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八十八章 简直是妖孽
    ,。

    县城城南,有一块空地,贩卖山货的地方,城外乡民弄来的山货大多会拿来这里。

    已经到了下午,此地已没什么人聚集,只有少量抱着出售希望的乡民。一灰衣汉子背个漫步在此,不时蹲在乡民摆出的山货前查看成色,或询问一下价钱。

    溜了一圈,灰衣汉子去了附近的茶馆,茶馆内坐下朝伙计嚷了声,“来壶茶!”

    “好嘞,您稍等。”伙计回了声。

    门外来了辆马车刚好堵在门口停下,引起了灰衣汉子的注意,却不见有人下马车,正打量之际,忽发现腰部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低头一看,发现是一支匕首顶着自己,猛抬头回首,左右出现了两人将自己夹在中间。

    “……”他刚要开口说什么,便被匕首刺疼警告了一下。

    左右二人一声不吭,桌上扔下了数枚铜钱,一人夹了他一只胳膊,不动神色地将他挟持了出去,直接推上了马车。

    一进马车便被人捂住了嘴,摁翻在车上,绑了个严严实实,马车快速调转方向而去。

    茶馆内的伙计提了泡好的茶出来,却发现客人不见了,放下茶壶,扫了桌上铜钱到,跑到门口左右张望了一下,还是不见人,不由挠着头一脸奇怪地回来了……

    山庄外,一群苍庐县名士告辞,蓝若亭亲自送了众人出来,送到了下山的地方。

    “蓝先生留步!”一群人再三不敢,直到蓝若亭止步,众人才返身下了山。

    下山途中,众人脚步轻快,今天可谓尽兴,不少人脸上带着回味余兴。

    郡主亲自露面接待,与众人品论诗词歌赋不说,还陪众人用了午饭。虽然郡主戴着纱笠不见真容,但那婀娜身段,那优雅举止和风度,那温婉柔美的声音,令人神往。还有那谈吐间的见识和言谈间刻度,无不彰显出极为良好的教养,不愧是皇族出身,绝非这小小县城能养教出的人物,令人钦慕不已。

    有传言说,郡主是丑八怪,但今日所见所闻,无论是身材还是风度,还有那声音,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丑八怪?有男子心中已经在遐想,若是能一亲芳泽,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可惜人家的身份地位注定不是自己能企及的,也只能是放在心中遐想一番。

    午饭后,又换了蓝若亭出面与众人面谈,询问请教了一些有关苍庐县的情况及看法。

    总之这一遭下来,气氛良好,临别前,蓝若亭又每人奉上一百枚银钱,说是郡主赠予的程仪,让众人不要嫌弃。

    来前忐忑的林上坡,此时亦是心情愉悦,发现是自己想多了,脑海中依然在回味与郡主相处的时刻,想想自己的夫人,再对比一下郡主,那风采简直无法相提并论,心中略有遗憾。

    大多人的心情都非常不错,只有类似苏德康者,似乎早已识破了商朝宗的收买人心之举,绷着个脸不说话,忧虑将来。

    至于陆圣中为何不见了,商淑清这边的答复是提前回去了,大家也没当回事。事实上本就有人觉得陆圣中不配来这种场合,就因为是城中最好文房店铺‘静墨轩’的掌柜沾了个‘文’字就敢跑来充当文人雅士,不是自取其辱么。

    至少这群人都自认为自己是这苍庐县的文人雅士。

    下山后,各回各家,众人回到城内时,时间已近乎傍晚。

    幽仄窄巷已处处飘起炊烟,推门而入回家的书生嚷了声,“明日里把那母鸡给杀了炖了!”宣示了自己的归来。

    小妇人从厨房内钻了出来就骂,“郡主没管饭饿着了你还是怎的?”

    书生趾高气昂地进了正堂,当着跟进来的夫人面,摸出了钱袋子,往桌上丁零当啷倒出了一堆银币。

    小妇人捂嘴惊呼,“你也敢做偷抢的事?”至少有一点她是能肯定的,没人肯一下借这么多钱给他们家。

    “偷抢?亏你想的出来!”书生翻了个白眼,旋即又神采飞扬道:“郡主赠送的程仪,现在还觉得读书人不能挣钱吗?”颇有扬眉吐气的味道。

    “郡主送的?”小妇人两眼放光,转身立刻将堂前的门给关了,生怕别人看到似的,回到桌前赶紧数钱,兴奋的有些发抖,家里从未见过这么多钱。

    “不用数了,一百枚整,足够咱们家吃嚼一年的!明天给你添两件新衣裳,那只母鸡明天记得杀了……”

