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八十三章 文房店
    ,。

    还别说,这女人的感不错,间由头发传来的轻柔让人身心舒坦。

    牛有道闭眼享受着,等着,估计对方有什么事,等着对方说出来。

    “道爷,那个魏多还在外面跪着呢。”商淑清提醒了一声。

    牛有道淡然道:“上清宗可是要杀我!他爱跪就让他跪吧!”

    商淑清又沉默了,直到帮他绾发髻时,又出声道:“道爷如果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闭关,我们这边倒是有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至少目前为止还没对外人暴露过。”

    牛有道哦了声,“这里有吗?哪里?”

    商淑清:“不瞒道爷,我们兄妹在苍庐县的根基不仅仅是眼前看到的,还有一处秘境!”

    “秘境?”牛有道慢慢睁开了双眼,问:“什么样的秘境?”

    商淑清:“事关重大,具体情况现在还不便告诉道爷,如果道爷愿意去那闭关修炼的话,到时候自然会看到。”

    牛有道略琢磨了一下,“如果能保障安全的话,去也无妨。”

    商淑清:“好!立刻给道爷安排,不过可能要稍等几天略作掩饰,否则道爷突然消失的话,容易被嫂子他们怀疑。”

    “几天还是等的起的。”牛有道算是答应了下来,不过略沉默一阵后,又问:“让我去那秘境闭关修炼,是你说服的王爷和蓝先生吧?”

    商淑清愣了一下,不知他是怎么猜到的,那地方事关重大,让牛有道去那里,商朝宗和蓝若亭的确很犹豫,也的确是她力主之下说服的。她没接这茬,问:“道爷有发簪吗?”

    她已经将牛有道的发髻绾好了,才发现差根簪子固定。

    见她回避那个问题,牛有道也就不问了,实际上心知肚明,让自己去什么秘境闭关,多少还是担心他一去不复返,症结不在他回不回来,有了天玉门的支持,他的作用已弱化,关键在之前向自己吐露了重大计划,加之他知道十万鸦将的真相,一旦走漏消息,将要让这边万劫不复。

    换了一般心狠点的,怕是要将他灭口,然商朝宗想悄无声息杀他没那么容易,借用凤若男那边的修士下也难,没办法对凤若男和天玉门那边解释,不是说他牛有道对找到那十万鸦将有帮助吗?没有正当理由动,天玉门肯定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从不用发簪,哪来的发簪?”牛有道笑了笑。

    商淑清犹豫了一下,抬从自己发髻上拔下了一根比较中性的,落插在了牛有道的发髻上。不外出的时候,她不戴纱笠,只在脸上半蒙了块纱巾。

    端详了一下收拾的整整齐齐丝毫不乱的发型,商淑清笑问:“道爷觉得怎样?”

    “镜子。”牛有道招了下。

    袁罡很快拿了面铜镜过来,牛有道接了铜镜照了照,问袁罡:“觉得怎么样?”

    袁罡:“不错,精神了不少。”

    铜镜还给了他,牛有道起身转身,摸着发髻笑道:“郡主亲所做,我都不舍得散开了。”

    商淑清抿嘴一笑:“无妨,道爷若是不嫌弃,以后这事就由我代劳了。”

    牛有道摆了摆,哪能把人家郡主当丫鬟使唤……

    苍庐县城,一场清洗过后的风波已经迅速平复,几家欢喜几家愁各家自知,小民无法对抗大势,只能随波逐流。

    街头一家名为‘静墨轩’的文房店,乃是县城内最好的一家文房铺子,铺内笔墨纸砚之类的档次在这县城也是最好的。静墨轩看似照常营业,台面上却换了人打理,原掌柜的受最近风波影响,说是避风头去了。这不是特例,不少商铺老板目睹了一些商铺被抄的情形后,似乎都保持了类似的观望态度,躲着观望。

    新掌柜一身素衣,清瘦身段,拿了只鸡毛掸子掸着陈设上的灰尘,细致认真。

    街头闲逛的三人走到静墨轩外,抬头看了看招牌,悄悄留心了一下四周,陆续进了商铺。

    “三位客官要点…”新掌柜闻声转身,刚招呼一声,话还没说完,见到三人中的为首一人后,愣住。

    为首身材魁梧的汉子打量着商铺里的陈设,慢慢走近了新掌柜的身边。

    新掌柜声音低沉道:“刘兄,你怎么来了?”

    那汉子亦低声道:“陆圣中,王横让你来为衍青少爷报仇,你倒好,跑这卖起笔墨纸砚来了,装什么风雅?”

