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四章 想干什么?
    ,。

    几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觉得黑牡丹应该不会坑他们。

    纯粹是凭着对黑牡丹个人的信任,几人陆续犹犹豫豫答应了下来,都答应了留下,没人离开。

    老兄弟一个不走,黑牡丹很高兴,摸出了那四张金票,一人发了一张。

    几人接到一看,自然讶异,“老大,这什么意思?”

    “人家给的,让咱们别再守在外面寒酸了,都住里面去。”黑牡丹呵呵道:“看见没有,以后咱们也是进出邀月客栈的人了。”

    互相看了看彼此的币值,发现都是一千金币。

    “嘿!”有人乐呵一声,“出够大方的!老大,你不够意思啊,刚才是在试探我们呐!”

    黑牡丹挑眉道:“试探个屁,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不清楚吗?不是我存心试探,而是人家讲规矩,人家说的也没错,不是一条心的就别上一条船,免得大家都不自在。”

    明眸目光扫过几人,“丑话我先讲在前面,收下了这钱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多说,人家的好处不会白给,也没人会养闲人。这天下的散修多的是,人家也没必要非我们不可。人家有人家的规矩,既然跟了人家,今后的事就由不得我们自己做主了。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大家自己长点眼色。”

    “对方话有余地,不愿露底,什么来路我是真的不清楚,纯粹是我个人看好他,大家这么多年,我也没必要骗大家。事就这么回事,大家都是明白人,道理不用我多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都考虑清楚了。不愿意的,算我对不住,有会再报答,大家头上的钱都给他,那三十个完成的任务也给他。能受约束的就留,不愿受约束的就走,我们之间说多了也没意义。”

    几人算是看出来了,这位今天是真的痛下决心了。

    还是那句话,因为相信她,几人依然决定跟她一起。

    结果让黑牡丹心花怒放,原因也很简单,若是有人不愿意的话,她会内疚,大家坚持努力了这么多年的事情,因她的放弃必然是误了退出的人。

    统一了意见,黑牡丹高兴挥吆喝一声,“听人家安排,住进去,走!”

    几人跟着一起闯进了邀月客栈,伙计见是他们,立刻上前拦住,对黑牡丹苦笑道:“这是?”

    黑牡丹理直气壮道:“他们也要住店,不行吗?”

    不管伙计,领着人直接到了柜台,付钱又要了两间房,她还特意要求把自己的房间调整到了牛有道的隔壁。

    回头跟着伙计确认房间后,黑牡丹又领着三人去拜见牛有道。

    门敲开了,圆方开门一看,黑牡丹笑道:“带他们认识一下道爷。”

    圆方回头问了一声,得到答复后,又到门口回话道:“道爷说了,天晚了,今天就不见了,明天再说。”

    他搞不清牛有道为何不见,明明闲着站在窗前看夜景,钱都花了,见见认识一下也是应该的,又费不了什么事。

    黑牡丹还好,但只这一句回复就让另三人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

    黑牡丹只好作罢,回头见到优雅宁静的园林,眼睛一亮,指着说了声,“去取东西来,咱们也在这里喝喝茶!”

    几人顿时来了兴致,倒不是因为这里比那些钟灵毓秀之地更好,而是这客栈平常进都不让他们进,皆有感受一下的欲望……

    次日,圆方一开门出来,便见到了早已等候在门外的黑牡丹等人。

    牛有道随后而出,黑牡丹笑的灿烂,“道爷,早!”

    回头招了几人过来,“这三位就是我多年的弟兄,雷宗康、吴三两、段虎。这是道爷,这位是金哥。”

    “道爷,金哥。”三人脸上陪着小心的笑容,一起拱拜见。

    牛有道打量了一下几人,黑牡丹长的黑,这三人则长的比较沧桑,明显已都是中年人士,反倒是黑牡丹长的年轻些,居然都以黑牡丹为首,倒是令牛有道再次多看了眼黑牡丹。

    “以后都是自己人了。”牛有道呵呵笑了声,就算打过了招呼,转身就走了。

    他也不是跟每个人都亲近的,譬如南山寺一群人,他只针对圆方,其他和尚基本上不太交流,也没必要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每个人的身上,至于这几位,他只针对黑牡丹。

    圆方放了黑牡丹随同在牛有道身边,横插一脚拦在了牛有道的身后,隔开了后面三个陌生人。

    袁罡跟在牛有道身边的行为举止,他没学到神似,但是学到了形似,依葫芦画瓢还是会的。

    三人只得跟在了最后面,黑牡丹回头看了眼。

    牛有道在这环形客栈绕了一阵,看向了园林后方依山势层层而起犹如城堡的建筑,笑道:“那是什么地方?去看看。”

    黑牡丹小汗一把,估摸着牛有道是第一次来这里,赶紧劝了一声,“道爷,前面是客栈,后面是城主莎幻丽住的地方,外人不让进的,擅闯者,杀无赦!”

