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十七章 突破
    ,。

    山岗上一座凉亭,凉亭旁蒙山鸣坐在轮椅上,商淑清推着轮椅在后面,两人看着对面的山洞,看着牛有道进去,看着布幔放下,看着袁罡和圆方紧守在了洞口。

    蒙山鸣出声问道:“看模样,他的年纪应该不大吧?”

    商淑清思索了一下,“少年时去的上清宗,在上清宗软禁了五年被我请下山,算起来年纪肯定不大,应该和我相仿。”

    蒙山鸣盯着山洞微微颔首,竟发出感慨语气道:“了不起啊了不起!东郭先生看人果然有一套,怪不得临终前收他为弟子,上清宗怕是错失了一个大缘!”

    盯着山洞的商淑清目光落在他身上,好奇道:“蒙伯伯,修士闭关修炼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您为何如此感慨?”

    蒙山鸣:“我虽然不是修士,但早年毕竟接触的多,对修士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闭关修炼虽正常,但不至于像他这样,正常修炼随时可以停下,有什么突发情况自己都可以做应对。还有一种非正常的闭关修炼,修为要突破瓶颈进阶到下一个大的境界,这个时候的修士是脆弱的,没什么自卫能力,一个三岁小孩都有可能杀了他,受不得干扰,否则轻则修为终身受限,重则走火入魔,更严重者有性命之忧。你看他这如临大敌的样子,还请了我们派人在四周戒备,郡主觉得他是哪种闭关修炼?”

    商淑清有些心惊肉跳,“像是后者!”

    蒙山鸣颔首:“我看着也像!你说在南山寺见过他动,三个师兄都轻易败在他的上,结合现在的情况看,这位怕是正在闭关冲击修行中的筑基境界,十有八九如此!如此年轻,便要冲击筑基境界,在修行界应该是非常罕见的,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啊!他若能顺利出关…郡主,务必提醒王爷,要与此人交好,不要做第二个上清宗!”

    商淑清点头嗯了声,“蒙伯伯,我记住了。”心里却在想,我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愛↑去△小↓說△網www.】

    “短期内应该不会出来了,走吧!”蒙山鸣淡淡道。

    商淑清推着轮椅转身,慢慢下山,下山的坡前有人过来搭,抬了轮椅下山……

    洞内,随着油灯的熄灭,牛有道的身心也渐渐沉寂于黑暗中,没有任何杂念。

    黑暗中突然一点光亮扩散开来,身体之门打开,心神随之进入。

    修行中人也称之为内视,对体内情况感察到了某种极致的地步时,当所有情况完整汇总在一起,结构、形态自然会形成,体内的一切自然会在脑海中幻化成清晰的图像。哪怕是其他事情,当掌握所有细节时,起码也就掌握了事物的大概轮廓。

    心神集中在体内的瞬间,体内的一切变化已全部在牛有道的脑海中。

    金光和银光对绕着徐徐旋转,任督二脉中各有一对,充盈气劲萦绕,随时能迸发出强大的气。

    对修士来说,这是很奇特的现象,一般修士的真气源头静下时都存在于丹田气海中,牛有道的真气源头却有两道,分别存在于任督二脉中,这有个好处,气能最快触发对外做出反应。

    体内剩下的三十一道传法护身符还在,依旧如蛛网般盘踞在原来的三十一处穴位当中。

    原本三十六道,小庙村对乌鸦毁了一道,竹排漂流快冻死时用了一道,抵御唐素素攻击时用了一道,修炼乾坤诀用了两道,还剩三十一道。

    离开上清宗后,他基本上就没再敢炼化,再继续炼化吸收的话,真气越来越饱满强劲,非得将经脉给崩了不可。

    筑基,顾名思义,筑造更牢靠的基础,行气的基础就是经脉。

    这次闭关的目的就是突破筑基境界,突破筑基境界就是铸造更强大的经脉,让只能承受小溪流水的渠道变成能承受奔腾大江的河道。

    精气神调节到了最佳的状态后,任督二脉中的两对金光和银光迅速施法调动了起来,两对光芒汇合到了一起,一起冲向了一道盘踞在穴位中的传法护身符,围绕着快速旋转,冷热气劲交织炼化。

    正常情况下,修士突破筑基境界需要不少的‘灵元丹’,此丹也正是天下修士最重要的修行资源,采集灵草炼制而成,蕴含大量灵气。各门各派中,当门内弟子面临突破时,都会提供灵丹助力,然而牛有道没有这条件,上清宗软禁了他五年,一颗都没给过他,至今为止还没尝过‘灵元丹’是什么滋味

    幸好东郭浩然以本命法源在他体内打下了三十六道传法护身符,幸好他修炼的乾坤诀能炼化体内的异种真气为己有。

    从实质意义上来说,东郭浩然打入他体内的传法护身符拥有更庞大的灵气蕴含量。

    打个比方,灵气好比是挥洒出去的灰尘,本命法源则是灰尘凝聚成的坚硬石头,其中的差距可想而知,这也是为什么一道传法护身符以能量方式释放出来后其威力能挡住唐素素那个金丹修士一击的原因!

