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一章 互惠互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方哲在那迷迷糊糊,不知牛有道在绕什么。

    圆方更是干瞪眼,不知道爷在闹哪样。

    朱顺一直皱着眉头瞅着牛有道。

    海如月又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连连讥讽道:“你让我将金州一直把持下去?听你这话里的意思,似乎你比我对万洞天府的影响力更大嘛,我倒是想听听你和万洞天府有何渊源,敢口出如此狂言!”

    “不不不!”牛有道连连摆手,“长公主误会了,我和万洞天府没任何关系,万洞天府的人我一个都不熟。”

    海如月冷笑连连,“赵国京城你连门往哪开的都不知道,万洞天府你一个人都不认识,你还想左右金州的局势?”

    牛有道慢慢喝了口茶,又慢吞吞道:“左右金州局势者,未必要与赵国京城和万洞天府有关,庸平郡王便可助长公主一臂之力!”

    “他?”海如月皮笑肉不笑道:“你让他离了凤凌波试试!”

    牛有道放下茶盏看向朱顺,“我要地图,天下全图!”

    朱顺看了眼海如月的反应,见她没反对,立刻自做主转身离去了。

    朱顺心里清楚,牛有道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应该不会是拿小命闹着玩,长公主尽管还在讥讽,可长公主还有耐心奉陪下去就说明长公主也想知道牛有道说的是不是真的,只是长公主的态度上不可能任由别人拿捏。

    而他自己,其实也想知道答案,想知道牛有道如何破解所谓的长公主迫在眉睫之忧。

    没多久,朱顺亲自抱来了一卷地图,没有假其他人的手。

    牛有道起身走来,挥手示意圆方和方哲,“打开!”

    两人上前从朱顺手中接了地图,放在厅内地上摊开。摊开到一半,露出有燕国和赵国后,牛有道示意两人停下,让两人将地图扯了起来,对拉着横着。

    盯着地图稍微端详了一下,牛有道又转身伸手请海如月,“请长公主挪步上前一观!”

    海如月冷哼一声,端着仪态慢慢走了过来,扫了眼地图,对这地图她也是很熟悉的。一般女人对这无任何美感和枯燥无味的东西不敢兴趣,可是没办法,她到了如今的地步,不接触这些东西不行。

    牛有道伸手指向赵国,在赵国东南方向指了指,“金州!”手指偏向隔壁燕国的南州境内的青山郡,落在苍庐县的位置指了指,“庸平郡王在此!”回头又问海如月,“长公主觉得这局势如何?”

    哪有什么局势?海如月很想扔出一句‘看不懂’给他,“金州势大,苍庐县弹丸之地,四面受困!”

    牛有道知她话里有贬低苍庐县的意思,不过人家说的也是事实,一州之地相当于他前世的一省,苍庐县自然就是一县,完全没有可比性。

    然而现在不是跟这女人较这劲一般见识的时候,他手指又在青山郡圈了一圈,“若是庸平郡王将青山郡一统,局势又如何?是不是就和金州毗邻相衔接在一块了?”

    朱顺接话道:“是衔接在了一块,那又如何?”他哪能让主子一个劲地回答这弱智问题,说岔了岂不是让主子尴尬。

    牛有道:“很简单,一旦庸平郡王夺取了青山郡,可与长公主互为倚仗,成联合互助之势!”

    “嗤!”海如月一声嗤笑,“小小青山郡做我金州倚仗?”

    牛有道手指一挪,落在了广义郡上,“若再加上一个广义郡如何?广义郡人多粮足,现有之精兵就有十万之众!庸平郡王占了青山郡之后自然也要扩充人马。长公主不要忘了,凤凌波和庸平郡王皆为天玉门效命,一动则联动,两郡人马相助如何?”

    海如月不屑:“两郡人马又如何,我犯得着要这小小倚仗吗?”

    牛有道:“长公主别忘了庸平郡王的父亲是谁,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宁王还是留了点底子给儿子的!若是庸平郡王练出一支雄兵,若是宁王生前的一万英扬武烈卫重现,长公主还会觉得这是小小倚仗吗?”

    “不说宁王一万铁骑将韩国十万大军摧枯拉朽,英扬武烈卫的威力我是亲眼见过的,燕国朝廷派出数千人马截杀,其中铁骑上千,却被庸平郡王五百骑正面给一举击溃!”

