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十一章 地下魅影
    ,。

    地下河道有宽的地方,也有窄的地方,因此在地下形成了各种别样风情。

    千姿百态、奇形怪状的地貌是在地表难得一见的。途径的钟乳石地域的笋林和倒刺蔚为壮观,人在其中犹如在怪兽的巨口獠牙之中。有些特殊地方,火把一照,折射出迷幻光彩。

    “这地下河道都是地下水冲刷而成,河道之所以有宽窄,和地质经受水流冲刷的易溶解度有关,易溶解的地段在河水年长日久的冲刷下自然扩宽,狭窄的地方自然就是不容易溶解的地段……”

    “洞天福地?想多了,这钟乳石是石灰岩里面渗入了含有二氧化碳的水,溶解了其中的碳酸钙,说了你也不懂,总之就是石灰岩里面渗水溶解其中的某种物质,下滴的时候水干了,溶解出的东西重新固化,一点一滴经过千万年的累积成了这般。不信你可以仔细观察一下,看看笋尖部位是不是有滴水……”

    对于商淑清对地下某些地貌的某些惊叹,牛有道受不了这般聪慧的女人竟能如此无知,忍不住随便解释了一下。

    他走在前面信乱指,随便一解释,商淑清却是颇为动容,跟在后面看着他的后脑勺,目露复杂神色道:“道爷,你懂的真多,连这地下的变化也知道。有会的话,还请道爷不要嫌清儿无知,多多赐教!”

    懂的多?后面的袁罡嘴角抽了一下,心里嘀咕,你怎么不问问天上的变化。

    “懂的多吗?”牛有道哈哈一笑,摇了摇头,简单的常识好不好,不过这个也没必要多解释,越解释疑惑会越多,刚才就不该开这口。

    这一走也不知走了多久,商淑清越走越慢,累的够呛。

    关键一路紧急快走才能赶上三个男人的速度,脚底已经磨出了泡,火辣辣的疼。

    “注意水沟!”牛有道提醒了一声,回头查看时,发现商淑清走路的姿势有些不对,问:“扭到了脚吗?”

    商淑清没说脚底磨出了泡,硬逞强道:“没有,只是走这种路有些不习惯。”

    于是继续前行了一段时间,最后发现这女人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实在是走不动了的样子,走到了一块合适的地方,存放有大量火把的一个点,牛有道方出声让休息。

    牛有道三人倒是体力有余还能走,走这点路对三人来说也不算什么。

    其实牛有道的意思是想背着商淑清继续走,可商淑清死活不肯,冒出了男女授受不亲的话来,牛有道只好作罢,反正也不急,慢慢走就慢慢走吧。

    殊不知,对商淑清来说,搂抱一下已经很过分了,之前下井的时候要不是牛有道已经突然那样做了,她最多让牛有道拉着她的下井,哪能让个男人随便那样搂抱。让人家背就更过分了,叉开腿趴人家身上?胸贴人家身上?自己想想都无法接受,自然是死也不肯答应。

    怎么说呢?牛有道对这个时代女人的贞操观念也能理解吧,不过心里还是补了句,道爷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估计是从小到大也从未走过如此艰难道路的原因,这一路非正常坦途的走法,上上下下、蹦蹦跳跳的,实在是将商淑清给累得够呛。

    到边角一块较干净的地方坐下后,商淑清很快歪着脑袋睡着了。

    这地下凉飕飕的,牛有道从包裹里拿了件衣服出来,盖在商淑清身上时,商淑清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睡的很沉。

    而看商淑清那累惨了的样子,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可能要睡好久,牛有道遂安排轮值,看守火把不熄灭之类的。在地下通道一路行来虽然没什么不安全的,但多少还是要保持一些起码的警惕。

    牛有道个人为一班,圆方和袁罡一班。

    信任归信任,圆方还没到能彻底放的时候,让袁罡陪同一起也是为了防范意外,别迷迷糊糊中全被圆方给收拾了。

    袁罡一班先看着,牛有道盘膝打坐在那闭目调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牛有道于清明中忽感受到了一丝寒意,很不正常的寒意,正常的寒意是整体袭来的,这却是一丝若有若无地飘过,是那种能渗透进毛细孔抑制生的寒意。这种寒意,在古墓中遇见不干净的东西时才会感受到,牛有道猛然睁开了双眼。

    恰逢圆方也凑了过来,圆方见他猛然开眼的样子,知道他也察觉到了,在他耳边低声道:“道爷,这里好像有阴魂存在,刚才我法眼看到角落有东西一闪而过,鬼鬼祟祟的,未必怀好心。”

    牛有道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感觉,那感觉比他曾经在阴地感受过的都强烈,显然已经成了气候,而非一般的幽魂,通俗点讲,已经变成了鬼!

