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八十四章 好诗,好诗
    ,。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看着宋衍青长大的,宋衍青打小就不喜欢读书,刚好在上清宗修行,宋家一逼其读书,宋衍青立马往上清宗躲,所以宋衍青什么底子他自然清楚,凭宋家的背景找人代笔写几首诗词倒不是什么难事。

    他一看到中的诗就能肯定不是宋衍青写的,只不过人都死了,也没必要再说什么,更不会在外人面前贬低什么。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管什么诗不诗的,他也算是服了这陆圣中,居然能想到从文房这方面做下的切入点。开始还觉得对方在糊弄人,现在细想一下,可不是么,商朝宗那么多人笔墨纸砚的使用不可或缺,由此下的角度不起眼也不容易引人注意,可谓十分刁钻,这不就被人家给等到了。

    “借宋衍青的诗一用,为他报仇,也算是因果有报吧,希望宋衍青在天有灵保佑!”陆圣中叹了声,又对刘子鱼道:“此事不可操之过急,有天玉门的高在,也没办法急,还望刘兄多些耐心。”

    刘子鱼点头:“好!一切就按陆兄的谋划来!”态度之所以有了改变,自然是因为看到了陆圣中的能力,刚才外面人来采购的事实也证明陆圣中的办法的确不虚。

    陆圣**谢过他的体谅,又问:“不知刘兄这边这次来了多少人,也好让我谋划时心里有个底。”

    刘子鱼:“还有一位师兄和师姐,都是金丹期的修士,到了该露面的时候自然会露面。”

    陆圣中暗暗唏嘘,有权有势就是好,为给宋家一个不成器的孙辈报仇,留仙宗居然出动用了两名金丹修士……

    山庄内,一棵苍劲老树下,阳光暖意,牛有道单拄剑站那,神态站姿中透着一股慵懒,是慵懒,却不是懒散,精气神上的区别,神色平静地看着坎下忙碌的一群人。【愛↑去△小↓說△網www.】

    坎下是一块荒地,袁罡指使南山寺僧众将其开发成了一块菜地,正在教南山寺僧众种菜。南山寺僧众是会种菜的,不过明显的,袁罡的种菜理念更先进,牛有道有点怀疑袁罡哪天会不会整出大棚蔬菜来。

    途中,牛有道让袁罡收集一些烹饪用的调料,然而袁罡顺带收集了不少的蔬菜种子,苍庐县城又让人弄了些。

    别人不知道,牛有道却知道袁罡身上有个毛病,那就是走到哪都喜欢种菜。袁罡不喜欢盘膝打坐修炼这玩意,喜欢做所谓的有意义的事,譬如种菜,至少种菜在袁罡看来比打坐修炼有意义,两者之间的价值高低牛有道没办法跟他理论,各有各的看法和理念,他也不会强行逼迫袁罡干不喜欢的事。

    当然,种菜也算不上什么毛病,牛有道也知道,那是袁罡在曾经的集体生活中形成的习惯,袁罡曾经所在的那个群体好这口。

    只是,种菜是需要时间的,菜种下去到长出来总得有一个生长周期!

    明知道他要离开,要去闭关修炼,袁罡还带着南山寺僧众去种菜,牛有道暗暗一声叹,很显然袁罡认为还要回来,至少从另一个角度证明袁罡潜意识里不想离开这里,让他颇为无奈。

    有些人对有些事的想法,牛有道感觉没办法讲道理,不知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譬如眼前这群南山寺的和尚,明明黑道上的事情干了不少,日常寺庙生活中的早课、晚课只要有空却不会落下,敲木鱼念经什么的,晨钟暮鼓般的生活一直坚持着,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圆方的长期灌输,似乎每个人都惦记着要振兴南山寺,如同每个人的信仰。

    一边杀人放火,一边却不肯吃肉!这让牛有道感觉不可思议,真他妈有病,一只熊妖居然心心念伺候佛祖,经常开口闭口幻想着要建一座很风光的南山寺,想着给佛祖塑金身。

    一只熊妖居然拉着一群和尚不断灌输不要忘了佛祖,完全颠倒了,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一路的长途奔波,这好不容易歇下来了,大家一停下,似乎各人的各种毛病全出来了,外面还有个跪了几天的结巴,让人心烦……

    窗户敞开着,门也大开着,以示屋里的孤男寡女光明磊落,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对窗的梳妆台前,牛有道坐着,看着镜子里的商淑清给自己盘头发。

