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七章 将功赎罪
    ,。

    而目送那幅画离去的黑牡丹则是满眼的依依不舍,她还没看够,还没仔细看过,就这样拿走了。

    炭笔不好用,弄了一的黑,牛有道去小间内洗了洗,出来后见黑牡丹还是愣愣神游的样子,不禁呵呵一乐,“看来你挺喜欢这画。”

    他自己估摸着也应该喜欢才对,现在看到黑牡丹的反应后,他更放心了。

    黑牡丹看他的眼神变得无比温柔,还是那句话,“道爷,真的送给我么?”

    牛有道:“画的是你,不送你送谁?送给老熊还是我自己留着?”

    黑牡丹二话不说,走到一旁将伙计送来的酒给开了封,倒了杯酒,双捧上,一切尽在不言中。

    牛有道举杯喝了,很认真地问道:“假如这幅画不是送给你,而是卖给你,十万金币你买不买?”

    黑牡丹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摇头道:“十万金币我可买不起,如果我头宽裕,肯定会买。”

    圆方撇了下嘴,觉得黑牡丹在拍马屁,这画好看归好看,可谁会花十万金币买这东西,脑子有病还差不多,十枚金币他也许会考虑一下,十万不可能!

    黑牡丹说到这,似乎有点明白了牛有道之前说的‘赚钱是什么意思’,疑惑着问了声,“道爷,你想靠画画赚钱?”

    “靠画画赚钱?”牛有道哑然失笑。

    如果画画能改变猴子和老熊的想法,如果画画能让宋家放弃仇恨,如果画画能解决一切麻烦,他倒是不介意。

    奈何这东西只能让没见识过的人新鲜一时,观赏的东西终究是观赏的东西,面对利益的时候,一幅画未必有一碗饭的诱惑力大,摇头笑道:“我不卖艺!”

    客栈伙计一出门,快步来到了客栈大堂,直接进了柜台里面,“掌柜的,你看看。”

    “什么?”掌柜的疑惑,目光盯向他摊开的画卷,待看清其中的内容后,愣了一下,“这是黑牡丹?”

    一眼就认出了画的是谁,关键是画的太写实了,和那种彰显朦胧意境的水墨画完全是两种不同风格。

    “没错。”伙计点了点头。

    掌柜的将画拿到中,两眼放光,端详着啧啧称奇道:“这是个什么画法?哪来的?”

    “乙子号房的那位客人给黑牡丹画的,我送酒进去的时候亲眼所见,就拿了支木炭当笔,唰唰在纸上……”伙计把自己所见的情况详细讲了下,说明是客人让他拿去裱的,说完后,试着问了句,“这新鲜东西要不要拿给后面看看?”

    掌柜的目光闪烁,小心将画卷了起来,吩咐道:“裱的事不急,你先在这看着,我去见见总管。”

    “好!”伙计点了点头。

    掌柜的拿着画迅速离开柜台,快步去了客栈后面的城堡……

    园林内,黄恩贵和师弟崔远徘徊着,观察着四周,寻找目标。

    柜台那边应该有目标登记的房间号,奈何两人不敢过问,问了柜台也不会告诉他们,只能是慢慢寻找。

    找了好久,没线索,两人也不可能一间间去敲门,真要那样做了,只怕立马要被邀月客栈给盯上。

    目标想必是要出去的,两人正准备到客栈门口守株待兔,崔远突然碰了一下黄恩平的胳膊。

    黄恩平顺他示意的方向看去,隔着林木间的间隙,两人见到雷宗康从对面楼上的一间屋内出来了,又开门进了隔壁那间。

    “走,找他去。”记下了房间的黄恩平低声招呼一声。

    崔远拉住了他,“师兄,直接找上门不妥吧,师叔不是不让打草惊蛇吗?”

    黄恩平盯着那间房道:“他们既然是抱了那人的大腿,不至于连起码的客气都没有,进门连门都不敲,正主应该不在那屋内,正好找他确认一下消息。”

    崔远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观点。

    两人遂出了园林,上了对面的楼,注意着四周,靠近了雷宗康消失的那间房的门口。

    慢慢接近时,趁着四周无人注意,黄恩平突然开门而入,崔远随后跟了进去,迅速入内关门。

    屋内,雷宗康正站在窗前面对窗外思绪飘忽,有点忧虑黑牡丹的决定,今天那位道爷在城里的行为不像是有什么见识的人,哪像是有什么背景的?

