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十四章 山上山下
    ,。

    袁罡心领神会,知他的意思,这一路上遇到麻烦之后却是一路顺利,没再见那个鬼魅露过面,多少让人有些奇怪。

    从火把存放点的毁坏情况看,半途就停止了,当时这边就有过估量,要么是对方见这边破解了其段,再毁坏下去也没意思,要么就是不熟悉后面的路段,一时间找不到了火把存放点再进行破坏,或是两种可能都有。

    现在一问村里的情况,试问那鬼魅连修士都敢下,这村里没修士却反而没遭受过袭扰,那就说明那鬼魅还没摸到过这里。

    不管什么情况,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鬼魅一路毁坏了那么多处火把的存放点,跑了可不止一点点路,其迫切谋害之心可想而知。对方费了那么大的劲,双方又没交过,根本不知彼此实力的深浅,就这样轻易放过是何道理?

    唯一的解释是,并非轻易放了,而是那鬼魅非常小心,没把握的情况下不敢轻举妄动,也从另一面证明了牛有道的说法,那鬼魅的实力有限。

    山下很快来了两名妇人,同来的还有一张很简单的抬轿,两根抬竿一张椅子那种。

    这里刚扶了商淑清上轿,牛有道突然出声道:“猴子,你陪郡主先下山。”又给了个眼色。

    袁罡知道是让自己先去摸下村里的情况。

    商淑清等人闻声回头看来,罗安问道:“法师不下山吗?”

    牛有道:“有点事。罗将军,这里的看守能不能借用一下?”朝茅亭那边抬了下下巴。

    罗安奇怪道:“不知法师有什么事?”

    商淑清知道牛有道的习惯,喜欢留有余地,不愿说的事再问也没用,遂出声道:“罗叔,听法师的安排吧。”

    她都开口了,罗安只好朝一人招呼道:“山虎,听到了没有?”

    之前敲钟的年轻人点头道:“听到了。”

    一群人随后簇拥着、抬了商淑清下山,袁罡收拾了几只包裹一起背上,也跟下了山。

    牛有道微笑着目送,发现出身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跑到这偏僻山野来照样有不寻常的待遇,再家门破落也比寻常人强百倍,有什么苦可言,这就是底蕴呐!

    “道爷,你想收拾那鬼鬼祟祟的家伙?”圆方凑了过来,低声问了句,他显然也看出了端倪。

    牛有道低声道:“我此来要闭关,不能受到打扰,这鬼魅不除,我心难安!”

    “哦!”圆方明白了,点了点头。

    牛有道又低声道:“我估计那鬼魅并未轻易罢,搞不好在一路尾随,想伺下。现在艳阳高照,阴阳相隔,应该不敢出来露面,天色一暗,很有可能会出来探寻,你现在回里面去,找个地方潜藏,一旦他露面,立刻断他后路,我守在外面,会接应你。”

    圆方嗯了声,“明白。”说罢转身就要进去,不过身形一顿,又转身道:“道爷,他搞不好就躲在入口处,我一进去很有可能会被他发现,我有一计可免此忧。”

    牛有道哦了声,“说来听听。”

    圆方在他耳畔嘀咕了一阵,牛有道点了点头,旋即与他一起转身回到了洞口。

    洞口之前卸下的火把,圆方一个人扛了,牛有道点了支照明在前引路,两人故意说话发出了声响,陆续钻回了洞内,大大方方地回到了地下河边,将火把放回了那个放置点,然后又一起返回。上到半途时,圆方身形一闪,藏在了一侧的犄角旮旯中,牛有道则一路出了山洞,熄灭了火把随扔在了边上,朝那茅亭走去。

    “法师!”名叫山虎的年轻人行了个礼,问:“有什么吩咐吗?”目光还朝洞口瞄了下,似乎在奇怪圆方怎么没出来。

    牛有道:“就你一人看守吗?吃饭有人送?”

    山虎:“这里也没什么事,白天就一人看守,到了饭点有人来换。晚上有两人作伴,两个时辰一换。”

    牛有道笑道:“知道了,这样吧,今天白天我帮你们守着,你回去吧。”

    “啊!这怎么行?”山虎连连摆。

    牛有道中剑杵在了身前,双搭在剑柄上,很严肃道:“那我再去找罗将军重新商量一下?”

    “呃…好吧!”山虎挠了挠头,似乎有点怕罗安,出了亭子又转身道:“到了饭点我给你送饭过来。”

    牛有道感受到了这里人的淳朴,微笑道:“不用,谁若有意见,可问郡主!”其实他的修为隔个两三天不吃东西也没关系,顶多体力虚弱点。

    目送有点纳闷的山虎下山后,牛有道好好欣赏了一下周围的山景,顺带观察了一番地形,最后在茅亭里盘膝坐下了,闭目调息。在密道里走了整整一天,也的确有些乏了……

    “蒙伯伯!”

