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九章 闭着眼睛往里跳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着走回的气势足,对上伙计的目光也有几分你能把老娘怎样的味道,可一走到门口对上牛有道的目光又有点心虚,因为没底气。【愛↑去△小↓說△網w  qu 】

    牛有道微笑道:“找我?”

    当着伙计的面,黑牡丹嘴硬道:“我们之前见过的。”

    牛有道:“有什么事吗?”

    黑牡丹看了眼伙计,朝屋内抬了抬下巴,道:“能进屋谈吗?”

    “请!”牛有道侧身让开,伸手相请。

    眼睁睁看着黑牡丹走了进去,伙计忙提醒牛有道:“客官,别怪我没提醒你,以前有过客人被骗后钱砸进了水里的事,事后追究闹起来钱也花掉了,是追不回来的。若有人提到钱方面,还需小心,否则出了什么事客栈可不负责。”

    他这嗓门一点都没避讳进了里面的黑牡丹,里面闻声的黑牡丹脸颊微微发热,银牙暗暗咬唇,暗骂一声狗眼看人低,立志总有一天要堂堂正正住进这里让这些人点头哈腰!

    听这么一提醒,牛有道若有所思,想起了《上清拾遗录》里提到的一些人,大概明白了这女人找自己是什么事。

    “有劳了。”牛有道翻手弹出了一枚金币当赏钱。

    圆方牙疼,心疼牛有道的花钱方式,赏钱用得着给这么多么?

    伙计接到手,笑了,是个出手大方的贵客,忙道:“我就在楼下盯着,客官有事招呼一声。”

    牛有道和袁罡随后进了屋内,伙计帮忙带上了门。

    屋内的黑牡丹见茶水煮沸了,立刻忙碌了起来,搬动桌椅摆好,伸手示意,“兄弟请坐。”

    牛有道笑着坐下了,笑对方挺有眼色的,看出了他和圆方之间的主从关系。

    黑牡丹又伸手示意圆方请坐,“大哥,请坐。”

    圆方满头雾水,纳闷这女人干嘛的,没有坐,学袁罡,站在了牛有道边上,警惕着,盯着。【愛↑去△小↓說△網w  qu 】

    在他的印象中,袁罡就是这样的,一旦有陌生人接近牛有道,立刻保持着警惕,随时要动手打人的样子。

    见对方不领情,黑牡丹哂笑,转身端了茶水帮两人倒茶,倒好后,端端正正坐在了牛有道对面,自我介绍道:“大家都叫我黑牡丹…”

    牛有道抬手打断,看向窗外道:“去给我找本《异兽录》来。”

    圆方“哦”了声,转身就要离去,还以为牛有道有什么事要让自己回避一下,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要干男女之间那事,怀疑这女人是来卖的。

    “你回来。”牛有道赶紧招呼一声,心中有些哭笑不得,发现这就是圆方和袁罡之间的差距,自己往往一个眼色袁罡就知道要干什么,指了指黑牡丹,对圆方道:“没说你,我让她去找。”

    “……”黑牡丹和圆方同时愣住。

    黑牡丹随后站了起来,有些疑惑的样子。

    “《异兽录》,还要好酒和好菜,对了,他吃素。”牛有道说了个清楚明白,问她:“有问题吗?”

    “……”黑牡丹有点懵,什么意思?才刚见面,坐下一句话都没说完,就让自己去买东西?反应过来后,意识到了这人的不寻常之处,也令她莫名有了些信心,至少对方愿意跟她谈不是,连连点头笑道:“好!稍等,马上就回。”

    说罢快步离去,走到门口刚开门,牛有道又出声了,“我准备在这里住半年,目前只交了一天的房钱。”

    黑牡丹戛然止步在门口,回头看向牛有道。

    而牛有道却端着茶盏悠然看着窗外的夜色,那话貌似不知是对谁说的,可她心里明白是对她说的。

    黑牡丹犹豫了一下,随后用力点头道:“我帮先生交上。”说罢开门关门离去。

    “……”圆方茫然,问:“道爷,她是要帮我们交房钱吗?”

    牛有道:“也许吧!这里的茶也是上等茶,钱花的不冤枉。”伸手示意他喝茶。

    圆方坐在了对面,端起茶盏尝了一口,又问:“我们要在这里住半年吗?她会帮咱们交半年的房钱吗?”

    “她爱交不交,咱们又不损失什么,你操心个什么劲?”牛有道翻了个白眼给他。

    “还有这好事?”圆方狐疑,不过他算是看出来了,道爷是个使唤惯了人的人,走到哪都把人随意使唤,这才刚见面的一个,连什么人都不清楚,就自然而然毫不客气地直接使唤上了。

    等在下方林园中的伙计不时抬头看着楼上的客房,见到刚进去就出来的黑牡丹,不免一愣,这么快就被轰出来了?

