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九章 莎幻丽
    ,。

    “不要紧,不要紧!”掌柜的呵呵着双奉上卷轴,“画已经裱好了,轩辕先生看看满意不满意。”

    牛有道接到中,摊开看了看,稍作检查,颔首:“不错!”接着又递向黑牡丹,“裱好了!”

    黑牡丹迫不及待到欣赏,目光柔柔黏在画上迟迟难以挪开。

    圆方也再次凑了上来欣赏,嘴中再次啧啧有声。

    牛有道一回头,见掌柜的还在边上,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禁诧异道:“掌柜的有事?”

    “呵呵,的确有点事,哎呀,就是不知开口合适不合适。”掌柜的笑的有点矜持。

    牛有道:“有事说事,但说无妨。”

    “好!”掌柜的略欠首,看向黑牡丹中的画轴,“按理说邀月客栈不该打扰客人…是这样的,轩辕先生的画的确是别开生面,想请先生再为人画上一幅,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正在欣赏中画的黑牡丹似乎被触动了什么,猛然抬头,目光闪烁地盯着那掌柜的。

    牛有道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恐怕要让掌柜的失望了,我不给不认识的人画画。”

    闻听此言,黑牡丹眼中闪过着急神色,卷起中画轴之余,慢慢走到了牛有道的身旁,一个劲地用眼神提醒。

    “呃…”掌柜的愣一下,又笑道:“不让先生白画,有报酬。”

    牛有道似乎没看到黑牡丹的提醒,婉拒道:“掌柜的,若是没其他事,就不送了,我这里还有点事。”

    黑牡丹忍不住出声道:“道爷,掌柜的亲自上门,诚意可鉴,不妨就破例一回。”

    掌柜的目光落在了黑牡丹脸上,似乎看出了什么,呵呵道:“是个明白人,先生不妨考虑一下黑牡丹的意见。”

    牛有道:“不需要,送客!”

    圆方二话不说,伸送客,“请!”

    黑牡丹急得想跺脚,掌柜的话无疑印证了她的猜测,如此良岂能错过,想再相劝,却被牛有道冷冷眼神给制止了。

    掌柜的倒不急着离开,反问:“轩辕先生难道就不想知道是给谁作画?”

    牛有道淡然道:“掌柜的,和给谁作画无关,邀月客栈有邀月客栈的规矩,我也有我的规矩,还是请便吧!”

    这下轮到掌柜的不淡定了,上面交代下来的事情,完成不了的话,那他乐子就大了,拱道:“轩辕先生,鄙人诚意相邀,先生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一切都好商量。”

    牛有道一副被他纠缠到不耐烦的样子,“让我画可以,十万金币一幅,你自己考虑吧。”

    圆方眼睛眨了眨,与黑牡丹面面相觑。

    “……”掌柜的无语,一幅这样的画,要十万金币?

    “怎么?觉得贵了?”牛有道两一摊,“那就没办法了,这就好比你们客栈,住一天要十枚金币,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愿者自来。”

    没见过这样宰人的!掌柜的心中涌起怒火,但因为有求于人,不好得罪,干笑道:“既如此,容我回去问问。”

    牛有道伸请便,掌柜的拱了拱告辞。

    待到掌柜的离去,黑牡丹立刻说道:“道爷,能让掌柜的为了一幅画亲自跑来的,绝对是客栈背后有头有脸的人物。”

    牛有道哦了声,淡然道:“难道还能是摘星城的城主莎幻丽不成?”

    黑牡丹连连点头,“道爷,绝对有此可能,就算暂时不是,哪怕是城中其他管事人员得此美好事物,也不会藏私,事后肯定会让莎幻丽知晓。道爷不妨想想,若是能以画会友,因此而与莎幻丽建立交情,今后这天下谁敢不给您几分薄面?”

    牛有道斜眼瞅着她,发现底层小人物的想法就是低层小人物的想法,许多事情容易想的太过理所当然了,也想的太过天真了。到了莎幻丽这个层次的人,在这种级别权贵的眼里,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画者算个屁,真以为一幅画就能与人家攀上多好的交情?

    退一万步说,人家硬要逼你画,你敢不画吗?

    他想问问黑牡丹,莎幻丽这种层次的人,还能不认识一些琴棋书画方面的高?各种调调方面的高人估计见得多了去,类此方面真正能与莎幻丽谈上有交情的人有吗?

