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零章 十万金币
    ,。

    牛有道规规矩矩欠身:“正是在下。”

    莎幻丽一脸新奇,“画技,我也略通一二,你这是什么画法?有什么说法吗?”

    黑牡丹满眼期待,这是在讨教啊,希望牛有道抓住会好好沟通,她是真的期望牛有道好,水涨船高嘛。

    轩阁外,总管向明也慢慢走了进来,站在入口一旁不吭声,默默观察着。

    牛有道也不好跟她扯一堆说不清的名词,对不懂的人来说,有些事情越解释只会疑问越多,平静道:“画着玩的,没想过有什么说法。”

    黑牡丹真心无语了,这么好的会不知道珍惜。

    莎幻丽盯着他,也不知他是有心保守技艺,还是怎的,看起来似乎不愿多说,也不像紧张害怕的样子,遂又沉吟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首诗是你写的吗?有什么寓意吗?”

    这的确是牛有道有心留下的,他也不知道莎幻丽好哪一口,是诗啊还是画,于是两样都留下了。嘴上却平静回道:“诗是偶然听别人提的,作画时心有所感,顺填了留白,没什么寓意。”

    “哦!”莎幻丽若有所思,真的看出来了,完全是在敷衍,不愿跟自己多说,偏头看向左右,“你们没有怠慢先生吧?”

    “没有!”

    “城主,先生刚到,话都没说过。”

    左右众人赶紧纷纷撇清。

    倒是牛有道出声帮忙解围道:“城主,不知让我作画的对象是不是您?如果是的话,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莎幻丽也想早早见到作品,当即笑道:“好!就依先生。”

    牛有道:“来的匆忙,还需准备点绘制的东西。”

    莎幻丽颔首:“需要什么,先生尽管说。”

    “纸张,画架,炭笔……”牛有道把自己要求的东西形制详细形容了一下。

    这边立刻有两人快步而去准备。

    很快,临时拼凑出的画架和纸笔送到,炭笔不太适用,牛有道又要来小刀重新修整了一下。

    对此,莎幻丽看的仔细,亲自走到了一旁仔细观察,学习的意味很明显。

    一切准备妥当了,牛有道问:“城主,就在这里画吗?”

    莎幻丽看过之前的画,知道有背景,她也是懂绘画的人,知道需要背景来衬托,反问:“还是听先生的吧,先生觉得在什么地方绘制合适就在什么地方。”

    牛有道:“给城主作画自然不能敷衍,在下初次来此,也不知此地哪个地方的景致更合适。”

    莎幻丽笑言:“理解,先生可以到处走走看看,挑个先生认为合适的地方。”

    “好!”牛有道拱领命,四周看了看,踱步出了轩阁,开始慢慢打量,可谓走到哪打量到哪,趁这会把城主府好好看了看。

    莎幻丽不远不近地跟着,后面的随从抬着牛有道需要的东西。

    总管向明依旧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牛有道。

    城主府的建造模式是依山势而起,层层而上那种,一直向上而行,似乎都找不到牛有道满意的地方,看到哪都不断摇头。直到跑到了府内最高处的楼阁上,牛有道走到露台凭栏眺望整座古城,点了点头,方转身道:“就在这里,如何?”

    莎幻丽:“好,听先生的。”

    抬着东西的人问东西摆放在哪合适,谁知牛有道回头看了看景,道:“换大画板和大纸张……”张开双臂大概比划了一下大小规模。

    搬着东西跑这么久,你居然不用了?抬东西的下人无语。

    然而莎幻丽却听的兴奋,这是要给自己来大制作啊,颇为期待,当即督促道:“去,按先生说的去置办。”

    “是!”几名下人应下,又迅速抬了东西离去,重新制作。

    幸好凭这里的人力和物力都不是什么多费事的东西,没多久就整来了,按照牛有道的要求摆在了亭子里。

    至于莎幻丽本人,却被牛有道指使到了楼阁外几级台阶下的露台上晒太阳。

    “背对,靠着栏杆,遮住了城中几个重要的景,再往左走一点,身子不要正对这里,略向右,侧站,脸不要正对这里,头右偏一点,眼睛不要下看,往前看,对对对,就这样……”

    牛有道一连串使唤下,莎幻丽被摆弄来摆弄去,毫无怨言。

    这一幕,让黑牡丹暗暗小汗一把,担心牛有道会一不小心把人给惹火了。

    殊不知牛有道一点都不担心这个,根据他前世的经验,面对拍摄和绘画,女人智商立马归零,没什么免疫力,这两个行当也是最好哄骗女人的,让女人脱光了都不在话下,哪能有什么怨言。

    把莎幻丽给摆弄好了,牛有道这才提笔在纸上做了比例分配,随后才针对绘制对象唰唰落笔,法利落快捷。

    此时,一旁打下的黑牡丹终于得见绘制过程。

    那些下人不敢靠近打扰,纷纷翘首看着。

    向明也好奇是个怎么画法,他自然是可以走近了细看的,见到一样样东西的轮廓呈现变化,也颇为惊奇,这绘制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不时看看全神贯注的牛有道。

    莎幻丽略有动静看了眼这边,牛有道立刻一句,“不要乱动!”

