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六章 重拳救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菜地,蓝若亭慢慢走近,站在了菜地旁的田埂上,看着和种菜和尚交流的商淑清,还亲自动手,似乎在学习种菜。

    商淑清很快也发现了他,从菜田中走了出来,与之碰面后问道:“蓝先生有事?”

    “刚又接到道爷的传讯。”蓝若亭笑着从袖子里抽出一份密件,双手奉上。

    商淑清接到手,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查看。

    蓝若亭目光闪烁,似乎在仔细观察着商淑清的反应。

    看完密件的商淑清松了口气,牛有道让这边在燕京安排一个点,负责与陈归硕秘密接头。

    有这一出安排,她就放心了,说明牛有道还没有动彻底离开这边的心思。

    然一抬头发现蓝若亭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古怪,不禁问道:“先生看什么?”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以为刚在菜地沾染了什么脏东西。

    蓝若亭忙道:“没什么,只是看到郡主在学种菜,有点奇怪。”

    商淑清嫣然一笑,虽然有些难看,“我发现他们种的菜长势似乎比外面的好,特意讨教了一下。”

    “哦,原来如此!”蓝若亭乐呵呵点了点头。

    远离金州府城的一座山林中,牛有道和圆方放下了肩挑的箩筐,从筐里堆积的物品中取出了刀剑和包裹,两人皆农夫打扮,快速换装。

    不远处有人牵着两匹马等着,两人拿了东西走去,与牵马人确认了身份后,要了马双双翻身而上,纵马冲出了山林。

    至于商朝宗和海如月联合之事,双方背后的势力都答应了,天玉门和万洞天府的人已经约定碰头,这边事情一落实下来,牛有道也立马走人,准备去兑现答应了海如月的事。

    跑上一段坡路,两人陆续勒停,拨转坐骑眺望远处那座巨大的城池。

    “道爷,真的要帮那女人去求赤阳朱果吗?”圆方试着问了句。【愛↑去△小↓說△網w  qu 】

    牛有道挑眉道:“老熊,在你眼里我是说话不算话的人吗?”

    “不不不,道爷,我不是这意思。”圆方挠了挠脸,干笑道:“我只是觉得没必要,事情都和她谈妥了,找不找那赤阳朱果其实没关系,再说了,连她都要不来的东西,咱们怕是也够呛。”言下之意是何必白跑一趟。

    牛有道:“能不能弄来是一回事,去不去弄又是另一回事,一旦青山郡境内开战,王爷看似赢面大,可凡事都有变数,最后的结果谁又说的定,打仗这玩意我是一窍不通。你们既然跟着我,我就得为你们负责,我得给你们预备好后路。”

    圆方若有所思,明白了他的意思,道爷已经把金州当成了退路,忽又一惊道:“道爷,青山郡开战,我寺里的人不会有危险吧?”

    牛有道:“我说了,你们跟着我,我就会负责。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他们呆在山庄,就不会有事,一旦有事,你忘了山庄下的密道吗?会有人安排他们撤离的。”

    “哦!”圆方松了口气,也从牛有道把金州当做退路的行为上察觉出了一点,道爷并未打算吊死在商朝宗那一棵树上,遂又试探着来了句,“道爷,其实咱们没必要卷入这是是非非,不如干脆走人算了,哪边都不靠,落得个自在。”

    牛有道:“你当我不想吗?你若真能放弃搞那个什么破庙,一切都好说,实在不行咱们干脆躲起来…猴子那人心中有热血,动辄就说什么要做有意义的事,除非永远不让他见人,否则他迟早要惹出事来,迟早要卷入是非。我总不能让他永远不和其他人接触吧?这世道,他的性格是没办法一直隐居下去的。还有你这只熊妖,好好的妖精不做,偏偏要当什么破主持,非要振兴什么南山寺,很好玩吗?”

    圆方弱弱道:“和好玩没关系,老主持临终前,我答应了他的。【愛↑去△小↓說△網w  qu 】”

    牛有道嗤声道:“是嘛,你要振兴南山寺,寺庙建起来了,就凭你们这点实力,在这乱世保的住吗?你信不信你真要弄出一座大寺庙来,连一年都撑不下去就要关门!你们这一个个的,背后没实力做支撑的话,都是瞎扯,都是找死!你们一个个的都要做自己,都要坚持自己的信念,我能怎么办?总得有一个人受委屈吧?”

