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二章 黑夜中的萤火虫
    ,。

    他心里清楚,这事现在没办法逼海如月当场答应下来,此事非同小可,也不是海如月能一个人拍板做主的,必然要征得背后的万洞天府同意。

    海如月面无表情不吭声,算是默许了。

    牛有道又补了一句,“还有件小事需要长公主开金口。”

    海如月:“有什么事能一并说完吗?”话中略带火气。

    她似乎已经体会到了商朝宗等人的痛苦,商朝宗等人早就发现牛有道凡事不会说太尽的风格,后面一出接一出的搞得人腻味的不行。

    第一趟求见说是看病的良医,结果一见面才告诉你良医被抓了,要你帮忙救人。等到良医救出来了,良医心情不好不肯治,要杀宋隆。杀了宋隆以为能好好来着,结果发现良医不是良医,良医变成了牛有道自己。良医换人了也就罢了,换人了照样治不了,一回头放下了她儿子的事,改成了给她救治,要帮她解后顾之忧。

    绕了一大圈,她给商朝宗那边提的给她儿子治病的要求被淡化了,变得不重要了,出兵助商朝宗夺取青山郡的事情又摆到了首位,这叫什么事?

    现在这家伙又要提要求,她不火才怪了。

    牛有道笑言:“宋隆那边关押的人里面,有一名上清宗的弃徒,我想单独见见他。”

    “这事你找朱顺商量。”海如月扔下话直接起身走了,免得这家伙又有事,让人闹心。

    正主跑了,牛有道只好与朱顺略碰头,商议之后先行一步等着,等朱顺的安排。

    被领去休息的途中,方哲一路默默无语,感觉自己有点对不住王爷的重托。

    刚才那一通,他算是看出来了,牛有道基本上已经将海如月给说通了,就差万洞天府那边做最后决断了。想想自己来了这边这么长时间,缠了海如月这么久都没一点效果,就差跪下求海如月了,还是没用。再看看人家牛有道,今天才刚来啊,一来还发生了这么多事,人家三下两下就把事情给搞出了眉目。

    他之前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了,海如月不可能改变主意。

    然而现在,他算是体会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终于明白了王爷那边为何要传讯通知自己全力配合人家,王爷这是派出了真正的高人说客前来啊!

    也正因为如此,他内心深深懊恼,恨自己无能,恨自己出使误了王爷这么多宝贵时间,更差点误了王爷的大事!

    再看向牛有道的眼神,已满是敬畏,再也不会认为牛有道是在瞎搞乱来。

    跟在牛有道后面的圆方也是暗暗感慨不已,之前还提心吊胆,担心治病掉脑袋的事情,没想就这样过去了,治病的事情似乎已经不重要了,治病的事情居然被拐偏了?

    明摆着的,事情拐成了这样,赤阳朱果就算不能求来,又能怎样?

    越想越觉得道爷是真厉害啊,今天跟着道爷算是大开了眼界,发现自己要跟着道爷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袁罡那个冷冰冰、硬邦邦、不近人情也不服人的骄傲硬汉,为何就服道爷!

    一番折腾下来,夜已深。

    幽清庭院,海如月茕茕孤立,抬头望月。

    朱顺轻步来到其身旁,轻声道:“夫人,已经吩咐下去了。”

    海如月淡淡问道:“你觉得如何?”

    朱顺:“虽是前来做说客的,但说的也不无道理。”

    海如月略显惆怅道:“当年宁王商建伯身边,文有洛少夫等人,武有蒙山鸣等人,文治武功相得益彰,大军所向披靡,若非缺了足够的修行界力量支持,只怕燕国当家的真要换人了。如今其子商朝宗身边也有能人啊,当初接到消息,知他被放出燕京时,我并不看好他!”

    朱顺亦叹道:“是啊!身边仅五百人,又有燕国朝廷的打压,谁都不看好,都以为封地便是他的葬身之地,或要遁逃。然而一路走来,有条不紊,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先是娶了凤凌波的女儿,借到了凤凌波的兵,又强行在苍庐县站稳了脚,现在又要吞并青山郡,不可小觑啊!”

    海如月:“其志怕不仅仅是一个小小青山郡,我看他下一步怕是要盯上整个南州!一旦拿下青山郡,消息传到燕京,不知燕皇会不会后悔放虎归山!大势之下往往如此,一个贤士高人略出一计便足抵十万雄兵,莫非我坐拥金州连个商朝宗都不如?为何不见贤士高人来投我,难道就因我是女人?”话中之意似乎觉得自己身边缺能人相助。

    朱顺缄默,这话不好说。

    海如月忽又问:“前来说服我的计谋也不知是出自洛少夫的弟子蓝若亭,还是这个牛有道本人?”

