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零章 希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黑牡丹也猜到了圆方是要干嘛,自己做自己的,将两只食盒打开,酒菜逐一取出摆放。

    客栈大堂,圆方收据往柜台上一拍,问:“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掌柜的拿到手一看就明白了,递回,“真的,刚刚那个皮肤有点黑的女人才交的钱。”

    收据收回,圆方二话不说,扭头就走,目光闪烁不停,心里嘀咕,这也行?

    他发现自己在南山寺折腾来折腾去折腾个几年也才攒下几百金币,还不如这样搞一下,琢磨着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合适的话,这倒是条财路!

    心头一热,快速回到了屋内,走到牛有道身边,俯首贴耳道:“道爷,真的。”

    牛有道斜眼一瞅,有些无语,发现圆方办事有点小家子气,搞得没见过钱似的,不是想学袁罡么,怎么区区一千来金币就能让你扔下保护对象跑人?钱重要还是人重要?

    菜摆好,酒斟好,黑牡丹摸出一只小瓷瓶,每份菜上抖了点白色粉末,验毒,以示光明。

    圆方却伸手将她手上小瓷瓶拿了过来,手指上弄了点,舌头一舔尝了尝,确认没问题又还给了对方。

    牛有道有些忍俊不禁,忘了这位是用药的行家,向黑牡丹伸手指了指摆一旁的《异兽录》。

    黑牡丹立刻拿来双手奉上。

    牛有道拿了《异兽录》在手,一阵翻,翻到了有金王熊图录的那篇,递给了圆方,“你看看。”

    看什么?圆方狐疑,捧着一看,两眼一怔。

    牛有道伸手示意黑牡丹对面请坐,同时问:“黑牡丹是外号吧?”

    终于愿意与自己谈了,黑牡丹精神一振,规规矩矩坐在了对面,颔首笑道:“是外号,也是真名。打小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能记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一直在街头流浪,从小长的黑,被人叫黑丫头,后来遇见师傅,就叫了黑牡丹。”

    牛有道哦了声,问:“令师是何门何派高人?”

    黑牡丹:“无门无派的散修,一次带着我出海采集灵草时,遇上抢掠,被杀了,我遁入海中侥幸躲过一劫。”

    牛有道抬了抬下巴,“你单身一人?”

    黑牡丹:“以前有眼无珠,跟过一个男人,后来那王八蛋为了攀高枝,把老娘给甩了。如今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兄弟在一起闯荡。”

    意识到自己语气里带了恨意,举杯敬酒来掩饰。

    牛有道陪饮一杯,同时斜了眼边上的圆方,发现圆方脸色不对,暗暗好笑。

    黑牡丹放下酒杯,示意一桌菜肴,“先生试试合不合胃口。”同时起身,坐在了牛有道边上,方便帮忙斟酒。

    牛有道提了筷子浅尝几口,又问:“你什么修为,你外面的兄弟什么修为?”

    “修为都到了筑基期,否则也不敢找先生。”黑牡丹执壶为他斟满酒后,试着问了声,“还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轩辕道。”牛有道笑着解释了一下自己,又指了指脸色难看的圆方,“他叫金威。”

    惹上了宋家那个仇家,尤其是杀了燕使宋隆,两人对外都改了下名字。圆方压根就没正名,以前南山寺都称呼他小金,金威的名字是圆方自己取的。圆方觉得袁罡的名字很刚强,认为自己的名字也不能差了,遂叫金威。

    黑牡丹笑道:“刚听金威大哥称呼先生为道爷,原来是这么个由来,那我以后也称呼先生道爷吧。不知道爷是何门何派的高人?”

    牛有道笑言:“和你一样,都是散修。”

    黑牡丹脸色一变,转而又神情舒缓,笑道:“不可能。”

    牛有道奇怪道:“为何不可能?”

    黑牡丹:“散修来点钱不容易,有几个舍得住这十枚金币一天的邀月客栈,而道爷看着这般年轻潇洒,身边还带着随从…”看了眼圆方,摇了摇头。

    而圆方已经把《异兽录》合上,坐在了一旁,抓了酒杯昂头闷了一口压压惊。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居然是不少人想杀而诛之的东西,才知道自己的毛发被修行中人视为宝物,可用来编织成刀枪不入的防御软甲,亏自己以前还敢露出那一身毛来,想想都吓出一身冷汗。

    牛有道斜了他一眼,心知肚明,又对黑牡丹笑道:“你难道不是散修吗?”

    黑牡丹知他是指自己还不是一样花了十枚金币住进来,“不一样,我花钱住进来,是想找道爷。”

    牛有道饶有兴趣道:“找我作甚?”

