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十章 很长很长
    ,。

    出了后堂来到后院的袁罡警惕着四周,靠近水井后,突然纵身一跳,整个人直接插进了水井中,动作迅捷,消失的突兀。

    一入水井,袁罡两腿劈叉,撑住了两边井壁,把控着撑力,不疾不徐地向下滑去,放开双臂保持平衡,同时注意着四周井壁的垒砖。下到三丈深的位置,两腿发力蹬住了井壁,人固定在了井道上,目光落在了前面一块边角略有破损的垒砖上。

    垒砖边角有破损的很多,这块也没什么稀奇之处,只是得了提醒的袁罡能发现其异常的地方,此砖上下各有一处破损是对称的。

    袁罡身子前倾扑上,伸摁住了那块砖发力,很实在,若非得了提醒,推着也不像是有关,发了大力气才将那块砖推出沉闷声陷了进去。那块砖推入后,袁罡再用力推向整面弧墙,墙体一大块如轴转活动门般,开了个口子出来,只能半开。

    伸一攀斜出的墙体,袁罡闪身钻了进去,拔出火折子一照,发现边上有放置的火把,点燃在,四处看了看,发现了门为何只能半开的原因,门后有一座石槽挡着,槽内放着一根大大的长条石,刚才推动的明显就是这根石条,怪不得这么沉。

    稍微一打量他就明白了这个关是怎么回事,有这石条插在入口墙上补缺,等于将活动门给卡死了,不找准这个点先推开的话,那么厚的活动门休想轻易打开。这个关看似简单笨拙,却十分实用,不知道诀窍的人,就算下了井四处探寻也很难发现入口。

    转身在入口处探了个脑袋向上张望,顺从井壁上摘了块青苔,发力抛出了井。

    见到抛出的青苔,牛有道朝圆方偏头示意了一下,圆方快步而去,打量着四周,迅速跳入了井内。

    “郡主,你爬下去不方便,我带你下去吧。”牛有道回头对商淑清提点一声。

    商淑清点了点头“嗯”了声。

    商朝宗立刻对牛有道拱道:“道爷,万望保护好清儿。”

    “放心,只要我在,就不会让郡主出事。”牛有道给了承诺,言下之意,就算有事,除非我先倒下。

    蓝若亭亦拱道:“郡主,道爷,保重!”

    牛有道和商淑清点头示意了一下,一起走向了后院。

    观察着四周走到了井旁,牛有道突然拨掌一提,地上被袁罡抛出的那块青苔凭空挑起,被他顺扫回了井中,胳膊一伸,直接揽了商淑清的柔软腰肢一起起跳,落向了井中。

    站在后堂门口看着的商朝宗见到这一幕,不禁露出了牙花子,虽说有事的时候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有点太过迂腐,不过就在自己眼前,眼睁睁看着自己妹子就这样被别的男人给抱了,实在有点那个,清儿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啊!

    商朝宗忍不住回头问了声,“清儿每天一大早就往他那跑,不会是喜欢上了他吧?”

    蓝若亭愕然,“郡主是有分寸的人,王爷何出此言?莫非看出了什么端倪?”

    商朝宗发现自己有些失言,这种事情哪能乱说,有损妹妹清白,尴尬摆,“没有,是我想多了!”

    而商淑清本人,猛然被牛有道那么一抱,也吓了一跳,身子紧绷着。

    一到井内,牛有道立刻施法,气外放借助空气浮力,携带着商淑清凭空徐徐下飘。

    如此近距离和一个男人贴在一起,还是被男人给搂着,感受着男人的健壮臂弯,还有那股雄性气息,商淑清思绪凌乱,心跳加速。

    牛有道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心跳有点加快,轻声安慰一句,“不用怕,不会有事。”这蓄水井不浅,还以为这样直接下跳的方式吓到了对方。

    飘到了入口位置,一搭打出的门墙,顺将商淑清先送了进去,自己随后也闪了进去。

    两人一进来,袁罡便把活动门给复位了。

    慢慢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绪的商淑清指了指石槽中的石条,道:“要将这个顶上复位,不然入口容易被发现。”她倒是想亲自动,却知那石条的份量不是她能轻易推动的。

    袁罡回来上,扳住石条末端一拉,两百多斤的石条咚一声卡了回去,到头有卡槽,不用担心顶过头。

    收后的袁罡见牛有道四处寻找什么,提醒道:“看过了,这里就一支火把。”

    牛有道侧身让路,拨了下,示意他前面开路,回头又问商淑清,“怎么就一支火把?”

