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三章 一点骨气都没有
    ,。

    没走多远,圆方回头看了眼,立马看到陈归硕那熟悉的面孔不远不近跟着,当即低声提醒牛有道:“道爷,不好,他们跟上来了。”

    牛有道回头,确认了有四个人跟着,遂低声道:“他们的目标是我,我们分开走,否则一旦动起来我没办法顾全你。”

    圆方知道这是实话,他和宋家又没仇,道爷才是人家的目标,而两人分开的话,道爷一个人脱身的几率也许更大,带着他就是个累赘,遂嗯了声道:“道爷,那您怎么办?”

    牛有道:“你不用管我,你先脱身了再说,咱们在一起很有可能谁都走不了。记住,去刺史府,我们在刺史府外碰头,若发现情况不对,你就直接硬闯刺史府,被抓后就说是王爷派来的人,刺史府自然会联系方哲核实。”

    圆方嗯了声,看向牛有道的眼神复杂,道爷这是要一个人把危险给引开啊!

    “前面!”牛有道提醒了一句。

    前面是个岔路口,人来人往的,圆方明白他的意思,就在前面分开。

    抵达岔路口后,圆方提醒道:“道爷,您小心呐!”

    牛有道什么都没说,两人就此分开,左右分离而行。

    后面跟着的四人相视一眼,那名金丹修士指了两名筑基修士跟了圆方而去,自己则领着陈归硕继续跟上了牛有道。

    途径一个摊位,牛有道抛了几枚铜钱到小贩的筐里,顺拿了颗果子,提袖一擦,直接啃了口,顺便回头观察,发现跟着自己的人只有两人后,立刻暗道不妙,估计圆方麻烦了,也不知圆方能不能摆脱,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对方不敢在府城内公然动,否则圆方怕是很难脱身。

    咬着满口香甜多汁的果子,牛有道继续前行,心情沉重。

    而另一条道上的圆方亦是暗暗叫苦,发现自己被盯上了。

    他也走到了一个摊位前,扔钱买了块烤饼,并问摊主:“刺史府在什么位置?”

    问这话时,他肠子都悔青了,之前在刺史府外绕行过的,可他后面到处看新鲜,把路给忘了。

    摊主挥指去,“前面右拐过两条街就能看到了。”

    圆方记下了,啃着烤饼继续前行。

    一名筑基期修士走到圆方刚才光临过的摊位,拿了块烤饼,顺扔了一枚银币给摊主,“不用找了,刚才你指指点点的,那戴毡帽的人问了你什么?”

    一块烤饼就能得一枚银币,那摊主高兴的不行,没做任何隐瞒,直接把圆方给暴露了,“哦,也没问什么,他问刺史府在哪。”

    两名筑基期修士相视一眼,目光一沉,意识到了牛有道之前在忽悠他们,根本不是刺史府的人,刺史府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刺史府在什么位置。

    两人立刻加快了速度朝圆方逼去,没了对刺史府的人的顾忌,准备下了。

    回头见到跟踪者停在了自己买饼的摊位前,圆方就知道糟糕了,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这就是贪玩的后果!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如果换了是袁罡的话,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又见对方快速逼来,圆方上的烤饼一扔,也不管街头惹来的惊呼声,直接飞身上了屋顶,在屋顶上飞跃逃窜,希望尽快赶到刺史府。

    两名筑基期修士迅速腾空闪身而来,不一会儿便追上了圆方。

    圆方这才发现自己的修为和对方的差距不止一点点,然而后悔也晚了。

    砰!腰部一阵巨疼,挨了一脚,砸落在了一个空寂小巷内,摔了个七荤八素,定住神后,胸口被一脚踩住,一支冰冷剑锋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身后人群有惊呼声传来,牛有道迅速回头一看,见到一人从天而降,落在了后面跟踪的两人身边。

    牛有道认出正是之前跟踪的四人中的一人,如果没估计错的话,这人应该是分道跟圆方去了。

    见到此人的出现,牛有道意识到了不妙。

    果然,那人与后面跟踪的两人咬了下耳朵后,几人立刻快速逼近。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牛有道很自然地一个转向,直接进了一旁的一家阔气青楼内。

    “人人有份!”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簇拥而来,牛有道顺抓出一把金币,掌中一亮,就这么顺抛洒了出去。

    “呀!”一群姑娘立刻乱成一团去抢,老鸨、龟公之类的亦加入其中捡钱,那叫一个热闹。

    三名修士冲入青楼内的瞬间,青楼正门右边的窗户开了一下闪出一个人影。

    三人正门而入的同时,牛有道从一旁的窗户而出,顺轻轻将窗户闭合了,快步而去。

    冲进青楼的三人,见现场乱成一片,目光迅速扫视,有人闪身上楼搜寻,有人楼下搜寻,还有人迅速出来飞身到了楼顶观察,防备牛有道从青楼其他方向钻出逃走……

    回到福临客栈的牛有道快速找到了方哲,见面就一句话,“带我去刺史府,引荐我见海如月!”

