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十九章 蚩尤无方
    ,。

    屋内的牛有道闻声慢慢走了出来,站在了屋檐下看着。

    打不还?不躲?还不报复?圆方打死也不信袁罡这鬼话的,正色道:“袁爷,贫僧绝对没想过要报复你。”

    他以为袁罡在试探他。

    袁罡不管他想不想报复,棍子递给他,“我让你打!”

    圆方不接,双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一个劲地摇头。

    袁罡脸一沉,挥棍呜一声,打在了他的耳边悬停,“你不打我,我就打你!”

    “……”圆方无语,这叫什么道理,不禁看向了牛有道求救:“道爷,这事你要做主啊!”

    站在台阶上的牛有道笑眯眯道:“让你打就打,有什么好怕的!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口钉,他既然说了不还,就不能还,你放心,我在这里盯着,他若敢报复,你找我!”

    “这…”圆方很犹豫,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袁罡竖棍在他跟前,“我再说最后一次,你不打,我就打你!”

    从未见过如此不讲道理的要求,圆方太无奈了,慢慢伸抓了棍子。

    袁罡后退到了院子中间,朝他招,“打!”

    圆方可谓被逼得退无可退,真恨不得找把杀猪刀捅袁罡一万刀,可他终究是不敢,走上前来,棍子在袁罡身前比了又比,反反复复伸出又收回,仿佛不知该挑哪下似的,实际上是不敢下。

    “打!”袁罡忽猛喝一声。

    圆方见势不妙,对方明显没了耐心,再不打就得他挨打了,琢磨着左右都要倒霉,干脆豁出去了,提棍狠狠一棍砸了过去,不过力道最后还是收了,绣花似的,轻轻在袁罡肩头小打了一下。

    “用力!”袁罡又是一声喝。

    圆方又稍微加了点力道打了一棍,袁罡冷眼瞅着他,有杀气,貌似在质问,你耍我?

    呜啪!圆方终于狠狠一棍砸在了袁罡的肩头,棍子很快又一收,心惊肉跳地警惕着。

    谁知袁罡扭头就走,要找家伙报复似的,朝一旁的石磨走了过去。

    要搬石磨砸吗?圆方胆战心惊,扔掉棍子扭头就跑,飞快蹿到了牛有道的身后躲着,求救,“道爷,您都看到了,是他让我打的,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做人不能不讲道理啊!”

    牛有道伸身后,将他拉了出来,指向了袁罡,示意圆方自己看。

    圆方愣住,只见袁罡在脱衣服,脱了往石磨边上的箩筐里扔,衣服脱的只剩件裤衩,连鞋袜都脱了,露出一身的腱子肉,那一身完美如石雕的肌肉体型,在阳光下勾勒出的线条阴影,似乎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绝对能看得女人心神荡漾暗咽口水。

    “你想多了,他怕打坏了衣服而已。”牛有道呵呵一声。

    袁罡回头看了眼躲躲藏藏的圆方,顺抓了放在石磨上的一块青石板,双把了石板两头,突然一头狠狠撞去。

    砰!一脑袋将石板撞的粉碎。

    圆方嘴角抽搐了一下,发现袁罡果然是一贯干变态的事情,虐他也就罢了,现在是连自己也不放过啊!

    袁罡走回院子中间,朝他招,“再来!”

    “……”圆方无语。

    牛有道伸在他背后推了一把,“去吧,他在让你帮他练功!”

    练功?被推下台阶的圆方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心里有了这个底后,捡起了地上的棍子,上前道:“袁爷,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少废话!”袁罡冷冷一声。

    呜啪!圆方陡然出一棍,将袁罡打的身形略晃,后背打出了一条鲜红的印记。

    “呼!”袁罡长长吐出一口气,收双臂握拳在两腰,蹲成了马步,又深吸一口气,浑身腱子肉明显能看出绷紧了,喝道:“轻了,重点!”

    嫌轻?圆方双臂抡棍,啪一声砸在了袁罡后背,棍子咔嚓而断,袁罡马步原地,纹丝不动。

    “继续!”袁罡斜了眼。

    这回圆方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要扛一大捆棍子回来。

    也不多说了,走去又抽了根棍子在,走回又是一棍狠砸在袁罡的身上,啪一声又断了。

    站在台阶上的牛有道出声了,“老熊,你这样打的话,山上树木砍光了都不够用,适当加点内力。”

    圆方点了点头,又捡了根棍子过来,注入了内力在棍子上,提醒道:“袁爷,力道差不多了你就吱一声。”

    袁罡“嗯”了声,圆方一棍呼啸而出,袁罡挨了一棍出声道:“轻了。”

    又一棍,袁罡:“再重点。”

    又一棍,袁罡:“加力!”

