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六章 有仇报仇
    ,。

    一番细细叮嘱交代后,圆方明白了他的用意,虽点头答应了表示配合,可心中郁闷了,这简直是在提着脑袋玩命啊!

    其实圆方很想问问牛有道,你不是说出来弄点修炼用的东西吗?

    他在南山寺那山野中呆了那么多年,清净惯了,陡然入世就卷入这般风云之中,仓促,有点措不及,赶鸭子上架般的适应中。【愛↑去△小↓說△網www.】

    这边收拾妥当了,让人去通报了一声。

    很快,后院那边来了通知,让两人过去,一路有人引领。

    这一路光景倒是让圆方好一阵打量,从未见过如此豪华的宅子,想想山野间的贱民,再看看这,泥云之别,感慨这人间富贵如何能不诱人,怪不得人人向往,心中默念阿弥陀佛!

    一间雅致厅堂内,宾主见面,圆方面无表情站那一动不动,牛有道行礼。

    一身华丽裙裳的海如月抬示意免礼,目光落在一瘸一拐的圆方身上,问:“这位就是来治病的良医?”

    牛有道:“正是!”

    海如月:“不知良医尊姓大名、仙乡何处?”

    圆方不冷不热道:“华佗,山野村夫罢了。”

    海如月:“哦,原来是华先生!华先生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难道是本宫怠慢了?”

    牛有道:“不瞒长公主,我们此来是来辞行的。”

    淡定在旁的朱顺霍然抬眼看来,目露森然。

    海如月眯眼道:“你是在跟本宫开玩笑吗?本宫不惜得罪外国使臣把人给救了出来,而你们答应的事还没办,就想走人?莫不是觉得本宫是个寡妇好欺、好利用?”

    牛有道:“长公主误会了,华先生不远千里跑来用医,却不想差点连命都丢了,所以不敢在此逗留,怕再遇危险!”

    海如月:“多虑了,华先生只管安心看病,本宫向你保证,金州地面上没人敢再动你!”

    牛有道:“长公主有所不知,华先生看病治人有个规矩,心情不好时不治!没招谁惹谁,被人给弄伤了,华先生咽不下这口气,心情很不好!”

    海如月意味深长地哦了声,“不知先生怎样才能咽下这口气?”

    牛有道给了八个字:“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厅内略静默一阵,海如月明眸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一阵,徐徐道:“不知想怎么个报仇法?”

    牛有道:“冤有头,债有主,把宋隆交给华先生足矣!”

    “呵呵…”海如月淡淡一笑,盯着牛有道说:“我怎么觉得这不是华先生的意思,而是你想趁找宋家人算账?”

    “这是我和华先生商量后的意思,明人眼前不说暗话,不瞒长公主,我的意思就是华先生的意思。”牛有道倒也坦然,又补了一句,“我和宋家的过结是没办法解开的,我也没那威慑力让宋家放弃那段过结。既如此,也只能是你死我活。长公主也看到了,宋家也是这态度,我一到金州就对我下了,那我也只能是这态度!只要长公主帮我达成心愿,我定为长公主解忧!”

    海如月冷然道:“还说不是想利用本宫?”

    牛有道:“不是利用,是讨价还价!”

    海如月:“看来商朝宗是不想合作了。”

    牛有道:“我如果连命都没有了,庸平郡王和长公主合不合作对我来说还有关系吗?”

    海如月:“你人已经在本宫的上,还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牛有道:“令郎的命同样在我上,长公主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海如月冷笑:“笑话,看来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牛有道:“逼迫看病吗?两个结果,治不好,或直接给治死,长公主敢拿病人的性命一试吗?总之,逼迫之下绝不可能有治好的可能!当然,长公主也可以杀了我们,让病人继续等死!不知长公主愿意选哪个结果?我再重申一遍,除了我和冰雪阁之外,这天下没有人能解长公主这迫在眉睫之忧!”

    海如月眼中有怒火,发现还真有胆大包天之人,利用了这边还敢要挟这边,不过对方如此笃定自己的治疗效果,还是令她勉强摁下了这口怒气,冷哼道:“难不成你说什么本宫就能信什么不成?”

    牛有道:“庸平郡王知道病人的病情还能派我们来,原因长公主自己思量。而我们已经在长公主的上,若不能为长公主解忧,事情闹成这样,我们还能活着离开吗?宋隆命虽金贵,可我也没必要拿自己的性命去换他的性命!”

