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八十五章 有人要杀我
    ,。

    英武堂,招牌继承自宁王,乃谋划军大事的要地,商朝宗和蓝若亭在地图前推演各种将来可能会遇到的情况。

    如今商朝宗的麾下多出了上千名宁王旧部,又扩招了上千名新壮维护地方秩序,操练新丁的人麾下不缺,苍庐县政务也有人打理,占据易守难攻的险地,背后有天玉门和凤凌波的支持,局面和境况已经大大改变,有了立足回旋的余地,开始谋划长远。

    军要地,一般人不得擅闯,商淑清显然是个例外,可以不经通报而直接进入。

    商淑清把牛有道那边的情况一讲,商朝宗愕然道:“有事推迟闭关?”

    盯着地图琢磨的蓝若亭亦慢慢转身回头看来,问道:“郡主,他可有说因何事而推迟?”

    商淑清:“他没说,我也没问,他那个人,哥和先生都知道,不愿说的事情,你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是这么回事,商朝宗和蓝若亭相视一眼,都在琢磨牛有道在这里能有什么事。

    总不至于是因为种菜吧,最近袁罡领着南山寺僧众种菜倒是挺起劲的,那块空地商淑清本来规划着种些花花草草,袁罡那么一插,商淑清只好不吭声了,让下面人算了。

    因种菜而推迟闭关修炼?怎么想都觉得不太现实。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求见,一名亲卫进来禀报:“王爷,袁罡找了我们这边,让我们的人去摸一家叫‘静墨轩’的文房商铺的底,还特意再三细致交代了不要打草惊蛇!”

    商淑清当场愣住,明眸中透着浓浓的疑惑神色。

    “静墨轩?”商朝宗嘀咕一声,“我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蓝若亭倒是捋须提醒道:“王爷,就是那个‘曾经沧海难为水’。”

    “哦!”商朝宗恍如大悟,想起来了,都说好的那诗,可反而让他更奇怪,“好好的,摸一个文房商铺的底干嘛?”

    蓝若亭微微摇头,“这般令人莫名其妙的行为怕不是袁罡,而是那位道爷,道爷惯干事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

    商朝宗对此深以为然,他也是最深有体会的一个,那位道爷说是跑去广义郡借兵,结果弄出个联姻来,提醒他洞房,结果又来个下药。

    商淑清回头对那亲卫道:“你们照他的吩咐去办吧。”

    那亲卫见商朝宗没反对,遂拱道:“是!”转身快步离去。

    商朝宗和蓝若亭皆盯着商淑清,后者沉吟道:“推迟闭关修炼的事怕是和这静墨轩有关。”

    蓝若亭诧异:“何以见得?”

    商淑清:“刚刚不久前,我提了一下这首诗请他鉴赏,他还问了一下这首诗的来路,夸好诗来着。”

    蓝若亭奇怪道:“这和摸静墨轩的底有什么关系?一家文房商铺,就算诗好有意结识,还用的着特意交代不要打草惊蛇吗?”

    商淑清:“先生有所不知,就在刚刚,我提到去秘境,他还答应的好好的。在我提这首诗之前,他已经答应了去秘境,待我提了这首诗之后,他忽又改变了主意。不要打草惊蛇…看来很有可能是他察觉到了那个商铺有什么问题。”

    英武堂内暂时陷入了静默中,都在思索这事,其实都想问问牛有道是怎么回事,然而又如商淑清说的那般,牛有道不想说的事,你问不出什么实话来。

    最终还是商朝宗徐徐道:“不妨静观其变!”

    当天下午就有消息回来,袁罡回到小院。

    一张躺椅,牛有道躺在树荫下悠哉,闭目假寐中。

    杵在躺椅扶外的宝剑,扣在剑柄上的指有节奏地慢慢点击着,证明他根本没睡。

    躺椅边上准备好了一张凳子,袁罡走到一旁直接坐下,正好靠近在牛有道的耳边,也不废话,直接说道:“静墨轩是城内最好的一家卖文房用品的商铺,原本的掌柜不在,据说因为县城的风波有些害怕,暂回了老家避风头,最近城内类似的情况不少。现在的掌柜据说是原掌柜的表弟,暂时帮原掌柜看铺子。左右邻舍说,铺子里暂时就他一人打理,目前还未见有伙计帮忙。目前确认了的情况就这些,为免打草惊蛇,暂未太深入摸查。”

    牛有道静默不语,似乎睡着了,但扣在剑柄上的五指依然在动弹,五指停下不动后,他也开口了,“不要再查了,现在还不知对方布置的情况,再深入下去容易打草惊蛇,布暗哨盯着那铺子就行了。”

    袁罡:“道爷,你想怎么弄?”

