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一章 金州府城
    ,。

    瞒着袁罡?商淑清不解,牛有道已经转身而去,压根不解释。

    目送,蒙山鸣问:“你确认他摆出的两块石头是给你看的?”

    同样目送的商淑清神情复杂,苦笑道:“之前还不敢确认,现在确认了。”

    蒙山鸣哦了声,“怎讲?”

    商淑清:“就在刚刚之前,他还不露一点端倪,直到刚见了公孙先生,我们告知了此地乃军械秘密制造地,他才说他要去金州。我不信这种事情他事先没做任何考虑,不信这种事情他能突然兴起做决定。石头是摆给我看的,摆出石头后,避开了袁罡,人出现在了这里等着…他不可能一直在这等下去。”

    蒙山鸣思索着徐徐道:“明白了,他在看我们的诚意,如果我们不说,他也不会问,也就不会说出去金州。”

    商淑清:“他既然知道那两块石头之间的关系,应该早就察觉出了点什么,说不定一直在等我们说,然而一直没等到。这次把石头摆出来给我看,像是在给我们一次会,给我们最后一次会!如果我们依然瞒着他不说,我有种预感,我们怕是留不住他了,他怕是要带着袁罡远走高飞了,而不是说要去金州!”

    蒙山鸣亦苦笑:“明白了,他在权衡值不值得,看来他认为他此去有风险!”

    商淑清略揪心,她也意识到了,可她不能阻止,天玉门和凤凌波不会给他们兄妹太长时间,目前看来吞并青山郡的良只有这一次。某种程度上,因为见识过牛有道的能力,她是希望牛有道的能力能助他们兄妹一臂之力的。

    然而这种心态让她颇为自责,自己的自私自利要让人家去冒风险……

    “去哪?”

    院子里,练完功收拾妥当的袁罡闻听愕然一声。

    牛有道淡然道:“去找点修炼上要用的东西。”

    袁罡颔首,“什么时候出发?”他那意思显然是要提前做准备。

    牛有道:“明天就走,你不用去了,我带上老熊就行了。【愛↑去△小↓說△網www.】”

    我不去?袁罡怔住,似乎有点没想到牛有道会不让他同行。

    牛有道解释道:“也没什么事,从这里脱身也不用担心被人给盯上,从密道回了苍庐县再出发的话,反而有危险,说不定会被仇家给盯上。所以我准备带着老熊直接翻山越岭走人,这山路不太好走,你跟着一路攀爬是个问题。”

    袁罡默了一下,想想也是,问:“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

    牛有道:“外界咱们还没有单独闯荡过,许多情况并不了解,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不过应该用不了太久。”

    袁罡:“我在这等吗?”

    牛有道:“你在这也行,去苍庐县也行,看商淑清那边怎么安排,我办完事回来的话,应该是悄悄直接回苍庐县。你若是去了苍庐县,老熊的那些人你看着点,还有那个陆圣中,若是商朝宗那边的计划顺利,陆圣中那颗棋你就用起来。”

    袁罡点了点头,回头对圆方道:“跟道爷出去后打起精神利索点,否则别怪我送那群和尚去见佛祖。”

    圆方神情抽搐,挤出一脸笑道:“袁爷放心。”

    次日,梳妆台前,商淑清为牛有道整理头发的动作分外细心,镜子里端坐的人闭目缄默中。

    两人从屋里出来后,圆方已经背了个包裹在外面等着,袁罡将牛有道的佩剑奉上。

    牛有道伸抓了剑,大步而去,圆方尾随。

    商淑清和袁罡出了院子目送,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亦在某个角落里目送。

    不疾不徐出了村庄,牛有道和圆方突然加速一动,一前一后飞掠而行,上了一座高山。

    二人停在山顶,圆方跟着牛有道回首看向那隐藏在崇山峻岭中的村庄,随后各取了一片小巧碧绿的叶子含入嘴中。此叶本无名,村子里的人取名为‘清心’,将此叶含在嘴中能应对山中弥漫的瘴气。

    “走!”牛有道给了一声,身形猛然从山巅弹出,人如离弦之箭般射出,体内气迸发而出凝聚如翼,借着射速和攀登的高度御气飞行。

    圆方御气滑行在后追赶。

    迎面有山撞来,一前一后的二人身形一侧,借助空气浮力迅速绕飞而过,如两只大鸟般穿过两山之间。

    风声在耳畔呼呼。

    圆方的修为明显不如牛有道,气翼在空气中高速摩擦了没多久便崩溃,人迅速落在山上飞奔快跑,再次弹射而出重新聚集成气翼追赶。牛有道换气的频率则明显比圆方慢的多,不过他还是偶尔会停下等上一等,不然圆方搞不好会跟丢了。

