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三章 白玉楼
    ,。

    牛有道和圆方已经歇下了,今天大家都歇的较早,明天要出发,得养精蓄锐。

    说是歇下,其实都在盘膝打坐修炼。

    有了灵元丹的相助,圆方明显察觉到修炼进度加快了。

    道理很简单,修炼时除了自身能吸收天地灵气外,还能同时吸收灵元丹中的灵气,进度不加快才怪了。

    而牛有道的修炼进度更快,别人是吸收灵气转化成本源为己有,他却是直接将东郭浩然的本源融为己有。

    修为突破到筑基境界后,他明显感觉到融合东郭浩然本源的速度猛然加快,这一路上至今,第三道半存的传法护身符已经全部被他炼化为己有,已在炼化第四道。

    和炼气期炼化两道传法护身符就能达到炼气巅峰相比,牛有道已经察觉到了筑基期的境界蓄容量远超炼气期。这并不奇怪,可以理解,若是和炼气期相仿那才怪了。可问题是,牛有道稍作估量,不知将体内剩下的三十道传法护身符炼化后修为能不能达到筑基末期,达到中期应该是没问题的。

    东郭浩然曾经是金丹期高,奈何当时传法时已经身负重伤,修为耗损太大,无法将金丹期全部的修为给他。

    可话又说回来,若东郭浩然一身修为完整,那就代表没事,估计也没传法这回事。

    世间事,所谓有得就有失,无非如此!

    咚咚,门外敲门声起。

    两张榻上盘膝面对面的两人同时睁开了双眼,不知谁大晚上跑来敲门?

    没有让人直接进来,圆方下榻,跑到门口开门去看究竟,回来后告知:“道爷,是客栈的伙计,之前在大堂柜台旁见过的,说有事找您。”

    “哦,请进来吧。”牛有道点了点头,他相信一般情况下也没人敢在邀月客栈闹事。

    圆方回去再开门,把伙计让了进来,来者正是老狗。

    获悉这位今天和城主见过面,老狗显得很客气,既躬身又点头的,“客官,我们掌柜的有请。”

    “掌柜?”牛有道想起白日里的交往,微笑道:“不知何事召见?”

    老狗笑道:“不是什么召见,掌柜的说请客官去喝茶。”

    “喝茶?”牛有道愣了一下,好好的请他喝茶?他不太信,肯定有什么事。

    放了双脚下榻,起身拉了拉衣服,呵呵道:“主人有请,焉敢不从。”挥示意了下走。

    圆方当即跟随,谁知老狗却伸拦住了圆方,抱歉道:“掌柜的说了,只请客官一人。”

    “哦!”牛有道目光闪了闪,又笑道:“好,你就呆这吧。”挥示意了圆方留下。

    圆方立刻将他的佩剑拿来,奉上,让他带上防身。

    牛有道顺推了回去,摇了摇头,就这样走了。

    他心里清楚,在这邀月客栈,掌柜的若真要对付他,带剑也没用,不如光明磊落点。

    两人出了房间,老狗一路引领,带着牛有道去了客栈的顶楼,敲开了掌柜的房门。

    入内见到掌柜的已经在坐那煮茶,牛有道与之相视一笑,掌柜的挥屏退了老狗,又伸对面,示意牛有道请坐。

    牛有道打量一下房间,陈设简单,心中判断这只是对方落脚的地方,并非归宿。

    走到对面坐下后,牛有道笑问:“掌柜的召见,不知有何指教?”

    掌柜的指了指还没把水煮开的茶炉,笑言:“喝茶!”

    两人相视一笑,皆心知肚明,喝茶只是借口,牛有道拱了拱,“还不知掌柜的尊姓大名。”

    皮肤白净的掌柜捋了捋胡须,“白玉楼!经常在这城里的人应该都知道。”

    牛有道轻轻鼓掌,惊叹道:“好名字,好名字!”

    白玉楼呵呵道:“不知轩辕兄弟是何门何派的弟子?”

