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二章 你就是个混账!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牛有道:“掌柜的好像说邀月客栈的住客在这摘星城是受到保护的,我这半年倒要进进出出试试是不是真的。”

    圆方嘿嘿一乐,点头赞同,“道爷说的在理,咱们试试看。”

    “好,算你们狠!你们有本事永远待在摘星城别离开!”黑牡丹气得一脸黑红,也只能口头警告威胁,在这动手,她还不敢,全天下也没几个敢在这种地方动手的,此地的背后是天下至高的几位之一。

    “威胁我?”牛有道盯着她似笑非笑道:“你不是看出了我背后有势力存在吗?我离开,你确定能拦住我?”

    “你们等着!”黑牡丹咬牙切齿一声,甩手走人。

    她这里刚绕出桌子,牛有道忽又淡然道:“不急着走,不愿意,还可以再谈谈。”

    黑牡丹脚步一顿,看向了他,眼神既恨又期待,期待对方开出一个自己能接受的条件。

    牛有道漫不经心道:“没尝的鲜总是想尝尝,好,我退一步,陪我睡一个月,怎么样?”

    黑牡丹拳头一握,有照他脸上来一拳的冲动,银牙一咬,指着牛有道:“别落我手里!”扭头就走。

    然而刚走到门口,刚伸出手去开门,牛有道淡淡道:“我再退一步,陪我睡一晚,就一晚!”

    黑牡丹伸出的手僵住了,对着门的脸上神情变幻,纠结了,犹豫了,这么多年过的有多艰难和多辛酸点滴在心。

    一群人能熬到筑基期的修为,都是拿命拼抢来的,抢夺别人的修炼资源,杀人越货的事情没少干,自己都数不清究竟干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情,随便暴露一件都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大家都熬到了筑基期,都不想再时常干那铤而走险的事。修为到了筑基期还有个麻烦,所需的修炼资源越发大了,劫点小货色弄来的东西还不够塞牙缝的,必须找大点的目标下手,危险性越发增加了。

    道理谁都知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的事,再继续下去,迟早是要栽的。

    以前的同伙,一个一个的倒下。

    不知道多少次只因突然见到有高手朝他们靠近而心惊肉跳,或吓出一身冷汗,担心算账的来了。

    不知道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时常让人要崩溃。

    这种日子,大家真的不想再过了,所以尽管知道开宗立派对他们来说很难,大家还是朝这个方向努力,为了完成那三十个任务,天南地北到处跑,付出的艰辛是外人所无法想象的。

    为了找这位,被伙计和掌柜的羞辱,被这位呼来喝去的使唤,又是为了什么?

    而如今,有个机会摆在自己眼前,只需陪人家睡一晚而已,仅仅陪一晚,就有可能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大家的命运。

    仅仅是陪一晚啊!自己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睡一晚又算什么?

    她甚至在心里告诉自己,在心里开解自己,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兄弟们,答应了他吧!

    面对一晚的条件,黑牡丹伸出的手重如千钧,迟迟无法碰到门打开它。

    圆方也看出黑牡丹快答应了,不禁乐了,笑的古怪,朝牛有道挤眉弄眼。

    心里也在唏嘘,道爷真够黑的,既要人家的钱,还要人家的人,这女人主动撞上门也算是自找倒霉。

    迟迟没有开门离开的动静,牛有道知道黑牡丹心动了,慢慢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她,目光冷漠,继续蛊惑道:“你心里应该明白,你若是找其他人,就算主动提这要求,别说陪一晚,就算陪一年,人家也不会答应,因为风险和代价太大。”

    “黑牡丹,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错过了这个机会,你也许就错过了一辈子,以后就算后悔也没用,后悔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错过了这次,想想你今后会是什么处境吧,你愿意永远过以前那种日子吗?”

    “只要你答应陪我一晚,那一万金币的基本申请费用也不用你想办法,我给你!这乱世中,十枚金币就能买上一个不错的女人,而十万金币的风险我只是让你陪我一晚而已。【愛↑去△小↓說△網w  qu 】”

    “一晚!就一晚,我不会对外宣扬这种事情坏自己名声,你也不会对外说,谁都不知道。”

    黑牡丹心中的纠结反应到了她伸出的手上,手指隐隐有些颤抖,最终慢慢伸出,抓在了门把手上,悲愤道:“那王八蛋甩了我,我骂他攀高枝,骂他臭不要脸!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不想做让自己都看不起的人!”

    一把拉扯开了门,大步走了出去。

    莫名的,黑牡丹感觉迎面而来的风让自己的脸颊冰凉,抬手抹了一把,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已经莫名的泪流满面。

    脸上泪水抹了又抹,就是抹不完,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己一贯坚强,多少年没哭过了,已经忘了哭的滋味,好好的怎么会流眼泪?

