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五章 画像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种人,货一般会在同伙身上,不会在自己身上,遇上合适的会磋商好交易方式。”

    “尽管如此小心再小心,还是免不了会出现黑吃黑的情况,这样做只是避免被太多人盯上。”

    见牛有道似乎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问的尽是一些外行话,圆方也是懵头懵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黑牡丹一路介绍着,心里却有些纳闷,担心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

    跟在边上的雷宗康、吴三两、段虎不时相视一眼,眼中也有同样的疑惑。

    雷宗康眉头明显皱了一下,有些欲言又止。

    “你们平常也这样?”牛有道随口问了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些门派商铺的收购价实在是太低了,逼得人不得不铤而走险。”

    黑牡丹略显尴尬地解释了一句,回头又指了指四周的商铺岔开了话题,“这里商铺不少,只因是门派的就有资格在这里开店,不过能在这里开店的门派大多有些实力,在这拥有一家商铺的费用不算低,太小的门派有点吃不消。而修行中人用的东西也就那些,所以别看这里商铺多,卖的东西其实大多雷同,许多门派在这里弄间商铺只是为了便于办事,买卖只是顺带着,有则做,没有也无所谓。”

    “通常正儿八经做买卖的商铺,大多是那些有专项特长的门派。譬如灵宗,因为擅长炼制灵丹,是修行界最大的炼丹门派,在这里开设的自然就是售卖丹药的商铺;器云宗,是修行界最大的炼制法器的门派,开设的就是法器商铺;万兽门,擅长驯服飞禽走兽,卖的也都是这些东西;天行宗,擅长阵法,售卖各种符篆。类似这些门派开设的商铺才是真正赚钱的,这些有特长的门派财力自然雄厚,许多门派都与他们直接有买卖来往。”

    对这些门派,牛有道在《上清拾遗录》上看到过,此时听的兴起,来此本就是要来开开眼界的,不由笑道:“走,去这些门派看看。”

    黑牡丹等人自然是带路,其实不需带路也好找。

    如黑牡丹所言,这些门派是专门做正经买卖的,无论是商铺占地面积还是规模都很大,站在城中放眼看去,很显眼。

    一行首先来到了就近的天行宗商铺,这里的气氛有些特殊,像是摆了许多死人的灵位一样,实则不是灵牌,而是木刻出的符咒模样,类似样品的意思,上面标明了价位,你需要的话自会取出实物出售。

    各种琳琅满目的符咒,令初次接触到的牛有道叹为观止。

    符篆的关键,便是符篆中能量的存储与释放方式,能发挥不同妙用,不少修士多少都会一些炼制方法,但以自身法力来制作符篆是极耗修为的事情,要以本命法源注入其中才行。

    譬如牛有道体内的传法护身符,就是东郭浩然输出自己的本命法源而成的符的一种。

    一般情况下,没人会拿自己苦修的本命法源用来搞这个。

    根据《上清拾遗录》上所言,天行宗却突破了这个关键,掌握了在体外采集灵气聚集成能量的方法,将之利用到了极致,将其布置在了特制的载体上,制成符篆售卖。

    譬如马匹奔波有体力限制,途中要休息恢复,而天行宗的某种符篆却能加持,令马匹整日疾驰不停,可快速赶路。不过符篆的能量耗尽之时,就是马匹倒毙之时,非特殊情况一般没人会用这种符篆。

    还有辟邪的符篆,这种符一旦使用,放在家中可产生法力波动,令接近的妖魔鬼怪误以为有修士存在而不敢入门侵犯。

    还有诸如能量能直接狂暴之下置人于死地的符篆,也有能量钳制之下将人给定住的定身符。

    不过这些符篆大多都是一次性的,价钱也不便宜,用起来和烧钱差不多,普通人也驾驭不了,只有修士才能驾驭。而符是死的,人是活的,用起来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所以牛有道也只是进来观赏见识了一下,没有买的意思,他身上的钱也买不起什么。

    出了这家,一行又逛到了器云宗,这里卖的其实是各种武器,并接受各种武器定制。

    大家能来器云宗买武器,自然不仅仅是因为人家炼制的东西精致,关键是人家有独门炼制秘法。

    普通刀剑互相砍杀很容易豁口,更何况是出手力道凶猛的修士,普通刀剑其实是很容易折断的,器云宗出产的自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麻烦,价钱越高的自然越好。

    在商铺内逛了一圈,牛有道琢磨着给袁罡定制一批匕首,圆方的戒刀也有必要置换,不过器云宗的东西都不便宜,卖的都是所谓的宝刀、宝剑之类的,手头上的钱暂时也不够,只能是逛着看了看。