    “查看一下!”牛有道给了一声,圆方点点头,转身连点几支火把,投掷去了各个方向,包括河对岸,然后自己又拿了支火把飘去四处查看。

    牛有道看了看四周,在这黑漆漆的地方,首先想到的就是照明问题,法眼的视距虽然超于常人,可那也是在有光源的情况下,彻底漆黑一片的地方也没什么用。

    他朝存放火把的地方偏头示意了一下,袁罡立刻从包裹里拿了件衣服出来,走到存放火把的位置,连续动蛮力掰断了好几根,往衣服里面包了一堆折断后的火把头,太长了包不下,做成了包裹背在了身上。

    牛有道拄剑而起,走到了商淑清身边,结果发现这女人不知在做什么噩梦,竟然在梦中泪水涟涟,那张丑八怪脸蛋上挂满了泪水,一副无比凄凉无处可依的神情。累成这样还能在梦中哭泣,可见心中该是藏了何等悲伤之事。

    “郡主,郡主……”牛有道唤了两声,唤不醒,遂伸在她脸上拍了两下。

    商淑清受惊般地坐直了起来,愣愣看着眼前的牛有道,随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哭了,有些尴尬地抬袖擦去了泪水。

    爬起时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件衣服,认出了是牛有道的衣服,心中一暖,又有几分羞涩,“道爷,我是不是睡过头了。”

    牛有道注意到了她站起后,脚踩地有些不自然,说道:“你不能再走了,我背你。”

    商淑清哪能接受那般亲近的行为,忙摇头道:“我脚没事,我能走。”

    牛有道:“你想多了,我们被人盯上了,你慢慢走会连累大家。”说话的同时在打量四周。

    “……”商淑清愣住,才发现圆方不在了,远处还有扔出去的火把。

    很快,她又看到圆方从另一头飘了过来,对牛有道说:“道爷,不知藏哪去了。”

    “耗在这里不是个事,走!”牛有道偏头示意道,中剑递向商淑清。

    商淑清愣了一下,将剑接到中时,却被牛有道顺势将她整个人一把拽了过去,

    牛有道也不管她有多忸怩,人拉了过来后,反身双捞了她两条大腿,直接将人背在了身后。他答应过商朝宗只要他还在就会护商淑清安全的,这里几人的实力他是最强的。

    这姿势太羞人了,商淑清那粉嫩的耳根子瞬间红透了,上身不敢贴他后背,拿着他的剑抵在他肩头,支撑着上身不贴近。谁想袁罡又顺递了只点燃的火把给她,不接都不行。

    几人迅速离去,除了商淑清在牛有道的身上,几人保持着原有队形,依旧是圆方在前。

    前后的圆方和袁罡上都各拿了两根点燃的火把。

    没了商淑清这个累赘,三人的行进数度快了不止一点点,火把在风中呼呼。

    融化的火油滴火,怕落到牛有道的身上,一阵起起落落的蹦蹦跳跳后,商淑清不得不趴在了牛有道的肩头,胸口两团随着奔走起落在牛有道背上磨蹭,把她给羞臊的不行,趴在牛有道脸颊旁吐气如兰。

    对她来说,岂止是行进速度快了,这样行进比她走路肯定舒服的多。

    快速抵达了下一个火把存放点后,空空如也。

    袁罡走入壁洞伸摸了摸墙壁上的油污放鼻子前闻了闻,回头道:“有过。”

    趴在牛有道肩头的商淑清道:“不可能没有的,这里是储备用地,一般不会擅用,就算有人用过了,也会上报的,除非是被外人给拿走了。”

    “继续走!”牛有道偏头示意了一下,三人继续快速前行。

    又连过两个火把存放点,发现依旧空置,而他们上的火把也快烧的差不多了。

    牛有道四周看了看,忽道:“老熊,注意一下河里。”

    圆方立刻闪身飘出,在河面踏波起落,不出牛有道所料,圆方很快发现了从上游飘来的火把。

    道理很简单,按照商淑清说的,沿途存放点肯定布置有火把的话,按照之前的堆放程度来看,起码是上千根,就算有人拿走也不便一起全部端走。而照之前发现的异常,若是现在才有人搞鬼的话,最方便的处理方法就是直接扔河里去。

    圆方捞了两根火把飘了回来,用点燃的火把过火,烧的滋滋啪啪,已经被水浸透了,难以点燃。

    “有人想黑咱们,别落贫僧里……”扔掉湿火把的圆方环顾四周,嘴里骂骂咧咧,脸上浮现戾气。

    任谁都看出了有人意图对他们不利,否则没必要毁掉火把坑他们,摆明了是要对付他们才会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