    “下面沿途定点存放有大量的火把,足够上千人途中使用。”商淑清回了声,又好奇地问道:“道爷,你身上没有‘小月’吗?”

    牛有道呵呵道:“那发光的蝴蝶只认一个主人,我还没会养过,改天肯定弄一只养养。”

    他没有,圆方也没接触过,也没有,一行暂时只能靠袁罡中的一只火把前行。

    火光在地道内一路摇影,脚下是一路无规则蜿蜒向下的石阶,估摸着下行了数百米深的样子,尽头隐隐传来哗哗流水声,牛有道又立刻问了句,“地下河?”

    商淑清回:“是的,很长的一条地下河。”

    走到下行台阶的尽头,已见水流,幽暗中水流湍急,袁罡中火把一照,不小的地下空间,带着嗖嗖凉意的水流从上来往下去,借着火把的光芒居然看不到对岸。

    “火把!”圆方指着一旁喊了声。

    几人回头看去,只见一旁有个洞穴,堆满了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火把。

    几人过去各拿了一支在点燃,可视距离立刻广泛了许多。

    “往哪边走?”袁罡问了声。

    商淑清:“上游。”

    几人遂沿着河边往上游而去,在蜿蜒而下的石阶上转了那么多圈,现在连牛有道也搞不清了此时的东南西北,不知在往哪个方向而去。而这里的道路明显是天然形成的,崎岖不平,可没之前人工开凿的通道那么好走。

    “郡主,东西给我。”牛有道指了指商淑清斜背在身上的一大堆东西,路本就不好走,这女人再背个沉甸甸的包裹不方便。

    商淑清婉拒道:“不用,我能背动。”

    牛有道直接上,直接将包裹从她肩头取了下来,顺递给后面的圆方,“老熊,背着。你在山林中呆惯了,去前面领路。猴子,后面断后。”

    “嗯!”圆方点头,接了包裹套进脖子,又斜挂在了另一边的肩下,举着火把乖乖跑前面去了,听话的很。

    商淑清无语,还以为牛有道要发扬风格帮她背呢,没想到是给别人背。

    不但如此,牛有道摘下了自己身上的包裹,顺递给了擦身而过的袁罡。

    袁罡不用招呼,直接接到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牛有道跟在了圆方的身后,把商淑清置在了自己后面,最后是袁罡,几人就这样崎岖不平前行。

    走了一程之后,牛有道问了声,“郡主,你以前来过这?”

    商淑清:“没有,第一次来。”

    牛有道停步转身,皱眉道:“你没来过这跑来给我们领路?”

    商淑清解释道:“这一路上有不少岔路口,我知道辨别的暗记,能免走冤枉路。”

    “不少岔路口?”牛有道狐疑,“要在这地下走很久吗?”

    商淑清:“正常情况下,要走好几天,这地下河真的很长。”

    好几天?要在地下走好几天?几人难以置信,一起看向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要带这么多干粮,还真用的上。

    牛有道稍微一估计,那秘境十有八九不在苍庐县境内,只是入口在此罢了,不由呵呵了一声,“宁王还真会找啊,这么远的间隔都能关联上。”

    商淑清:“也并非是有意找到的,而是父王早年在这一带征战,下面走散的将士无意中发现了这地下河,等到走出才发现到了另一个地方,父王后来才组织人来此将路线确定了下来。”

    牛有道哦了声,想起了一件事,当初在南山寺磋商的时候就怀疑商朝宗有秘密途径出海,他不禁回头上下游看了看,不知道出海的秘密途径是否与这地下通道有关,水流去向一般最终都是汇往大海的,多看了眼下游方向,放在了心里。

    继续前行,前路多变,大多都是天然崎岖地貌,实在艰险的地方有稍作开凿便于通行的痕迹,有的地方需要猫着身子才能经过,有的地方需要爬坡而上,有的地方根本无法涉足通过,利用壁上钉着的铁链子帮助才能过去。当然,后两种情况对牛有道这种人来说,费不了什么事,爬坡或过铁链子的地方,牛有道扯着商淑清飞足而过。

    正常情况下的崎岖路段对商淑清的影响也不大,宁王府败落后,商淑清为了自强,多少练过一段时间,脚还算矫健,比呆在闺房绣花的普通女子还是强上不少的。

    这般速度走下去,牛有道将驯养照明蝴蝶‘小月’的事放在了心上,有小月照明探路的话,完全可以带着商淑清在这地下空间飞快掠行,用火把则不行,快速掠行会被吹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