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八章 黑牡丹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人也是这时才知道,山下的马场也是摘星城主的产业,在邀月客栈入住的客人免马场的费用,算起来算是省了一枚金币。这边要了两人坐骑的号牌号码,回头这边会通知马场那边,给二人马匹用上好的草料。

    敢情马场那边的一枚金币用的还不是上好草料,这么一核算,似乎比省一枚金币还划得来。

    伙计随后领了二人去客房,牛有道再次打量这到处点着油灯的穹顶大厅,找到了前世五星级酒店的感觉,不过这城堡融合的古风味道明显不是所谓星级酒店能比的,那韵味里的沧桑意境令人悠然回味。

    没办法,这客栈叫邀月客栈,酒店是星级,这里是月级,牛有道心里好笑一声。

    一进入内部,眼前景致又是让人眼前一亮,简直是一座植物园林,外面寸草不生,这里郁郁葱葱,一只只燃烧的火盆照耀其间,火光摇影的味道胜过前世的灯光妆点,别有一番风情,有住客在里面喝茶下棋。

    牛有道心里再次啧啧一声,从这园林格局上可以看出,城主是个有品的人,这环境倒是让人感觉这钱花的不冤枉。

    到了楼上客房,屋内陈设简约而精致。

    伙计给里面掌了灯,解释了茶叶在哪,炭炉在哪,可以直接煮茶。至于取水,屋里就有铜管引来的水,是山上融化而下的雪水,一直流个不停的,屋里洗漱都不需要外出取水。

    牛有道乐了,发现这里还真不是一般客栈能比的,已经有了酒店的雏形。

    “有什么需要客官可以随时招呼我们。”伙计客客气气留下一句话后,关上门出去了。

    牛有道推开窗户,俯视城中点点灯火,还有夜空繁星璀璨,赏心悦目,心情大好,背对着吩咐了一声,“煮茶!”

    圆方摆了炭炉,烧了炭火,装了壶水放上面烧,回头走到窗边,啧啧一声,“道爷,十枚金币一天,比抢钱还狠呐,我在南山寺多少天才能弄到十枚金币啊!”掰着手指算给牛有道听,“一枚金币兑一百枚银币,一枚银币兑一百枚铜钱,这住一天就是十万枚铜钱,够普通人家用好几年了。咱们这住一天,也不费人家什么本钱…”

    “帐不是这么算的,在这种地方能弄出这种客栈来,也不容易,何况人家玩的就是这个调调,不是还负责保护安全么,安全这东西不好以金钱来换算。”牛有道笑着调侃道:“你又不是花不起,你住上个一年不走也没问题吧?”

    圆方嘿嘿一笑,摸了摸怀里的金票,来之前,牛有道找海如月要了一万金币做费用,怕带着费事,那边直接给了些大额、小额累计一万金币的七国通用金票,可随时在各国的钱庄兑换现钱。

    有钱归有钱,过惯了清苦日子的圆方还是有些肉疼,提醒道:“道爷,我刚在城中看到了其他客栈的招牌,应该比这里便宜的多。”

    “不要算这小账。”牛有道呵呵一乐,转身看着他,笑道:“老熊,听好了,跟着我不会缺钱花,只要条件允许,尽管吃最好的,用最好的,住最好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钱没了还会有,只要我还在,不用担心钱的事,以后你会发现,钱只是个数字,其实个人也花不多少。”

    “嘿嘿!”圆方傻乐了起来,这话听着大气、舒坦,不过心里还是嘀咕,这钱若是攒着给我修寺庙多好,这样花也太浪费了。

    客栈外,这间屋内的灯一亮,外面有不少人盯上了。

    一个皮肤略黑的女子咬了咬牙,转身挥手招了几个人去了偏僻地,躲在黑暗中对几人耳语道:“我准备进去找他。”

    有人道:“老大,这里面不住宿不让进的,除非是里面住宿的人打了招呼,可咱们也不认识他,硬闯咱们脑袋也不够硬呐!”

    女子道:“那就花钱进去住一天。”

    有人道:“起码得十枚金币一天,何必花这冤枉钱,再说了,他也未必能答应。老大,他不可能呆在里面不出来,我们轮流守在外面,他一出来,立刻拦下他。”

    女子摇头道:“不行,你们没看到吗?盯上他的人可不止咱们一伙,等他出来未必轮得到我们。”

    有人道:“他能答应吗?在这住的虽然都是有钱人,可很少有人会答应,咱们也只是在这碰运气。”

    女子:“我有预感,这人能帮上我们,我看好他!”

    预感?预感能当回事吗?几人无语,不过她既然下定了决心,其他人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女子抬头挺胸登上了邀月客栈的台阶,直闯入内。

    然而一进门,立刻被伙计拦了下来,“黑牡丹,你想干什么?出去,出去!”挥手驱赶。

    能叫出名号来,伙计显然也熟悉对方的情况。

    被称为黑牡丹的女子咬了咬唇,“我花钱住宿不行吗?”

