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八章 来一个,我杀一个
    ,。

    说金州路上认识的只是个借口,其实他本想说上清宗如今已投靠韩国,而牛有道是上清宗弟子之类的,然后他出面做和事佬,这样也算合理。

    然而牛有道对此没什么商量的余地,坚决不同意把他再和上清宗挂上什么关系,很坚决地告诉他,自己已被上清宗逐出师门,和上清宗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宋隆冷眼斜睨,“诸葛寻,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

    诸葛寻连忙摆:“别误会,只是谈谈,谈谈也无妨嘛。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何必揪住不放。”

    宋隆冷哼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还是谈正事吧!不相干的人还是退下吧!别自找没趣。”

    诸葛寻苦笑,朝牛有道摊了摊双,一副我也没办法的样子。

    一旁的宋使涂怀玉淡然道:“这是人家请来的客人,哪有你这个客人赶客人的道理,燕国的礼教被狗吃了吗?”

    宋隆盯来,“涂老儿,别没事找事!”

    这些人在自己国内的朝中,说话办事也许都会比较矜持,但出使在外后,与他国使节拍桌子争辩,或脸红脖子粗对骂,甚至飙脏话,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彼此间是没客气这一说的。

    当然,骂完了后又能坐一起喝酒,喝完还能再骂。

    平常哪怕称兄道弟,国家利益需要的时候立马能翻脸,国家利益需要的时候又立马能亲密谈笑。

    涂怀玉不理他,偏头看向牛有道,“小兄弟,老夫倒是有兴趣听听怎么回事,不知你和宋家结下了什么仇?”

    其他人也同样好奇这事,之前见到朱顺带人从燕馆出来的一幕就很好奇。

    齐使左安年也乐呵呵道:“说来听听也无妨。”

    其他人大多也微微点头表示赞同的样子,宋隆脸色一沉,他很想立刻甩袖而去,但又想知道诸葛寻接下来要谈什么正事。

    “我原本上清宗弟子,后被上清宗逐出师门,途中遇师兄宋衍青截杀……”牛有道又把之前对诸葛寻的论调拿出来再讲了一次,讲完后,他盯着宋隆道:“南山寺杀我一次,我杀了宋衍青。苍庐县杀我一次,我杀了贵府管家的儿子。这金州府城内偶遇宋大人,宋大人又下杀,若非请了刺史府出面,还不知是什么情况!宋大人,我实在不愿跟宋家再这般下去,也招惹不起宋家,今天诸公在此作证,我愿诚恳赔礼道歉,还请宋家高抬贵放我一马!”

    宋隆心中冷笑,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宋家谈判?表面却平静道:“啰啰嗦嗦一堆,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里可不是你胡说八道的地方,我什么时候对你下了杀?没证据的事可不能乱说!”

    几乎同时,耳听里面动静的黄旭升和谢春已闪身到了他身后,防止牛有道谈崩后冒动。

    牛有道站了起来,拱道:“宋大人,我一片诚意,只要能放过我,有什么条件都可以谈!”

    这并非假话,宋家势大,如果能和平解决的话,那是最好的。

    宋隆靠在了椅背,心平气和道:“没有的事,你让我怎么谈?”

    牛有道不吭声了,对方的态度他明白了。

    在座的都是明眼人,谁都明白宋隆话里的意思,不过只当是看了个热闹,没人会在乎牛有道的感受。

    宋隆看向诸葛寻,“诸葛,别闹这莫名其妙的,还是让不相干的人退下,谈正事吧!”

    诸葛寻只能站了起来送客,拱道:“牛兄,实在不好意思,你看,你是不是先回去歇着?”

    宋隆对牛有道不屑一顾,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冷笑。

    一旁的涂怀玉忽阴阳怪气道:“有些人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这种事也能答应做和事佬?用脑子想想也知道没谱,这不是让客人难堪么?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

    一脸歉意的诸葛寻霍然回头,似乎有些恼羞成怒道:“苍鬓老贼,你骂谁?”

    涂怀玉亦站起,瞪眼道:“诸葛小儿,你骂谁?”

    诸葛寻:“谁骂我,我就骂谁!”

    “没教养的东西,我替你爹娘来管教!”涂怀玉一声怒斥,挥就是一记耳光甩了出去。

    啪!一记耳光清脆响亮,狠狠甩在了诸葛寻的脸上。

    众人惊呆了,一个个的也不是第一次看这两人对骂,但动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宋隆愣了一下,差点没笑出声来,说他的事,这两人这么干起来了?还想看他的热闹,这下倒要看看谁看谁的热闹。

    捂住脸的诸葛寻也惊呆了,没想到这老匹夫居然会动,私底下约好的戏可没这出的,这是知道自己事后没办法把事情真相抖出来而趁打击报复啊!

    牛有道也愣住了,还动了,这两个家伙还真能演呐!

