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四章 断绝关系
    ,。

    苍庐县,宁王山庄。

    天还没亮,屋外便传来了下人敲门的声音,“王爷!”

    尚在闭目沉睡中的商朝宗霍然睁眼,偏头问了声,“什么事?”

    睡在一旁的凤若男也吵醒了,稍微翘首看了下窗外的天色,略皱眉,这天都没亮,莫非出了什么事?

    如今的二人,自然不会再躲在屋内打起来,时间过了这么久,凤若男也渐渐习惯了身边这位,睡在一起也习惯了。

    外面回道:“郡主求见。”

    商淑清其实回来没多久,昨天傍晚前才到的。牛有道一离开村庄后,她也没了继续呆在那村庄的心情,加之惦记这边的事,所以牛有道前脚一走,她几乎后脚就跟袁罡收拾了东西返回。

    回来比去要顺当的多,也轻松的多,村里有备好的通行船只,直接抬入密道中,顺流而下,轻松方便。

    商朝宗也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知道若没有特殊的事情,商淑清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立刻揭开被子下了榻,迅速摸黑穿了鞋,外套没穿,直接摘了件披风裹在身上,快步离去。

    凤若男坐了起来,面露疑惑之色。

    出门关门的商朝宗一出来,一下人立刻近身耳语道:“王爷,郡主有急事,说王爷这里不便说,让王爷去郡主那边。”

    商朝宗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看了四周一眼,这里有不少凤若男的暗哨,而商淑清那边则全都是自己人,遂微微点头,大步离去。

    来到商淑清居住的小院,商朝宗才发现蓝若亭也在,正和商淑清站在一起,显然正在等他。

    见面也没多话,蓝若亭示意去商淑清的书房,同时朝护卫打出了势,示意戒备,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商淑清的书房很雅致,挂着自己画的画,还有自己写的字,花画淡雅,字迹娟秀。

    灯已掌亮,一入书房,商朝宗还没问什么事,蓝若亭已经从袖子里摸出了一份密报递给他。

    密报不是原件,是军方使用的暗语,蓝若亭已经翻译誊抄了下来,方便直接阅读。尽管采用了暗语,可利用金翅传讯还是有风险,途中充满了不可预料性,落在了别人的里也有被破译出来的可能。

    商朝宗迅速摊开,对着灯光查看,脸上渐渐露出惊喜交加神色,惊的是没想到牛有道一去金州就遇上了宋隆,遇上了危险,喜的是牛有道不但化解了危险,还摆平了海如月那边,为这边即将陷入困境的局势再次打开了局面。

    密报中,过程交代的详细清楚,海如月那边估计已经被说动,要这边提前做好准备。

    放下里的东西后,商朝宗忽仰天长叹一声,“我得道爷相助,如鱼得水,真乃天助我也!”

    蓝若亭亦感慨万分道:“是啊!没想到这么快,道爷昨天才到金州,当晚就把事情给差不多蹚平了,真乃不可多得的人才!王爷得此高贤,足抵十万雄兵,蒙将军传话交好是对的!”

    商淑清神情有些恍惚,记得在山村的时候,她还阻拦,认为是白跑一趟,真的没想到牛有道这么快就把事情给搞定的差不多了,她才刚回来就接到了好消息。

    然而正因为如此,她忽冷冷一声,“方哲误事!宋家人到了居然一点情况都不知情,若非道爷自己化险为夷,差点害了道爷,差点酿成大错、误了大事!”

    商朝宗和蓝若亭面面相觑,商淑清这种语气和态度很罕见。

    蓝若亭略作沉吟,道:“郡主,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方哲,我们在金州那边也没什么人,方哲人有限,盯不住太多的面也能理解。何况方哲之前一点都不知晓道爷的情况,并不知道宋家和道爷的恩怨,情有可原!”

    商淑清沉声道:“人不够不能想办法发展一些线人吗?是出发的时候没带够费用吗?出了这种纰漏,没做好就是没做好,需要找借口吗?我看他能力有限!”

    她的态度明显对方哲很不满,隐然间郡主的气势爆发了出来,毕竟是久居人上的人,骨子里有那个底蕴。

    旁人不知她的心情,若非她想向牛有道问策而说出了这事,闭关中的牛有道其实没必要插这事,结果人家为了她家的事跑出去想尽办法操劳,却差点因为这边的纰漏害人家丢了性命。

    看到密报上的情况,太危险了,宋隆身为燕使,身边岂能少了高?

    与牛有道接触了那么久,她能感觉到,那是个散淡的人,无意卷入太多是非,是她想尽办法利用袁罡将他给留下了,又是因她而跑出去为她家呕心沥血,结果还碰上这意外差点丢命,她想想都莫名揪心!

