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121章 求人难
    你想偷偷经商?经商是面对大众群体的事情,同行之间的竞争,在这修士笼罩的天下,很容易把你这个幕后暴露出来,被发现的后果没哪个散修吃的消,所以这条财路基本上断了。

    给官方做法师随扈倒是条财路,可这行基本上被门派群体的势力给垄断了,一般散修根本挤不进去的,譬如凤凌波背后的天玉门稍微施压,凤凌波可能招收散修进来吗?

    给有钱人做法师随扈也是一条财路,可哪个大户人家不是在官方的权势笼罩之下,官方不答应的事情,哪个大户人家敢对着干?想被抄家灭门还差不多。

    所以在俗世,散修基本上不太可能有财源。

    在修行界经商倒是允许,可是又有规则限制,美其名曰为了保证交易的公平,为了保障买家的利益!

    怎么个保障法?不受约束的商家不许开商铺。

    什么叫不受约束的商家?就是开设商铺的商家必须要具备被约束的能力,你不能卖了假货坑了顾客回头就溜了,届时买家找谁去讨公道?所以要以门派的名义才能开店,一旦出了事,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跑了,你背后的门派要为你的行为承担责任,谁叫你这个门派调教出这样坑人的弟子,你这个门派不负责谁负责?

    这个说法合情合理,谁也不能说没道理,于是散修开店的权力又被剥夺了。

    当然,修真界联盟势力再大,也管不到你躲在各个犄角旮旯偷偷私下交易。

    不过没关系,私下交易出了任何事情不受任何保护,买卖双方自己承担责任。

    然而在其他地方私下交易能有几个客源?大多数还是希望来到类似摘星城这种地方面对更广阔的客源。

    在摘星城私下交易的也不少,不过在买同样东西、价钱一样的情况下,人家干嘛不去安全保障更高的商铺,所以你只能低价出售才可能有人会买。

    可还是那句话,私下交易不守保护,那么就会面临一个危险情况,买卖双方一旦感觉自己有把握就很有可能会黑吃黑。我感觉自己能干掉你,干嘛付你钱?或知道你身上有这些钱,我能干掉你,干嘛还给你东西,抢了你的钱,手上东西还可以继续卖给下家。

    人穷志短,本就容易走极端,尤其是散修这种。

    如此一来可谓恶性循环,散修的名声越来越臭,缥缈阁给出的规矩越发具备合理性,越发不容易被否认。

    还有一种同行是冤家的情况,你散修卖的东西跟我门派卖的一样,你低价卖?让我生意怎么做?反正你的交易不受保护,门派中有人掩饰身份前来搞你也很正常。

    种种限制下来,散修要么提着脑袋去干违法的勾当,一旦发现就要受死。要么只能去一些世俗凡人无法采集到灵草的凶险之地去采集,譬如海外的海岛上去碰运气。凡人能光顾到的地方,他们捡漏的可能性不大。

    如此一来又是个恶性循环,你一个修士把大量精力浪费在了这种事情上,哪还有什么太多精力去修炼,比起门派中弟子的修行进度自然又差了一截。

    诸般种种,试问哪个散修不希望成为门派中人?

    偏偏想开宗立派也没那么容易,设置了一堆准入条件,光那证明实力的三十个任务就能刷掉大部分人,找其他门派引荐和担保又能刷掉一大部分,最后能有资格开宗立派的很少。

    这规矩,连牛有道也不得不唏嘘,觉得这缥缈阁有点缺德,一群散修本就苦哈哈的,你还弄出三十个任务,令一群散修拼命帮你消灭‘邪魔歪道’榜上的异己,估计得有不少杀了一些却做不满任务而白干了的人。

    这真可谓是苦活累活有人干,还不用付工钱,就有人积极主动帮忙清理环境。

    而跨入了门派门槛的人,则坐享散修在某种程度上创造的环境,有闲心经营财路,赚取修炼资源。

    对此,牛有道也谈不上什么同情。

    他很清楚,所有人都需要的东西必然会变得稀缺,也必然会造成僧多肉少的情况,没有任何人能改变这种情况。总有人想占有更多的资源,这种事没办法让人发扬风格拱手让人的,就算有也是少数,改变不了大的环境。

    而黑牡丹如此恭敬卑微地找到自己,无非就是想拿到那张准入的门票罢了。

    于是牛有道微笑道:“你凭什么认为我能帮你?”

