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六章 画
    ,。

    “不敢保证,所以再看看画影。”黄恩贵嘴上回着,上摊开了那张纸,上面赫然是一个人的头像,挺像牛有道的,也不知宋家怎么弄出来的,他左右盯着瞅了瞅,“像!有九分相似,尤其是长发后绑的风格,还真有可能是他。”

    牛有道的发型和商淑清在一起的时候有商淑清打理,离开了商淑清后,他骨子里其实是个讲究人,只要有条件,每日洗头的习惯基本上不会变,每次拆了发髻洗,洗了又盘,嫌麻烦,于是又恢复了马尾风格。

    若不是怕显得太另类,他想剪短了,长发洗着麻烦。

    “你确认?”掌柜的来了精神,想不来精神都难。

    牛有道弄死了几个留仙宗弟子本就和留仙宗结下了仇,尤其是宋家管家的儿子刘子鱼的死,留仙宗没能保护好刘子鱼有点愧对刘禄长期的关照,而这次据说是宋家家主亲自撒网,这边若能得,必然是一桩大大的功劳,无论是师门还是宋家肯定都不会亏待。

    摘星城这边本没指望能在这发现牛有道的踪迹,只因是师门传来的事,照例执行罢了,不想却来了个意外惊喜。

    黄恩贵苦笑道:“画像和人毕竟还是有些出入的,师叔让我一定确认的话,我也不敢做这保证啊!”

    掌柜的有点急了,“那你跑回来干嘛,还不盯着弄清楚了,万一人跑了怎么办?这功劳你不想要?”

    黄恩贵道:“师叔莫急,人入驻了邀月客栈,看情形暂时应该不会那么快离去,所以我才回来再看看画像确认确认。”

    “邀月客栈?”掌柜的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有些疑虑道:“人进了邀月客栈倒是有些麻烦,不便动。”

    一阵沉吟后,似乎做出了决定,放下在柜台上敲了一下,“去,你再喊上一个一起去邀月客栈,务必把对方身份核实清楚了。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明白。”黄恩贵点了点头,转身快速离去。

    他到城中另一处路口,将另一个蹲守的同门师弟喊上了,情况告知后,两人联袂直奔邀月客栈。

    进了客栈,柜台上放下十枚金币,黄恩平笑眯眯道:“掌柜的,要间房。”

    经常在这城中的人,就算不熟悉,大多也是见过的,见是留仙宗弟子,掌柜的露出略带警告的语气,“入住可以,不能闹事,否则后果你们是清楚的。”

    倒不是知道对方要干什么,而是知道留仙宗弟子在城中有自家商铺可落脚,跑来住客栈有些不正常。

    黄恩平嬉皮笑脸道:“掌柜的,您说笑了,我们哪敢在这里闹事。我们那边要来客人,回头准备安置在这里应付一下,没别的意思。”

    “最好如此。”掌柜的冷哼了一声,做了登记后,扔出了一块房牌。

    两人拱客客气气谢过后,由伙计领去了找房间……

    客房内,黑牡丹不知道牛有道在干什么,总之牛有道让她留一下。

    圆方同样不知道牛有道要干什么,只见牛有道拿了木炭,削成了一头尖的小木棍。

    两人都不晓得他在搞什么鬼,问了,牛有道也不说,只说待会儿就知道了。

    木炭削出了几支后,牛有道又亲自在窗前摆了个景,然后一张椅子摆好,回头朝黑牡丹招道:“过来,坐下。”

    黑牡丹茫然不解,依他吩咐走到窗前坐下了,正襟危坐。

    牛有道有点不太满意地摇头,指点道:“别坐那么正经,侧坐,对,再翘个二郎腿。那只放腿上搭着,那只胳膊搁椅背上托腮…别那么死板,自然点,对,再自然点,对对,再带点微笑…好!就这样,别动!”说罢转身忙自己的去了。

    黑牡丹坐那浑身别扭,有些哭笑不得道:“道爷,这是要干嘛?”

    牛有道:“赚钱!”

    “赚钱?”黑牡丹又茫然了,“这样就能赚钱?”

    “回头你自然会明白。”牛有道又是这句,什么话在他嘴里向来都留三分余地,很少有说死的时候。

    他回头又搬了张椅子正对黑牡丹,又朝圆方招,“过来,坐下!”

    “我也要坐?”圆方一脸震惊的样子。

    “让你坐就坐。”

    牛有道一句话砸出,圆方只好不情不愿地坐下了,然后模仿着对面黑牡丹搔首弄姿的样子,也在那翘着二郎腿托了个腮。

    “……”牛有道顿时惊为天人。

    “噗噗…哈哈……”

    对面坐了个这般动作的老头,黑牡丹忍不住憋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乱了摆出的姿势,笑得花枝乱颤、前俯后仰,抱着肚子唉哟道:“不行了,我实在忍不住了,笑死我了,哈哈……”

    牛有道无语,推了圆方一把,“谁让你这样坐的?坐好,低头,弓背!”