    “对方应该不知道这诗和我有关,否则不会拿出来打草惊蛇,那对方拿出这诗来是什么意思?”牛有道缓缓睁开了双眼问了句,又自我解答道:“想以此接近这边,以便寻找会,否则是没办法靠近的。如此一来又证明了一点,来人忌惮天玉门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也就是说,对方此来的实力有限,不是天玉门的对,我们在这山庄里是安全的。”

    袁罡听着,没吭声,等他的具体行动计划。

    牛有道呵呵笑了声,继续慢吞吞道:“居然能想到从文房铺子那边下,你想啊,这里这么多人,笔墨纸砚的采购免不了,坐那守株待兔也能轻易接触到这边,还不容易引人怀疑,不知是哪位想出的办法,有点意思,我还真想见上一见。”

    身子一起,离开了躺椅,站了起来,躺椅在身后晃荡,双杵剑身前,目光深沉道:“明知道有天玉门的人保护,还敢找上来,看来我一天不死,宋家一天不会轻易罢休!”回头对跟着站起的袁罡说道:“你想办法安排那商铺掌柜来跟我见一面,就说郡主喜欢他的诗,邀请他来,以诗会友!对了,城中其他有点名气的文士也请上几个。动静嘛,不大不小,既不张扬,也不保密。”

    袁罡能领会他的意思,转身离去。

    牛有道随后也出了院子,直奔庄园里白遥的住所。

    这里不是他能随便进的地方,被门口守卫拦了下来询问,牛有道说:“请代为通禀一声,牛有道求见白遥白前辈。”

    门口等了一会儿,里面有人出来请进,将他带入到里面的一座亭子里,白遥正与同门对坐,不知在谈些什么。

    “见过二位前辈。”牛有道拱行礼。

    无动于衷背对的白遥端着茶淡淡问道:“什么事?”

    “有人要杀我!”牛有道笑着给了句。

    白遥一顿,慢慢回头看来……

    “我以诗会友?”

    英武堂内,听到通报来的消息,商淑清凝噎无语,这明摆着是在打她的幌子骗人。让这边人去操办的事,显然没打算瞒这边,这不是明摆着打她的幌子骗人是什么?

    蓝若亭皱眉,“还请了其他文士来掩饰,如此小心谨慎,看来那商铺真的有问题。”

    就在这时,又有人来报,“王爷,法师去了白遥法师那边。”

    蓝若亭问了句,“是那边请过去的吗?”

    来人道:“没有,是法师自己过去的。”

    三人面面相觑,还是头次见牛有道主动去找白遥,不找他们反而去找白遥,结合上眼前的事,三人皆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要搞事的节奏,问题是他们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牛有道那人的办事风格好讨厌……

    城中,一狭窄幽仄小巷内,一位衣服洗得发白的瘦弱书生足下生风,匆匆来到了家门口,咣当推开了小院门,惊的小院里的小鸡赶紧朝母鸡那边跑。

    院里一位面带菜色的小妇人正在收取晾晒在竹竿上的衣物,也被这动静吓一跳,见是自己丈夫回来了,忍不住瞪了一眼,拍着胸脯松了口气,道:“吓死个人,还以为又要抓人杀人搞到我们家来了,你这是作死想把门给推倒吗?”骂了声。

    书生兴奋不已,晃着中的一张精美帖子,摊开出里面的字迹内容道:“夫人,你看看这是什么?”

    小妇人白他一眼,“我又不识字,怎知是什么?脸红成这样,吃耗子药了?”

    书生不理会自己婆娘的嘲讽,依旧兴奋道:“请帖!郡主商淑清发给我的请帖,邀请我明日去庸平郡王的山庄聚会,以诗会友!”

    小妇人愣了一下,也有些惊讶,旋即又不屑道:“什么以诗会友,不就是不说人话、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么,然后再吃吃喝喝一通,能顶什么用?顶多顶你一个人饱一顿,能顶全家人不饿吗?要我说呀,还不如给一袋白面最实在!”

    这兴扫的,书生没好气道:“庸俗!”

    小妇人鄙夷道:“你有本事不庸俗个给我看看,有本事以诗会友吃一顿回头一年不吃东西!”

    书生晃着中帖子,梗着脖子道:“妇人之见!你以为郡主的请帖是谁都能得到的吗?你也不看看现在这苍庐县是谁做主,若是文采能得郡主的欣赏,这乱世胜过进京赶考,说不定直接就能做官,以后就能吃俸禄!”

    听到能当官吃俸禄,小妇人狐疑道:“真的?”

    书生指着外面说道:“你没看那开酒楼的吴甫都直接做县令了?”

    小妇人眼睛眨了眨,立马道:“反正你也没什么正事,去就去吧,权当去吃酒了,嗯,明天把那件压箱底过年穿的衣服穿上。”

    恰逢母鸡带着一群小鸡从跟前走过,书生眼睛一亮,指着母鸡道:“把鸡杀了,我今晚吃了补补脑子,明日里也好发挥。”

    小妇人立马火冒三丈咆哮道:“还指望它孵小鸡,还指望它下蛋卖钱,你还不如它挣钱,杀了你去卖都不如它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