    黑牡丹想说,你看起来这么年轻,身边还带着随从,一来又住这么贵的地方,背后没势力和背景才怪了,傻子都能看出来。她嘴上当然不会这么说,“道爷气势不凡,一看就是能帮到我的人。”

    牛有道哑然失笑,“住这里的客人不少,为什么盯上了我?”

    年轻人经验不足好说服呗,换了其他人怕是连谈的机会都不会给,现在咱们不是坐在了一起吗?

    黑牡丹脑袋里过了下这个念头,忽又连自己都糊涂了,这位像是经验不足的吗?那眼神里的味道深沉的很。

    “直觉,感觉,女人有时候相信自己的感觉。”黑牡丹给了这么个解释。

    牛有道又歪嘴乐了下,看向一旁闷着脸的圆方,“老熊,你不开心?”

    黑牡丹无语,怎么又岔开了话题?

    圆方欲言又止,看了看在这里的黑牡丹,终究是没说出来,摇了摇头。

    牛有道朝圆方抬了抬下巴,“黑牡丹,你看,我这同伴对你这事明显不高兴。”

    圆方愕然,看了眼黑牡丹,心里嘀咕,和她没关系。

    求人自然难,黑牡丹知道这个道理,牵强陪笑道:“道爷,我们也不让你白帮这个忙,以后有什么事吩咐一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牛有道:“话好听,不过没用。估计没哪个门派会为个不明不白的人担这风险吧?十万金币放哪都不是小数目,你先把钱凑齐了,看在你这么客气的份上…”朝桌上酒菜奴了奴嘴,“我可以帮你找个引荐的门派。”

    黑牡丹心想,我能弄来这么多钱还用找你吗?一脸苦涩笑意道:“道爷,散修真的不容易,十万金币对我们来说,数目太庞大了,我们真的拿不出来。不如这样,只要事情成了,我们有了相应的赚取条件,一定补上这笔钱,就当是酬谢,不用返还!”

    牛有道微微摇头:“就算你申请成了,凭你们的修为,一个初创的小门派,想在三年内赚到十万金币,可能吗?三年内若是你们崩了,就更还不上,担保人岂不是自认倒霉?如果可能的话,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有什么办法赚来?开店?什么生意这么赚钱?做法师随扈?姑且不说你们能不能竞争的赢其他门派,你们的修为能找到付高额酬劳的雇主吗?”

    黑牡丹咬着唇想理由。

    牛有道又道:“犹豫就说明你没办法,最好别找理由糊弄我!”

    黑牡丹咬了咬牙,“的确,就算事情成了,我们也不敢保证三年内一定能赚到十万金币。不如这样,道爷,你开条件,我们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

    “我开条件?”牛有道看向她,露出询问的眼神,一副你确定的样子?

    黑牡丹点头,“道爷不妨说来听听,脏活累活都行。”

    牛有道嘴角一翘,“倒是有件你能做到的事。”朝黑牡丹招了招手。

    黑牡丹立刻满怀期待地倾靠了过来,以为他要密语,耳朵送上了。

    谁知牛有道轻轻伸手在她脸上抚摸了一把。

    黑牡丹吓一跳,身子迅速缩了回去,目光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似乎猜到了他要提什么要求。

    果然,牛有道瞅着她上下打量道:“姿色还不错,这样吧,我在这住半年,你陪我睡半年,你们的事情我帮你解决。”

    黑牡丹霍然站起,一脸怒色,不过最终强忍下了,强颜欢笑道:“道爷,我不过残花败柳,我这种货色哪能入您法眼,怕是会脏了您。不如这样,您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尽管说,我去帮您找来。”

    牛有道平静道:“你觉得我会缺女人吗?皮肤黑的这么好看的女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没睡过,想尝个鲜,就你了!”

    圆方神情抽搐,彻底从《异兽录》带来的影响中走了出来,一脸古怪地瞅着牛有道。

    黑牡丹干笑道:“黑有什么好的,女人白才好看,道爷莫开玩笑了。”

    牛有道不为所动,“也就这个条件,你答不答应吧?不答应就请自便!”

    黑牡丹脸沉了下来,突然伸手道:“我交了半年房钱的收据给我!”

    “是你主动交的,我可没勉强你。”牛有道斜睨一旁,慢吞吞道:“老熊,这钱是她的还是我们的?”

    我去,一千八到手!圆方精神一振,又找到了南山寺打劫的成就感,拍案而起,乐呵道:“我们口袋里的钱当然是我们的,怎么可能是别人的,谁敢强抢,先问问这邀月客栈答不答应!”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黑牡丹差点咬碎了牙槽,指了指两人,“敢吞老娘的钱,你们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