    帮圆方摆好了坐姿后,一块木板架在了圆方的后背与椅背之间,铺了纸在木板上,让圆方两过肩头,朝后拿住了木板和纸,背在了身后。

    “刚才的动作坐好!”牛有道指了指差点没笑岔了气的黑牡丹。

    黑牡丹调息平复了情绪后,摆回了之前的坐姿。

    牛有道拿了炭笔在,站在了圆方的身后,盯着对面的黑牡丹打量一阵后,中炭笔落在了纸张上,开始唰唰挥洒出了线条,开始了素描绘画。

    别说画活人,给死人画遗像的事都干过。

    他前世那会儿,早年科技还没那么先进的时候,死人遗像都是工在瓷板上画的。

    他才是真正的琴棋书画样样都能玩。

    听到身后动静,圆方扭头想看个究竟。

    砰!牛有道在木板上重重敲了一记,“坐好,别乱动!”

    圆方老实了,躬身在那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子乱转。

    牛有道不时横炭笔在眼前,对着黑牡丹远近比划核对比例,心中有数后又继续落笔。

    没多久,托腮嫣然微笑的黑牡丹已经活灵活现跃然于纸上,渐渐呈现出全貌。

    黑牡丹明眸不时眨上一眨,也有点好奇牛有道在干什么,难道在给自己画像不成?也不见用笔墨啊,难道用炭就能画出不成?

    直到差不多快画完了,牛有道才将搭圆方背上的纸板搬离,单臂托在了上,吩咐圆方道:“去!让客栈伙计送坛酒上来。”

    圆方这才活动了一下有点发僵的腰肢站了起来,与牛有道错身而过时,自然忍不住要看看牛有道在唰唰个什么东西。

    不看还好,这一看,眼珠子差点冒了出来,张大了嘴巴,指指画板,又指指黑牡丹,“道爷,这…这…”

    牛有道淡然道:“像不像?”

    “嗯嗯嗯!”圆方像个二傻子似的连连点头,看向牛有道的眼神那叫一个崇拜,简直是两眼放光,似乎明白了袁罡为何会死心塌地跟着这位,发现这位道爷简直是太厉害了。

    好像真的是在给自己画像,坐那的黑牡丹闹了个心痒痒的,很想过来一看。

    “让你干什么没听见?”牛有道偏头问了声。

    “哦!”圆方赶紧快步而去。

    “记住,不用你拿上来,让伙计自己送上来,明白吗?”背对的牛有道又叮嘱了一声。

    “嗯,明白。”圆方开门离去了。

    没多久,圆方又回来了,回了句,“伙计马上就送来。”

    说完就在那看着牛有道是怎样一笔笔将画作周全的,不时摇头,不时啧啧惊叹。

    黑牡丹越发心痒痒的,明眸中略有薄嗔意味。

    咚咚!外面响起敲门声,伙计的声音跟着响起,“客官,您的酒来了。”

    牛有道:“进来!”

    伙计开门而入,不知道屋内在干什么,酒放在了一旁桌上,“客官,酒给您放这了。”说完就要离去。

    牛有道又道:“等等,快画完了,帮我把画拿去裱一下。”

    画画?伙计应了声,近前一看,想看看牛有道在画什么。

    类似圆方的反应,看明白后,伙计两眼一睁,目瞪口呆的样子,看看对面的黑牡丹,又看看跃然于纸上的人儿,可谓满脸惊讶,再看看全神贯注的牛有道…

    牛有道很快收笔画完,又在一角题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武历五二三年春末,赠黑牡丹!

    “呵呵,好了。”牛有道将炭笔和纸板扔给了圆方,朝黑牡丹招道:“过来看看画的像不像。”

    黑牡丹早就耐不住了,早就在等这句话,立刻满脸新奇跑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双捂住了嘴,怔怔看着,从未见过如此栩栩如生、如此形象的画作,若非亲眼所见,她无法想象这居然是用炭画出来的。

    画上,窗开,天旷浮云,窗台上一盆绿植,此背景中的女人婀娜斜靠在椅子上托腮,嫣笑柔美,连眼神都像活的一般,比铜镜里的看着都逼真。

    慢慢放下捂嘴的黑牡丹怔怔道:“这是我吗?送给我的…”目光定格在了下面的诗词末,赠黑牡丹!

    牛有道将那张画抖了抖,顺递给边上的伙计,“去,给我裱好送来,别弄坏了!”

    “好的好的,不会,一定小心。”伙计小心翼翼接到了中,生怕弄坏了一般,点头哈腰地后退着离开了,看向牛有道的眼神中满满的惊叹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