    一行从器云宗出来,漫步在街头。

    街道旁,一人站在一个交汇的路口,目光四处扫视,似乎在搜寻着什么,目光从黑牡丹等人身上不经意间扫过后,怔了一下,又迅速回到了黑牡丹等人的身上,重点盯在了牛有道的脸上。

    待到牛有道等人经过后,他不动神色地混迹进了街头人群中,不远不近地跟在了后面。

    没多久,目送牛有道等人进了灵宗的商铺,他没有跟入,而是等在了斜对面的街道旁。

    灵宗商铺内,牛有道差不多也就是随便逛了逛,修炼用的灵元丹他暂时还不需要,圆方倒是需要,不过两人财力有限,买少了让人笑话,也没必要增加黑牡丹等人的疑虑,只花了一千金币买了些伤药。

    一行出来,等候在街道旁的人又融入了街头人群中跟上了。

    万兽门的商铺算是比较有看头的,各种被驯服的鸟兽关在笼子里任人观赏,让人大开眼界。全部是驯养好了的,只要买下,万兽门会教买家怎么操控。

    各种鸟兽的作用不同,价钱也不同,传讯用的‘金翅’算是便宜的,也是摆卖最多的。

    真正价格昂贵的是里面一间间如牢笼所关的各种大型飞禽,有些飞禽站在地上光身高就有一丈。

    这些都是飞行坐骑,可供人骑乘,普通人驾驭是不方便的。若死沉沉硬坐在这种飞禽身上,飞禽体型虽大,负重飞行也够呛,修士驾驭时略施法御气配合是最合适的,是长途远距奔波的好东西。

    如今这种大型飞禽在野外已经很罕见,不是被抓就是被猎杀,而这种东西繁育起来也很困难,不是孵化小鸡和小鸟那么简单的,然而万兽门却懂的养殖繁育,这也是为何在万兽门商铺里会有出售的原因。

    这种飞禽当坐骑好是好,可价钱却是贵的离谱,动辄上千万金币,不是谁都能用的起的。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牛有道盯着价钱啧啧了一声。

    一行也只能是开开眼界看上一看。

    出了万兽门的商铺,一行又在城内随便逛了逛,尽兴了,才回了邀月客栈。

    客栈外,羡慕嫉妒恨的某些人又对消失在客栈内的黑牡丹的背影指指点点、嘀嘀咕咕。

    一直跟在后面的那人此时才现身露面了,朝某些指点点的人走了过去,问了声,“你们在这里嘀嘀咕咕什么?”

    “哟!黄爷。”几人回头一看,见是留仙宗的弟子,纷纷客客气气打招呼。

    来人名叫黄恩贵,是留仙宗派驻此地商铺的弟子之一,看似只是个商铺伙计,对这群散修来说,却也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

    黄恩贵朝客栈内抬了抬下巴,“你们指指点点什么呢?”

    一人唏嘘摇头,道:“黄爷有所不知,黑牡丹,就是经常在这城里转的那个皮肤有点黑的女人,黄爷认识吧?”

    黄恩贵嗯了声,“知道,怎么了?”

    那人叹道:“傍上了,您懂的,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开宗立派了,也不知道这女人用了什么办法,不过可以想象,女人嘛,不就那么回事,裤子一脱胜过咱们千言万语。”

    黄恩贵呵呵一笑,听出了对方话里酸溜溜的味道,不过这不是他关心的,笑道:“这是好事嘛,你嫉妒啦?对了,傍上谁了?何门何派的高人愿给她引荐作保?”

    那人摇头道:“正主看着挺年轻的,哪个门派的就不知道了,估计掌柜的那边登记的名册上有名字,不过邀月客栈不会泄露客人的任何信息,也不会告诉咱们不是。”

    “呵,不陪你们瞎扯了,你们慢慢羡慕去吧。”黄恩贵乐呵呵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了眼客栈,转身而去。

    那人喊道:“黄爷,要不您帮我跟留仙宗说说呗。”

    离去的黄恩贵背对着摆了摆手,“我做不了那个主,你们还是在这里等机会吧!”

    尽管如此,几人还是恭维了一句,“黄爷慢走。”

    留仙宗商铺,门可罗雀,本就不是什么正经卖东西的店。

    快步回来的黄恩贵一入店内,直奔柜台,对盘腿坐在柜台后面的掌柜喊道:“师叔,画像给我再看看。”

    掌柜的睁开了眼,“什么画像?”

    黄恩贵:“你不是让我们几个在街头盯着看看嘛,宋家传来的画影,牛有道,我刚才好像看到他了。”

    “当真?”掌柜的霍然站起,同时从下面抽出了一卷纸扔在了柜台上,示意他快看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