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五章 初次交锋
    ,。

    朱顺:“燕国的使臣就能在我赵国随便抓人吗?”

    宋隆针锋相对:“朱顺,话可不能乱说!”

    朱顺:“宋大人,来者是客,我不想把事情搞大,但是那个人,我今天必须带走!把人交出来,我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否则就是逼我下令搜查,若是搜出来了,那我只好将你们扣下,让燕国朝廷给金州一个交代!宋大人,这事没有商量和含糊的余地,我再重申一遍,把人交出来,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绝对说话算话!”

    抓来的人就在里面,这里已经被重兵给围了,现在想藏也没地方藏,而对方的态度很明确,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宋隆不得不好好斟酌其后果。

    金王熊的毛发虽然珍贵,可和有些事情比起来也不算什么,除此之外这熊妖对他也没什么用处,何况本就是打算送人当礼物的,也没打算私藏当宝。

    宋隆瞥了眼他真正的目标,牛有道!

    目光略闪烁一阵,偏头道:“把人带出来。”

    见他身边人回里面,牛有道迅速低声提醒朱顺,“死人可不能治病!”

    他担心对方会灭口,毕竟使节在他国境内抓人不是小事,万一这边将圆方给杀了,来个借口说是在街头遇见的伤者给带回来救治的,结果回天无力,就是不承认是自己抓的,那这口水仗可扯不清楚。

    朱顺目光一闪,以十分严肃的语气警告道:“我要活人!人若是死了,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能把话说的这般严重,是因为他知道若真有良医能治好少爷的病,对萧家、对夫人意味着什么,更知道萧家若是垮了对他这个萧家的管家意味着什么。

    宋隆冷笑道:“好大的口气,我乃燕国使臣,纵然是赵国朝廷也不敢轻易说出杀外使的话来,看来金州大过赵国朝廷呐,宋某今天领教了!”

    朱顺:“宋大人误会了,金州可不敢大过朝廷,金州只是不怕燕国而已,不会纵容燕国在赵国境内胡作非为而已!宋大人若是不信,大可以交个死人出来试试,我敢保证,万一出了什么事的话,燕国那边一定会通晓情理,不会追究什么!”

    “……”宋隆被这话堵出满腔怒火。

    对方话虽然说的婉转好听,可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我就算杀了你,燕国也不敢当真追究!

    身为外使,听到这话简直忍无可忍,可又不敢较这劲,只因燕国的拳头捏不起来,也打不出去,威胁不了敌人,两国之间靠的是实力说话,嘴巴硬是没用的!

    这事虽然是宋家的私事引起的,可他今天算是深刻领教到了什么叫做弱国无外交,连赵国境内的一方诸侯也敢不把燕国放在眼里,对一外使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其实他心里明白,燕国的综合国力并不弱,比赵国差不了多少,燕国弱在了内部之乱,成了一盘散沙。放在数年前,宁王统领的雄兵还在时,赵国在燕国面前也得矮上一头,那时的赵国哪敢跟燕国使臣这样说话?然而在燕皇的眼里,也许自己的兄弟宁王较之外敌是更加迫在眉睫的敌人,有些事情他们这些做臣子的也不好说什么。

    最终,身上带血的圆方被带了出来,宋隆也算是当着众人的面迫于强权将人给放了。

    见到圆方,朱顺轻轻问牛有道:“是他吗?”

    牛有道点头:“没错!”

    再次见到牛有道,见到牛有道带了这么多人来救自己,圆方激动的想哭,道爷果然没放弃他,果然来救他了!

    刚才被用刑的时候,他心里知道,不管招不招,对方都未必会放过自己,关键是凭啥要放过他?他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想到从被抓到现在估计一个时辰都不到,自己就被道爷给火速救了出来,心中的滋味,火热火热的!

    有些事情,就算牛有道以前嘴上说的再怎么样,圆方心里还是存有疑虑的,嘴上说一万次,也比不上这一回真正的亲身经历,再见牛有道那真是激动万分,一瘸一拐地到了牛有道跟前,颇动情地喊了声:“道爷!”

    牛有道上下打量了一下,问道:“伤的怎样?”

    圆方:“皮肉伤,扛得住!”对他来说,能活着比什么都强。

    而对面的宋隆突然换了笑脸,拱道:“朱管家,一场误会,还望海涵!”他在探对方的态度,看这金州府城还有没有必要再呆下去。

    朱顺亦拱回礼道:“宋大人说的没错,的确是一场误会,这事过去了。老奴还有差事在身,先行告退一!”他给予的态度也很明确,说话算话,当这事没发生过。

    对他来说,只要目标没事救出来了就行,他也不愿因为这点事情惹出金州、赵国朝廷和燕国之间的纷争,大局和现实摆在眼前,大家都是不得已,不管自己高兴或不高兴,都要做那拿得起放得下、不计小节的人。

    宋隆松了口气,露出会心一笑,“朱管家慢走,恕不远送!”

