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二章 冤家路窄
    ,。

    旁听的圆方歪嘴一乐,发现还是道爷说话莫名有底气,嫁人都得见他。

    方哲小汗一把,这不是骗人么,提醒道:“道爷,别看海如月只是个女人,夫亡子弱的情况下,她一个寡妇还能稳住背后势力控制着金州可见不简单,到时候见不到良医,敢拿这种事骗她,只怕咱们都别想活着走出刺史府!”

    牛有道淡然道:“你尽管照我的话去办。”

    “这…”方哲苦笑道:“道爷,不是我怕死,为了王爷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可若是把海如月给激怒了,搞不好反而会给王爷惹来麻烦啊!”

    圆方两眼一瞪,“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废什么话!”不知不觉模仿上了袁罡的口气,袁罡不在,他下意识认为自己就该站在袁罡的位置上。

    牛有道朝他抬了抬,不让他吓唬人家,自己也放缓了语气,“王爷派我来自然有派我来的原因,不是派我来坏事的,否则又岂会让你配合我。方哲,你觉得我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

    这么一说,倒是令方哲绷着的心弦一松,拱道:“好吧!我先去为二位把房间定下来。”

    牛有道伸请便,方哲出去后,两人暂时在屋内等着。

    房间内安静了一会儿,圆方忽有些忸怩道:“道爷,其实这个方哲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牛有道偏头看来,“怎么?害怕了?刚才说人家不是挺有底气的吗?”

    “道爷误会了,提醒一下,提醒一下。”圆方呵呵干笑两声,刚才学着袁罡的口气训人固然过瘾,可话一出口后他就后悔了,还是没袁罡那底气,主要是跑到刺史府去骗那女人,真有可能会丢小命的。

    没等多久,方哲便把房间安排好了,特意要了隔壁那间房。

    三人到隔壁屋内看了下,没什么问题。

    今天暂时妥当了,牛有道让方哲自己忙去,他则带着圆方出了客栈。

    说是出去转转,实则是要去勘察一下州城内的地形。

    州城之大,仅次于京城,之繁华,自然也不是一般地方能媲美的。街道两旁各类商铺鳞萃比栉,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穿戴看着贵气的人也不是小地方能比的,行走在这一州中枢之地,能让人暂忘了这是乱世。

    圆方纯粹是乡下人进城,满眼好奇地东张西望,对不少东西都感到新奇。

    牛有道偶尔看他一眼,暗暗感叹,这妖精和猴子还是有不小差距的,倘若换了是猴子来陪着办事,知道可能有危险,猴子肯定走到哪都在观察默记地形和路线,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也不能怪圆方,某种程度上来说,圆方是没什么见识的,一直呆在穷乡僻壤,说是和尚,其实一直干着山贼的勾当,基本没离开过那一片,来到这么大的城池看花了眼也能理解。

    干脆了,牛有道顺便让他多见识一下,习惯了下次自然就不会这般,于是热闹的地方也会钻上一钻。

    然而有句话叫做冤家路窄!

    途径一家门面很气派的商铺时,牛有道免不了看了眼上面高挂的招牌,上书“玲珑阁”三字,再看门口装饰和楹联,大概判断出了是家出售奇珍之类的商铺。

    既然经过了这里,牛有道也有心看看里面都卖些什么东西,然还不等他从街对面走来,便愣住了。

    玲珑阁门口守了两个人,不断左右打量着四周,其中一人和牛有道的目光对上后,也愣住了。

    这人不是别人,圆方也认识,正是牛有道曾经的同门‘好师兄’之一,在南山寺放过的陈归硕!

    至于陈归硕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和宋家脱不了干系。宋九明有三个儿子,长子宋全在燕国朝廷为官,三子宋舒在家,还有个老二宋隆,如今在赵国为遣赵使,是为大燕常驻赵国的外交人员。

    金州刺史在赵国也属于拥兵自重那一类,对于敌国的这种人,燕国是喜闻乐见,巴不得赵国下面的封疆大吏都是这种人才好。对于这种人,燕国是巴不得拉拢联动的,海如月四十寿,作为燕国的遣赵使者,焉能放弃迎逢交流的会?

    不管宋家和牛有道之间有什么恩怨,宋家身为保皇党中的重要一员,满门富贵寄于燕皇,自然是盼着大燕好的。于是宋隆亲自跑来了,名义上不是为金州刺史母亲祝寿,而是给赵国公主祝寿,海如月本就是赵国当今皇上的亲妹妹,说是给公主祝寿,外交礼仪上一点毛病都没有!

