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百章 石头记
    ,。

    反复琢磨,想来想去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牛有道摇了摇头。

    坐台阶上的圆方站了起来,凑近了问:“道爷、袁爷,蚩尤是什么人,造反的吗?”

    袁罡:“说了你也不懂!”

    “……”圆方讨了个没趣,讪笑。

    袁罡问:“今天打我打的痛快,气出够了没有?”

    这样打人能痛快才怪了,你有本事让我放开了打!圆方心里嘀咕,嘴上却是连连讨好道:“没打,没打,是在帮袁爷练功。”

    袁罡冷冷一句,“心里怕不是这么想的吧?”

    圆方瞬间一脸严肃道:“绝无虚言!”

    就因为这一句话,接下来在此的日子里,圆方开始每日帮袁罡练功,也确认了打人真的是件很累的事……

    转眼,一个月过去,牛有道基本很少从屋里走出来,除了早晚出来散下步,其余时间都闷在屋里盘膝打坐。

    半个月前经脉初步稳固后,他就已经在开始尝试再次炼化传法护身符,首先是逐步恢复那几乎快停止运转的本命法源,其次是适当的让重新铸造的经脉逐渐适应。

    这期间,商淑清也不便前来打扰,照例每天早上来探望一次。

    村里的小孩被下了严令,不准随便跑到这院子附近戏耍吵闹打扰客人。

    圆方每天陪袁罡练功一个时辰,其余时间自己也进入了修炼状态。

    三个人中,也只有袁罡对整天闷坐修炼的事情不感兴趣。袁罡认为人的生命不应该这样度过,若修炼得来的延年益寿是这样浪费消耗的话没什么意义。他每日进进出出,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这座村民不得接近的小院内,进入了极有规律的作息状态……

    轰!一声震响如地震般,打破了村庄的宁静,令村庄里的村民们莫名惊悚。

    牛有道和圆方先后从屋里闪了出来,推开院门走出,只见村里组织了一些青壮,拿着武器向震响方向而去。

    “发生了什么事?”圆方拉住一名经过村民询问。

    那村民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啊!”

    圆方回头,结果发现牛有道已经飞掠而去,遂腾空而起追赶。

    村庄外不远的山谷中,牛有道先到一步,看到了一座崩塌了的山壁,见到了袁罡的身影,袁罡正在观察什么。

    牛有道落在山谷中,静静看着这一幕。

    很快,一伙村民也赶到了,见袁罡从一堆垮塌的碎石上下来,罗安上前问道:“袁兄弟,刚才那声响是怎么回事?你看到了吗?”

    袁罡淡然道:“没什么,山塌了。”

    “这山塌的动静怎么跟打雷似的,雷劈的?”站在牛有道边上的圆方奇怪一声,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天,嘀咕道:“莫不是晴天霹雳?”

    牛有道意味深长地看着走来的袁罡……

    又是一天早上,梳妆台前,双从牛有道头上放开的商淑清轻轻一声,“道爷,好了。”

    牛有道照惯例起身相送,送出了院门也没止步,而是陪着商淑清继续前行。

    商淑清欠了欠身,好笑道:“不用远送。”

    牛有道伸示意走走,两人并行之际,他问了声,“郡主有心事?”

    平常,商淑清给他梳头时都会聊天说话,这几天商淑清话很少,有点不正常。

    商淑清沉默,似乎不知该不该说。

    牛有道看了看四周,“这村里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村民们的神态依旧,是苍庐县有事么?”

    商淑清道:“怕说了影响道爷闭关修炼。”

    牛有道:“听听也无妨。”

    商淑清:“夺占青山郡的计划放弃了,哥那边接下来要另想办法博取天玉门的重视。”

    牛有道:“海如月那边食言毁诺了,不肯助王爷一臂之力?”

    商淑清轻叹了声,“哥那边开始只是提了一下,我发消息反复追问下才搞明白,海如月那边可以说是毁诺了,但也不完全是,只是人家提了个要求,这要求我们不可能做的到。”

    牛有道:“也就是说,说到底还是毁诺了,不想帮,故意出难题刁难这边?”

    商淑清:“情况有点特殊,可以说刁难,但这边也能理解她的难处。”

    牛有道闻听有些好奇道:“怎么回事?”

    商淑清:“问题出在了那个子承父业还未长大的现任金州刺史萧天振的身上,也就是海如月的儿子。萧别山在世时体弱多病,生育一直困难,这好不容易生下的儿子,不但继承了父业,也继承了他的毛病,似乎更加孱弱,派去联络的人回报,说萧天振的身子骨太弱,怕是活不到成年,今年萧天振的病更是发的频繁了。”

    牛有道:“难不成海如月的要求是治好他儿子?”

