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十二章 守护神
    ,。

    “对方熟悉这里的环境,在此呆过的时间应该不短。”袁罡提醒了一声。

    牛有道微微颔首,表示赞同,这里有些地段被河水侵蚀的跟迷宫似的,这边若不是商淑清指路很难摸顺,对方不熟悉的话自然就不能轻易找到火把的位置做脚,偏头问身后的商淑清,“郡主,以前在此来往的人没发现什么异常吗?”

    商淑清:“没听说过,应该是没有。”

    牛有道:“这地道多久没用了?”

    商淑清:“我也不清楚,至少父王出事后朝廷的清洗之下一些东西就保持了静默,就没再启用过。”

    几人明白了,也就是说,对方在这里有可能呆过几年的时间,熟悉这里的环境完全有可能。至于对方是从哪进来的,未必是在宁王规划好的出入口,这么长的地域范围谁敢保证没个其他洞口之类的。

    牛有道沉默了一会儿,道:“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对方的实力应该有限,否则大可以直接找上来,犯不着这样。我们不能让对方牵着鼻子走,否则这一路跑下去把我们自己耗虚弱了,反而容易让对方得,咱们自己得沉住气,不能让自己处在弱势。”说罢放下了身后的商淑清,偏头示意了一下,“老熊,河里的火把多捞点上来。”

    圆方愕然道:“点不着,弄来有什么用?”

    袁罡立刻一句话甩去,“废什么话,道爷让你做,你照做便是!”

    圆方干笑一声,不过却看了看中火光渐弱的火把。而袁罡已经解下了身上的一只包裹,放地上解开了,扔了一只折断的火把头给他,把柄虽然不长,但是持位置的长度还是够的。

    圆方愣了一下,不知道袁罡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么多的火把头,再看看理所当然一点都不奇怪的牛有道,算是服了这两人,心里啧啧一声,这两位厉害呀,连这都准备上了,难道早就猜到了对方要在火把上做脚?

    这倒是他想多了,牛有道之前也没想到对方会在火把上做脚,毕竟还不清楚敌我状况,不知对方是不是有歹意,仅仅是发现异常后,结合身处的环境,身为老江湖,第一念头便是判断可能会出现的不利,黑暗中照明问题是首要的,果断先把这个问题先做了一定的掌控,防范于未然而已!

    商淑清之前睡的沉,也不知道袁罡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么多的火把头,也有些讶异。

    圆方点燃中另一只火把后,不忧照明问题,飘向了河边干活去了,发现河面飘来的火把立刻捡了往这边岸上抛。

    由此也可见,对方一直在毁坏沿途的火把存放点,想把这边彻底置于不利之地。

    牛有道从商淑清中拿了剑回来,顺杵在了身前,对商淑清笑道:“你也累了,之前没睡多久就把你叫醒了,继续休息吧,不会有事的。”

    商淑清摇了摇头,出了这意外,哪还睡的着,靠石壁坐在了一旁,不时观察四周。

    袁罡将背来的火把头留了两只备用,其余的全部成堆点燃了,火光熊熊燃烧后,把几人那快灭的火把也扔进了火堆当柴火,又把扔上岸的湿火把收集了一堆,也照样湿着扔进了火堆,边烤边烧同样当柴火。

    之后又收集了一堆湿火把,摆在了火堆旁烘烤,一个人忙着。

    在河面来回奔波的圆方见状后,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牛有道让他捡湿火把的用途,心中有数了,悬着的心也放下了,遂一个人在河里捡火把捡的上劲,一支支地往岸上扔。

    牛有道身形笔直,杵剑屹立在火堆旁,冷目徐徐扫视着四周。

    坐在一旁抱膝的商淑清看到现在自然也明白了是要干什么,看到这边有条不紊的准备,她也心安了不少,再看向独自杵剑屹立在火堆旁的身影,感觉就像是她的守护神,也是大家的守护神,有这屹立的守护神在,似乎没什么困难能难住他们,令她感受到了莫名的安全感。

    明白了怎么回事后,商淑清也起身了,和袁罡一样坐在了火堆旁,帮忙烘烤那些湿透的火把,算是能出一份力就出一份力。

    杵剑而立的牛有道只是扫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注意力又放在了观察四周。

    等到岸上的湿火把已经堆成了小山般,圆方再次回来换火把时,牛有道出声道:“老熊,够了,你先吃点东西,先休息。”

    圆方也的确累得够呛,有点气喘,这一直在河面上施法踏波而行,时间一久,法力消耗的厉害,不过却笑道:“没事,我还…”结果看到袁罡斜眼盯来,立刻闭嘴了,知道,老规矩,道爷让做什么照做就行。

    圆方乖乖到一旁解开了包裹,掏了干粮出来,坐在火堆旁啃着。烤着火,吃着东西看别人干活,尤其是看袁罡干活,莫名觉得在这种环境下也是种享受,脸上不时挂着乐呵呵的笑意,已经渐渐习惯了与牛有道和袁罡相处。

    牛有道对商淑清道:“郡主,你也吃点好好休息。”

    商淑清摇头道:“我不饿!”