    牛有道哦了声,《上清拾遗录》里记载的修行界事物里,虽不至于记载的事无巨细,但这莎幻丽还是有提及的,摘星城城主,天下九位元婴期高之一的罗秋的外孙女。

    “进去拜见也不行吗?”牛有道又问了声。

    “城中不知多少人想攀这高枝,什么人都见的话,哪能见得过来,怕是连话都递不到跟前就让下面人给挡下来了。”黑牡丹摇了摇头,不过一瞅牛有道,目光闪了闪,又试着来了句,“当然,如果道爷的背景有分量的话,报上去,城主兴许会见也不一定。”

    牛有道颔首,表示理解,“我哪有什么背景。对了,你见过她吗?”

    黑牡丹:“见过不少次,她基本上隔上一段时间就会在城中走动一下,具体时间不一定。”

    牛有道:“莎幻丽长的怎样,姿色如何,嫁人没有?”

    黑牡丹又小汗一把,在这种地方谈这种话题合适么?低声道:“相貌一般,姿色平平,但人家那身份地位,长的再一般,气质也不是寻常人能比的。没听说有嫁人。”

    牛有道又问:“她有什么喜好?”

    黑牡丹被他问紧张了,赶紧低声提醒道:“道爷,您这些问题咱们换个地方聊好吗?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们图谋不轨,会惹麻烦的。”

    “小声点说。”牛有道笑了声,转身回走,既然进不去,那就不硬碰了。

    黑牡丹随行在旁,嗓音压的极低,“不知有什么喜好,不过衣食无忧,修炼资源不缺的人,还能有什么喜好,无非就是玩些所谓的高雅调调,总不至于把枯燥无味的修炼当喜好吧?”

    牛有道颔首表示认可,又问:“为人如何?”

    黑牡丹:“为人如何我也不知,不过看起来人挺和气的,每次出现在城中时,遇上路人问答时没什么架子。”

    牛有道:“知不知道她平常都跟什么人来往?”

    黑牡丹略一怔,这是在针对莎幻丽打听啊,想干什么?心中狐疑,嘴中低声道:“这个可就不知道了,我们这些散修哪知道她平常会跟什么人来往,不过听说和冰雪阁阁主雪落儿是好友,雪落儿经常会来这边,我见过几次莎幻丽陪着雪落儿在城中游逛,传言应该不会有误。”

    “冰雪阁阁主?”牛有道嘀咕了一声,目光略显诡谲,就此打住,没再问什么。

    一行经过客栈大堂时,掌柜的和伙计们纷纷注目,倒不是牛有道有多引人注意,而是注意到了黑牡丹等人跟随在牛有道身边。

    目送几人出了门,掌柜的摇了摇头,“年轻人经不住哄骗呐,看来还真被这些人得逞了。”

    一旁的伙计笑道:“管他的,已经劝过了,劝不住,出了事也不关咱们的事。”

    这边一走下客栈台阶,外面零零散散的人立刻聚集了过来,看向牛有道的眼神颇为期盼。

    牛有道一看,大概就明白了,和黑牡丹等人一般的目的,脚步未停,嘴中淡淡喝了声,“我对你们的事没兴趣,滚!谁再啰嗦,给我杀!”

    砸出的话一点情面也不给,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围来的一群人面露尴尬,搞不清牛有道的底细,散开让路。

    随同在牛有道身边的黑牡丹等人腰板似乎都挺直了不少,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和这些人不一样了。

    一群人目送,有人扼腕叹息道:“看来已经被黑牡丹得了!”

    “早知道咱们昨晚也进去了。”

    “你进去有什么用?黑牡丹也算有点姿色,昨晚指不定怎么陪了人家一晚,一脸的滋润……”

    一些阴阳怪气针对黑牡丹的怪话酸溜溜冒了出来,更多的是羡慕和嫉妒。

    古城四周,到处是经受过岁月洗礼的残垣断壁,能看出原本都是大石块的建筑,城中的商铺明显是从废墟中重建的,大多是木石构造。

    许多人在城中游逛,不少人在东看西看的,像寻找什么目标似的,偶尔能看到交头接耳者。

    黑牡丹介绍,那些东看西看的大概都是散修,可能是身上有货不愿贱卖给收购的商铺,想寻找合适的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