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三章 以后就跟着我吧
    ,。

    这里说着风凉话。

    墙角的哭声渗人。

    圆方咧了咧嘴,钱也还给你了,事也答应了,还哭成这样干嘛?看起来不像是喜极而泣,也不像是受了委屈,喜极而泣和受了委屈何至于哭的这般痛彻心扉。

    圆方有点不懂了,凑到牛有道跟前,“道爷,这女人有病吧?”

    “不用管她,菜凉了,快吃吧。”牛有道示意了一下,让他别多管闲事。

    圆方左看看,右看看,坐下了,两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吃吃喝喝开了。

    对圆方来说,酒菜还不错,只是这边上一直有人在哭,实在是感觉怪怪的,还是头回一边听人哭,一边吃东西的,通常都是听着小曲吃东西吧?

    两人没理会黑牡丹,也没说什么好听话安慰,就让她一人躲在墙角哭去。

    这一哭,哭了好一阵,憋了多年的辛酸负面情绪宣泄了出来,哭声渐渐变弱,渐至无。

    坐在墙角不时抽泣两声的黑牡丹擦着眼泪,最终站了起来,盯着吃吃喝喝的二人又气又恼,心中也在暗暗自责,干嘛当他们的面哭?可是刚才莫名的,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平复了情绪,黑牡丹走了过去。

    两人偏头一看,圆方嘴一咧,发现道爷说的没错,女人果然是水做的,衣服居然都哭湿了一大块。

    黑牡丹尴尬,不过转瞬又像个没事人似的,理直气壮地坐在了桌旁,上收据拍在了桌上,推到了牛有道跟前,“能力有限,拿不出太多,就当是一点小小心意,别嫌少。”

    牛有道一脸揶揄,眼神怪怪的,“我敢收吗?”

    黑牡丹懂他意思,开始是她主动交付的,之后见事办不成立马威胁索要回去,现在又主动送上,反正是挺尴尬的,别扭了一句,“这回真心的。”

    牛有道呵呵一声,懒得推来推去,朝圆方抬了抬下巴。

    于是黑牡丹又将收据放到了圆方跟前。

    圆方不客气,他对金钱比较感兴趣,乐呵呵收了,眉开眼笑,发现绕了一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口袋。

    黑牡丹又主动执壶为牛有道斟酒,一番折腾,被虐的死去活来,此时竟发现一身轻松,无喜无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未曾这般身心放松过。她知道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答应了帮自己,就算现在对方说不帮她,她觉得自己也不会生气,会坦然离去,那种感觉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总之忽然感觉心安,无比的心安,眼前的男人刚才虽然把她给欺负了一顿,但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她依然说不清从何而来,就是感觉这男人很坏,但是坏的实在,坏的让人放心,有一种让她心安的人格魅力。

    这么多年,一直如影随形纠缠在心头的不安,忽然间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牛有道略靠在了椅背问:“这里想开山立派的人应该不少吧,你们为何不联合在一起凑出钱来组建一个共同的门派?”

    黑牡丹轻叹,“有这样想过,但是人太杂了会有很大的隐患,门派成立后,谁做掌门?谁说的算?不能志同道合,要不了多久就要出内讧,外面惹出了事是要整个门派一起担责任的。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过,而且反复出现,派系之间谁也不信谁,利益之争没多久就出了事,内部争权夺利不择段,自相残杀,根本没办法和其他门派竞争,轻易就被其他门派给瓦解了。”

    牛有道哦了声,表示理解。

    黑牡丹犹豫着问了声,“道爷,不知您要找哪个门派帮我们做引荐和担保,什么时候?我们好提前做准备…外面弟兄还在等着我,我也好给他们答复。”

    牛有道淡漠道:“找哪个门派引荐和担保重要吗?”

    “……”黑牡丹愕然,难道不重要吗?

    牛有道看向她,“眼光放长远,不要老是盯着一个地方、盯着一件事不放。”

    “……”黑牡丹一脸疑惑,还是不懂。

    牛有道淡然道:“以后就跟着我吧,该安排的我会安排。”

    见她迟疑,又补了句,“有问题吗?”

    黑牡丹略作犹豫,随后似乎下了决心,重重点了点头,“好!”

    牛有道又端起了酒杯,浅尝一口,“你外面还有几个弟兄?男的还是女的?”

    黑牡丹:“三个,都是男的。”

    牛有道:“人都可靠吗?”

    黑牡丹:“这点道爷放心,绝对可靠,否则也不可能在一起这么多年。”

    牛有道:“你跟我说这些没用,我只问你一句,你管的住他们吗?”