    袁罡淡淡一句,“这个时候,不懂,就要听话,放下郡主的面子,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害你。”

    啃着东西的圆方忍不住乐了,还是袁爷有个性。

    牛有道打量着四周,同时微笑着解释道:“他没别的意思,这种情况下,务必让体力尽快恢复到最佳状态,以防不测!”语气和态度温和,不像平常那么随意,让人感觉温暖。

    倒不是他对商淑清的态度突然有了什么扭转,他是个一贯理智清醒的人,太过理智清醒有时候就会显得不近人情,甚至是冷血,所以少有人和事能让他为之冲动之类的,所以也不会因为商淑清而突然转了性子。

    安抚商淑清,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现在肯定是忐忑担心的,这个时候不宜再给这女人压力让她害怕,弄的她方寸大乱反而有可能越添累赘,对谁都不好。何况这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能表现出不害怕,不给大家添麻烦,在女人中已经算是少有的坚强了,应该给予安抚和信心,没必要撕毁她的坚强外壳看她的软弱。

    两世为人,牛有道见识过的女人不少,能让她欣赏的女人不多,某种程度来说,商淑清算是一个,就是太丑了点,让人不忍直视!

    商淑清明白了袁罡没歹意,银牙咬了咬唇,摸了边上包裹里的干粮出来,低头小口啃着,照做。

    圆方吃饱喝足了,就在火堆旁盘膝打坐调息,恢复!

    商淑清吃饱后,牛有道又微笑道:“就在火堆旁睡会儿,不冷,暖和,好好休息。”语气平静温和。

    商淑清点了点头,乖乖听话,拿了包裹当枕头,取了件衣服遮挡了身体曲线,侧躺下了。

    烤着火把并不时往火堆里添加柴火的袁罡忽低声问了句:“道爷,对方能在黑暗中视物吗?”

    言下之意是,对方若是在黑暗中占不到便宜的话,为何要毁掉火把?

    警惕着四周的牛有道解释道:“阴和阳的差别罢了,适应各自的生存环境而已,同时又相生相克,生活在阳光下的东西大多不习惯在黑暗中生存,生活在黑暗中的东西大多也同样不适合在阳光下生存。彼此间想要融合的话,需要一定的条件,譬如人要在黑暗中生存需要借助火光照明。”

    袁罡:“那所谓的‘鬼’若要在阳光下生存需要借助什么?”

    牛有道:“阳气!”

    “阳气?”袁罡疑惑。

    牛有道:“按照我的理解,暗物质在特殊条件下对某些事物存在一定的可塑造性和被塑造性,肉身对暗物质应该存在塑造功能,譬如功法修炼的不同对肉体的调节就能造就截然不同的冷热效果,甚至是各种效果。反过来,肉身对暗物质也存在被塑造,譬如西方的狼人,应该就是被塑造的结果,老熊就是例子,变化时人与熊之间的转换其实和西方传说中的狼人没什么区别,换个方式说,西方传说中的狼人就是东方传说中的妖怪。修士的吐纳调息之术可以吸收塑造暗物质,普通人的呼吸之间也存在对暗物质的吸收和塑造,改造后的结果应该就是人体所谓的阳气,和修士的修炼结果一样,阳气也是一种能量的存在,支撑血肉之躯在阳间运行的能量方式之一,这也就是为什么人没了阳气就和死人没什么区别,因为失去了某种动能。鬼魂是不以血肉之躯形式存在的,所以无法造就人体的阳气,缺了这个难以在阳间自由来往,所以需要采取不劳而获的形式,譬如吸取人体的阳气,眼前这位对我们估计就有这念头。”

    袁罡:“有意义吗?既然已经成了鬼魂,何必还要惦记阳间。”

    牛有道:“所谓‘孤魂野鬼’,成了鬼魂是件孤独凄凉的事情,偏偏思维和思想没有消失,依然借助某种能量载体存活着,眼睁睁看着世间繁华而不能融入,想想生前,少有鬼魂能抵御人世间的诱惑。”

    袁罡:“难道鬼魂之间就不能集体生活?”

    牛有道:“当然可以,可鬼魂毕竟稀缺,不是人人都有条件在死后继续以这种方式存在,就算能聚在一起,阴气太盛的后果是很容易被人发现,那些修士或法师是不会放任的,譬如分散各地收集灵草的修士就是一张网,一旦发现不会坐视,每个物种都有守护自己族群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