    直到力道每次都打的袁罡身形晃动,袁罡才不吭声了。

    于是圆方就照着这个力道下,一根棍子在上虎虎生风,照着袁罡一顿狂敲。

    而袁罡则不断变换身形,时而马步,时而前后弓开两腿,时而蜷身弓背,时而伸出双臂,甚至把脑袋迎了出去,不断换出各个身体部位承受圆方的打击。

    圆方打的那叫一个过瘾,两眼冒光,带着一丝兴奋,被袁罡打了那么多回,这回总算找到了发泄报仇的会,绕着圈挥棍狂砸个不停。

    呜啪声不断在袁罡身上炸响,没多久,袁罡身上便布满了恍如血痕般的鲜红印记。

    而袁罡似乎也因为遭受连续不断的击打而不堪重负般,又像是因为击打而触发了体内的什么东西,呼吸渐渐沉重,不是一般的沉重,气息长进长出,到最后呼吸声犹如鼓风的风箱一般,夹杂在击打声中的呼吸声连站在屋檐下的牛有道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随着沉重呼吸声的起伏,袁罡的腹部也出现了变化,渐渐鼓胀出一只球体滚动,吸气时腹部的球体下沉到小腹部位,呼气时腹部的球体又滚到腹上。

    而随着腹部球体的滚动,袁罡身上亦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浑身上下被打出的血痕般的印记似乎活了起来,似乎在体表流动,似乎如小蛇般游走,游着游着钻进了蛇洞内消失了一般,身上遍布的血痕到处游走着,逐渐一条条消失了。

    体表成千上万条血蛇游走消失的一幕看着相当诡异,那密密麻麻蠕动的情形普通人看到估计得害怕。

    这一幕令牛有道瞳孔骤然一缩,他注意到了,那如小蛇般游走的血痕所消失的部位全部是人体的穴位。

    血痕如蛇,穴位如洞!

    袁罡修炼硬气功的场景,牛有道前世是见过的,但从未见过今天这诡谲情形。

    此时牛有道才真正意识到了袁罡所练硬气功的不简单。

    圆方也惊讶了,身为妖怪,看袁罡的眼神却像是看妖怪,打妖怪!

    不过这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持续了也没多久,待到体表密布的血痕全部消失后,袁罡身上每打出一道血痕,便游走消失一道,看着正常多了。

    一顿暴打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时辰,袁罡才出声喊停。

    放下棍子的圆方有点气喘,再看袁罡的眼神依然如同看妖怪。

    挨打的人像个没事人一般,他打人的反而有点累了。

    没办法,动的过程中,袁罡不让他停,还要求他保持攻击节奏和频率,而力道的拿捏上还有要求,轻了不行,重了又怕袁罡吃不消,这打人打的跟绣花似的,要求太高了,一个时辰持续下来,的确有点吃不消。

    圆方还是头回发现,打人也是一桩苦差,不比他挨打的时候好过。

    袁罡站在原地活动着身体,脖子一扭,骨骼嘎嘣脆响,肩骨、腰骨以及各关节放松收紧活动着,皆发出嘎嘣脆响。

    待到浑身紧绷的腱子肉放松下来后,体表渐渐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袁罡到一旁捡起衣服穿回。

    圆方将中棍子扔回了那一堆,一屁股坐在了屋檐下,终于可以缓口气了。

    待到袁罡走到屋檐下,牛有道递了一壶水给他。

    袁罡接了昂头对嘴直灌,牛有道在旁道:“你这硬气功好像跟以前有点不同。”

    放下壶罐,袁罡沉默了一下,道:“之前没什么不同,今天觉得身体状况不对,感觉体内有力无处发泄,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要发泄出来,到处找事干还是不行,所以练了下,好像…好像突破到了另一个层次。”

    牛有道:“你这硬气功有名字吗?”

    刚刚如此诡异的情形让他觉得这硬气功应该不会籍籍无名才对,肯定有个什么说法,他也想搞清袁罡练的这诡异硬气功是个什么名堂。

    袁罡一愣,“就称为硬气功,哪有什么名字?呃…”露出思索神色,似乎想起了什么。

    牛有道没打扰,等着。

    袁罡渐露迟疑道:“好像是有个什么叫法,当年记得我们的总教官提过一次,好像有个古名,叫什么蚩尤来着…”

    “蚩尤?”牛有道疑惑道:“远古时期和黄帝大战的那个蚩尤?”

    “对!”袁罡猛然大悟,似乎得了提醒想起了什么,点头道:“当年总教官也提到了这个,说咱们练的这个硬气功有个古名,叫‘蚩尤无方’,‘蚩尤’就是和黄帝大战的那个蚩尤,‘无’是无法无天的无,‘方’是方法的方。没错,想起来了,名字就叫‘蚩尤无方’。”

    “蚩尤无方?”牛有道嘀咕一声,居然有这么怪的名字,思索了一下,自己看过的古籍中似乎没这名字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