宗没任何关系了,你行这么大的礼,我受不起。那个,你有事说事,没事走人,我还有事,没时间跟你啰嗦。”

    “掌门受…受委屈了…他们不…不该…那样做…我一直反…反对…被罚后山面壁…不…不知他们那样对…对掌门……”魏多结结巴巴个没完。

    牛有道听的看天又看地,听这人说话怎么这么累?

    其他人听的也累,不过最后听明白了,白遥和凤若男这才知晓,感情牛有道本该是上清宗的掌门,被人谋夺了掌门之位,还在途中谋杀,这番际遇不免让人感慨。

    “好啦好啦,你说的我都明白了,我相信这事和你无关,不过我和上清宗恩断义绝,也没了关系,你请回吧?”牛有道掸了掸,一副好走不送的样子。

    魏多似乎急眼了,“我们一起…一起回去…我定为掌门讨…讨个公道!”

    牛有道继续挥,“不用了,好意心领了,你回吧!”他有病才回去,软禁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脱身,回去找死吗?

    魏多:“那我留下保…保护…掌门!”

    开什么玩笑,牛有道怎么可能留个莫名其妙的人在身边,怎知这不是上清宗派来的第二个宋衍青,喝道:“滚!”

    魏多摇头:“不走!”

    牛有道挑眉道:“这里可不是上清宗,由不得你撒野,信不信我杀了你?”

    魏多摇头:“东郭师…师叔的弟子…不会这样待…待我!”

    牛有道对他压根没任何感情,还真没什么会不会的,也没打算对他客气,不过倒是被‘东郭浩然’这个名字在心里压了一下,旋即不耐烦地招了招,“来人,把他轰出去!”

    几名守卫过来驱赶,魏多依然不肯走,结果被架了出去,他也不敢用强反抗,一路哇哇喊着掌门。

    “脑子有病!”牛有道甩袖一声,大步回了自己那的院子。

    不过随后有人来报,“法师,那人跪在了山庄的大门外,说法师一日不答应,他就一日不起来。”

    哪跑来这么个二货!牛有道好气又好笑道:“他喜欢跪就让他跪好了,等他跪的不愿跪了,自然就走了。”

    次日早上,房门一开,发现门外站了个窈窕身影。

    窈窕身姿转身,笑道:“道爷,早!”

    牛有道迈步出门,“郡主一大早等候在此,有事吩咐?”

    商淑清道:“前日里听道爷说不会束发,我倒是会,道爷若是不嫌弃的话,我愿略尽绵薄之力。”

    牛有道似笑非笑道:“怎敢让郡主为我束发。”

    商淑清转身离去,再回来时,搬了张椅子放在了屋檐下,示意请坐。

    有句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牛有道心里嘀咕,琢磨着这女人肯定有什么事,绝不会无缘无故跑来给他盘头发,遂走了过去坐下了,倒要看看这女人搞什么鬼。

    商淑清走到椅子后面帮他解开了马尾,拿着带来的梳子帮他细细梳理着。

    袁罡不动声色地靠近了这边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