    莎幻丽立刻老实了,不敢再妄动。

    画幅较大,这一画,足足画了快一个时辰,莎幻丽就那样老老实实地在太阳底下曝晒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站那一动不动。不少旁观的下人暗暗捏了把冷汗,担心莎幻丽能不能吃的消,外界很多人不知道,他们却是清楚的,需知,莎幻丽天生不适合修炼,不是修士啊!

    等到牛有道收笔说好了,一直以一个动作靠在栏杆上的莎幻丽这才收了站姿,结果稍微那么一动,脸上便露出痛楚神色,发现身子僵了,立马有人冲了过去,搀扶了她走来。

    一进阁楼内,有人迅速施法帮她活血通络,很快便帮她恢复了过来。

    目睹此情,牛有道愣了一下,与黑牡丹面面相觑,包括黑牡丹也是才看出、才知道莎幻丽不是修士。

    向明问了莎幻丽几句话,莎幻丽摇了摇头,顶着一张晒的通红的脸过来了,迫不及待要看画。

    牛有道则赶紧拱赔罪,“不知城主不是修士,早知道就搬张椅子让城主坐下。”

    “无妨!”莎幻丽倒是大方的很,罪都受过了,哪还会在乎这个,她现在在乎的是将她画的好看不好看,目光已经在往画板上瞄,绕过了碍事的牛有道,走到了画板的正面,目光瞬间定格在了画上,双眸瞬间绽放惊喜。

    画中女子,一袭长裙轻柔,容颜青春端庄,侧对一个方向,目视远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背景天地空远,女子孑然一身在天地间凭栏,后方古城的沧桑破败,城中的商铺房屋起落,尽在她的身后脚下。

    此画一看,便知那城是她的城,不过这对她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画中的写实意境,似乎真的看到了自己孑然一身的真实写照。

    背景将她整个人彰显出了一种别有韵味的风情,莎幻丽有点没想到自己在画中原来这么美。

    别说她了,其实边上人也觉得城主在画中似乎更漂亮了一些,殊不知牛有道略动了点看起来不太明显的脚。

    看看画中情景,再看看画板外的实物,莎幻丽心中高兴,摇头惊叹了一声,“轩辕先生果然大才!”

    牛有道笑道:“城主喜欢就好。”

    莎幻丽不说话了,站在画前细细看了好一阵,忽回头看向一群侍女,指着挑了个最漂亮的过来,问牛有道:“先生能不能为她再画一张?”

    那侍女闻听惊喜不已,期盼不已,嘴上却客气道:“奴婢不敢。”

    她有点想多了,莎幻丽是想亲眼看看牛有道是怎么画的,想学学,想看看牛有道绘制的法。

    牛有道皱眉道:“说好了只画一幅的。”

    莎幻丽笑道:“我站了会儿都觉得累,先生操劳想必耗费了许多心力,若是累了,改天再画也行。”

    谁知牛有道偏头看向了束靠边站的掌柜,问道:“掌柜的,我给黑牡丹画的你也看到了,这一张可抵那幅画好几张,原本说好的十万金币是画黑牡丹那般大小的,我见是为城主作画,这才免费加大了尺幅。城主说再画一张…既然是城主开口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不过这价钱怎么算?”

    确认了是给莎幻丽作画,知道是顶有钱的那类人,他不介意顺便再捞一笔。

    向明闻言,眼睑微垂。

    掌柜的小汗一把,恨不得冲过来堵住牛有道的嘴,之前向大总管交代过了,不要让城主知道一幅画十万金币的事,这厮好好的抖出这事来干嘛?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这一幅画要十万金币?”莎幻丽也吃了一惊,据她所知,哪怕是世间顶级名家的画,一幅千金也到顶了。

    那满心期待的侍女也吓了一跳,十万金币给她画一张,实在是有些消受不起。

    牛有道诧异,向掌柜的摊了摊,貌似在问,什么意思?莫非想赖账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