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二章 勾勾搭搭
    ,。

    牛有道不跟他扯这个,指了指他上的金票,“你去城里逛逛,去器云宗的商铺把你那戒刀换把好的,顺带买上一些你修炼要用的灵元丹。”

    圆方呵呵道:“不急不急,我先帮道爷您攒着。”

    帮我攒着?牛有道无语,知道这老秃驴的想法,又想攒着建什么寺庙,冷笑一声,“你现在不抓紧提高自己的实力,寺庙建起来了,碰上捣乱的,你能保住?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你忘了猴子的话?”

    圆方愣了一下,金票揣了起来,二话不说,出去了……

    掌柜的回到了前台,坐在了柜台后面,想着怀里多出的十万金币,心思有点闹腾。

    驱散了脑中的杂念,问帮自己掌了下堂的伙计,“没什么事吧?”

    伙计道:“没事,对了,刚刚跑堂的老狗来了下,好像有什么事找您。”

    掌柜的皱了皱眉,之前留仙宗的人突然跑来住店,有点不正常,他暗中吩咐了老狗盯着,免得在客栈内闹出什么事来,难道真的有事?挥了挥道:“让他过来。”

    “好!”伙计快步离去。

    不一会儿,绰号老狗的跑堂伙计来到,挤进了柜台里面。

    掌柜的偏头问道:“有事?”

    老狗贴着他耳朵低声道:“留仙宗那两位的确有些不正常,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之前一直在园林中溜达,刚才掌柜的不在的时候,两人偷偷跑进了黑牡丹一伙的雷宗康的屋内,也不知道干了些什么。两人出来后,黄恩平走了,崔远还在。”

    雷宗康?掌柜的立马联想到了牛有道,摸着胡须嘀咕道:“这些人想干什么?难道想在客栈捣乱?”他第一念头便是维护邀月客栈的稳定。

    老狗摇头:“不知道。不过在客栈捣乱应该不至于吧,别说他们两个,就算给留仙宗上下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黑牡丹一伙就更没那胆子,倒是那个轩辕道不知是什么来历。”

    掌柜的想想也是,不过为了小心起见,还是叮嘱道:“多叫几个人,把这些人给盯死了,不许任何人在邀月客栈生事!”

    “好的!”老狗点了点头,快步离去。

    当晚,牛有道喊上几人,在客栈叫上了一桌好酒好菜,连同黑牡丹一伙,众人算是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

    一顿推杯换盏恭维后,牛有道放下了酒杯,正式告知道:“今晚大家好好休息,该收拾的趁早收拾。”

    几人相视一眼,听这话里的意思,是要走吗?尤其是黑牡丹等人,不是说要住半年吗?

    黑牡丹问道:“道爷,要走吗?”

    对黑牡丹的‘道爷’称呼,雷宗康嘴角下意识抿了抿,心中不满,一个丧家之犬也敢让人称爷?

    牛有道微微颔首,“明天出发。”

    黑牡丹问:“去哪?”

    牛有道:“到了地方自然知道。”他依然是话留三分的习惯。

    黑牡丹点了点头,也就没再问了,只是心里嘀咕,不知这位道爷究竟要干什么,根据之前的种种迹象来判断,明明是要接近莎幻丽,可成功接近后又保持了距离。

    她以为牛有道是在玩欲擒故纵,可现在说明天就走,又不像是在欲擒故纵,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这位究竟想干什么?

    饭后,牛有道又逛了下古城夜市,去万兽门的商铺买了些月蝶的卵,准备孵化一只发光蝴蝶,以后夜间行事也方便。

    牛有道一次性买了十颗蝶卵,一颗颗犹如翠玉珍珠般大小,一般的蝶卵肯定没这么大。

    价钱不便宜,一颗蝶卵就要一百金币,十颗就去了一千金币。

    钱花了,不过万兽门对顾客的指点也很仔细,附赠了孵化用的东西,教了怎么孵化驾驭。

    一行回到客栈后,各去了各的房间休息。

    牛有道和圆方则在那折腾蝶卵,各取了一只半只巴掌大小的小木盒子,抽开盖子一看,清香幽幽,里面是五颜六色的糊糊状东西,叫什么百花泥,据万兽门自己说,是取百花捣碎配以海泥制成。

    《上清拾遗录》上的记载说,这百花泥中肯定还有什么秘方,其他人配制的百花泥根本孵化不出‘小月’,只有万兽门配制的百花泥才行。而且很奇怪,不知万兽门用了什么甄别的法子,卖出的卵孵化出来后都是雄蝶,得不到雌蝶产卵。万兽门可谓将这财路给牢牢攥在了自己的里。