    两人遇平地快起快落飞纵,遇小山要么掠过,要么绕飞而过,遇高山则蹬踏悬崖峭壁扶摇直上,到了山顶则再次弹射而出,快速凌空滑翔而去。

    茫茫崇山峻岭间,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恍如鸟儿自由翱翔……

    小半天后,山势此起彼伏度明显缓和了好多,山间氤氲的瘴气明显也看不到了,牛有道估摸着已经出了那片地域。

    直到见到了如缎带般的官道,两人方停了下来,而圆方已经累成了死狗一般,“呸”吐出了嘴中的叶子,扶着一棵大树跪在了地上气喘吁吁,如此这般持续半天不停的方式实在是让他吃不消了。

    牛有道脸色也不好看,法力消耗的太厉害了,要不是为了赶路,根本不会这样干,这种虚弱情况下遇上找麻烦的可就真的麻烦了。

    两人就躲在官道旁的山林里吃喝了点东西,然后盘膝打坐恢复。

    牛有道恢复的快,首先是他没圆方消耗的厉害,其次可以利用体内的传法护身符。

    圆方恢复的速度有点慢,临近傍晚才恢复了过来,也是没办法,两人身上没任何帮着快速恢复的灵丹,他只能是慢慢恢复。

    原本牛有道倒是有过,宋衍青师兄弟三人身上搜出来过一点,被他因尝试而用掉了。陆圣中身上也搜到过,他全部给了圆方,而没尝过滋味的圆方也立马尝试掉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人在修行界都是穷人,而且是穷的一干二净那种。

    官道上拦了辆路过的马车,问明路径后,一枚金币便让马车改道去了最近的县城。

    一路快赶,马车终于赶在城门天黑关闭前将二人送进了城。

    城内找了家客栈落脚,牛有道要了一桌的美味佳肴犒劳圆方。

    饭桌上,圆方问看着窗外街头目露思索神色的牛有道:“道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牛有道淡淡道:“金州府城。”

    圆方嘀咕道:“好像还有好远的路。”

    牛有道:“快点吃,吃完还有事。”

    “哦!”圆方稀里哗啦快速填饱了肚子。

    结账时,牛有道扔了枚银币给伙计当赏钱,伙计点头哈腰高兴的不行。

    牛有道摆了摆,钱自然不是白给的,“伙计,找你打听个事。”

    伙计忙道:“您说,您说。”

    牛有道问:“知不知道县城承驿吏的家在哪?”

    伙计想了一下,指了个方向道:“离县衙不远,县衙斜对面的左边巷子里便是李承驿家,到那一问便知。客官找李大人有事?”

    牛有道微笑道:“也没什么,他朋友托我送封信给他。”

    随口打发了,随后带着圆方离了客栈,直奔伙计说的地方打听,找到了承驿吏的家。

    找这位自然不为别的,要弄个身份借驿站的驿马一用,倒不是买不起马,但是驿站的马可以在一路的驿站换乘,便于快速赶路。这事没什么难度,也不需武力威胁,武力威胁反而不好,直接用钱砸。

    一把金币洒在桌上,立马搞定了这位承驿吏,双方约定,明早见。

    次日城外偏僻地,这位李承驿牵来了两匹驿马,还有两套驿卒的衣服,开出的公函也带来了,顺道让两人送封公函,公私兼顾。

    所谓一交钱一交货,约好的另一把金币又给了这位李承驿。

    牛有道和圆方换了衣服,翻身上马,一路快马加鞭而去,一路驿站换乘,马不停蹄赶往金州府城。

    两天后,风尘仆仆的两人顺利抵达金州府城,将公函交付官衙,驿马也留下了,没必要带走驿马惹出麻烦来。

    福临客栈,两人来到客栈门口时,圆方里拿了支花,很显眼,立刻有一名汉子走来接近二人,低声道:“方哲。”

    牛有道上下打量对方一眼道:“牛有道。”

    那位叫方哲的松了口气,立马伸相请:“道爷,请!”领了两人进客栈,去了他的房间。

    之所以有这一幕,自然是出发前和商淑清拟定好了的,商淑清那边紧急传讯给商朝宗,让商朝宗派之前在金州联络的人员和牛有道碰头。

    到了房间内,方哲关上门转身立问:“王爷传讯让我配合道爷,不知道爷要我怎么配合?”

    “情况!”牛有道:“把你知道的有关海如月的所有情况详细告诉我。”

    “好!”方哲立马将所掌握的情况详细道来。

    牛有道不时插话提问,两人谈了好久才停。

    大概有了个了解后,牛有道屋内起身道:“暂歇一晚,客栈给我们开个房间,明天便带我去刺史府。”

    方哲跟着起身,“道爷,明天怕是不合适吧?明天海如月四十寿,不少客人登门,她怕是不会见你…她现在嫌我啰嗦都不太愿意再见了。”

    牛有道:“无妨,你就说王爷为她儿子请的良医来了,别说四十寿,就算她再嫁人也会空出时间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