    “现在?”方哲愕然,看了看窗外天色,“天快暗下了,这个时候去见不合适吧?”

    牛有道沉声道:“立刻!快!这里不能呆了,立刻转移!”

    不急都不行,根据之前情形的判断,估摸着若非不得已这些人不太敢在城内光明正大杀人,圆方还活着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是袁罡的话,他敢保证袁罡打死也不会招出这边的落脚点,圆方那人太圆滑,他实在不敢保证,不能寄希望于圆方嘴硬而留在这冒险。

    还有一点,若他被找到了,圆方反而更危险,找不到他,圆方多活一阵的希望更大。

    他必须尽快想办法将圆方给救出来,越早下,圆方存活的几率越大,拖的越久,圆方越危险。另外,时间拖久了,还不知道圆方会说出些什么东西来,必须趁早。

    闻听此言,方哲知道出事了,连连点头:“好!”

    他招呼上了两名同来办事的同伴,连同牛有道迅速撤离了这家客栈。

    几人另找地方租了顶轿子,牛有道钻进了轿内遮掩,一行直奔刺史府……

    夜幕降临,在青楼内搜了好一阵却一无所获的陈归硕等人回到了留芳馆。

    留芳馆是金州刺史府设置的专门招待客人的会馆,内有大大小小不少的庭院,此番从外地而来为海如月祝寿的人不少,宋隆只是其一罢了。

    “跑了?”堂内负而立的宋隆霍然转身,盯着四人中为首的那名叫谢春的金丹修士,“那个牛有道好像是个炼气修士吧?你们几个居然能让他在眼皮子底下给跑了?陛下派你们来做本使的护卫,我很担心呐!”

    就差直接说出,连个炼气修士都搞不定,我还指望你们能保护我吗?

    谢春一脸尴尬,他也纳闷了,明明见牛有道进了那青楼,明明已经第一时间迅速控制住了那青楼,可牛有道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总之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了,而青楼内的人也没人看到牛有道去了哪,实在是见鬼。

    “那个牛有道的确奸猾,扔了把金币…”

    谢春刚冒话辩解,宋隆便打断了:“不用解释了吧?”

    言下之意是,辩解有意义吗?

    另一名叫黄旭升的金丹修士道:“宋大人,现在说这个没意义,牛有道的同伙在这里,赶快提审逼问牛有道的下落才是正题!”

    于是圆方很快被拖了上来,黄旭升唰一声拔剑在,剑锋逼在了圆方的眼球上,“牛有道在哪?敢有一句假话,我便挖你一只眼!”

    胆战心惊的圆方愕然,眼珠滴溜溜转了下,瞬间明白了,道爷跑了,不然人家不会这样问!

    心中可谓哀鸣一声,看看人家道爷,再看看自己,这就是差距啊!

    他也没逞强,一副惶恐害怕的样子,哆嗦道:“福临客栈!同福路的福临客栈……”连住哪间房都痛快招了。

    道爷那种人,他敢保证,肯定已经不在福临客栈了,所以干嘛要嘴硬受那皮肉之苦。

    他甚至已经预料到了,道爷肯定会想办法救他,不然有些秘密就要暴露了。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心里一清二楚,示弱是他的强项,现在示弱麻痹对方让人家觉得自己怕死,待会儿说的话才能让对方相信。然而他又极为忐忑,不知牛有道能有什么办法把自己从这些人中救出,他不敢保证自己的嘴巴能糊弄太久。

    黄旭升立刻转身对谢春道:“师弟,你再带人去一趟,这次不要再失误!”

    谢春很是无语地瞅了圆方一眼,就算这老头说的是真的,可是一点骨气都没有,一吓唬就招了,牛有道身为同伙能一点都不了解这个软骨头?还能在那客栈才怪了!

    可是没办法,他看到了师兄给自己的眼色,明白师兄的意思,有些事情当着宋隆的面要做做样子。

    他只好转身招呼了几人离去,虽然执行,心里却没给宋隆什么好话,自家的私仇关我们屁事!

    然而碍于宋家和师门的关系,他表面也不好流露出什么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