    山下,一群人迎接,为首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坐在一张木制的轮椅上,面容清瘦淡雅,眼神温和而有力,浑身上下打理的整整齐齐,能看出是个很自律、是个一丝不苟的人。

    下了轿的商淑清不顾脚疼,跑上前,蹲在了其身边,眼眶红了,看的出与这人感情不一般。

    此人名叫蒙山鸣,原本是宁王商建伯麾下的头号大将,是一员文武双全的儒将,后来在那场一万英扬武烈卫冲击敌方十万大军的大战中负了重伤,两条腿受损严重,基本上是废了,再也站不起来了,这也是他坐轮椅的原因。宁王本意是让他安享余生,但他对宁王与朝廷的关系心怀忧虑,主动舍去了荣华富贵,带了家人来这里隐居,结果不幸被他料中,某种程度上来说,来了这里隐居反而躲过了朝廷的那场清洗。

    如今,这处秘密之地正是由他负责。

    “郡主长大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蒙山鸣抚着她的脑袋连连感慨,眼眶也有些湿润,“之前接到了小王爷的传讯,知道郡主要来,估计着时间起码还得要两三天才能到,不想这么快就到了,未能及时迎接啊!”

    “蒙伯伯见外了。”商淑清摇了摇头,她之前也没想到能这么快到,得亏牛有道一路背着她加速前行,好几天的崎岖路程硬是花了两天左右的时间就到了。

    只是这被牛有道背着行走的事,她自己都难以启齿。

    “一路辛苦,累了吧,别蹲这里,有话回家慢慢说去。”见她蹲着不自在,知道她脚不舒服,蒙山鸣挥了挥。

    一行转身,来到了一座庙堂般的院子里,也可以说是这村庄里放眼看去最好的建筑。

    主堂屋内宽敞,香火味浓郁,香炉后的台子上分阶梯摆满了灵牌,一个个名字写在上面,都是一些故去将领的牌位,宁王商建伯及其两个儿子的牌位居中在上。

    商淑清上前上了香祭拜,随后就在堂内,一张椅子坐在蒙山鸣身边,讲诉着宁王过世后兄妹两个的经历,言谈间对蒙山鸣没什么隐瞒。其他人被蒙山鸣屏退了,有些事情不好让太多人知道。

    其实大致的情况蒙山鸣是知晓的,毕竟一直和蓝若亭那边保持着密信来往,然而密信中有些事情不好谈的太详细,也说的比较隐晦,怕金翅不小心落在别人上会出事,此时自然是要好好过问一下。

    两人聊了一阵后,罗安快步而入,欲对蒙山鸣耳语。

    蒙山鸣抬,一把揪住了罗安脸颊的络腮胡须,看着儒雅下却挺重,罗安“唉哟”一声。

    啪!蒙山鸣一放,顺势以掌背在罗安脸颊上敲了一记,“郡主又不是外人,你偷偷摸摸个什么劲?有什么话是不能当郡主面说的?”

    罗安搓着脸颊,闹了个尴尬,“一时没注意,忘了。”看着是个虬须粗鲁大汉,在蒙山鸣面前却老实的很。

    商淑清抿嘴一笑,“看来蒙伯伯上的武艺没放下。”

    “残了,不行了。”蒙山鸣笑着摆了摆,回头问罗安,“什么事,说吧。”

    罗安:“跟郡主来的那个人在村里到处乱逛,有些地方,不知道该不该阻拦。”

    商淑清一听就知道说的是袁罡。

    蒙山鸣淡然道:“王爷能让来这里的人,自然是可靠的人,有什么好拦的,去知会一声,别闹出误会来。”

    商淑清也补了句,“对他的确没什么好隐瞒的,既然来了,有些事也瞒不住。”

    罗安立刻快步离去。

    蒙山鸣注意力也到了这茬上,“见到郡主太激动,差点忘了,听说东郭先生的关门弟子来了,为何不见露面?”

    商淑清神色略显凝重,“估计是有事,密道中遇见了点麻烦……”她把密道中遇见的意外情况说了遍。

    蒙山鸣神色也凝重了起来,“竟然有鬼魅寄宿其中,若不除掉怕是有些麻烦。”

    商淑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没下山应该就是解决这事去了。”

    蒙山鸣:“可有把握,要不要派人去配合?”

    商淑清:“他既然有动作,想必是有把握的。”

    蒙山鸣疑虑道:“密道中未曾交过,不知道对方深浅,郡主何以如此笃定?”

    商淑清:“蒙伯伯,你有所不知,这位东郭先生的关门弟子在东郭先生的弟子中也许修为不是最高的,但能力绝对是最强的。算起来,他其实应该是上清宗的现任掌门……”将牛有道被软禁在桃花源的事情讲了下,自己如何将牛有道请下山的,南山寺发生的事,牛有道又是如何帮商朝宗娶亲的,如何借凤凌波的势在苍庐县立足的,再之后来此的经过,原原本本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