    黑牡丹不信他不知道,若真不知道干嘛把她给这般使唤,暗暗给自己鼓了把劲,终于说出了来意,“我想创建一个门派,摆脱这散修身份。”

    牛有道:“这是好事,不过和我有关吗?”

    黑牡丹问:“想必道爷应该知道创建门派的条件,不是我们说自己不是散修就不是散修,也不是我们说自己是个门派就是一个门派的。”

    牛有道颔首:“首先这个门派要得到修行界的认可,才能在修行界开宗立派,但也不可能得到每个人的认可,于是修行界公认了九位德高望重的元婴期高手为公证人,譬如了这摘星城背后的主人就是其一,只有拿到了这九人的具名公证,才有资格开宗立派!而要拿到这个公证,又需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和财力具备开宗立派的资格,还需要其他门派的引荐和担保,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黑牡丹颔首:“道爷所言完全正确。我们不是丹榜前十的高手,没有天下人公认的威望,无法直接拿到具名公证,只能是走正常途径。”

    牛有道笑问:“那不知你们又满足了其中几个条件?”

    黑牡丹:“实力我们自己已经证明了,邪魔歪道榜上的三十个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了,现在就差财力和门派引荐。”

    所谓的邪魔歪道榜,牛有道知道,就是指一些坏了修行界规矩的人,或是一些坏事干多了引起公愤的人,会在类似摘星城这样的修士公共聚集地点张榜挂名,鼓励天下修士去铲除、去捍卫修行界的规则。

    而想要创建门派的人,你不能说你有实力就有实力,那得证明自己,你想在修行界开宗立派,首先得证明自己愿意捍卫修行界的规则吧?

    喏,榜上一堆坏人的名字,你看着办。

    也不会勉强你,你觉得哪个好解决,你就去解决哪个。

    总之三十个任务,干掉二十个,另找出十个坏人的下落举报其隐藏地点也行,张榜者会通知那些坏人相应的仇家去解决。当然,你愿意把那三十个一起干掉就更好,绝对也算你完成了任务。

    牛有道啧啧有声道:“完成了三十个任务,不容易不容易。”想想都知道不容易,危险不危险另说,得花多少时间和精力,这些人为了摆脱散修的身份也算是够拼的。

    黑牡丹神态略显黯然道:“为了完成这三十个任务,我们一起的弟兄死了十几个,如今仅剩我们几人。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总得给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一个交代。”

    牛有道举杯唇边,慢吞吞道:“那就是说,其他方面有困难。”

    黑牡丹看向他的目光中略带希冀,“财力证明方面,一万金币的基本申请费用我们自己能想办法,目前还缺一个引荐门派,还有十万金币的罚金我们拿不出来。”

    其实这十万金币的罚金罚的并不是门派申请者,而是引荐和担保的门派。在修行界来说,开宗立派是件严肃的事情,不是拿来玩的儿戏,不能你想玩就玩,想不玩就能不玩的,所以不能随便帮人家担保。

    若引荐和担保了就要负责任,新创建的门派三年内不得有人退出门派,有问题自己内部解决。大概的意思是,一个门派连基本的自我管理能力都没有,你创建门派干嘛?创建来玩吗?

    倘若出了这种事,此门派视同自动解散,不再具备门派资格,而担保人则要缴纳十万金币的罚金给缥缈阁,所谓的‘缥缈阁’并非地名和物名,说白了就是代表修行界维护修行界规则的一个组织。

    如此规则下,试问哪个门派会轻易给人做担保?不是有相当交情的不会答应这事给自己惹麻烦,愿意给你引荐和担保的已经是仁至义尽,稍微自觉点的都会先拿出十万金币给人家,不能让担保人帮你担风险不是?这钱要么当自己给人家的保证金,到期后通过了规则的允许再还给你,要么你也别指望还,直接当做求人办事的礼金。

    话说到这个地步,牛有道岂能不知她的意思。

    散修的确是这修行界最尴尬的一个群体,你想加入别的门派,正常点的门派出于自我维护都不太可能轻易收些乱七八糟的半路出家的外人进门,除非你对这个门派的确有利。而具备这实力的人大多又不屑,干嘛找个门派约束自己?

    问题的关键是,各修行门派出于对自己利益的维护,通过‘缥缈阁’这个修真界联盟制定了规则,美其名曰为了防止扰乱俗世百姓的正常生活,为了防止修士与民争利,不允许任何修士在民间直接或间接经商,发现一个严惩一个,绝不轻饶。

    仅此一条看似对所有修士都公平的规则,受各方面因素影响,便将散修的财路给断的差不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