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八十九章 密道
    ,。

    “陆师兄啊陆师兄,何故如此大意?”安小满扼腕跺足哀叹。

    事关重大,情况紧急,他不敢拖延,迅速在灯下写了一道密报,用和师门联络的金翅紧急将情况发了出去。

    事后,屋内一阵徘徊,各种思绪杂念涌上心头,刘禄对周守贤有多大影响力?周守贤会怎样对他?各种考虑一番后,安小满还是果断决定离开这里,若没事再回来也不迟,若等到有事再考虑离开怕是就来不及了。

    连屋内的灯都没熄,收拾好了东西,招呼上了同门,连夜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窗外,山中薄雾若隐若现。

    梳妆台前,牛有道端坐,看着镜子里的女人为自己梳头盘发,铜镜的照明清晰度有限。本想说以后有会弄个清晰照明的镜子给对方以作报答之类的,但考虑到对方的脸,送个清晰照面的镜子岂不成了埋汰人家,遂摁下了这个念头。

    “道爷,蓝先生把一切都安排好了,用完早点后随时可以出发。”商淑清提醒了一声。

    “好的!”牛有道应了声,闭目静默了一会儿后,忽睁眼道:“待会儿我去王爷那用膳。”

    商淑清愣了一下,点头道:“好!我回去通知。”

    她之所以愣了一下,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商朝宗已和凤若男正常同居在了一起,每日用餐也在一起,大家感觉到商朝宗已不再是以前的单身汉,再经常搅在一起吃饭不合适。先是牛有道和袁罡退出了,后来蓝若亭也退出了,等到她商淑清也退出后,白遥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也退了出来。

    牛有道突然说要回去用膳,多少让她有些意外……

    到了饭点,牛有道一到商朝宗那边的庭院,便发现蓝若亭和商淑清也来了,估摸着想看他突然跑回是什么意思。

    之后从校场回来的凤若男也愣了一下,自然发现今早人多了,她每天早上骑马、射箭、练武之类的已成习惯。

    “见过王妃!”牛有道主动凑了上来拱见礼。

    虽说伸不打笑脸人,但凤若男对他的气也不至于消的这么快,当初被耍的那叫一个凄惨,冷冷“嗯”了声,却又发现牛有道很不对劲地上下打量自己,似乎在盯着自己的腹部打量。

    有这样盯着女人看的吗?怎么感觉不把自己当女人!凤若男顿时上火了,喝道:“看什么?”

    牛有道摸着下巴嘀嘀咕咕道:“还没怀上吗?”

    一旁的蓝若亭等人有点无语,哪有这么快怀上的,就算怀上了,现在也看不出来啊!

    商朝宗头疼,发现这位道爷怎么跟凤若男过不去似的,见面就掐。

    “……”凤若男愣怔,很快反应了过来,明白了对方说的是什么,恼羞成怒道:“关你屁事!”

    牛有道顿时没了好脸色,“王妃,怎么说话呢?难道我有说错吗?宁王可就王爷这么一个儿子,若是娶了你连个子嗣都生不出来,王爷岂不是要断子绝孙了?王妃,你不会是征战时负过伤生不出来吧?若是这样的话…”他回头看向一脸尴尬的商朝宗嚷道:“王爷,要不我给你物色两个美妾吧?”

    凤若男气得双拳一握,“放狗屁!”

    牛有道:“王妃,好好说话干嘛骂人?我知道广义郡那边未必将我们这边放在眼里,可你又能好到哪去?你以为广义郡那边很在乎你吗?太守那边为了利益,还不是把你当东西一般送给了王爷,有把你的感受当回事吗?我只是想提醒王妃,将来太守那边的基业是会传给他的孙子,还是会传给你的子嗣?劝王妃想清楚自己的将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该站在哪边!”

    凤若男怒极反笑,“你这是想挑拨离间吗?”

    “你爱怎么想都行,反正将来受苦受难、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又不是我的子嗣,后悔的也不是我。”牛有道耸耸肩,无所谓地转身而去,向袁罡招了下,“猴子,人家不欢迎,何必吃这憋气的饭,走吧!”

    商朝宗欲挽留,一旁的蓝若亭却悄悄拉了一下他的衣袖,对他微微摇头,旋即拱道:“王爷,属下想起一些事要处理,先行告退。”走时,又对商淑清使了个眼色。

    商淑清遂跟了离去。

    凤若男抓在了腰间剑柄上,心情莫名有些沉重,转过身来与商朝宗的目光对上了,大眼瞪小眼,忽吼了声,“看什么看!”

