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十三章 世外桃源
    ,。

    此并非定论,是他结合两世修行和吸收前后两个世界的经验得出的个人结论,再以袁罡能理解的方式论述出来。

    上烤着火把的袁罡陷入了思索中。

    侧卧而眠的商淑清明显还未睡着,眼睑下的眼球在滚动,牛有道的话她听的懵懵懂懂,什么是暗物质?东方传说?西方传说?狼人又是什么?迷迷糊糊思索着,太累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别说她,盘膝打坐中的圆方其实也竖着耳朵不动声色地偷听了一阵,照样听的迷糊,似懂非懂的……

    等到袁罡将火把烘烤干了一堆后,牛有道低声道:“吃点东西,抓紧时间休息,待会儿我让老熊接着烤。”

    在他、圆方和袁罡三人中,其实这一路的奔波中袁罡体力是消耗最大的,袁罡是纯体力消耗,不像他和圆方可以御气节省体力。当然,袁罡也是几人中体力最好的一个,没办法,袁罡本就是炼体的。可话又说回来,纯体力的恢复是最慢的,没他和圆方恢复的快。

    袁罡没有多话,立马停了,摸了干粮出来就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吃饱喝足后搬了包裹当枕头,躺下了安心而眠。有道爷亲自守着,尽管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依然睡的很安心,这一路也的确是累了,很快便沉沉睡去。

    幽暗的地下世界,哗哗流淌的黑河之水,倒映着岸上的一堆篝火,摇曳火光不时让远近的嶙峋怪石显狰狞。

    大家都安静歇下了,只有牛有道一人在火堆旁拄剑而立,在这深沉的地下世界独自警惕着四面八方,一双法眼四周巡视不停,上剑不时挑拨几根湿火把入火堆,维持着火势不衰。

    两个时辰后,圆方睁开双眼活动了下四肢站起,打了个势表示自己休息好了,示意牛有道休息,他来看守。

    牛有道示意他继续烤火把,圆方只好照做,而牛有道继续警惕着四周。

    又差不多两个时辰后,商淑清似乎醒了,覆盖的衣裳下略有动作,却没起来的意思,内心似乎在做着什么挣扎,不过最终还是爬了起来,不声不响地朝一旁的偏僻地走去。

    休息了一阵后,脚上磨出的血泡走起路来似乎更痛苦了,明显一瘸一拐的。

    “别乱跑。”牛有道提醒了一声。

    商淑清停步转身,有些忸怩,欲言又止的样子。

    牛有道恍然大悟,明白了什么,对圆方道:“老熊,看着点。”回头从商淑清身边走过,寻了块犄角旮旯,指了指,他自己则站在了犄角旮旯外的一块石头后面背对警戒。

    商淑清慢慢钻进了犄角旮旯,站在里面迟迟没动静,很纠结的样子。

    石头外面露个上半身的牛有道背对道:“放心,我不偷看。”

    商淑清的身子慢慢矮进了犄角旮旯里,很快,略有不雅动静传出。

    再出来时,商淑清明显尴尬的不行,发现自己在牛有道面前真的是丑态百出,心里啥滋味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低声一句,“好了!”深一脚、浅一脚地回了火堆旁,脸和耳朵羞红着。

    牛有道再回来时,发现袁罡也醒了过来。

    袁罡发话道:“老熊,你戒备。道爷,你休息吧。”

    牛有道盘腿坐下,取了干粮用过后,闭目调息。

    又大概两个时辰后,重新恢复饱满精神的牛有道站了起来,一行开始收拾出发。

    圆方捆绑了一百根烤好的火把背上,袁罡则背负了五十根。商淑清也知道自己双脚的情况,自己徒步的话不说还能不能走,至少很慢,没再推辞什么,老老实实趴在了牛有道的后背举着火把。

    一行再次出发,这次大家养足了精神,一路上几乎不停,一直在快速行进。

    沿途又发现十几处存放火把的地方都空了,显然都是被那躲在暗中的人给毁了。然而也只有这些地方被毁了,再后面的存放点,火把摆放的好好的,没有再遭损毁的迹象。也不知是对方知道这样做没了效果,还是再后面的路段不熟悉一时间没办法摸到火把存放点。

    地下也并非完全一片黑暗,偶尔能见上方有窟窿眼渗透天光。

    足足走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没有停歇,当发现河道旁有一座类似卧虎的石头时,趴在牛有道肩头的商淑清兴奋道:“快到了,前方约一里的地方有个洞口直接上去就到了。”