    诸葛寻几乎是立刻一巴掌抽了回去。

    先动的涂怀玉早有戒备,抬一挡,下一个瞬间却被诸葛寻一把揪住了胡子。

    两人外面的随扈迅速闪了进来,拉扯两人分开。

    一下冲入这么多修士,容易出意外,其他人的随扈也立刻闪入,护了自己的保护对象先离开亭内。

    “谁?”忽有人喝了声,诸葛寻的一名随扈法师忽然转身,一把抓住了正要护着宋隆离去的黄旭升的肩膀,喝斥道:“为何踢我?”

    “不是我踢的!”黄旭升一把挥开他,后者却一个踉跄碰翻了桌子。

    这一动,现场立刻乱了套,诸葛寻的人立马全部冲了过来,宋隆的人自然不甘示弱,也都上来了。

    眼看要干起来,已经和诸葛寻分开的涂怀玉喝斥道:“拦住他们,别伤了和气!”

    他的人也立刻都冲了上去,和诸葛寻的人联,几乎是每两个人拉住了宋隆的一个人,立刻让宋隆脱离了保护,陷入了孤立之地。

    “住,都住!”宋隆呐喊。

    站在倾翻桌前的牛有道冷眼盯着亭外的宋隆,一抬。

    后方抱剑的圆方立刻将剑投掷而出。

    一把抓了剑在,牛有道突然闪身而出,从一群人上方掠过。

    黄旭升等人猛然抬头,大惊失色,奈何被人给死死拉住了。

    “你想干什么?”宋隆惊呼声传来。

    众人看去,只见宋隆已经被牛有道揪住发髻摁跪在了地上,森冷剑锋架在了他脖子上。

    “大人?”晋使楚相玉身旁的修士问了声,言下之意是不是要阻止。

    楚相玉抬拦了一下,淡淡道:“燕国内部生乱,不是什么坏事!”

    “你们干什么?”

    夜空中传来一声厉喝,数十人从天而降,将牛有道给围了,刺史府这边的人来了。

    诸葛寻和涂怀玉相视一眼,不知牛有道何故磨蹭,这下还能下吗?

    姑且不管这个,两人急于摆脱责任,都赶紧挥了下,示意下人放开了宋隆的人。

    黄旭升等人一脱身,立刻冲来,却被刺史府的人拦下,“统统住!”

    黄旭升只能是指着被包围的牛有道喝道:“牛有道,立刻放了宋大人!”

    牛有道冷目环顾,最后盯在跪地瑟瑟发抖的宋隆身上,漠然道:“宋衍青杀我,我杀之!刘子鱼杀我,我杀之!你杀我,我亦杀之!宋家来一个,我杀一个,随时恭候!”

    唰!中寒芒在宋隆脖子上划出一道喷射的鲜血,歌女们吓得尖叫。

    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人,不动则已,一动却是相当果狠!

    宋隆连声惨叫都来不及,便被牛有道摘下了首级,残躯被一脚踹翻在地上抽搐,不可能再有活过来的会。

    黄旭升等人惊呆了,这可怎么向燕国、向师门那边交代啊!

    “嘶!”各国使臣倒吸一口凉气,饶是诸葛寻和涂怀玉有心理准备,也被这一幕给弄的哆嗦了一下。

    “……”方哲彻底无语了,王爷派来的是什么人呐?

    圆方怔怔看着,心里嘀咕,道爷还真敢呐,怕是玩大了!

    陈归硕惊的瞠目结舌,这种情况下还敢动,真的不怕死吗?他真没想到当年软禁在桃花源的那个家伙居然是个心狠辣的亡命之徒!

    牛有道直接将首级扔向了黄旭升。

    他中剑随后亦被打落,迅速被刺史府的人给控制住了。

    黄旭升等人疯狂冲来,也被刺史府的人拦住了。

    “杀人者偿命!”黄旭升怒喝。

    拦住他的人剑架在了他脖子上,警告:“自会处置,不用你来教,金州不是你们恣意妄为闹事的地方!诸弟子听令,谁再敢妄动,杀无赦!现场所有人,全部扣下来!”

    一时间戒备的刀光剑影闪烁。

    很快大量人马冲来,在场的可谓一个不漏,全部给抓走了,没人反抗!

    也不敢反抗,在这里跟刺史府的人马动,简直是找死!

    宋隆的遗体随后也有人搬走了。

    亭子里一口未尝的酒菜打翻一地……

    所有人被关在了一个院子里,修士被封了经脉无法动用法力。

    诸葛寻推开一间房门,摸着留有巴掌印的脸,冲坐那悠哉喝茶的涂怀玉骂道:“老东西,谁让你动的?”

    涂怀玉乐呵道:“这不是为了演的像点嘛,你揪走了老夫几根胡子老夫不是也没计较吗?”

    外面徘徊的众使一个个还没从宋隆被杀的一幕中走出来,都在琢磨此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同时也都纳闷,赴宴全部被抓了,这也能被连累上,现在也只好等外面的人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