    商朝宗无语,他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是最难受的。

    庭院外,商淑清和蓝若亭碰头在了一起,两人一起漫步,蓝若亭轻叹了声,“道爷这是考虑到要离开这边,不放心这边,有意在王妃心里种下一颗种子,希望王妃考虑一下后路,免得为了急着找那东西逼王爷太过!有些话咱们不好说,他反正和王妃关系不好,干脆继续做那个恶人,什么话都能往外冒…道爷有心了!”

    商淑清轻声回了句,“虽是刻意的攻心之言,只是这些话未免歹毒,让天下女子听了心寒。”

    蓝若亭愣了一下,怎忘了身边这位也是女人……

    京城,宋府,一名美姬从屋内开门,晨起的宋九明迈步而出,一眼看到了等候在外的管家刘禄,发现刘禄的神情明显有些不对,且透着憔悴。

    刘禄露出悲伤神色,双奉上一份密报,“老爷,事情没办好,老奴对不住老爷。”

    他其实早些时候就收到了留仙宗的密报,但是牵涉到自己,没好打扰宋九明休息,一直等到现在。

    什么事?宋九明皱了下眉头,接了东西到一看,才知道刘禄的儿子刘子鱼惨死在了苍庐县,不由看向刘禄,哪是人家对不起自己,是自己对不起他才对,是他发了话,刘子鱼才去的苍庐县。

    “老刘,节哀!你放心,这事一定给你个交代!”宋九明沉声安慰,他自己的孙子死了,如果需要忍耐,他反而能摁下,反倒是刘禄这个忠心耿耿多年的管家的儿子,他不好摁下,否则易失人心。

    刘禄欠身道:“是他自己办事不利,怪不得别人。”

    宋九明冷哼,“五梁山的人胆子不小,连我的人也敢出卖,通知留仙宗,务必给我个交代!”

    “是!”刘禄应下。

    宋九明又走近他身前,轻抚他后背,“老刘,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再说什么话安慰你也没用,往现实了看,再找几个年轻的…这次你听我的,趁着身子骨还硬朗,多生几个,我保你子孙的前途!”

    刘禄红着眼眶点了点头,心中无奈,再生几个长大了,你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世,庙堂之上最是无情,别看宋家现在风光,一旦你不在了,什么光景谁知道,倾覆也许就是旦夕间的事……

    商朝宗和凤若男居住的院子是整个山庄的主院,半上午的时候,几人再次碰头在此。

    商淑清换了身干练的劲装,牛有道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不知这女人穿成这样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女人也要一起前往?

    商朝宗三人却是忍不住看向了牛有道和袁罡身边跟着的圆方,这边欲言又止。

    见牛有道的确没有让圆方离开的意思,蓝若亭挺不住提醒了一声,“道爷,所去之地比较隐秘。”目光朝圆方瞟了一下,暗示牛有道。

    牛有道明白他的意思,笑道:“自家弟兄,没什么不放心的,正要带他一起同往。”

    圆方眼睛眨了眨,他还不知道要干什么去,只知牛有道让他把头上的事情安排了下去,说是要离开一段时间。

    他这样说了,这边只好作罢,蓝若亭走到一旁,拍着案上堆放的大包小包道:“这是准备好的路上用的干粮等物品,需要带上。”

    牛有道走去查看了一下,发现的确是干粮等东西,不禁狐疑道:“带这么多干粮,很远吗?”心里估算了一下,这起码得是好几天的干粮,随随便便足够吃出苍庐县,别说苍庐县,离开青山郡的口粮都够了,不是说秘境在苍庐县吗?

    商朝宗道:“回头道爷自然会明白,清儿会陪同一起前往。”

    牛有道讶异:“郡主也去?”

    商朝宗:“所去之地,必须我们三人中的一人陪着前往,否则会有不便,回头道爷会明白的。奈何我和先生所揽事物不宜离开太久,否则容易惹人怀疑,只好让清儿辛苦一趟。清儿一弱女子,体力不便,途中还烦道爷帮忙多照顾。”

    牛有道点了点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有商淑清在身边做人质,倒是免了某方面的担心,提醒道:“王妃那边还需遮掩好。”

    蓝若亭道:“放心,已经准备好了掩饰的借口。事不宜迟,趁王妃那边在练兵,尽快离开……”

    一番交代下来,牛有道才知道并非要出山庄,而是要走密道,密道入口就在后院的一口水井中。

    那水井并非涌水井,而是蓄水井,防备战时水源被控制而挖出用来储备水的,类似水窖,类似的水井在山庄内有好几处。要蓄水也方便,流经山庄的溪水导上一根竹筒就能把水给引入井中,这座山庄当年设计时显然是花了心思的。

    几人各挑了个包裹背在身上,来到后堂出口,却并未急着出去。

    虽说蓝若亭已事先在周围布置了暗哨戒备有人靠近,可为了小心起见避免太惹眼,还是建议一个一个出去。

    牛有道示意了袁罡先去打开密道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