    按照万兽门教的办法,两人割破了自己的,滴了不少血到小木盒子里,然后将自己的血和百花泥彻底给搅拌均匀了。随后二人又各取了一颗‘小月’的蝶卵,埋入了花泥当中。

    按万兽门的说法,蝶卵埋入后,就会吸收百花和血气的精华,待到虫卵里的小家伙破土而出后,会吃光盒子里的百花泥,之后再次结茧,待到破茧而出,一只发光的月蝶就成功了。

    总之过程很简单,根本不需买主操心什么,所有复杂过程万兽门全部帮你给简化了,最后孵化出的月蝶吸收了谁的血气就会认谁做主。

    伤口稍抹了点伤药,两人相视一笑,各取了一只类似香囊的小袋子将盒子一装,挂在了腰带上……

    回到屋里呆了一会儿的雷宗康,又开门出来了,门口左右看了看后,快步离去。

    来到楼下穿过园林,来到了对面楼上的另一间客房外,又四处看了看,轻轻敲了敲门,门开后,闪了进去。

    开门迎入的不是别人,正是崔远。

    门一闭,两人碰头在一起,崔远问:“有什么情况吗?”

    雷宗康低声道:“他明天就要出发离开了。”

    崔远皱眉:“你不是说他要在这里住半年吗?”

    雷宗康:“崔爷,我也弄不懂他怎么想的,他说要走,我又不能拦他?”

    崔远:“要去哪?”

    雷宗康:“不知道。”

    崔远:“你就没问问?”

    雷宗康:“这人嘴上不落实底,城府有点深,黑牡丹问了,问不出什么名堂。”

    崔远斟酌了一阵,拍了拍他肩膀,“好!你先回去,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

    雷宗康点了点头。

    崔远先出门四处看了看,确认无人后,身后招了下,雷宗康迅速出来离去,崔远又躲回了屋内。

    雷宗康回自己屋内没多久,等了一阵的崔远又出门了,快速离开了客栈……

    客栈顶楼,一间屋内,掌柜的盘膝打坐修炼,他也不可能全天候守在大堂,自有自己的时间。

    咚咚!屋外敲门声起,掌柜的缓缓收功睁眼,道:“进来!”

    老狗开门而入,近前通报:“掌柜的,那个雷宗康刚才又偷偷摸摸钻进了崔远的房间,回去后,崔远也离开了客栈,派去跟踪的人回报,说崔远回了留仙宗的商铺。”

    掌柜的放了双腿下榻,负在屋内徘徊着,眯眼道:“这个轩辕道跟留仙宗勾勾搭搭究竟想干什么?”

    他现在担心的是总管向明所言,这个轩辕道搞不好是在有意接近城主,这背后的鬼鬼祟祟不知会不会是冲城主来的,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十万金票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往肚子里吞。可是想来想去,又觉得不可能,冲城主去的,还敢在邀月客栈鬼鬼祟祟碰头,脑子有病还差不多。

    老狗道:“掌柜的,我看不像是轩辕道在跟留仙宗勾勾搭搭,更像是黑牡丹那些人在背着轩辕道跟留仙宗勾勾搭搭。”

    “哦!”掌柜的霍然转身,回头问道:“何以见得?”

    老狗道:“掌柜的,你想,若真是轩辕道要和留仙宗勾勾搭搭,还用得着在中间隔上一个雷宗康吗?大家又不是不知道黑牡丹他们已经和轩辕道搅在了一起,何必多此一举,双方直接勾搭不就行了?再说了,看雷宗康那鬼鬼祟祟的样子,似乎也有意避开轩辕道和留仙宗的人碰面,雷宗康是单独一人后才跑去和留仙宗的人见面的。依我看,黑牡丹和留仙宗的人似乎在背着轩辕道在密谋什么。”

    掌柜的缓缓点头,“言之有理!”

    他来回一阵琢磨后,忽又转身道:“老狗,你去轩辕道那边打个招呼,就说我请他喝茶,就请他一人!”

    老狗愣了一下,“掌柜的,你不会是想提醒他吧?这事我们没必要插,总之我们盯好了,不让他们在咱们客栈内闹事就行,其他的随便他们自己搞,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不关我们的事。”

    掌柜的淡然道:“轩辕道今天和城主见面了。”

    “呃…”老狗怔住,狐疑道:“这轩辕道什么来历?城主见他干什么?”

    掌柜的:“城主的事是你过问的吗?不该问的别问,我自有打算。”

    怎么可能放任不管?有些事情他不好明说,担心牛有道在邀月客栈弄出什么事来,别他妈那十万金票是用来堵自己嘴的。真要弄出什么事来,他担不起那个责任,回头牛有道闹事落在了城主府的人中,把这事给抖出来的话,他就尴尬了,这可是十万金币,不是一点点钱,说是赏钱似乎有点说不过!

    他准备先探探口风,情况不对的话,他立马将那十万金票上缴给向明。

    “是!”老狗点了点头,不敢多问了,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