    她有点慌乱,快速转身环顾,目光到处寻找,满是无依无靠的感觉,竟然忘了自己的房间是哪一间。

    她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只想找个房间躲起来。

    屋内,圆方愕然,这女人居然拒绝了?看之前的样子,还以为要答应了。

    牛有道那注视着门口的冷漠眼神渐渐融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一晚便能彻底扭转一辈子的命运,他能理解黑牡丹的纠结,他能理解一个女人在这般处境下能拒绝如此诱惑有多艰难、有多不容易!

    对圆方抬了抬手,朝门外指了指,“去,去把她找回来。”

    “……”圆方无语,哭笑不得道:“道爷,叫回来有什么用,她不答应啊!”

    心里嘀咕,你干这种不要脸的事也就罢了,拉我掺和干嘛,出家人哪能干这种事。

    牛有道:“告诉她,这个条件取消了,让她回来…看什么看,让你快去,人找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关我什么事?圆方很无奈,只能赶紧快步离去。

    没多久,圆方回来了,黑牡丹也进来了,不过这次是低着头进来的,再也没有了初见时打足了精神说服谈判的神采。

    牛有道指了指跟前的空酒杯,淡然道:“倒酒!”

    黑牡丹咬了咬唇,走到桌前,执壶斟酒,斟满后,放下酒壶时,发现牛有道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的脸。

    她顿时有些慌乱,扭过了头。

    牛有道笑问:“眼睛怎么了?又红又湿的,哭了?”

    黑牡丹迅速强势面对,“说吧,换了什么条件?”

    牛有道:“我的条件你清楚,一晚是我最后的底线,我再给你一次考虑的机会!”

    圆方直翻白眼,还不死心呐?这得是多喜欢呐?

    黑牡丹那叫一个羞愤,这分明是在耍自己,指着他,大有不死不休的味道,厉声道:“轩辕道,这笔账,我记下了!”再次转身扭头而去。

    “站住!”牛有道喝了声,又轻飘飘扔出一句,“开玩笑的听不出来吗?你也太不经逗了吧!回来,谈正事吧。”

    黑牡丹停步在那背对,胸脯急促起伏,被虐的死去活来,有抓狂的感觉。

    身子没彻底转过来,只是回了头盯着他。

    牛有道呵呵一笑,对圆方道:“不是你的钱,你也好意思往口袋里塞?那张收据还给人家。”

    “啊!”圆方傻眼,这闹的哪一出啊!

    黑牡丹眼中亦有狐疑之色,慢慢转身。

    牛有道:“让你把刚才那张收据还给人家,你没听见?”

    “哦!”圆方有些不太情愿地将收据摸了出来,走到黑牡丹身边,有些不情不愿道:“喏,给。”

    黑牡丹慢慢将收据接到手中,看了下,没错,是刚才那张。

    她也迷糊了,有些不解地看着牛有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是钱不要她的,事也不答应的意思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不认为是什么坏事,至少挽回了金钱上面的损失。

    牛有道坐那笑道:“你急匆匆为我付账干嘛?我有让你付吗?我又不是住不起这里,犯得着让你付账吗?”

    黑牡丹有喷他一脸的冲动,你之前明明就是那意思,如今正说反说都是你有理!

    牛有道继续笑吟吟道:“能用钱换来的东西我不在乎…你若真答应了陪我,我也不会让你陪,也不会帮你办那事,你这一千八百枚金币也休想再拿回去。结果你拒绝了,所以钱我不要你的,事情也会如你所愿,你以后不用再为那点破事去求谁,你可以告诉你的兄弟们,从今以后从头开始!”

    黑牡丹呆在了原地,明白了,对方刚才的确在‘逗她玩’。

    牛有道忽向她眨了眨眼,“哭的值吧?”

    一句话、一个眼神,莫名击中了她的软肋,刚才已经摁下去了的各种情绪突然又再次涌上心头,眼泪又不争气地冒了出来,盯着牛有道哽咽着骂道:“你就是个混账!”

    牛有道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谢谢夸奖!记得把收据收好,还给你了,为点小钱哭哭啼啼值得么?”

    黑牡丹看了眼手上的收据,想到刚才种种,情绪陡然失控,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慢慢后退,靠在了墙角,慢慢滑坐在地,埋头在双膝间“呜呜”闷声呜咽,想控制都控制不了,越控制越哭的厉害,最后哇哇地哭开了,哭的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

    牛有道端了酒杯在手,看向窗外,轻叹了声,“唉!女人果然是水做的,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真受不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