    黑牡丹匆匆出了客栈,找到了自己的几个人。

    几人到了偏僻处,立刻有人急问:“老大,见到了没有,他答应了没有?”

    黑牡丹:“见到了,还没开始谈。我身上钱不够,你们再凑八百金币给我。”

    一人奇怪道:“要这么多钱干嘛?”

    黑牡丹尴尬了,一时间有些吱吱呜呜,“那个,他要在这里住半年,只交了一天的房钱,其他的我们先给他付了。”

    “……”几人一起愣愣看着她,都有点没听懂什么意思。

    于是黑牡丹又把事情给说清楚了,话说出来自己都没底气。

    “啊!”几人一起失声,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一人道:“老大,咱们是来找他要钱的,你这倒贴算怎么回事?”

    一人道:“一天十枚金币,这半年就是一千八。”

    一人道:“老大,你有没有搞错,事都没说,你就要帮他付半年的房钱,他要是回头不答应怎么办?”

    一人道:“是啊!咱们可没什么钱,人家一来就住这里的人,还敢开这口,这底气摆在这,咱们未必招惹的起,人家要是不答应的话,咱们未必能拿他奈何,这钱可就打水漂了。”

    黑牡丹心里也别扭,一向是他们黑吃黑坑人,今天似乎碰到了一个狠角色,可自己见鬼了一般,人家云淡风轻随随便便一句话,也没勉强,自己就主动应承着答应了下来,鬼迷心窍似的。

    “我看有点靠谱!”黑牡丹心虚一声。

    一人道:“靠谱?老大,哪靠谱了?我看这人不像正道上的,像混黑的老油子,搞不好就是想骗咱们的钱,咱们别阴沟里翻了船。”

    一人道:“是啊是啊,这种人下手咱们一点底都摸不到,不带他这么玩的,还是算了吧,十枚金币损失了也就损失了,一千八咱们这些没什么出路的人攒下来真的不容易,搭进去乐子可就大了。”

    一人道:“这人谁呀,也太黑了吧,连穷人也不放过!”

    黑牡丹有些恼羞成怒道:“都别磨蹭了,钱拿出来,老娘今天赌一把!”

    一人道:“赌?这叫赌吗?老大,你没吃错药吧,你不会是一见钟情看上了他吧?”

    黑牡丹:“废什么话?算我借的,亏了算我的,以后从我的份子里扣!”

    一人道:“老大,不是这回事,有他这样的人吗?这摆明了在坑咱们呐!”

    黑牡丹:“快点,人家还在等着……”她发泼了,甚至朝几人各踢了几脚,情绪有点抓狂,被牛有道给搞的上下为难,这是咬着牙硬碰一下,如她所说赌一把。

    最后几人不情不愿地云了八张面值一百的金票给她,一个个唉声叹气,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却拉不上来的感觉。

    “《异兽录》一本,好酒好菜,记住,别凑合,要好酒好菜!对了,当中一个吃素,素菜不能少。快去,我在这等你们,快点,都别磨蹭。”黑牡丹连轰带赶。

    一人哀鸣道:“还要花钱给他准备好酒好菜?这得多深的坑啊,老大,你这是闭着眼睛往里跳啊!”

    黑牡丹一脚踹他一个趔趄,“要快,听到没有?”把几人给赶走了。

    目送几人垂头丧气而去后,她忍不住双手捂了捂脸,心中懊恼,也在问自己是不是吃错了药。

    可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决定,决定赌一把。

    深吸了一口气,扭头转身而回,回了客栈堂内,走到了柜台前,摸出了一张五百面值的、十三张一百面值的金票,推了出去,“掌柜的,乙子号房,交半年。”

    掌柜的愣住,把十四张金票逐一验明了真伪,确认无误后,狐疑道:“给乙子号房交半年,你确认?”

    黑牡丹硬着头皮点头道:“钱难道有假不成?还是又要赶我出去?”之前的羞辱,现在拍出了这么多钱,有了底气吼回来。

    掌柜的与一旁的伙计面面相觑,难道之前真的误会了?

    掌柜的拿了账本记下了,大笔金额,特意写了张收据给她。

    拿了收据,感觉这收据有点沉甸甸压手,黑牡丹小心收好,伙计客气请她入内,她摆了回架子,没理他,而是转身出了客栈,站在客栈外面等着弟兄们把东西送来。

    面对这苍茫夜色,心情莫名复杂啊!

    等了好一阵,弟兄们回来了,陆续把东西给了她,还在那唉声叹气。

    黑牡丹提了两只食盒,大步返回了客栈。

    圆方开门把她让进了房间。

    入内后,黑牡丹放下东西,先摸出了收据给牛有道:“这是半年的房钱收据。”

    牛有道拿到手看了一下,又随手递给了圆方,“收着吧。”

    圆方接到手一瞅,一千八百金币?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之前听客栈掌柜的说了,可以多退少补的,这意味着一千八百金币到手啊!

    他转身出去了,得去客栈大堂验证一下真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