    圆方似有所悟,“道爷,那咱们不如去找个实力强大的去投奔好了。”

    “找个实力强大的投奔就能无忧了?你当谁会养闲人不成?爬到了什么高度才能看什么样的风景,种瓜才能得瓜,种豆只能得豆…跟你扯这些也没用,也不能让你还俗,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走吧!也没好好看过这个世界,这次就当是去开开眼界,走!”牛有道拨转坐骑,两脚跟一砸马腹,疾驰而去。

    圆方立刻纵马急追。

    两人在官道跑了一段路后,拐进了一条小道,走预设好的小路,暂时还不敢一直走官道,担心仇家在路上守候,准备彻底绕远了后再上大路。

    目标,韩国境内的北部大雪山,冰雪阁!

    另一地的山林中,两匹马在悠闲吃草。

    不远处,袁罡光着膀子,脊背如龙,躬身在那。

    魏多拿了跟木棍,围着袁罡啪啪狂打。

    练完功后,袁罡纵身跳入了一旁的水潭里清洗。

    这一路上,马匹不可能跑个不停,需要修整,袁罡每天都会趁此保留一个时辰的练功时间。

    两人已经进入了金州境内,离金州府城越来越近……

    夜幕降临,广义郡,太守府。

    书房内,管家寿年进入,双手奉上一封密信,“老爷,天玉门那边传来的。”

    伏案中的凤凌波抬头搁笔,拿到手中一看,眉头渐渐皱起,盯着书信内容久久不语。

    没一会儿,彭玉兰端了一碗热汤进来,见凤凌波神色不对,放下碗,问:“怎么了?”

    凤凌波顺手递给她,让她自己看。

    彭玉兰略带疑惑,拿来一看后,略显惊讶,道:“限咱们半个月内准备五万人马分给商朝宗?一个小小苍庐县要那么多人马干嘛?还要筹措这么多粮草给他?青山郡那边能让这么多人马入境吗?”

    回头又问寿年,“若男那边没传消息过来吗?苍庐县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寿年摇头:“没有,除了牛有道那点事也没其他什么动静。”

    凤凌波沉吟道:“难道和牛有道在金州闹出的事有关?”

    彭玉兰又看了看密信,“别猜了,我直接传消息问问父亲怎么回事。”她父亲正是天玉门现任掌门彭又在。

    巍巍城墙高大,金州府城到了。

    眼前的高高城墙,是袁罡入世以来见过的最大一座城,与魏多一起在城门口下了马,接受了盘查后,一前一后牵着马进了城。

    城中繁华不说,一路上也没好好吃过东西,两人找了个路边摊填肚子。

    栓了马,刚在摊位上坐下,后方路上一阵动静,一群人马护着一辆豪车而来,前方有人纵马开路。

    路上行人纷纷让开,摊主夫妇忽大惊失色,大喊:“丫头!”

    两人的小女儿手上拿了个窝头跑远了,正在路中,不知进退,似乎有点被吓到了,而开路的马匹已经冲来。

    袁罡陡然蹿出,瞬间冲了过去,抡臂抱开了小女孩。

    纵马而来者似乎也吓了一跳,亦紧急勒停,勒的马前蹄立起嘶鸣,顺手就是一鞭抽向了转身而去的袁罡,带了点怒气喝斥,“还不让开!”

    袁罡反手一把抓了抽来的鞭梢,顺手一带。

    纵马者手上鞭子瞬间脱手飞了出去,飞到了一旁的屋顶上。

    袁罡一声不吭,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转身继续前行,向那摊位走去。

    摊主夫妇慌忙跑出迎接。

    纵马者却怒了,直接骑马冲来,撞向了袁罡。

    接过小孩的夫妇有点吓懵了,眼见战马撞来,妇人吓得尖叫。

    魏多陡然起身,却见袁罡一个转身,旋身抡臂挥拳,砰!狠狠一记重拳砸在了冲来的马脸上。

    “唏律律!”战马悲鸣,连人带马倾翻向一旁,砸倒在街头。

    这一幕惹来街头两旁人群一阵惊哗,对一般人来说,一拳打翻一匹冲来的战马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别说其他人,就连魏多也暗暗心惊袁罡的力气,这厮骨头有够硬的!

    端坐在马车内的海如月隔着珠帘看着前方街头的一幕。

    马车两旁立刻有修士闪身而出,马车内的海如月淡然道:“算了。”

    马车外立刻有人传话。

    落在袁罡跟前的两名修士冷冷看了袁罡一眼,同时看了眼袁罡身边闪来的魏多,复又闪身返回。

    一行人马继续前行,小女孩已吓得哇哇大哭。

    袁罡俯身捡起了地上掉落的窝头,吹了吹上面的灰,撕掉了一些弄脏的部位,塞回了小女孩的手中,抚了抚小女孩的头。小女孩直接放嘴里咬了口,泪汪汪看着他,竟然不哭了。

    对于一旁经过的车马,傲然而立的袁罡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而马车内的海如月却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甚至偏头侧窗看着,直到看不到了为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