    商淑清:“道爷明鉴,海如月正是这个意思。她回的话也有理,金州刺史是他儿子,现在虽然是她代为掌控大权,可一旦她儿子不在了,她只怕自身难保,又哪来的能力助我哥一臂之力?所以她提出要求,只要我哥能从冰雪阁将‘赤阳朱果’求来救她儿子,她便出兵相助!”

    牛有道皱眉,赤阳朱果这东西他倒是在《上清拾遗录》上见过,与‘冰玉果’可谓是一阴一阳,偏偏生长的地方属性又相反,颇有些阴极阳生、阳极阴生的意思。

    “什么病需要用到赤阳朱果?”牛有道不免好奇。

    商淑清:“说是什么天生的‘天阴损脉’,需要服用赤阳朱果才能彻底根除病根。”

    牛有道:“据我所知,那果树能长九颗果子,每年长一颗,每九年成熟一颗,也就是说,每年都有一颗成熟的赤阳朱果。凭萧家的势力,难道都不能从冰雪阁求来一枚吗?”

    商淑清:“自然是求过,萧别山在世时,为了救治萧别山,萧煌就屡屡托人去冰雪阁求取,萧煌甚至托了赵国皇帝相求,也都没用。说是此果乃雪婆婆专享的东西,雪婆婆每年都得吃上一颗才舒心。金州刺史对凡人来说位高权重,可在雪婆婆那种人的眼里,和蝼蚁又有什么区别?萧天振的命比不上人家的胃口重要。”

    牛有道默默点了点头。

    商淑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道:“不知道爷可有什么其他好办法博取天玉门的重视?”其实她这几天一直想请教来着。

    牛有道:“暂时没想过,不过话又说回来,王爷和蓝先生拟定的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办法,不但能得天玉门的重视,还能一举拿下青山郡扩张势力,可谓一举两得,错过了这个会,想再找到吞并青山郡的会怕是不容易。”

    商淑清:“当然也知道,可是海如月不答应也没办法。”

    牛有道淡然道:“办法容我想想。”伸示意她先回。

    目送她离去后,牛有道负走向了田野间游逛,思绪游离之际,圆方找来了,也没说什么,跟在了后面。

    看到前方一群孩童奔跑时,牛有道停步,背对道:“老熊,你的身份想带着南山寺僧众在这世道立足,怕是很难,放弃他们,跟我走怎么样?”

    “啊!”圆方愣了一声,不知他为何突然冒出这话来,连连摇头,嘟囔道:“那怎么行,南山寺其他人都走了,这仅剩的都是老主持一脉亲传的徒子徒孙,我答应了老主持的,不能扔下他们不管。”

    牛有道站在那静默无言许久……

    次日早晨,梳妆台前为牛有道梳理的商淑清注意到铜镜旁放了两块石头,一黑一黄。

    梳理完毕后,牛有道照例送行,临出门前,商淑清又回头看了桌上两块石头一眼,神色有些沉默。

    送别后,牛有道一个人慢慢晃到了那湍急小河旁,看一群年轻人训练。

    约莫半个时辰后,蒙山鸣坐着的轮椅推来了,商淑清推来的,边上还有一个体态健壮的老头,浓眉大眼,须发泛黄。

    “法师!”蒙山鸣打了个招呼,牛有道转身回头,笑着与之打招呼。

    客套一番,蒙山鸣指了身旁的老头,“想必法师还没见过,这位是名满天下的铁器名匠公孙铁牛,公孙先生早年曾遇到一些麻烦,蒙宁王相助,后来便领了家人在此隐居。来此后,公孙先生挑了些有天分的村民子弟做徒弟,在北面的山里面设了个匠器作坊,这些年来,一直在为王爷打造军械,以备不时之需……”

    牛有道微笑着听着,听完这里隐藏的一些情况后与公孙铁牛互相问好。

    公孙铁牛的脾气似乎不怎么样,才说几句话,就一直扭头看来看去,貌似不太耐烦这种虚伪客套,最后干脆一句还有事,晾下几人扭身就走了。

    “公孙先生人是好人,就是性格刚烈了些,法师不要往心里去。”蒙山鸣代为抱歉一声。

    “无妨,本来就不熟悉。”牛有道无所谓的撇过,看向商淑清道:“郡主,我准备为王爷去趟金州,去会会那个海如月,看能不能为王爷促成此事,郡主可传讯告知王爷一声,不要太过着急另做准备的事。”

    商淑清愣了一下,旋即摇头劝道:“道爷,还是不要做无用功了,金州那边真的不用去,海如月的态度的的确确探明了,不会更改,没用的。”

    牛有道:“再试一次也无妨,不过这事还请郡主暂时先瞒着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