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八十七章 死缠不放
    ,。

    然变故就在陆圣中愣怔愕然走神的瞬间。

    白遥中剑柄突然捅了出去,狠狠撞击在了陆圣中的腰间穴位上。

    待到陆圣中警觉过来已经晚了,如此近的距离下,加之他与白遥的实力差距,就算他没走神怕也是难躲。

    剧痛袭腰,一股冲撞的法力贯击全身,毫无防备下,巨大压力从口鼻喷出,同时“噗”出一口鲜血。

    还不待他人撞开,白遥一只已经同时摁在了他的肩头,将他摁定在了原地,连连出重戳在他身上,直接封了他的奇经八脉。断了他施展法力的可能后,白遥才一推放开了他。

    陆圣中一个踉跄,头晕目眩,气息急促难平,体内翻江倒海般,跌坐在地,又连呛出两口鲜血来。

    好不容易缓了过来,陆圣中用力摇了摇头,清醒了一点后,心中一声哀鸣,不用猜也知道,对方应该是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但仍抱着一丝希望,猛然回头看向白遥,悲声道:“何故打人?”

    白遥淡然道:“你体内有法力反弹。”提示对方不用再装了。

    陆圣中:“难道我就不能修炼吗?”

    “看这边!”牛有道喂了一声,招呼了陆圣中扭头看来,方笑道:“自我介绍一下,牛有道,上清宗弟子!我在上清宗有一位师兄,名叫宋衍青,他曾让我作了几首诗送给他。”说到这,他自己都忍不住了,乐不可支,想想都好笑。

    一开始听到那首诗的时候,他立马就联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宋衍青,还有一个是宋衍青取悦的唐仪,不过唐仪只是在脑子里转了下便直接排除了。

    陆圣中瞬间傻眼,终于明白了对方刚才为何说那首诗是他作的。

    刚才受袭的瞬间,他还奇怪对方为何能识破自己的身份,不知自己哪里露了破绽,遂抱着一丝希望狡辩。【愛↑去△小↓說△網www.】现在终于明白了,诗的原作者就站在自己眼前,亏自己还自鸣得意,估计人家看自己和看白痴没什么区别。

    念及此,愧煞死,陆圣中恨不得一头撞死,从未这般丢人过,这次真是丢到姥姥家去了,别人眼睁睁看着他傻乎乎送上门来找死,估计得笑掉别人的大牙!

    他心里已经在问候宋衍青的祖宗十八代,那王八蛋居然说别人写的诗是自己写的,剽窃谁的诗词不好,居然剽窃自己同门师兄弟的,就不怕在师门丢人吗?

    宋衍青厮混于京城风月场所时,以诗词撩拨美人,他其实就怀疑过那些诗不是宋衍青写的。不过那并不重要,有一点他是笃定的,宋衍青既然敢说那些诗词是他自己写的,肯定就摆平了原作者,否则被人跳出来指责的话丢脸的不是他个人,而是整个宋家,宋衍青不至于连这个也不懂。

    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宋衍青比他想象的更猖狂、更厚颜无耻,居然剽窃了同门的诗,你剽窃一个关系好点的也罢了,居然还剽窃了一个不太对头的同门的诗,这得多傻才能干出来?

    陆圣中真是连挖宋家祖坟的念头都有了,自己费尽心思帮那王八蛋报仇,谁想那王八蛋不但活着的时候蒙他,连死后都还在坑他。

    他有所不知的是,牛有道之前一直被软禁在桃花源,宋衍青是知道情况的,估计牛有道这辈子都不太可能活着离开桃花源,所以才敢放心剽窃,所以才敢公然说那些诗是他写的,后面一路追着要弄死牛有道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商淑清扭头看向牛有道,恍然大悟,明白了。

    明白了怎么回事后,可谓好气又好笑,这位道爷死活不肯承认自己会写诗,现在终于承认了吧。

    再看看陆圣中,商淑清有点同情,这也能碰上,这得多倒霉?

    陆圣中慢慢露出一丝苦笑,抬抹了抹口鼻间的鲜血,干脆摊开双腿坐在了地上。【愛↑去△小↓說△網www.】

    牛有道朝白遥拱道:“谢白前辈援,接下来的事情晚辈自己处理便可。”

    白遥斜了眼地上坐的人,面无表情地抱剑转身而去。

    牛有道又对商淑清笑道:“郡主,那些文人雅士麻烦郡主帮我稳住他们,不要让他们察觉到什么不妥。”

    商淑清摇了摇头,感到好笑,起身离去。

    屋里就剩下三个人后,牛有道拖了椅子摆在陆圣中对面,杵剑坐下了,“若还想狡辩,我听着。”

    陆圣中偏头吐了口血沫子,呵呵一声,无奈道:“你既然早就识破了我,为何不早动?”

