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十五章 阴阳殊途
    ,。

    蒙山鸣仔细听着,听完后,露出若有所思神色,道:“的确是个有能耐的人,就是段不太光明,此人亦正亦邪之间!不过这乱世之中,太过光明未必能匡扶正义,这上清宗错过了一个人才,不过倒是帮了王爷大忙。唉,可惜了东郭先生的一片苦心,上清宗算是彻底没落了…王爷受委屈了!”

    回头看向了堂内正位上的宁王牌位,一声长叹,堂堂宁王之子居然落得个要依附凤凌波的地步,估计降贵纡尊娶了凤凌波的女儿还得被人小看,觉得便宜了商朝宗。

    之后,商淑清又对他讲诉了商朝宗和蓝若亭拟定的占据青山郡的计划,这不是她自己的主意,而是来之前商朝宗和蓝若亭交代过她的,想听听蒙山鸣的意见。还是那句话,金翅传讯未必稳妥,事关重大,有些事情不便在书信中详述。

    而蒙山鸣曾是宁王麾下头号大将,战略方面自有一套,那边想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蒙山鸣略作思索,徐徐道:“外面的局势我脱离太久,一时间我也不好说,郡主先容我好好考虑一下再做应答。”

    随后又问了些其他事情,便让人带了商淑清去洗漱休整。

    之后轮椅被推去了书房,蒙山鸣亲笔写了封密信,让人发了金翅传讯给商朝宗那边,表示商淑清已经安全到达,请商朝宗那边放心……

    傍晚时分,站在山上杵剑看日落的牛有道神色平静,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山虎和另一名叫陆大胜的年轻人上了山,一起来到了牛有道跟前见礼,“法师!”

    牛有道转身,笑问:“你们今夜当值吗?”

    山虎道:“我们今夜值守头班。”

    牛有道叮嘱:“你们值守你们的,不过记住,没我的允许,不管看到或听到什么,不许敲钟报警。”

    两人点了点头,来之前已经得到了山下的叮嘱,让二人听牛有道的。

    目送红彤彤的夕阳隐没在山的那头,天渐渐黑下。

    明月升空,牛有道坐在茅亭外的一块石头上,一扶剑,静默闭目,恍若睡着了一般。

    清风,明月,虫鸣,偶尔一两声夜枭的鸣叫,远处瀑布哗哗声隐隐传来。

    夜色幽幽,山下村庄里的点点灯火对应夜空繁星。

    换了平常,两名值夜的在此免不了谈笑打发时间,今天有了牛有道在,两人不免觉得时间难熬,不敢乱走动,也不敢乱说话,怕打扰牛有道。

    两人也不明白牛有道静坐在这是干嘛。

    两个时辰后,夜已深,又来了两人换班,山虎二人离开时轻轻将牛有道的叮嘱转告给了换值的人。

    换值的人也同样搞不明白牛有道坐这里是什么意思。

    一直到下半夜,不远处的山洞内,砰!传来一阵异常动静。

    动静接连响起,似乎在山洞内的位置颇深,传到外面的动静不大,但夜深人静,在外面却听的很清晰。

    静坐中的牛有道霍然睁眼,提剑起身,飘然而起,闪身落在了洞口,正欲闯入,却发现里面的动静停止了,当即对着洞内喝了声,“老熊!”

    里面很快传来圆方飘忽的回应,“道爷,抓住了!”

    不一会儿,圆方从里面揪了个人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老头。

    茅亭那边的两人却看不见这个白衣老头,只发现出洞的圆方动作有异,似乎扯了个什么东西。

    “抓住了!”出洞后的圆方乐呵道:“没什么本事还敢使坏,不出道爷所料,果然在往这出口摸。我躲边上本想等他出来好断他后路,谁知这老鬼小心的很,居然一路查探,我躲的地方也没放过,没办法,只能暴露动了。【愛↑去△小↓說△網www.】”

    牛有道一双法眼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问:“途中是你在搞坏毁了火把?”

    白衣老头惶恐不安道:“法师饶命!法师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牛有道问:“同伙在哪?”

    白衣老头愣了一下,惶恐道:“没有同伙,没有同伙,就小老儿一人。法师,小人真的再也不敢了。”

    牛有道:“你怎么进的那地下?”

    白衣老头战战兢兢道:“几年前被人追杀,躲入山中时无意中发现一个洞钻了进去……”啰啰嗦嗦了一堆。

    牛有道没兴趣听他继续啰嗦下去,转过了身去,杵剑在地,“老熊,继续回里面盯着,若发现他还有同伙,敢骗我们就立刻将他宰了!”

    白衣老头:“法师,小人保证,真的没有同伙,若有,认杀认剐!”