    就在一群苍庐县名士刚回城不久,一辆马车随后也进了城,直接停在了‘静墨轩’门口。

    车夫恭恭敬敬请了陆圣中下车,随后驾车离去。

    左右邻里见状赶紧从商铺里出来,围了上来问郡主邀请的情形。

    “不可说,不可说!”陆圣中讳莫如深地朝众人拱求放过。

    见不能说,众人也只好作罢,逐渐散去,不过看向陆圣中的眼神还是有些羡慕的。

    陆圣中四周观察了一下,略有犹豫,法力受制,最终还是没敢跑,走到铺子门口卸下了门板。

    一入内,立刻快步去了后堂,结果掀开帘子一进后堂便愣住,只见白遥正坐在里面冷冷盯着他,也不知从哪进来的。

    看了眼窗户,陆圣中苦笑。

    夜幕降临后,陆圣中又到门口点亮了两盏灯笼中的一盏。

    一个时辰后,街角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略作乔装打扮后的刘子鱼,来到了静墨轩门口观察了下四周,径直走了进去。

    没一会儿,屋内传来了打斗声。

    咣!一道人影撞碎门板飞了出来,砸落在街头吐血,正是刘子鱼。

    如此动静,立刻引得街头黑暗角落中冒出数人,朝这边闪来,结果冲到半途,便被冒出的人拦下了截杀。

    白遥从静墨轩内闪了出来,一脚将欲爬起的刘子鱼给踩趴在了地上,起剑落,一道寒光闪过,直接斩下了刘子鱼的首级。

    前来营救刘子鱼的同门此时当然知道中了陷阱,见刘子鱼丧命,已经没了营救的必要,又见白遥现身,自知不是对,有人高喊一声,“走!”

    夜幕中传来两声惨叫,另有两人腾空飘逝于夜幕中,后方有人影追杀而去。

    四周商铺内的人被打斗声惊动,隔着窗户缝隙和门缝往外看了眼,皆吓得够呛。

    城中巡逻官兵迅速赶来,一辆马车来到,车上钻出商朝宗的一名亲卫,对巡逻官兵亮出了令牌,直接接指挥。

    袁罡也从马车上钻了出来,进入静墨轩将陆圣中给拽了出来,送上了马车迅速离去。

    白遥等人亦闪身掠空而去,消失在了夜色中。

    城头上,有人点燃了火堆,浇了油的柴堆瞬间冒出冲天烈焰。

    山庄内,站在高阁上凭栏眺望的牛有道见到了远处城头上发出的信号,淡然道:“老熊,放吧!”

    后面的圆方立刻从笼子里抓出了一只金翅,走到凭栏处抛向了夜空,只见金翅迅速振翅消失在朦胧月色下。

    陪在一旁观望的商氏兄妹和蓝若亭互相看了眼后,商朝宗忍不住问道:“刺客已经落网了吗?”

    “刺客落不落网不重要,幕后的人才是真正的麻烦,偏偏一时间也拿人家没办法。”牛有道转身,面对他笑道:“王爷若是能拿下青山郡,届时我便送王爷一件厚礼!”

    厚礼?三人面面相觑,蓝若亭饶有兴趣地问道:“不知是何厚礼?”

    牛有道笑而不答,蓝若亭无语,知道又白问了,这位不想说的,问也是白问。

    牛有道似乎将这事抛到了脑后,岔开了话题,“若是方便的话,明天便可前往秘境闭关。”

    商朝宗点了点头,“好!会帮道爷安排好。”心里还在惦记着对方说的厚礼究竟是什么厚礼,有点挠人心痒。

    牛有道拱告辞,转身领了圆方下了高阁。

    阁楼上的三人凭栏目送二人回了自己院子那边,蓝若亭忽有感而发,“这位道爷不简单呐!”

    商朝宗问:“先生指何事?”

    蓝若亭反问:“王爷没发现吗?那个熊妖已被他驯服的惟命是从,南山寺众对我们依然有隔阂,却对他服服帖帖颇显亲近…这么年轻就有这般腕,简直是妖孽!”

    月下庭院幽幽,袁罡回来了,带回来的还有满脸苦涩意味的陆圣中。

    “已经妥了。”简单四个字从袁罡嘴里出来,算是把城内发生的事做了个圆满交代。

    牛有道对圆方道:“老熊,人带下去,吩咐下面人看好了,绝不能让他跑了,不许任何人和他说话,必要的情况下可采取极端段!”

    “道爷,您放心。”圆方给了保证,转身一把扯了陆圣中的衣襟,直接拖走了。

    夜深,南州城内的一栋庭院内,一只金翅从天而降,落在了屋檐下的鹰巢横木上“咕咕”。

    安小满迅速出来,抓了它,从它脚筒内取了密信出来。

    回到屋内一看密信,是师兄陆圣中的传讯,说自己不小心露了破绽,为了自保,只好出卖了刘子鱼等留仙宗弟子,如今刘子鱼已毙命被杀,偏偏留仙宗还有漏网之鱼知情,想必刘禄很快便会知晓消息,让他赶紧联系师门避祸云云。

    看完密信的安小满大惊失色,刘禄是什么人?别看刘禄只是宋府的一个管家,可能量不可小觑!刘禄就这么一个儿子,被五梁山的人害死了,刘禄一时间动不了商朝宗那边,区区一个五梁山还动不了吗?必然要拿五梁山出气,就算刘禄不吭声,留仙宗也必然要给刘禄一个交代,五梁山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