    蓝若亭有点尴尬,颔首道:“是,郡主说的没错,回头我定修书训斥!”

    商朝宗不愿蓝若亭太尴尬,毕竟方哲是蓝若亭指定安排去的人,妹妹这样说话有点不给先生面子,出声道:“清儿,咱们不比以前,上当用的人稀缺,方哲也欠缺出使的经验,人才大多也是磨砺出来的…当然,道爷那种人才是天生的没办法比。不过吃一堑长一智,有过一次教训,他下次应该会注意了。”

    商淑清也意识到自己情绪有点不对,话有点过了,因这事处置方哲也说不过去,遂颔首道:“我也是希望他警醒一点,顾及周全一些,毕竟这种错误犯不起。”

    蓝若亭点头道:“郡主说的有理。”只是瞅向商淑清的目光中略带狐疑。

    商朝宗抬打住,挥了挥中的密报,“还是先商议一下如何和天玉门那边沟通吧。”

    商淑清却插了一句,“道爷让咱们这边公开表示和他脱离关系,怎么办?”

    书房内又是一静,蓝若亭叹了声,“道爷有心了,也是为我们好。名分这东西,其实道爷本就不在乎,有没有也没什么区别,按他说的做吧。”

    商淑清抿了抿唇,她想说的是,这名分一切断,牛有道会不会就这样走了?

    这边密谋商议出了结果后,天也大亮了。

    商朝宗和蓝若亭联袂离去,直接撇开了凤若男,去了白遥的住所。

    与白遥碰面后,两人有选择地讲出了情况,甚至略做了编排。

    白遥闻听神色凝重,徘徊在庭院中思索着。

    蓝若亭盯着他的反应问道:“海如月既然有此意图,不知这摆在眼前的青山郡咱们取还是不取?”

    白遥脚步一停,偏头看来,“待我上禀师门,得到回复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蓝若亭与商朝宗碰了个眼神,商朝宗拱道:“既如此,那我们就等法师的消息。”

    白遥冷眼斜睨道:“不是说牛有道护送了郡主去联系宁王旧部吗?怎跑去了金州?”

    蓝若亭忙解释道:“金州向这边发了消息,我们外面也没什么人,只好麻烦牛有道跑了一趟,其实真的没有任何准备,真有心也不会有撞上宋隆这事。”

    “我听不懂!”白遥毫不客气地一句话顶了回去,冷冷道:“王爷,下次再有这种事,最好还是先打声招呼,免得闹出不愉快!”

    蓝若亭苦笑道:“一开始哪知道是这事,海如月只说有事商议……”

    菜地,一群在菜地除草的和尚中间多了个人,魏多!

    站在树下的袁罡不时看看这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来后听说了,几乎跪死在门外,差点被埋了,幸亏白遥出面过问了一下,顺便查探了一下,才将其给抢救了过来。

    听说那一次元气大伤,养了好一阵才缓过来,能下床走动后,白遥就把人扔给了这边。

    牛有道不在,这个结巴怎么处置不知道,不过袁罡似乎没有赶他的意思。

    一个戴着斗笠的和尚从远处快步走来,到城里采购了一些僧人用的东西回来,背着一只筐。

    “袁爷,我刚在城里看到张榜公告,庸平郡王说已经将道爷逐出了苍庐县,这边和道爷已经没了任何关系。”

    袁罡霍然回头。

    那和尚还在继续说:“这是怎么回事?是真的吗?道爷还会回来吗?主持呢?主持会跟道爷回来吗?”

    袁罡沉声道:“公告上具体怎么说的?”

    “说什么道爷在赵国金州杀燕国使臣宋隆的事情是其个人恩怨,和这边没任何干系……”

    听清了大概的意思后,袁罡扭头就走。

    守在商朝宗门口的守卫没能拦住袁罡,被袁罡一脚扫翻一个,一个过肩摔飞一个,最终被一名修士拦住了。

    外面动静也惊动了商朝宗等人出面,见袁罡动了,商朝宗等人立马猜到了情况。

    几人快速过来,请那修士让开了,请袁罡进屋里说话。

    一进屋,袁罡立马冷冷发问道:“发公告和道爷断绝关系是什么意思?”

    “袁兄弟误会了,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是道爷传话来让我们照办的……”蓝若亭当即把大概情况说了下。

    袁罡明白了,原来牛有道离开那山村不是去找什么有益修炼的东西,而是帮这些人办事去了,遇见了意外,和宋家人交锋了。他冷冷盯向商淑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为何瞒我?”

    商淑清被质问的尴尬,为难道:“是道爷再三叮嘱我不要告诉你的。”

    不知道这个还好,一知道这个,袁罡立马转身就走。

    “袁兄弟,袁兄弟……”任三人怎么喊都没用,袁罡一去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