    厅内又陷入了静默,海如月和朱顺对视了一阵。

    最终朱顺开口道:“长公主不可能乱杀他国使节,届时赵国给不了燕国交代,燕国必然要杀赵国使节报复。虽然赵国不怕燕国,可造成这纷争的后果…金州背后的人也不会同意!”背后的人自然是指控制金州的修行门派。

    言下之意是,这边不可能帮他杀燕国使臣。

    牛有道:“若是我和宋家的私人恩怨呢?届时自然和燕国也和金州无关,我想长公主这边为我创造一些下的会应该还是没问题的。长公主不用担任何责任,也不损失什么,还有好处,何乐而不为?”

    海如月似乎不想掺和这事,转身就走,她这行为也是一种态度。

    牛有道却喊道:“长公主留步,我需要一个在此掩护的身份,以免让人怀疑长公主和王爷那边。”

    海如月略停,背对道:“我这里会放消息出去,说你是我的面首。”

    面首?你的男宠?牛有道反应过来后,顿时小汗一把,赶紧拒绝道:“不妥不妥,这个身份不合适。”

    站一旁不吭声的圆方嘴角抽搐了一下,亦面露古怪神情。

    背对的海如月略偏头,问:“怎么?怕沾上我这寡妇坏你名声?”

    牛有道忙摆道:“不是不是,是我怕坏了长公主的名声。”

    海如月慢慢转身,答非所问道:“你觉得本宫长的如何?”

    “呃…”牛有道不知她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小心着回道:“长公主自然是绝色之姿。”

    海如月:“你觉得我这种漂亮寡妇坐在这个位置上还能有什么好名声吗?只怕外面各种风言风语早就满天飞,你放心,这种名声对我来说,无所谓的。”

    牛有道神情僵了一下,再次摆拒绝,“我奉王爷之命前来,这种事情还是能免则免,不如直接点,就说是奉王爷之命来为姑母祝寿的,两边交界,王爷势弱讨好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按辈分来说,海如月也算是商朝宗的姑母。

    牛有道见到这位公主之后就发现,某种程度上来说,商家的血统还是不错的,从这位长公主的外貌还有商朝宗的外貌上来说就可见一斑。当然,牛有道认为商淑清是个例外。

    “你跟朱顺商量着办吧。”海如月也没多说什么,扔下话,拖着迤逦长裙而去。

    目送她离去后,牛有道又对朱顺强调道:“还是祝寿的身份好。”

    他实在是被海如月的话给搞的心惊肉跳,和商朝宗的姑母闹出了绯闻的话,回头见到商氏兄妹怕是解释不清。

    “可以!”朱顺颔首。

    牛有道当即拱告辞,至于怎么对宋隆下,让对方好好考虑谋划一下。

    朱顺却抬了抬,示意他不必急着离开,提醒道:“宋隆是不好在这里出事的,无论是调动人马,还是动用修士,都会惊动金州背后的人,金州背后的人是不会答应的,因为不想惹这个麻烦。暗杀也不行,出使的使臣按惯例在各国是享受保护的,若是保护不利,这边也是要担责任的。所以不管是明着还是间接,长公主这边都不好介入,否则大家都不是傻子,任谁都能看出来。”

    听这意思是不想帮这忙!牛有道徐徐道:“朱管家什么意思?”

    朱顺摆了摆,又道:“我即刻安排你入驻留芳馆,你自己想办法下!”

    牛有道脸一沉,“他身边那么多高,我如何能下?”

    朱顺:“我们不能帮你,但是留芳馆内有人能帮你,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抓住会……”

    没多久,牛有道和圆方一行被请出了刺史府,移往留芳馆,方哲也放了出来。

    在留芳馆内的一间小院落脚后,牛有道没做任何停歇,立刻出面拜访馆内的贵客。

    韩馆,书房内,诸葛寻正挑灯翻看文书。

    一名随从快步而入,禀报道:“大人,外面有个叫牛有道的客人求见大人。”

    “牛有道?”诸葛寻抬头,狐疑道:“什么人?”

    随从解释道:“大人之前见过的,从燕馆出来的人,大人还让打听他们的身份。”

    “哦!”诸葛寻顿时来了兴趣,外交使臣嘛,外交外交就是为国家利益出外来往结交嘛,放下了中文书,呵呵道:“快快有请!”

    很快,宾主在正厅内见面了。

    一阵寒暄后,诸葛寻伸请了牛有道落座用茶,乐呵呵问道:“不知牛兄此来有何指教?”

    牛有道二话不说,直入主题,“我想杀燕使宋隆,希望诸葛兄助我一臂之力!”

    “……”诸葛寻哑口无言,有点懵,心想,这人有病吧,我连你什么人都不知道,你一见面就敢提这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