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七章 摘星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车马过去,回避到街道两旁的人群恢复了正常,不少人偷偷对袁罡指指点点。

    抱着小女孩的摊主夫妇则对袁罡连连感谢,明显能看出畏惧的成分大于感激。

    袁罡也没说什么不用谢的话,坐回了摊位上吃东西,隐隐听到人群中的窃窃私语里有提到‘刺史府’字眼,貌似说刚才过去的那些人是刺史府的人,倒是令袁罡看了眼车马消失的方向。

    袁罡的食量一贯很大,狠狠饱餐了一顿,付账时摊主夫妇不肯收钱。

    袁罡没有跟摊主夫妇推来推去,扔下一枚银币,与魏多牵了坐骑离去。

    一路打听,两人最终找到了刺史府,府外自然被拦下了。

    海如月其实也是刚巡视回来,这里刚歇下还没一会儿,一名丫鬟捧着一盒新进的首饰,正在给她选看。

    管家朱顺来到通报:“夫人,袁罡来了。”

    海如月哦了声,“去把牛有道留的书信取来吧。”

    朱顺并未急着离去,笑道:“刚有人见到袁罡,特意对老奴提起,说这个袁罡刚刚在街头冲撞了夫人的座驾。”

    “是他?”海如月惊讶抬头,手上拿的首饰也放回了首饰盒内,“他就是袁罡?”

    朱顺摇头:“老奴之前没有随行,没看到,不太清楚。”

    海如月啧啧有声,饶有兴趣道:“果然是物以类聚,皆是非常之人。你那边摸到的情况,这袁罡和牛有道的关系如何?”

    朱顺:“两人很少在外面露面,那边的人也摸不到什么情况,不过确定常随牛有道身边,估计是心腹。”

    海如月挥手:“有请。”

    “是!”朱顺走到门口对下面人吩咐了一声。

    拦在府外的袁罡和魏多被放行,不过按规矩还是搜了身,魏多的佩剑,袁罡身上的匕首暂时都被扣下了,身上也被下了禁制。

    两人被人领到了客厅等候。

    等了没多久,海如月在朱顺的陪同下来到,宾主相见。

    身份互相明了后,袁罡多少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位金州的女主人会亲自出来见自己。

    袁罡没有拱手低腰拜见人的习惯,哪怕是见到商朝宗和商淑清也不会,上下打量了一眼对方,问道:“牛有道在哪?”

    海如月也在打量他,觉得这人有点意思,因为袁罡之前在街头的行为,发现袁罡似乎没有阶级观念。

    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人分三六九等,官就是官,民就是民,袁罡不将官放在眼里,却去讨好小民,且当街冲撞,对海如月的观念来说,有点无法理解袁罡的行为。

    正位上坐下的海如月淡然道:“牛有道走了。”

    袁罡皱眉,问:“去哪了?”见对方不回,又追问了一句,“冰雪阁?”

    海如月呵呵道:“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

    “打搅了,告辞!”袁罡扔下话便走。

    海如月好气又好笑,发现这人还真是一点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喝斥道:“站住!我这里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吗?”

    袁罡停步,缓缓转身道:“我与长公主无冤无仇!”

    海如月:“暂时留在金州吧。”补了句,“这是牛有道临走前交代本宫的。”偏头示意了一下。

    朱顺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封信函,上前交给了袁罡。

    其实这边没守什么礼,早就打开这信看过了,然而看的有点懵,因为看不懂,反复研究琢磨了好久也看不明白。

    袁罡抽出函中信件只看了一眼,便知是道爷留的无疑,里面是简体字,字体也是道爷的行书。

    这玩意没有参照就没有规律可循,仅靠一封信想将内容破译出来,他估计也没有那可能。

    信中内容大概的意思是,牛有道猜到他知道消息后会来,让他留在金州,等他牛有道回来,不要乱跑。

    这也是牛有道一番苦心,知道这边事情一谈妥,青山郡那边即将发生大战,袁罡留在商朝宗身边的话,十有八九会参战,袁罡这人身上的某种情怀太浓了,有血性,不怕死的,上了战场怕是要拿命去豁。

    牛有道不认为商氏兄妹的大业值得袁罡把命搭进去。

    牛有道让商朝宗那边公开切断彼此关系,就是存了这目的,知道袁罡必然要找来,趁机将袁罡调离青山郡,等到青山郡那边的局势稳定下来了再说。商氏兄妹若成了,袁罡再回去也没关系,若是商氏兄妹战败,地盘都被别人给占了,自然也就没了再回去的必要。

    总之一句话,他不能让袁罡置身于险地而不管。

    他信守承诺跑去冰雪阁弄什么赤阳朱果也是为了稳住海如月,诚如对圆方说的那般,把金州当退路。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至少现在能让袁罡有个安身立命之地。

    然袁罡一看到信中内容,立马意识到了道爷此去有风险,否则不会不让自己跟随。

    “告辞!”袁罡扔下话再次转身而去。

    门口却出现了两名修士,将二人给拦下了。

    海如月淡然道:“带去留芳馆安置吧!”