    昨晚又要了两间房,他和段虎、吴三两一起三人,单出一人,他一个人住了一间,和黑牡丹孤男寡女拼一间也不合适。他刚刚就在段虎和吴三两的房间,与二人说起了此事,一圈转下来的接触了解后,二人也觉得那位道爷不像是有什么大背景的人,不过二人还是决定相信黑牡丹,大家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解彼此,相信黑牡丹不会干出害他们的事。

    雷宗康的本意是劝说吴三两和段虎与他一起劝劝黑牡丹,有些事情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等到身陷其中后悔可就晚了,结果二人这态度让他有些失望。

    几人之间这么多年来,不可能事事想法一致,多少都有对某个问题产生分歧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是少数服从多数。既然吴三两和段虎如此态度,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他倒不是不相信黑牡丹,而是觉得大家做出这决定是不是太鲁莽草率了一点。

    后面突然传来开门动静,雷宗康还以为是段虎等人,回头一看,顿时愣住。

    不等他开口,黄恩平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势,与他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表示没歹意,同时压低着嗓音声明:“雷宗康,你放心,我们还不至于在邀月客栈乱来。”

    雷宗康惊疑不定道:“黄爷和崔爷突然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黄恩平:“没什么,就是有点事想问问你,向你打听点事情罢了。”

    对方虽然摆出了秋毫无犯的态度,可雷宗康还是不敢靠近,狐疑道:“黄爷但说无妨。”

    黄恩平:“听说你们找到推荐担保的人了?”

    说到这事,雷宗康忍不住苦笑,“这事有点误会,不是外面看到的那样,他并未答应什么推荐和担保。”

    黄恩平立问:“那人叫什么?”

    雷宗康不知他为何关心这个,这个说说好像也没什么,回:“轩辕道!”

    “轩辕道…道…”黄恩平嘀咕了一声,与崔平相视一眼,眼神中皆饱含深意,复又问:“知不知来自何门何派?”

    雷宗康摇头:“不知道!黄爷,不是骗您,他的来历他没有做任何透露,我们这边谁都搞不清。”

    又与崔平交换了个眼色,黄恩平慢慢走到椅子旁坐下了,慢悠悠叹了声,“我看你们几个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跟我们留仙宗作对。”

    雷宗康讶异,“黄爷,何出此言?我们哪次对你们留仙宗不是恭恭敬敬,何曾有过作对?”

    黄恩平:“你是真不知道那人来历,还是假不知道?”

    雷宗康感觉到了对方话中有所指,“的确是不知,黄爷有什么指教吗?”

    “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轩辕道,轩辕道是假名,真名叫牛有道,真实身份是燕国上清宗的弃徒,杀了燕国廷尉大人的孙子……”黄恩平将牛有道的不利一面略作讲诉,从杀宋衍青到杀留仙宗弟子刘子鱼再到杀燕使宋隆等等,说完后,反问:“你们跟他混在一起,不是跟我留仙宗作对是什么?”

    雷宗康听的心惊肉跳,难怪觉得那个道爷有点不正常,若对方说的是真的,那还真是在跟留仙宗作对,留仙宗哪是他们能惹得起的,忙道:“这事我们实在是不知情,我们和他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把只是答应追随的事强调了下,最后再三表明,“黄爷放心,回头我立刻和黑牡丹他们打招呼,立马和他脱离关系,我们绝不敢和留仙宗作对!”

    黄恩平冷笑一声,“卷进了这事里面,由得你们说进就进、说退就退?还真是病急乱投医,你们也不想想杀燕国使臣是多大的事,燕国能放过他吗?连庸平郡王商朝宗都唯恐避之不及把他给抛弃了,你们倒好,还上赶着往前凑,还真是不怕死啊!”

    雷宗康有冒冷汗的感觉,“黄爷…”

    黄恩平抬打断,“我既然找上了门,既然能坐下和你好好谈这事,就不是来找茬的。你我无冤无仇,何况你也才刚认识人家,并未帮人家干什么,我也没必要跟你过不去,但这事由不得你说过去了就过去了。”

    雷宗康忙上前拱道:“黄爷,还望指点迷津。”

    黄恩平淡然道:“摘星城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在这邀月客栈住下的客人,我们也不好乱动,我们也不愿打草惊蛇让人给溜了,明白了吗?”

    雷宗康愣了一下,旋即恍然大悟,明白了,这是要让这边帮忙盯住,当即点头道:“黄爷放心,我立马通知几位同伙,帮留仙宗把人给盯住,将功赎罪!”

    黄恩平摆:“黑牡丹居然会答应这样的事,也不知那厮给黑牡丹灌了什么迷药。此獠狡诈的很,能屡屡逃脱追杀就可见一斑,我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此事你知道就行,暂时不要让黑牡丹他们知道,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露端倪被发现。你放心,不会让你白忙,事成之后,我当向师门为你们争取引荐担保之事,至于能不能成,就看你们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