    也许有!可绝非一幅字画之类的就能建立,能建立真正交情的原因绝对是字画之外的某些因素,要么是身份地位,要么是为人方面与之亲近,绝对不会是因为一幅字画之类的东西。

    谁要是以为给莎幻丽画了幅画就敢打着莎幻丽的招牌怎样,那才是自找麻烦。牵扯到莎幻丽这种级别,立马会有人来戳一下深浅,测试一下你和莎幻丽的关系如何。

    面子有两种,一种面子能摆平麻烦,一种面子能博来恭维羡慕带来些许好处。前者是真面子,是有实力和底气做支撑的,后者是虚的、是自己骗自己的,持续不了多久,撞上真事立马就得原形毕露。

    天下明事的人多的是,有底气、有实力的人不会因为你给莎幻丽画了画就怕你。

    黑牡丹的眼界还不到位,现在跟她扯这个太费口舌,牛有道也懒得多说什么,淡然道:“如果真的是莎幻丽,赚点钱,认识一下就够了,其他的暂时不要想多了。”

    黑牡丹有些痛心疾首,不知该说他什么好,莎幻丽啊!天下九大至尊之一的罗秋的外孙女啊!这么好的会多少人想攀都攀不上,你居然不当回事?

    她就不信这位道爷的背景能达到罗秋这种高度!

    来到客栈后面的掌柜的经由拱门而上,快步登上了一层层的高高台阶,来到了一处繁花似锦的花园中。

    一青衣白发老头正拿着剪刀修剪一株大型盆栽,不时远离几步看看整体造型,发现不妥处又上前补上几剪刀。

    此人正是摘星城城主府的管家向明。

    掌柜的上前恭恭敬敬行礼,“总管。”

    向明没有回头,盯着盆栽打量道:“人来了就带去见小姐吧。”

    掌柜的汗颜道:“总管,人不肯来。”

    向明此时才转身,问:“为何不来?”

    掌柜的苦笑道:“他说他不给不认识的人画画,我再三相请,他开出了条件,一幅画要十万金币!”

    “呵!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向明皮笑肉不笑一声,挥了挥道:“小姐喜欢,也没办法,十万就十万吧,钱的事不要让小姐知道,请来吧。”

    “是!”掌柜的应下,暗暗咂舌。

    他正要转身离去,向明又淡淡补了句,“此人的一举一动盯着点,勤快点来报。”

    掌柜的愣了一下,“总管莫非觉得他有什么问题?”

    “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钱都是小事,可总有那么些不知死活的人想变着法的接近小姐,画了幅画怎么恰好就让你看到了?”向明淡淡一声,面无表情,剪刀又咔嚓剪动起来。

    “是,明白了。”若有所思的掌柜的欠了欠身,快步离去。

    没多久,回到了牛有道的住房外,再次敲门而入。

    “哈哈,轩辕先生,要画的人答应了,愿意付十万金币为酬劳。”掌柜的入内拱,报知喜讯,一副恭喜发财的样子。

    黑牡丹欣喜,赶紧看向牛有道,希望牛有道不要再生变。

    圆方则是精神一振,十万金币,乖乖!

    牛有道略观察了一下对方的反应,稍作沉默后,叹了声,“我好像没什么理由再拒绝。”

    “请!”掌柜的伸相请,同时也对黑牡丹道:“你也一起,顺便把画带上,要画的人想看看是不是真的神似。”

    见牛有道没有拒绝,黑牡丹照做。

    几人离开房间,直奔园林后面,来到了拱门台阶前,守卫只放了牛有道和黑牡丹进去。

    圆方挠了挠脖子,他被拦下了,不让进。

    这类似城堡之地的华美自然不用多说,在这戈壁环绕的环境下营造出如此美轮美奂之地,所需财力、物力绝不少。

    一行穿过花园,来到了一处轩阁内。有人请他们几个稍等,去了人通报正主。

    黑牡丹和掌柜的都显得有些拘谨,牛有道倒是背个慢慢徘徊,四处欣赏。

    飞檐轩阁,雕梁画栋,十分精美,牛有道盯着欣赏其雕工,甚至伸模仿着刻痕比划了一下,琢磨了一下雕刻工匠是如何下刀的。这玩意就像毛笔字帖一样,懂行的能看出书写的人是怎么落笔转锋和怎么收笔的。

    掌柜的注意着牛有道的一举一动,心里嘀咕,看着像痴那调调的人。

    不一会儿,几名侍女簇拥着一名粉衣女子从长廊尽头款款而来。

    牛有道偏头看了眼黑牡丹和掌柜的反应,知道正主来了,不由细细打量,发现来人的确如黑牡丹说的那般,相貌身材都一般,不过皮肤白皙,一颦一动都透着一股高雅气质,神态温和。

    没错,来者正是摘星城的城主莎幻丽。

    莎幻丽一到,掌柜的和黑牡丹拱见礼,牛有道遂跟着意思了一下。

    莎幻丽抬示意免礼,目光直盯盯打量着黑牡丹,柔声问道:“画呢,我再看看。”

    立刻有人从黑牡丹中请了画去,打开了给她欣赏。

    莎幻丽看看画又看看黑牡丹,反复对比之后,略有惊叹道:“巧夺天工,果然神似!”回眸看向了一旁的牛有道,“这位想必就是作画的轩辕先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