    两对金银光球围绕着那道传法护身符急转,牛有道将炼化速度放开到了最快。

    两对光球不断将东郭浩然的本命法源炼化,炼化出的真气直接吸收,如饥似渴般畅饮,吸收的越多,两对光球好像越是精神抖擞,光彩熠熠。

    然而身为容纳它们的载体的牛有道却是压力越来越大,两对光球吸收的真气越多,其散发出的充盈气劲就越发蓬勃强劲,牛有道能感受到气劲的充斥下体内经脉正逐渐充起,逐渐膨胀。

    这种状况一直在持续,也意味着经脉承受的膨胀压力越来越大。

    渐渐的,身在黑暗中的牛有道脸上浮现痛楚神色,脸上有细密汗珠渗出。

    体内的经脉正在一点点的被涨裂,他偏偏还不能停下,还要继续,还要控制膨胀压力的导向,不能有的地方被涨爆了,有的地方还没裂开,必须保持体内所有经脉的同等涨裂进度,这是真正的自找罪受。

    在体内这般撕裂自己,其痛苦可想而知,这个过程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直到浑身上下所有经脉几乎被拓宽了一倍,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直到牛有道感觉不行了,感觉再持续下去整个经脉就要崩溃掉,感觉到经脉已经到了承压的极限,他才停止了继续炼化吸收输出压力。

    疼的哆嗦颤抖的双在身前慢慢抬起,做抱球装在胸前徐徐团动。

    体内两对金银光球开始奔赴四肢百骸的经脉,不断地行大周天运转,同时在溃散自身能量,一路挥洒出金色的和银色的星光点点,挥洒出无数的星光点点。不断挥发出来的点点星光开始渗透进密密麻麻的经脉裂缝中,这个时候可谓苦尽甘来,无数星光点点渗入创口的感觉是温暖、是清凉,舒服的整个人的魂魄都想飞出来。

    极度疲倦下的舒坦,舒坦的人想睡着,牛有道拼命保持意识,保持清醒,不让自己睡着,若不能在这个时候将改造经脉的能量注入让经脉变得强大坚韧的话,不但将前功尽弃,破损后的经脉也就废了,再也无法行气。

    原因很简单,经脉扩充到这个状态已经到了承压极限,一旦体内经脉遍布的创口愈合了,你没办法再让它涨裂第二次,再施强压涨裂的话,立马会爆破掉。

    随着无数点点星光不断挥发出来,两对光球身上的光芒也越来越淡。

    这个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牛有道已没精力去计算时间,只知坚持再坚持。

    一直到两对光球身上笼罩的光华彻底没了,露出了金银色的本尊,本尊亦黯然失色,几乎都旋转不动了后,牛有道才停止了继续施展,慢慢睁开了双眼,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他想动,却发现连根指头都难以动弹,略一动就疼的不行,幅度略大就有要倒下的感觉,肉身已经难以自我控制平衡,遂在那微弱发声呼唤:“猴子…猴子…猴子……”

    不知叫了多少声,外面隐隐传来圆方的声音,“袁爷,道爷好像在叫你。”还是他的听觉灵敏。

    洞口方向猛然露了下亮光,有人掀开了布幔,待真的听到、确认了牛有道的呼唤声后,两个人的脚步声快步而来。

    一道火折子的光芒亮起,点燃了一角的油灯。

    袁罡端着油灯和圆方一起凑近了牛有道,先是闻到了血腥味,待看清牛有道的样子后,把二人吓了一跳,只见牛有道如同被血糊过一层般,体表已经结了一层壳,面无全非,眼神黯然无力。

    “道爷,你怎么了?”袁罡大惊失色,扶了他。

    “没事,没事,别乱动我,我现在不能乱动…”牛有道虚弱地摇了摇头道,他自己清楚自己身上的血是哪来的,是修为突破时从毛细孔一点点渗出来的。

    袁罡闻言赶紧放开了,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紧张神色,“道爷,现在要我怎么做?”

    牛有道虚弱问道:“我闭关多久了?”

    圆方立马接话道:“九天!道爷,您整整闭关了九天!”

    九天?牛有道惨然一笑,九天滴水未进,怪不得这么渴,嗓子眼里飘出声音来,“水…渴…水…”

    袁罡连连点头,扭头一看,发现圆方凑了个脑袋正一脸好奇地上下打量牛有道的状况,袁罡顿时火气,一脚飙了出去,直接将措不及的圆方给踹的滚下了台阶,并怒吼一声:“看什么看?水!没听到?还不快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