    黑牡丹犹豫道:“也没什么管不管的,不过我说话还是管用的。”

    牛有道:“个别人的时候,我可以一个个交流开导,譬如刚才与你,人多了我可没那精力一个个去应付,人多了得讲规矩!你听着,不可靠的,让你有疑虑的,立刻给我踢出去,这既是为你好,也是为他们好,否则将来有什么事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候他们吃不消,你也为难,长痛不如短痛,不合适的,现在趁早好聚好散解决。黑牡丹,我不是开玩笑!”

    黑牡丹:“道爷,真的都是可靠的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否则我一个女人也没办法跟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眼睛里也是容不得沙子的人。”

    牛有道:“那好,你既然这样说了,我信你!不过你要为你说出的话负责,回头我不想听到什么阴阳怪气的话,你自己把人管好。”

    黑牡丹发现这位极有章法,反而更有信心了,点头道:“明白。”

    “拿四张金票给她,四千。”牛有道指了指圆方,示意给黑牡丹。

    黑牡丹和圆方同时愣了一下,圆方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照办了,四张面额一千的金票推到了黑牡丹面前。

    黑牡丹疑惑,“道爷,这是?”

    “一人一张,别一个个守在外面寒酸了,让他们都住进来。”牛有道挥了挥,让她立刻去办。

    对他来说,想收揽人心,光靠嘴巴是不行的,必要的实力也要展现,财力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该出时就得出。

    黑牡丹摇头,“道爷,不用,我们虽然没什么钱,但住几天的钱还是能拿出来的。”

    牛有道不容置疑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让你做,你就照办。”

    黑牡丹只好伸拿了四张金票起身,“好,我这就安排他们住进来。”说罢快步转身离去。

    开门时,自然而然想到了之前的情形,想到了自己差点答应了人家的情形,暗暗有些臊的慌。她不想以后老是因这事心虚没底气,忽转身调侃道:“道爷,你如果真想我陪你一晚的话,我今天就豁出去了,待会儿我来找你?”

    牛有道翻了个白眼,“我喜欢白的,对黑的没兴趣,滚!”

    黑牡丹噗嗤一笑,开门而去。

    她一走,圆方开始嘟囔算账了,“收了一千八,搭出去四千,亏两千二。道爷,要这么个女人有什么用,你又不睡。”他显然还是心疼亏出去的钱。

    牛有道:“一群散修,一个女人能管住一群男的,这女人还是有点本事的。若不是女的,我还懒得应付她,有些事情女人办起来比男人方便,我身边需要个办事的女人,这女人还行!”

    出了门的黑牡丹脚步轻快,浑身舒坦轻松,感觉身上每个毛细孔都在轻松自由地呼吸,真正是身心愉悦,忍不住欢快地张开了双臂,做鸟儿飞翔状。

    一出客栈,一直在蹲守的几名同伙立刻围了过来。

    有人看出了端倪,“老大,你是不是哭过?”

    黑牡丹呵呵道:“高兴的。”

    几人立刻惊喜相视一眼,都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应该是事情成了。

    黑牡丹招了招,又把几人领到了偏僻处,正色道:“开宗立派的事情暂时不考虑了。”

    “啊!”几人一惊,一人问:“老大,什么意思?”

    黑牡丹:“我说的很清楚,开宗立派的事情不考虑了,我准备跟他走,你们谁愿意一起的就一起,不愿意一起的我也不勉强,愿意的把身上的财物都拿出来给不愿意的,咱们好聚好散,谁也不勉强谁。”

    有人立问:“老大,这人来头很大吗?”言下之意很明显,若非如此的话,你怎会答应跟人家走。

    黑牡丹摇头道:“不知什么来头,说来你们不信,我现在连他什么身份都不知道。”说完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被人随便忽悠两句,居然就傻乎乎答应了跟人家,自己还是那个黑牡丹吗?

    但她就是感觉这回傻的舒心快活,从未有过的舒心快活,这回就算吃亏被骗也是自找的,也心甘情愿承受那个后果。

    “这…这……”

    几人发现这位今天是不是疯了,今天一连串的举动样样透着疯狂,搜刮几人主动贴钱帮人家付了半年的房钱,还帮人准备上好的酒菜,如今连大家辛苦坚持了多年的事也放弃了,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决定跟人家走了。

    有人试探道:“我说老大,你不会是看上了人家吧?”

    黑牡丹立马开骂:“放你娘的狗屁!都别废话,走还是留的给个痛快话,若都不愿走,我身家全给你们,你们继续,我一个人跟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