    牛有道:“你不过是一个受人差遣的杀而已,已在我的掌控中,什么时候动重要吗?”

    陆圣中呵呵一声,“那你为何还要请来一些酸儒来掩饰麻痹我?”

    牛有道:“居然能想到从文房店入,设了个守株待兔的安稳局,自己不找上门,我这边主动找上的你,很难怀疑到你头上,若不是这首诗,搞不好还真要被你给得逞了。和聪明人过招,自然是要小心谨慎点,你一个人来很容易疑神疑鬼,一群人,你看多好,让你往这走就往这走。”

    陆圣中哭笑不得,“一个没什么价值的杀而已,直接拿下就好,犯得着这般费尽心思吗?”

    “你自己也承认了你没什么价值,所以你的作用是…你幕后的人通过你,目标指向的是我!也就是说,我真正的对不是你这个中间人,我也想通过你,和你幕后的人交,你应该懂我的意思。”牛有道慢吞吞解释了一下。

    陆圣中呵呵着微微点了点头,“明白了,解决一个杀不足以泄你心头之恨!”

    牛有道搭在剑柄上的指慢慢点击着,“姓甚名谁,何门何派,什么来历,不想吃苦头就自己说吧!”

    落到了这个地步,无非两个下场,要么死,要么活,陆圣中自然是选择后者。

    待对方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牛有道盯着陆圣中琢磨了一会儿,给了袁罡一个势。

    袁罡快速出去了,不一会儿,圆方领着两个僧人跟来,居然还带了家伙来。

    确认目标后,圆方一挥,两名和尚立刻冲了上去,先往陆圣中嘴里塞了块破布,接着用铁链子将陆圣中绑了个牢靠,然后一只麻布袋将陆圣中从头罩到脚,随后二人合力将陆圣中给扛走了。

    目睹过程的牛有道嘴角抽搐了一下,发现这群和尚干这事果然熟练。

    他和袁罡随后也出了小阁,再次来到了白遥居住的小院。

    站在亭子里等了会儿,才见白遥慢慢从屋里走出。

    在亭子里落座的白遥没请他们坐,淡淡问了句,“有结果了?”

    牛有道笑道:“名叫陆圣中,不是宋舒的人,是王横的人,五梁山弟子。另外还有五个留仙宗弟子,其中有两名金丹修士,五人中有一人是宋府管家刘禄的儿子,名叫刘子鱼。”

    白遥冷哼一声,“五梁山也敢掺和我天玉门的事,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好了,这事我会处理。”

    牛有道:“前辈,刘禄的儿子不能让他跑了,其他人杀不杀都无所谓,最好留个活口回去通风报信。刘禄就这么一个儿子,一旦知道陆圣中出卖了他儿子,必然会找五梁山的麻烦,区区五梁山还不值得天玉门兴师动众,不妨让他们狗咬狗。”

    白遥不置可否,没表态接这茬,反提醒了一句,“刚接到消息,上清宗已经抛弃了宗门祖庭,全员撤离了上青山。”

    “呃…”牛有道愣了一下,上清宗连宗门祖庭都不要了?不过想想也不难理解,估计是为了避祸。问了句,“去了哪?”

    白遥:“不知道!从时间上看,那个跪在外面的上清宗弟子应该还不知道这事,他这么多天滴水未进,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

    牛有道:“没人让他跪,他随时可以离开……”

    离开这边,回了自己院子后,牛有道立刻交代袁罡,“让商朝宗的人将那个商客秘密控制起来,不要让凤若男那边知道风声。”

    所谓的商客是南州那边陆圣中的师弟安小满派来的信使,陆圣中为了保密行事身边不敢携带传讯的金翅,于是安小满安排了一个人过来配合陆圣中行动,来人乔装成了商旅潜藏在城内,专门负责为陆圣中传递消息。

    “另外,你去跟那个结巴说一声,就说上清宗的人已经抛弃山门跑了,让他赶紧滚蛋找去,别跪在门口恶心人!”牛有道有些心烦地挥了下。

    袁罡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牛有道又躺在了院子里树下的躺椅上,在桃花源养成的毛病。

    而袁罡再次回来后,给了他一个不太好的消息,“道爷,那个结巴说掌门在这里,还是不肯走!”

    “……”牛有道无语,两辈子头回碰上这么一根筋的二货,嘀咕骂了声,“娘的,这是在跟老子耍苦肉计吗?”

    他想不通魏多是怎么想的,瞎子都能看出上清宗上下不欢迎他,而且还要弄死他,他不可能回上清宗找死,也不可能势单力薄地跑回去跟唐仪抢掌门的位置,死缠着他不放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