    她这样一说,伙计只好犹豫着放行了,盯在一旁陪到了柜台前。

    黑牡丹摸出了十枚金币拍在了柜台上,“掌柜的,住一天!”

    掌柜的抬头看来,见是她,嘴角泛起笑眯眯冷笑,一把将钱推了回去。

    黑牡丹愕然道:“什么意思?”

    掌柜的淡然道:“黑牡丹,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自觉点。”

    见付钱人家都不做她卖命,这份羞辱令黑牡丹有点难堪,脸上泛起怒红,“钱给少了还是涨价了?”

    掌柜的见她还较上劲了,直接明了道:“这里不欢迎你。”

    见掌柜的这态度,伙计立刻挥手道:“走吧走吧快走吧。”

    黑牡丹怒了,“我不走!我又不是不付钱,又没少你们钱,也没做什么,凭什么赶我走?你们今天敢赶我走,改天我见到城主在城中露面,必然讨个说法,问问摘星城有没有这规矩!”

    见她这般,掌柜的脸色晦明晦暗,最终敲着柜台警告道:“在这里住可以,不过我警告你,住在邀月客栈的都是贵客,你最好不要去骚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黑牡丹梗着脖子道:“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掌柜的挥手将钱扫入,扔出块房牌,挥了挥手示意伙计把人给带走。

    来到后面的园林,黑牡丹开始东张西望,辨别刚才亮灯的房间是哪个,确认位置后,默默记在了心中。

    进了自己房间稍等了一阵,黑牡丹又开门出来了,朝记住的那个房间走去。

    结果还没靠近那房间,立马就有客栈的人跟来了,黑牡丹停步转身,问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伙计道:“没有跟你,这客栈内,我可以随意走动。”

    黑牡丹知道在防着自己,这份屈辱难言,也无可奈何。她估摸着想正常接近目标是不可能了,客栈知道她的底细,很有可能会一直盯着她。脑中转了几个念头后,索性转身大步而去,直奔目标房间。

    然而一走到房间门口,那伙计见状立马上前,横身拦在了房门前,低声道:“黑牡丹,我劝你不要乱来,闹得客人不高兴了,你要吃不了兜着走。”

    黑牡丹道:“我认识屋内的客人,是他叫我来的。”

    伙计嗤笑道:“别闹了,大家也是经常见面的熟人,你什么底细想干什么还要我多说吗?”

    黑牡丹,“真的是里面的客人叫我来的,他有事找我,不信你问问。”

    伙计沉声道:“你少来这套,再无理取闹,小心我喊人来招呼你!”

    而就在这时,门开了,圆方开门露面了,门外有嘀嘀咕咕的动静,牛有道让他出来看看怎么回事。

    “你们想干什么?”圆方目露警惕问道。

    伙计忙道:“没事没事。”看对方的反应,他越发确认了对方不认识黑牡丹。

    黑牡丹却趁机朝里面喊道:“兄弟,是我,我们见过的。”

    伙计大怒,这里有不少客人应该在修炼中,哪能这样大吵大闹打扰,回头招了下手,立刻闪来两人,左右抓了黑牡丹的胳膊就要直接拖走。

    圆方有点纳闷,什么情况?

    牛有道这时也露面了,被喊声给惊动了,问了声:“怎么回事?”目光看向了挣扎中被拖走的黑牡丹。

    圆方摇了摇头,有点迷糊,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伙计忙点头哈腰道:“没事没事,打搅了贵客休息,实在是抱歉。”

    黑牡丹扭头朝牛有道喊道:“兄弟,是我,我们之前见过的。”挟持之人突然出手点在她身上,让她没了声音。

    牛有道愣了一下,是有点面熟,想起来了,之前外面‘虎视眈眈’的目光之一,因为对方是女人,又有几分姿色,加之皮肤黑的有特色,容易让人记住,遂指了指道:“这不是有事吗?怎么会没事?是找我的吗?”

    伙计忙道:“城里鱼龙混杂,免不了有些打歪主意的人,您不用管她。”

    牛有道正想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他的出身不怕跟乱七八糟的人打交道,乱七八糟的人往往才知道一些乱七八糟的情况,譬如正人君子哪知道青楼里面是怎么回事,遂又指了指道:“如果方便的话,让她过来吧。”

    “呃…”伙计愣住,最终朝那边打了个手势。

    挟持的人放开了黑牡丹,哑巴似的黑牡丹又指了指自己,示意解开自己身上的禁制。

    禁制解开后,黑牡丹将拉扯凌乱的衣服整理整齐了,这才抬头挺胸地走了回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