    朱顺沉吟道:“不像是蓝若亭的主意,也不像是商朝宗的主意,夫人试想,若有这主意,何故之前不用要拖到现在?”

    海如月颔首:“言之有理,若是出自那边,也犯不着再让这个牛有道亲自跑一趟,大可以让那个方哲代理。在僵持之际派出这个牛有道,必然是对牛有道有信心。从宋隆的突发事件便可看出一二,这突发情况绝不是商朝宗那边能预料的,然这厮看似年轻,却步步为,将麻烦逐一化解,不可否认,本宫已经被他说服!”

    抬着看天的螓首端平,慢慢转过了身来,盯着朱顺,“本宫这边的条件远胜过商朝宗,你说本宫能不能将其给招揽到金州为本宫效命?”

    朱顺略迟疑,沉吟着缓缓摇头道:“夫人,现在怕是不行,他刚杀了燕使宋隆,我们这边不好留他。”

    海如月:“先做准备还是可以的,你安排一下,派人去燕国那边想办法摸清他的底,修炼资源、钱财或是美色,他喜欢什么本宫便给他什么,本宫就不信本宫的条件比不了商朝宗。”

    “是!老奴回头立马安排。”朱顺点了点头,心中暗叹,其实不是没人来投奔这边,他身为管家接待过的人多了去。

    可事实是,真正有本事的不多,只能打发去做个小吏,实在事一经便能发现连个小吏都未必能做好。所以投奔者中,自以为是的倒是不少,这边婉拒后,被拒之人不找自身原因反而各种怨恨。

    而从此来的牛有道身上完全可以证明,真正有能力的人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

    押来刺史府的牛有道等人自然不会再回留芳馆,鬼知道宋隆那边还有没有暗中潜伏的人,不安全,暂时留在了刺史府。

    关在屋内的方哲挑灯夜战,伏案奋笔疾书。

    嘎吱一声,牛有道推门而入,方哲抬头一看,立刻站起拱道:“道爷,可是有什么吩咐?”

    牛有道瞄了眼他写的东西,笑眯眯道:“写发给王爷那边的消息吗?”

    方哲有点尴尬,今天发生的事情他肯定要报给王爷那边知晓,其中免不了大量涉及牛有道,也不知对方知道后会不会不高兴,尴尬点头道:“是!”

    “你坐,你坐,你忙你的,继续写你的。”牛有道乐呵呵往下打了打势,随后又补了句,“记得加条消息发给王爷。”

    方哲忙道:“道爷您说。”

    牛有道:“让王爷那边放出消息,就说我已经从他麾下脱离了,已经和王爷没有任何关系。”

    “啊!”方哲惊愕,“这…”

    牛有道摆了摆,叹了声,“别误会,我也没想到来此会碰上宋隆这事,出了这趟事,燕国那边会给王爷压力。归属名分这东西不重要,不影响为王爷办事,照我说的发消息吧,王爷那边能理解的。”

    今夜注定有许多人无法入眠。

    关在监牢内的黄旭升等人身为事发时的当事人,逐一被押出来审问事发时的情况。

    身为其中之一的陈归硕自然也不例外,来之前,黄旭升等人已经告诫过大家,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虽带到了刑房审讯,却并未对其动刑,毕竟都是他国的出使人员。

    审过之后,陈归硕本以为自己要被带回,谁知来了一人和审问的人耳语一阵后,一干人全部离开了,只剩下他一人环顾刑房里陈设的刑具。

    咣啷一声,关上的铁门又打开了,门口昏暗光线下,慢悠悠踱步走来一人。

    等到刑房内的火把照清了对方的面容后,被铁链绑在了桩上的陈归硕大惊失色。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面带微微笑意的牛有道。

    陈归硕脸上浮现惊恐神色,牛有道不是被抓了吗?怎能在这种地方随意进出?

    他也不傻,很快便明白了,怕是和刺史府脱不了干系。

    “环境不错嘛!”牛有道打量着刑房乐呵一声,在一排刑具前转了趟,顺拿了只审讯行刑用的烙铁,走到火炉前,烙铁搁进了火炉中,挥扫了扫升腾起的火星,淡淡道:“陈师兄,南山寺一别,想不到咱们居然能在这碰上,还真是有缘呐。”

    陈归硕紧张道:“你想干什么?我乃燕国出使人员,要是在这牢里出了事…”

    不等他说完,牛有道一口打断道:“陈师兄,怎么越活越傻了?宋隆我都敢杀,你还帮我担心这个,是不是有点多余?出使人员在牢里出了事又怎样?你因逃跑被杀,在这乱世,一个无关轻重的小人物,还指望有谁能帮你没完没了出头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