    从有了第一次后,这女人每天大早都会准时出现在他门口,差点让牛有道误会堂堂郡主喜欢干丫鬟干的活。

    接连几天下来,牛有道自己差点都习惯了,差点习惯以为身边有个伺候的丫鬟。

    他甚至有些怀疑,这女人不会是喜欢上了自己吧?若真是这样的话,他是拒绝排斥的,倒不是以貌取人,可你也不能长的吓人呐,这个实在不容易接受。

    不过他心里清楚,人家主动献殷勤和喜不喜欢自己没关系,纯粹是放低身段挽留客人的段。

    人家的好意自己这般看待,这就是看得清楚明白的烦恼,所以他也装糊涂,没有怎么拒绝,免得人家多想。

    “道爷,准备的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动身去秘境。”商淑清提醒了一声。

    “哦!”牛有道平静道:“好!知道了。”

    商淑清做好了他问点什么的准备,谁知对方的反应如此简单,静默了一下,又说:“道爷,你诗词写的不错。”

    又来?牛有道苦笑:“我真不会写什么诗词。”

    商淑清也没有跟他争辩,“道爷误会了,我这里新得了一首诗,相请道爷鉴赏一二看看写的如何。”

    牛有道呵了一声,有点自嘲的意味,“那倒是要洗耳恭听。”

    商淑清上没停,稍作酝酿,声音轻柔婉转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略顿,因为明显察觉到牛有道端坐的身子动了一下,只听牛有道笑言:“不错,继续!”

    商淑清遂重新开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道爷,这诗怎样?”

    “好诗,好诗,不错,不错。”牛有道大大赞赏了一番,又盯着镜子里的女人问:“不知诗中的巫山在何地?”

    商淑清:“未曾听说过这地方,不过天下山川众多,想必是题诗者游历过的地方,诗中意境此山倒也让我向往,改天得空倒要向题诗者讨教一番,得了确切地址再告诉道爷也不迟。”

    牛有道哦了声,“得空讨教?难道题诗者就在苍庐县不成?”

    “没错!诗在采购来的文房用品中……”商淑清将遇见诗的大概经过讲了下,颇为感慨道:“如此好诗我自然要过问来历,一问才知是城中一家叫‘静墨轩’专卖文房用品的商铺掌柜所题,真没想到这小小县城还有如此贤人雅士,得空当当面请教。”

    “的确是贤人雅士,有会倒是要见识一下。”牛有道表示赞同。

    头发盘好后,牛有道起身拉了拉衣服,顺拨拉了摆一旁的宝剑杵在中,亲自送了商淑清出门。

    走到外面院门口时,牛有道忽然道:“郡主,前往秘境的事能不能稍作推迟?我突然想起一点事,不知更改时间方便不方便?”

    商淑清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点头道:“无妨,道爷想闭关的时候再说也行。”略欠身告辞。

    目送她离去后,牛有道转身而回,走到了坐在亭子里擦拭匕首的袁罡身边,中拄着的剑鞘碰了下袁罡的脚。

    袁罡抬头看来,等他的话。

    牛有道平静道:“刚听了首诗,你要不要听一下?”

    袁罡没说话,继续埋头擦拭匕首,一副你爱说不说的样子。

    牛有道徐徐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诗怎么样?”

    袁罡头都没抬,只是上擦拭动作稍微停顿了下,“你是不是太无聊了,有意思吗?”

    他虽然没牛有道博古,但还不至于连这诗也没听说过,他好歹在涉古的行当干了那么多年。

    牛有道垂眼看着他:“郡主刚才念给我听的,我从未对她念过。”

    袁罡愣了下,慢慢抬头,道:“你知道我不干这附庸风雅的事。”言下之意是声明自己没把这诗告诉过郡主。

    牛有道:“这事有点意思,郡主说是城里一家专卖文房用品的商铺掌柜题的诗,难道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也跑到了这个世界来?这也不是没可能,可若也出现在了这苍庐县,那就未免也太凑巧了点。”

    袁罡狐疑,“你确认你没把这诗告诉过第二人?”

    “问到了关键!”牛有道慢悠悠转身,目光远眺,“这诗我的确告诉过一个人,不过那人已经死了,在南山寺被你给宰了,那人名叫宋衍青!”

    和宋衍青有关,还出现在了苍庐县,冲谁来的已经不用多猜!袁罡中匕首唰一声归入了腿上的鞘中,站了起来,盯着他。

    “店名叫‘静墨轩’,把情况摸一下。”牛有道背对着淡淡一声。

    袁罡什么话都没说,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