    如她所言,走了约一里路的样子,果然看到了一个有人工开凿痕迹的洞口,台阶一路向上,半人工半天然。

    沿着曲折蜿蜒台阶而上,上行了数百米的样子,见到了光明。

    哪怕是一路有火把照明,陡然置身在覆盖的光明中也有些刺眼。

    拨开遮掩洞口的藤蔓,几人发现身处在半山腰,身在秀丽的群山之间,不远处一座飞流直下的瀑布,瀑布下是一块碧绿的水潭,能看到有孩童在水潭里嬉戏打闹。山间有零星分布的屋舍,似乎是一个村庄,坐落在此风光秀丽之地,宛若世外桃源。再远处似乎有一座死寂的火山,至少牛有道和袁罡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座火山。

    半山腰一侧的不远处有一座茅亭,亭子里有位年轻人,年轻人见到山洞里出来的几个人后,迅速“咚咚”敲响了挂在茅亭里的一口钟。钟声悠扬回荡在山谷间,年轻人一脸警惕地拿起了斩马刀注视着突兀冒出的几人。

    钟声一响,水潭里嬉戏的孩童立刻爬出水潭飞奔躲藏,村庄里似乎一阵骚动,有一队拿着武器的人朝这边跑了来。

    “道爷,没事的,放我下来吧。”趴在牛有道身后的商淑清说了声。

    牛有道放了她下来,没多久一群拿着武器的汉子也冲到了山上,不少人端着制式弓弩。

    商淑清摸出了一面令牌,对着围来人群中的一名虬须汉子亮出,同时喊了声,“罗叔,我是清儿,还认得吗?”

    她从地下一路而来并未戴面纱,那虬须汉子看到令牌,再看到商淑清那张丑陋的阴阳脸,顿时激动道:“郡主!”旋即赶紧朝左右挥喝斥,“放下!放下!不得无礼,是郡主来了,快放下!”

    他上的斩马刀插在了地上,抢先快步而来,近前单膝跪地,拱道:“卑职罗安参见郡主!王爷他…他…”摇了摇头,已经哽咽的泣不成声,潸然泪下。

    商淑清知他指的是罹难的宁王,一瘸一拐地上前,双搀扶了起来,“罗叔,都过去了。”

    罗安抬袖抹了把眼泪,既伤心又高兴道:“这些年轻人没见过郡主,有什么冲撞之处,还望郡主恕罪!”回头朝一群年轻人喝道:“还不快拜见郡主!”

    一群年轻人面面相觑,发现这位郡主好丑,不过还是纷纷单膝跪地,“参见郡主!”

    商淑清赶紧上前示意平身,罗安注意到了她的脚,惊问:“郡主,你脚怎么了?”

    商淑清这才吐了老实话,“路上难行,脚上可能磨出了泡,无妨的。”

    罗安连连点头,表示理解,下面的密道他是走过的,一般男人行走都困难,何况是郡主一个女人。

    然而男女授受不亲,一群男人不便搀扶,他赶紧吩咐下去,让人去村里喊两个女人来照顾。

    商淑清脚不方便,罗安也就不急着下山了,陪着寒暄道:“一别七八年未见,郡主长大了,卑职差点没认出来。”

    商淑清自我调侃道:“我脸上的胎记应该很好辨认才对。”

    这是郡主的短,罗安赶紧摆了摆,不提这事。

    后面的牛有道抬头看了看天上的艳阳,又回头看了看出来的洞口,上前问罗安:“最近村里可有出过什么怪事?”

    罗安的注意力这才到了牛有道三人身上,问商淑清:“郡主,这三位是?”

    “牛有道、袁罡、圆方主持,都是自己人。”商淑清把三人做了介绍后,又特意介绍了一下牛有道,“这位是郡王的随扈法师。”反过来又为几人介绍罗安,“罗叔乃我父亲麾下的将领,原是英扬武烈卫的统领将军之一。”

    “随扈法师?”罗安皱眉,上下打量了一下牛有道,觉得未免也太年轻了一些。

    商淑清提醒道:“道爷是东郭先生的关门弟子!”

    一听是东郭先生的弟子,罗安肃然起敬,不敢再轻视,他知道东郭浩然和宁王是莫逆之交,赶紧拱道:“拜见法师。”

    牛有道拱了拱,复问那句话,“罗将军,最近村里可有出过什么怪事?”

    “怪事?”罗安愕然,“什么怪事?一直好好的,没见有什么怪事,村里几个孩子打架算吗?”

    牛有道呵呵道:“村里有没有法师?”

    罗安摇头:“没有,这地方很安全,外人很难找到的。”

    牛有道:“村里人多久没进过密道了?”

    罗安神情有些沉重:“老王爷遇难后,我们接到了蓝先生的传讯,一部分人从苍庐县的山庄撤退过来后,就切断了和外界的直接来往,村里人未经允许是不能进密道的,入口一直有人守着,得有五年没人再进过密道了。法师问这个,莫非有什么事?”

    “没什么,安全起见,随口一问。”牛有道笑了笑便不再打扰,转身和袁罡交换了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