    “宋大人留步!”朱顺亦客气一声,随后挥让围困的人马退下,转身带了人撤离。

    临走前的牛有道和宋隆目光对峙了一下,眼神都很平静,却都透着不善。

    初次见面交锋,牛有道这边吃了亏,宋隆那边丢了面子,谁也没能奈何谁,现在谁也不能奈何谁,谈不上谁赢了或者谁占了便宜……

    包围燕国使臣院子的人马撤离,牛有道扶了个一瘸一拐带血有伤的人出来,很显眼。

    至少各国使节都看得清清楚楚,也分外关注牛有道和圆方这两个陌生人,都想知道这两人是谁。

    纷纷问左右比较熟悉金州情况的随行,结果都摇头表示不认识、没见过。

    这就越发让众使好奇了,究竟是什么人竟能劳动朱顺亲自带人来围燕国使臣的院子。同时大家也都极为关心燕国的宋隆究竟和金州这边发生了什么冲突,会不会演变成更大的冲突,会不会波及燕、赵两国进而改变天下格局?

    当年武朝崩盘,数百诸侯称王立国,天下格局就一直在变动,渐渐演变成了如今的七国,远的不说,秦国被瓜分的血腥味似乎还没散去呢,试问众使如何能不高度关注?

    待到朱顺人马撤离了留芳馆,晋、韩、宋、卫、齐五国的使臣立马朝‘燕馆’门口的宋隆走去,表达关心。

    “宋兄,朱顺为何看你如此不顺眼?”韩国使臣诸葛寻率先上前发话,一脸惊讶的样子。

    他是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一身白衣,长的玉树临风,是诸国使臣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卖相最好的一个。

    当然,说出的话也不太好听,原因大家都能理解,韩国刚从燕国切走一州之地,两国一场大战死伤无数,几乎还是对峙状态,正儿八经的敌国关系,说话能好听才怪了。

    宋隆淡然道:“没大没小,我年纪做你父亲都足够了,韩国的礼教是让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以后记得以叔伯来称呼。”

    诸葛寻呵呵道:“没听说过国与国之间的使臣是以年纪来论资排辈的,回头我韩国派上一个百岁老人为使,宋兄见了面岂不是要称呼爷爷?那多不好意思。”

    一旁的宋国使臣涂怀玉捋着胡须,鄙夷一声,“毛都没长齐的东西,也配为使?”

    他倒不是帮宋隆讲话,而是因为宋国也和韩国毗邻,彼此也有是非,加之看诸葛寻太年轻有些不顺眼,这么年轻为使倒显得他这老家伙没用似的。

    边上的晋使楚相玉、卫使隋湃、齐使左安年,皆在旁乐呵,有看热闹的嫌疑。

    没办法,燕、赵、韩、宋四国靠的近,常常发生矛盾,相对来说,晋、卫、齐隔的远要好点。

    总之不管怎么说,这些国使统统跑来为海如月祝寿都没安好心,不说别的,赵国皇帝海无极看到该如何想?这些人是巴不得在海无极兄妹间挑起矛盾来。

    宋隆有心事,没心情跟他们斗嘴,连声招呼都懒得打,甩袖转身而回。

    回到屋内后,他脸色方真正沉了下来,吩咐随行官吏,“速去搞清这牛有道和刺史府究竟是什么关系!”

    刺史府内,朱顺吩咐人先带了圆方去洗漱和处理伤口,要请人家帮萧天振看病,哪能这狼狈样去见夫人。

    屋内梳洗,没了外人,圆方方小声对牛有道说:“道爷,我除了说了你在福临客栈落脚,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牛有道笑道:“不用解释,我信你!”

    “……”圆方愣住,暗暗又是一阵感动。

    殊不知,牛有道心里清楚的很,若是圆方吐露了不该吐露的秘密,宋隆完全有理由扣住圆方不放。

    其中缘由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牛有道低声道:“形势不由人,刚才不便为你出气。”

    慢慢换穿着衣服的圆方忙道:“明白,明白,出家人没那执念,出不出气无所谓的。”

    “不过现在却有个出气的好会……”牛有道把请动刺史府出面解救的情况讲了下。

    “啊!”圆方大惊失色,“道爷,我哪会治那毛病?”

    牛有道平静道:“不用你治,待会儿你只需见行事,尽量别开口说话,其他的我来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