    如他所言,这位新掌柜不是别人,正是奉王横之命来取牛有道首级的陆圣中。而这汉子也不是别人,京城廷尉府宋家管家刘禄的儿子,留仙宗弟子刘子鱼,也是得了宋家那边的话而来的。

    两人虽然不算很熟悉,但因为宋家和王家是姻亲,两家有来往,所以两人也照过面,自然是认识的,也知道对方的底细。

    你才装风雅!陆圣中腹诽一句,一个家奴罢了,也好意思跑出来颐指气使。

    不好听的话放在肚子里,表面上还是客气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来后堂。”看了眼外面的动静,放了鸡毛掸子,转身里走,掀开了一道帘子入内。

    刘子鱼三人尾随而入,后堂一碰面,陆圣中再次问道:“你怎么来了?”

    刘子鱼淡然道:“还用说吗?怕你一个人吃不住,让我来坐镇盯着。家里这般重视,你倒好,悠哉的很,是不是准备随便糊弄一下回去交差?”

    陆圣中苦笑道:“我说刘兄,你既然来了,这苍庐县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吗?牛有道身边那么多高,哪有那么容易下,我这不是正在寻找会吗?”

    刘子鱼冷哼:“你少来这套,糊弄谁呢?我盯你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你躲在这铺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不出去打探消息,这样能寻找到下的会?”

    陆圣中叹道:“如今这边已在商朝宗的掌控下,鬼知道有没有布置暗哨,四处打探消息引人注意才是找死,就算探到消息又如何?白遥在牛有道的身边,你我能直接下吗?所以只能是智取,不可力敌!”

    刘子鱼挑眉道:“躲在这文房店里就叫智取了?”

    陆圣中摇了摇头,似乎有点无奈,“刘兄,你既然盯了我不止一两天,想必也知道点情况,我问你,我这静墨轩在这苍梧县城里对比其他类似商铺的档次如何?”

    刘子鱼皱眉,“算最好的,这和你智取有关系吗?”

    陆圣中摊了摊双掌,“你想啊,商朝宗那么多人,不可能不用笔墨纸砚吧?在这块地面上,商朝宗那些人的档次,所用文房自然不会差,要来采购的话这静墨轩必然是首选之地,这就是接触的会,也是最不容易引人怀疑的!”

    这里话刚落,守在布帘子后面挑开一道缝观察外面的一人忽“嘘”了声,示意噤声。

    外面紧接着有人嚷了声,“掌柜的在吗?”

    陆圣中对刘子鱼抬示意稍等,自己快步揭开帘子出去了,见到外面一名壮汉的穿着,愣了一下,别人不认识,他却是认识的,正是英扬武烈卫的装束,更何况对方腰间还挂着佩刀。他顿时笑容满面地迎了上去,“客官,要点什么?”

    来人询问了一些笔墨纸砚的价钱,然后各点了一些,付了钱,让打包。

    陆圣中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打包时,提笔写了张便筏,吹干后放入了其中一起打包。

    来客见状,好奇问道:“掌柜的,你写的甚东西置入其中?”

    陆圣中呵呵道:“文房店嘛,卖的是个雅趣,随便作了首诗放入,博贵客雅兴,盼再来光顾。”打包好的东西放在了对方面前。

    来客呵呵道:“你们读书人就是讲究。”摇了摇头,提了东西走了。

    送客到门口,街头左右张望了一下,陆圣中又快速回了后堂,撞见了在帘子后面偷窥的刘子鱼。

    刘子鱼转身而随,道:“英扬武烈卫的人?”

    “还真是说到就到,看来我的判断没错。”陆圣中兴奋地搓了搓,“听说商淑清是个精通琴棋书画的人,我放了首好诗入内,英扬武烈卫的人带回,必然会传入她的耳中引起她的注意,这便是渐行接触的会,之后再伺行事!哪怕引起其他内部人与我来往也行。”

    “好诗?”刘子鱼上下看他一眼,“你还会写诗?你确认你写的一诗就能引起他们对你的兴趣?”

    陆圣中呵呵一笑,走到里面的小案旁,略磨墨,提笔沾墨在一张纸上唰唰写下一首诗来,搁笔,揭了纸一抖,转身递与,“刘兄鉴赏一下这首诗如何。”

    刘子鱼满面狐疑,接到一看,嘀咕念叨:“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看过后啧啧点头,看向对方的眼神颇为惊讶,“好诗,果然是好诗,没想到陆兄还有这才华!”神态间明显多了几分敬佩。

    陆圣中摆了摆,“见笑了,这其实不是我的诗,是你家少爷宋衍青送我的诗,借来一用罢了。”说到这事他颇有些感慨,在京城突闻宋衍青冒出了诗词才华,某次宋衍青来王家拜见岳父王横时,他恭维了一句,结果宋衍青还真的写了送给他,而且一写就两首。他本不屑的,然而见过后大为惊讶,还真都是好诗啊!

    “衍青少爷写诗?”刘子鱼神情抽搐,宋衍青肚子里那点墨水他太清楚了,写诗?开什么玩笑?低头看看里的诗,心里嘀咕,也不知是找谁代的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