    武历!

    尽管各国都推出了年号历法,可诸国都是在武朝的基础上来的,诸国各用各的历法交往,有些混乱,因此真正在各国皆通用便于计算年份的历法基本上还是武历。

    这也令各国雄主遗憾,武朝实亡犹在,有志者无不以有朝一日统一历法为愿望,愿望达成之时自然就是一统天下之时。

    武历五二三年。

    燕国使臣宋隆在赵国金州遇刺,金州查出宋隆因私仇无视金州律法,擅自在金州境内妄为,是可忍孰不可忍,向燕国讨要说法。燕国以不对等为由,拒绝和金州交涉,只和赵国朝廷沟通,金州刺史震怒,集结重兵直指燕国南州,做出了随时进攻的态势。

    此举令内忧外患的燕国朝廷不安,南州刺史周守贤紧急调集南州重兵防御,而燕国朝廷内要警惕诸侯,外要防范虎视眈眈的敌国,能给予周守贤的助力不大。

    当年春末,南州内部防御空虚之际,原燕国大司马宁王商建伯之子,庸平郡王商朝宗借口查出之前遇袭之事乃南州刺史周守贤所为,上书朝廷严惩周守贤,朝廷以没有证据为由推辞,商朝宗一怒之下找岳父凤凌波借来五万精兵,兴兵讨伐周守贤,一路攻城掠地,势不可挡,燕国举国上下震惊!

    茫茫戈壁,浩瀚无际。

    当一道隐隐山峦终于出现在视线中时,圆方兴奋指去,“道爷,到了,摘星城到了。”

    慢悠悠摇晃在马背的牛有道眺望,“看山跑死马,估计得天黑才能到。”

    摘星城,是一座古城,传说原是一国国都,后被武国皇帝商颂给摧毁,如今成了修行中人聚集交易买卖的地方之一。

    也并非无主之地,背后的主人是修行界屈指可数的元婴期高手之一,情况类似冰雪阁、妖魔岭之类的,譬如冰雪阁后面是雪婆婆。

    来此的目的是顺道来见识一下,至于去冰雪阁取赤阳朱果的事情不急,连海如月的势力都得不到的东西,牛有道不认为自己一去就能得到。有些东西急不来,充分了解掌握一些修行界的情况也许更有益获取。

    圆方之所以兴奋,也是因为从未来过,他甚至是从牛有道嘴里听说,才知晓有这么一个地方。

    戈壁荒凉,却并非没有人气,不时能看到快马来回跑过。

    不出牛有道所料,等二人抵达山脚时,天已暮色。

    这里的山上看不到树木,几乎寸草不生那种。

    两人所乘马匹无法上山,山脚倒是有一处马场,圈了不少的马匹。

    一打听才知,这里是个马匹的寄存点,马匹放这里会帮你伺候草料照养,但价钱不菲,一天要一枚金币。

    两人只好将马匹寄存在此,随后飞奔上山。

    到了山顶,还不是目的地,前方点点灯火之地才是。

    一路翻山越岭,终于见到了一座残破古城。

    两人进入城内,城中来往的人倒是不少,明显都是修士。城中一到夜晚,光线不怎么样,各家管各家,据说门口有资格摆火炉照明的才是商家,因此大多人头顶飞着照明的蝴蝶。

    这地方不明身份的人太多,意味着未明的风险,两人直奔城中很有名的邀月客栈,据说那是城主家开的,背景强悍,能保障安全,两个对这里不甚了解的人自然是安全第一。

    邀月客栈所在的位置地势较高,主峰的半山腰上,地段也好,能俯视全城,也是全城唯一有资格把店开在这位置的,可见背景如何。据说邀月客栈的位置本就是古城当年的皇宫,抵达后,牛有道信了,这分明就是宫殿的规模。

    登上客栈门口的台阶时,牛有道忽然停步,霍然回头看向身后,发现徘徊在客栈外的不少人正盯着他们两个,那眼神就像看到两块肥肉似的。

    不过这些人明显不敢在这里惹事,只敢在台阶下面看着。

    两人进了客栈后,感受到了这邀月客栈的豪华,大堂宽敞明亮的很,其豪华程度暂不提,有伙计过来热情招呼,确认是住宿后,领了二人去登记。

    两人要了一间房,费用十枚金币一天,贵的离谱。

    不过掌柜的说了,住在邀月客栈的客人,只要住一天,便保证在摘星城一天的安全,手持邀月客栈的房牌,在摘星城内无人敢刁难。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