    海如月沉默了,朱顺亦目光闪烁。

    “再加上广义郡和青山郡的人马,赵皇若敢动金州,不但有长公主金州人马对抗,两边近在咫尺,一万英扬武烈卫顷刻间可铁骑越境杀入赵国境内,再加广义郡和青山郡的大部人马配合,赵皇不集结重兵应对,怕是没那么容易挡住!燕国这边若要威胁金州,也必然要经南州这边,庸平郡王就算不阻击,摆出支持长公主趁乱向燕国腹内进攻的态势,燕国也必然投鼠忌器!”

    牛有道复又转身面对地图,指向了金州,在金州上下左右指了一通,“金州西有平州,北有光州,皆在赵皇控制中,对金州虎视眈眈成钳制之势,万洞天府不敢让金州不稳正是惧于此,怕两州人马趁虚而入。金州东临燕国南州,南有茫茫大海,只能逃亡,做不得退路。”

    “而长公主一旦得到庸平郡王的全力支持,局势则大不一样,内可让赵皇忌惮,外可让燕国不敢妄动,金州无忧,这般局势万洞天府岂不喜闻乐见?”

    “同样,万洞天府若敢换掉金州之主,若敢换掉长公主,庸平郡王自然不会答应,一旦摆出进攻态势,一旦出兵金州,金州必乱,赵皇必趁势而出夺取金州!换掉长公主则意味着金州不保,试问万洞天府还敢这样做吗?这难道不是为长公主解迫在眉睫之忧吗?”

    海如月和朱顺相视一眼。

    略沉默一阵后,海如月又冷笑道:“还真是奇了怪了,明明是来求本宫出兵相助的,可本宫听来听去,怎么倒成了商朝宗出兵来帮本宫?”

    牛有道手从地图上放下,陈恳道:“本就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当然,庸平郡王支持长公主之前还得先得到长公主的支持。”

    一句话就轻描淡写过去了,话锋一转,“另有一点,这不但有益于长公主,也有益于万洞天府稳收金州之利,起码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万洞天府不用担心金州不稳,只要长公主将此谋送上,如此利好,万洞天府没道理不答应。同样的,能帮天玉门吞下青山郡,天玉门也没道理不答应。”

    海如月盯着地图,目光一阵闪烁,斜睨道“商朝宗困在弹丸之地,兵不过数千,大部还是借来的,一万英扬武烈卫?连影都看不到,还真是画了一块好大的饼!”

    牛有道肃然道:“长公主此言差矣,庸平郡王缺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只要拿下青山郡,有了足够大的地盘,有了足够的兵源,有了足够的粮草供应,一万英扬武烈卫重现指日可待,切实可行之事,怎会是画饼?哪怕仅有五千骑,亦是不可小觑的震慑!只要局势一成,无论是长公主还是庸平郡王,都不是谁想换就能轻易换掉的!”

    海如月转身,慢慢走回了主位,转身坐下后,徐徐道:“听你这意思,是不是这样一来,你就有了倚仗,要不要弄来赤阳朱果都无所谓了?”

    牛有道摆了摆手,主动走到了她的跟前,“令郎的病自然是重要的,一码归一码,治病归治病,为长公主解忧归解忧,赤阳朱果我依然会想办法为长公主求来!献上为长公主解忧之策,只是为了向长公主换取一个条件。”

    “条件?”海如月挑眉道:“说来听听。”

    牛有道:“长公主不能拖,需尽快出兵助庸平郡王拿下青山郡!”

    他亲自跑来搞这事,也实在是商朝宗那边拖不起了,商朝宗那边以稳住苍庐县局势为由拖着,不可能一直拖下去,寻找十万鸦将的事情天玉门不可能让拖太久。

    海如月淡然道:“急什么?你先把赤阳朱果弄来了再出兵也不迟!”

    牛有道:“燕国皇帝对宁王的忌惮您是知道的,迫于燕国朝廷的压力,天玉门也在考虑要不要放弃王爷,庸平郡王没办法等下去!其次,说句长公主不高兴的,弄来赤阳朱果也得给我时间不是,这一来一往的时间就要耽搁不少,万一这中间萧天振的病情有什么突然,到了那个时候长公主自顾不暇,出兵的事长公主还能够做多大的主?难不成长公主真的想回京城?”

    “不瞒长公主,庸平郡王那边的压力很大,快扛不住了,我这次来若是不能请动长公主出兵,庸平郡王就要脱身遁往海外,以后长公主就算想找王爷合作怕也没机会了!”

    “遁往海外?商建伯一世英名怎会生出这么个窝囊儿子!”海如月一声冷哼,借着一句骂,自己给了自己台阶下,“此事容我考虑一二!”

    “好!”牛有道拱手道:“只要这事敲定了,我立马启程为长公主去求赤阳朱果!”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