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七章 夜宴
    ,。

    边上陪同的圆方知道点情况还好点。

    同来的方哲可就有些吃不消了,惊疑不定地瞅着牛有道,什么情况?杀宋隆?

    他很想将牛有道扯出去问个清楚明白,你是来为王爷办事的,杀一国使臣?这是帮王爷办事还是给王爷惹麻烦?

    诸葛寻身后的几人面面相觑。

    诸葛寻咽了咽口水,赶紧端茶嘬了口,压压惊,掩饰自己的失态。

    放下茶盏,微笑道:“牛兄弟,你在开玩笑吗?”

    牛有道:“没开玩笑,我认真的。”

    诸葛寻摇头道:“你认真也好,开玩笑也罢,权当我什么都没听到,喝茶!”伸请用。

    “好!喝茶!”牛有道端了茶盏,朝对方双托了托,以示敬意,随后慢慢品尝,不说话了,喝干了又示意人来续水。

    诸葛寻等了一会儿,还是先开口了,问:“不知牛兄何方人氏,在何处高就?”

    牛有道:“燕国人氏,如今是庸平郡王商朝宗麾下的随扈法师。长公主四十寿,王爷有事脱不了身,命我代其向其姑母贺寿。”

    商朝宗?

    诸葛寻哦了声,神情有几分复杂,对这个名字他不陌生,当年商朝宗在燕京犯事被关进天牢韩国那边也在关注。

    宁王商建伯早年给韩国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一万铁骑破韩国十万大军,摧枯拉朽,锐不可挡,给韩国上下的人心和士气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宁王不死,韩国也不敢轻易南下攻打燕国,宁王的几个儿子他自然是知道的。

    诸葛寻偏头给了个眼色,立马有人悄悄退下,他慢慢喝了口茶,旋即又问:“同为燕国属臣,牛兄为何要杀宋隆?”

    牛有道:“我今天才刚到金州府城,宋隆便对我下毒,我侥幸脱身,我弟兄却被他抓了,请了刺史府的人出面才把人给救出来,他要杀我,我为何不能杀他?”

    诸葛寻奇怪:“宋隆好好的为何要杀牛兄?”

    牛有道:“我本燕国上清宗弟子,和宋隆的侄子宋衍青本是同门师兄弟,我被逐出上清宗后,宋衍青却仍不肯放过我,沿途截杀,我为自保杀了宋衍青,这仇便结下了!”

    诸葛寻身后一名修士目光闪了闪,靠近了他,俯首贴他耳旁低声嘀咕道:“说到这事,我想起来了,上清宗好像是有个叫这牛什么的名字的人,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上清宗向修行界发出的公告里面指责宋家的罪名里有这一条,不过却没有提有没有将那杀宋家子弟的弟子逐出师门的事,不久前听到消息,上清宗已经投靠咱们韩国的北州刺史邵登云!”

    诸葛寻若有所思,旋即貌似唏嘘感慨的样子道:“难怪了,原来牛兄与宋家有这过结,这宋隆身为一国使臣不以国事为重,反而因私干出这种事,实在是不像话。”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国使臣代表的是一国颜面,不管出使哪个国家,没有确实罪名的话,没人敢乱动,否则很容易引起两国纷争,牛兄让我帮这个忙,实在是有点唐突。”

    “韩国和燕国虽为敌国,但冒然杀人使臣的事放哪国都是罕见的事情,连两军交战都不杀来使,我又岂能干这种事。”

    牛有道:“不让诸葛兄动,也不让诸葛兄担责任,只是想让诸葛兄创造个会,创造个让我动的会!”

    诸葛寻眉头挑了挑,这样嘛…他又端起了茶盏,目中略有思索神色。

    没等多久,之前外出的人又悄悄进来了,俯首在他耳边低声道:“去他们住的院子那边向守卫确认了,没错,是叫牛有道,的确是燕国庸平郡王商朝宗派来给海如月祝寿的人。”

    诸葛寻就在等这消息,不可能由得牛有道自己说自己是什么身份他就信是什么身份,肯定是要核实一下的。【愛↑去△小↓說△網www.】

    情况心中有数后,茶盏痛快放下了,叹道:“牛兄,不是我不肯帮你啊,其实我也是为你好,你想啊,杀一国使臣可不是小事,回头燕国岂能轻易放过你?只怕你连离开金州地面都难!”

    “宋家这已经是第三次对我下杀,我每次都处在被动,这种事情岂能再一再二又再三?兔子急了还咬人!”牛有道伸出三根指亮了一下,放下又问,“难道诸葛兄认为我不杀宋隆,宋隆就能让我轻易离开金州地面吗?我意已决!”