    而陈归硕为上清宗所不容后,自然就投奔了宋家。其实他早就算是宋家的人,宋家许了他前程没有食言,好的前程算不上,当时宋家还没和上清宗彻底撕破脸,遂将陈归硕派往了赵国,给宋家老二跑腿。

    陈归硕守在玲珑阁门口,而宋家老二宋隆就在玲珑阁内,在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东西添加进祝寿的礼单中。

    这家伙怎会在这里?牛有道心中咯噔一下,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陈归硕。

    就如同他离开那村庄对袁罡说的那般,在苍庐县担心被仇家盯上,所谓的仇家主要便是宋家,从村庄翻山越岭而来,自然无此担心。赵国这边应该没人认识他,可谁想碰上了陈归硕,而且还是宋家人,若是让陈归硕走漏了消息,让宋家知道了他脱离了天玉门的保护出现在了这里,十有八九要派人追杀,届时别说商朝宗的事情办不好,只怕连他自己都有性命之忧。

    一向自称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他,心中蓦然升腾起浓浓杀,绝不能放走对方走漏消息!

    他慢慢朝对面走了过去。

    圆方亦诧异,也没想到会在这遇上陈归硕。他还不太清楚牛有道和宋家之间的恩怨关系,所以不知其中之凶险。

    陈归硕同样做梦都没想到会在这遇上牛有道,牛有道的眼神虽然平静,但他却感觉到了一股杀,想起在南山寺的一幕,再见牛有道逼来,心惊肉跳!

    身形一闪,第一时间闪进了玲珑阁内躲避,不过一见到里面背个看东西的宋隆后,自己都差点乐了,宋隆身边有高保护,自己干嘛要怕牛有道?

    他迅速闪到宋隆身边,“二爷,牛有道在外面。”

    “嗯?”颇具威仪的宋隆偏头看来,有点疑惑,一时没反应过来。

    陈归硕急忙提醒,“牛有道,杀害衍青少爷的牛有道在外面!”

    宋隆骤然眯眼,挥示意了一下,陪在玲珑阁内的四名随扈中的两人立刻跟陈归硕而去。

    已经走到了店门口台阶下的牛有道迅速止步,重新回到门口面带微笑的陈归硕让他察觉到了危险,确切地说,察觉到了危险来自陈归硕左右的二人。

    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陈归硕不是他的对应该有自知之明,那么陈归硕的底气来自于哪可想而知了。

    别说他了,就连圆方都察觉到了危险。

    “牛师兄弟,看来你我还真是有缘分呐?”陈归硕冷笑一声。

    他话刚落,一只在他胳膊上轻轻敲了一下,陈归硕回头一看,赶紧让开到了一旁,指着牛有道示意了一下。

    宋隆露面了,站在门口居高临下道:“你就是牛有道?”

    牛有道平静道:“你是谁?”

    宋隆同样平静道:“宋衍青二伯!”

    牛有道心里又是一咯噔,这家伙身边的人当中搞不好有金丹境界的护卫。

    他没猜错,宋隆身边有两名金丹,两名筑基,两名炼气。

    可他更想不通的是,怎么会在这里碰上宋家这位?

    不过牛有道丝毫不乱,依旧平静道:“原来是宋师兄的二伯,牛某对宋家人可是想念的很,来了金州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我也好尽地主之谊!”

    宋隆:“现在也不迟。”

    牛有道:“还有刺史府的差事在身,几位不妨稍等,我马上回来好好款待几位!”

    ‘款待’二字说的格外意味深长,说罢转身,挥示意了一下,带了圆方不慌不忙地离去。

    这家伙成了金州刺史府的人?陈归硕愣住。

    站在门口本面带倨傲冷肃神色的宋隆也愣住,硬是没敢让下人动。

    搞不清牛有道在刺史府的身份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鬼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岂能轻易被糊弄,宋隆沉声道:“跟上去,若不是去刺史府,立刻给我拿下。记住,若非必要,不要在城内引起骚乱!”海如月过寿,他跑来闹个鸡飞狗跳不合适,未免有不把主人放在眼里的意思,这里不是他宋家撒野的地方。

    听他这么一说,一旁的陈归硕讨好似的插了一句,“大人,牛有道身边那位是只熊妖,是《异兽录》上的金王熊,其毛发可做护体宝衣,刀枪不入,可当寿礼!”

    “嗯?”宋隆立刻对护卫挥了下。

    立刻有四人脱离其身边跟去,陈归硕也在其中,一名金丹、两名筑基、一名炼气。

    领着圆方离去的牛有道不敢火急火燎遁走,怕露逃窜迹象引起对方的怀疑,混迹在来往人群中前行。

    圆方知他用意,仍心有余悸,为刚才的一幕暗暗捏了把冷汗,幸亏这位应对自如反应快,不然怕是难以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