    锵!一声剑鸣,牛有道陡然拔剑出鞘,月色下一道寒光闪过。

    “啊!”一声凄厉惨叫回荡。

    唰!长剑一闪而没,已归入立在地上的剑鞘,牛有道扶剑背对,整个人似乎没动过,月色下的表情冷酷。

    圆方吓了一跳,没想到牛有道会突然下杀,已松放开了那老头,实在是不放也不合适,白衣老头已被牛有道一剑斜劈成了两半,只见飞烟冒出,不见血。

    这一幕落在茅亭值守二人的眼中,却是牛有道挥剑斩出一声尖锐惨叫,凭空出现了个白衣人倒在了地上。

    月色下,一劈两半的白衣人似乎还在抽搐着,倒在地上冒着滋滋黑烟,残躯很快灰飞烟灭,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一幕,让亭子里的人有些不寒而栗,意识到了牛有道斩杀的是什么东西,没想到平常守着的地方居然有这鬼东西,想想都后怕。

    待到灰飞烟灭了个干净,偏头盯着地上动静的牛有道才回头看向了山间的村庄,神色平静。

    一般情况下,他不太喜欢亲自动打打杀杀,更不喜欢动杀人,这种事情干多了容易影响自己心性,好武者尝惯了那痛快不愿动脑,往往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必然喜欢以武力解决问题。

    他常说一句话,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

    出来混,什么事情都可能遇上,能和气点还是和气点的好,老是打打杀杀总有打杀不过去碰上硬茬踩进坑里失蹄的时候。

    不嗜血,不喜欢打打杀杀,不代表他没干过这种事情,也不代表他不会干这种事情!

    圆方有点不明白,刚还说让他回去继续盯着看有没有同伙再处置之类的,怎么才一转身就将这鬼修给杀了?这般反复无常,有点吓人!

    殊不知,这鬼修若承认有同伙或者死不松口,牛有道暂时还不会杀他,得想办法解决掉他的同伙再说,谁知这鬼修认杀认剐也要保证自己没有同伙,让圆方回去蹲守也吓唬不住,牛有道还留他作甚?

    和当初留下圆方的情况不一样,牛有道现在没精力慢慢耗下去,也没时间慢慢了解这鬼修的品性如何,更没时间慢慢去寻找,加之阴阳殊途,果断杀之!

    圆方扭头看了看那山洞,试着问道:“道爷,我继续去里面蹲守?”

    “用不着你费这劲。”牛有道淡淡一声,又抬朝茅亭里的人招了招。

    茅亭里的两人赶紧跑了过来,心有余悸地行礼,“法师!”

    牛有道:“去个人,请罗将军带几个人过来一趟。”

    “是!”两人应下,彼此间略你我两句,随后其中一人快速下山。

    山下村庄很快有火把闪动,一路朝山上来,没多久,罗安领着十来人到了,袁罡也跟来了。

    去通报的人也把刚才的情况讲了,罗安已经知道这边刚诛杀了一个鬼魅。

    “法师,有什么吩咐?”罗安上前拱了拱。

    牛有道侧身指了指洞口,“麻烦罗将军组织人搬点石头来,先把这洞口堵了,多派几个人轮流守上一个月。”

    罗安试着问道:“法师不是已经将厉鬼诛杀了吗?”

    牛有道微笑:“以防万一嘛,一个月之内若是没什么动静,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他的确是在以防万一,不管还有没有后患,他都要预防,闭关突破的时候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届时没什么反抗能力,有事得提前预警便于撤离。一个月后等他正常了,遇事也能应对。

    见他这样说,罗安一口应下,“好!”

    “那就有劳将军。老熊,你在这守着,等洞堵好了再下山。”牛有道叮嘱了圆方一句。

    圆方点了点头,明白他的意思,假如还有鬼魅进出的话,一般人看不到,等到洞堵上了,鬼魅进出就有了动静,一般人也能察觉到,现在需要他帮忙盯着。

    牛有道朝罗安抱了下拳,随后径直转身而去,袁罡随同他一起下了山。

    山下遇见了因为这动静而等消息的蒙山鸣和商淑清,蒙山鸣与之客套一番自然是免不了,随后问了点刚才的情况。因太晚,也没有过多聊下去,先让人领了二人去休息。

    休息的地方自然是早早准备好了,两人一到屋内,袁罡倒了杯茶水放在牛有道跟前。

    端茶润了润口,牛有道淡淡问道:“这里什么情况?”

    袁罡:“点有些分散,时间短了些,具体情况摸不清,人数暂时不明。有不少脚残疾的人,看伤疤应该都是上过战场的,应该都是隐居在此的宁王旧部,还有不少工匠,大多有家眷。确切地说,这里更像是个生产军械的秘密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