    诸葛寻笑了,嘴角笑意神秘,耐人寻味……

    燕馆,宋隆同样在挑灯看文书,从赵国京城那边传来的有关赵京的消息,身为驻赵国的使臣,这方面的消息肯定是要每天保持关注的,并将消息进行筛选,有用的都要即刻以金翅传讯发给燕京那边。

    下随员进来,禀报道:“大人,已找刺史府的人确认过,牛有道和刺史府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商朝宗那边派来给海如月祝寿的。”

    宋隆靠在了椅背,目光一阵诡谲之后,“请黄旭升来一下。”

    “是!”随员告退。

    不一会儿,黄旭升进来了,问:“大人有事?”

    宋隆徐徐道:“牛有道只是商朝宗派来给海如月祝寿的。海如月身为主人,下面前来贺寿的客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出了事,她不可能不管,自然是要出面解决的,之前的确是我们冒动了。”

    黄旭升不吭声,心里却在嘀咕,你如今的出使身份就不该干这事。

    同时也在等他的下文,知道他不会只说这些,肯定还有什么别的话,不然不会叫自己过来。

    宋隆仰天叹道:“我知道我的身份干这种事不合适,可毕竟是顺的事,顺的事我若是放过了,回去见了我家老三不好交代啊!老三就这么一个儿子,听说我那弟妹天天以泪洗面,见到她我如何解释?黄兄,盯住牛有道,一旦找到合适的会,立刻解决掉!”

    说罢起身,拱对着黄旭升鞠躬,“拜托了!”

    黄旭升皱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尽力吧!”

    宋隆笑了,“黄兄放心,这件事成之后,宋家必有答谢!”

    就在这时,一名随员进来,一张请柬摆在了书案上,摆在了宋隆的跟前,禀报道:“韩使诸葛寻差人送来的请柬,邀大人赴宴!”

    宋隆顺拿了请柬打开了一看,看过后皱眉,“大晚上的搞宴请,诸葛小儿搞什么鬼?那边有说什么事吗?”

    随员说:“没说什么事,只说是一场只谈风花雪月的夜宴,向各国使臣都下了邀请。”

    “都有?”宋隆狐疑,若只是邀请他一个人,他还要考虑下什么意思,各国使臣都邀请了,他却是警醒了起来,别被这些人联把他给卖了,他肯定要到场看看是怎么回事!

    同样身为使臣,他太了解这些人的性质了,都是为了各自背后的国家利益而不择段的人。

    这些各怀鬼胎的人凑在一起只谈风花雪月?信他才怪了!

    看看请柬上的时间,快了,立刻吩咐人略作准备。

    百花阁,坐落在留芳馆居中位置的花园中,亭台楼阁在璀璨灯火的点缀下分外雅致,边有一小湖。

    客人还没来,宴客的主人先到了,诸葛寻负徘徊在水榭围栏边,几名歌姬在旁抚琴、吹箫,琴声悠扬,箫声慢慢,夜色空空。

    等了没多久,诸国使臣陆续卡着时间到了,宋隆自然也在其中。

    先到的问诸葛寻什么事,诸葛寻只笑着回,待会儿便知!

    回首间与宋国使臣涂怀玉目光略做碰撞。

    众人到齐,美酒佳肴陆续端上,诸葛寻伸邀请众人进了长亭内落座。

    众人坐下后,才发现还有一张空位置,卫使隋湃问道:“诸葛,莫非还邀了其他人?”

    “啪!啪!啪!”诸葛寻击掌三下。

    台阶下面的琴声、萧声骤然而停,众人所坐长亭通往的另一头,关闭的阁门打开了,牛有道走了出来,后面跟着方哲,还有一瘸一拐抱剑怀中的圆方。

    有人狐疑,有人不解,宋隆则眯了眯眼,冷目瞅向诸葛寻。

    圆方和方哲在亭外止步,没跟入内,其他人的随从也没入内,他们也不好特殊。

    众人见牛有道进来,倒也没人担心他乱来,边上这么多高,除非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

    牛有道进入后,对众人拱了拱道:“在下牛有道,在燕国庸平郡王帐下效命,这次本该王爷亲自前来为姑母贺寿,奈何有事无法脱身,特遣派在下前来代劳。能在此见到诸公,牛某三生有幸!”

    众人神情各异,没人吭声,诸葛寻伸示意了一下,牛有道入席坐在了晋使楚相玉和卫使隋湃的中间。

    这里刚坐下,宋隆已经冷笑一声,“在座的都是诸国使臣,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此入座?”

    牛有道神色平静,低眉垂眼没吭声,任由讥讽。

    其他人观望着。

    诸葛寻摁了摁,示意宋隆稍安勿躁,笑道:“在谈正事前,有件小事要向诸位解释一下,其实在来金州的路上,我就遇见过牛兄,已经认识了,相见恨晚!之前,牛兄找到我,说起了自己和燕国宋家的一段恩怨,他不想也不敢和宋家作对,但是事情已经出了,又能怎么办?他求到我,希望我出面做个和事佬,化解这段恩怨,大家既然都在,就顺便做个见证,不知宋兄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