    牛有道摇头道:“云游四海的散修罢了。”

    “散修?”白玉楼皮笑肉不笑道:“十万金票随赠人,连眼都不眨一下,这可不像是散修能有的气魄,这气度连白某亦自叹不如啊!”这话摆明了不相信对方是散修。

    接下来的行为越发如此,十张金票摸了出来,直接推到了牛有道跟前,对方不肯露实底,这钱他不敢再留了。

    他就纳闷了,之前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收了这钱,搞的提心吊胆的。后来想了想,几百上千的他未必能看上眼,一万两万的他也能理智面对,实在是对方出太狠实了,一下就是十万金币,突兀之下害他没忍住。

    牛有道诧异:“掌柜的,这是什么意思?”

    白玉楼:“礼太重,我不过一客栈掌柜,也帮不上老弟什么,实在是受之有愧,受不起!”

    牛有道平静道:“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走的是路,交的是朋友,只求路上少点坎坷,未曾想过索取什么,也向来不主动给朋友添麻烦,掌柜的想多了。若是嫌这钱烫,认为有人在图谋不轨,好办!”

    他施法直接伸抓了滚烫的茶壶提起,捞了桌上十万金票就要往炭炉里扔。

    靠!白玉楼嘴角一抽,忙伸抓住了牛有道的腕。

    两人对视,牛有道慢慢将茶壶压回了炭炉上,白玉楼也慢慢松开了他腕,叹道:“老弟收回去便是,十万金币这样烧了岂不可惜?外面多少散修为了十万金币熬干了心血。”

    他算是服了这位,十万金币说烧就烧。

    金票放回了桌上,牛有道推回到了他面前,任由对方处置。

    白玉楼没有接,淡淡问道:“老弟和留仙宗有交情?”开始探牛有道的口风。

    “留仙宗?”牛有道愣了一下,以为对方知道了自己的底细,暗暗惊叹。

    他至今为止接触到的修行中人不多,自认这摘星城没人认识自己才对,看来这摘星城背后的势力果然是厉害,远超乎自己的想象,有会倒是要好好摸摸其中的脉络。

    他隐隐有些担忧,难道留仙宗也是罗秋下面的势力之一?反问道:“掌柜的说的是燕国的留仙宗?”

    白玉楼:“据我所知,这天下只有一个叫留仙宗的门派。”

    牛有道:“倒是我少见多怪了,留仙宗,交情谈不上,仇倒是有。”还是不愿透露自己的底细。

    “有仇?”白玉楼目光一抬,似乎明白了什么,茶炉上的茶煮沸了,他执壶为彼此各斟了一杯,问:“怎么回事?”

    看对方的态度又似乎是自己想多了!牛有道徐徐道:“也没什么,留仙宗有几个弟子死在了我上罢了,掌柜的为何好好的偏要提到留仙宗?”

    白玉楼大概心中有数了,淡淡提醒道:“老弟怕是要小心点自己身边人。”

    牛有道两眼微眯,“怎讲?”

    “留仙宗的人住进了客栈,两个,一个叫黄恩平,一个叫崔远,都是这城中留仙宗商铺的人。”白玉楼提醒了一声。

    牛有道立刻端茶敬他,等他后面的话。

    白玉楼举杯略回示了一下,浅尝了口茶水,“摘星城地位超然,有些事不关客栈的事,我本不该多说,但看在老弟今天让城主高兴的份上,我就多说两句。雷宗康想必你知道,今晚你们还一起吃了饭,留仙宗的人在客栈入住后,已经与雷宗康偷偷摸摸碰了两次面,一次是在白天,一次是在你们晚饭后不久。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目前就这些。”

    茶杯放在唇边的牛有道慢慢嘬着茶水,目光诡谲闪烁,不知在思索什么。

    待思绪一定,回过神来后,牛有道双举杯,然后昂头一口干了茶水,表达谢意。

    白玉楼举杯嘬了口,意思了一下。

    牛有道执壶帮他填满,“这份情我记下了,来日若有会,定当厚报!不管掌柜的把不把我当朋友,我说话算话,绝不给朋友添麻烦。今晚,若是我这边有人再和留仙宗的人碰头,掌柜的让伙计给我房间送坛酒如何?若是麻烦,那就算了,当我没说。”

    白玉楼没答应也没拒绝,端茶慢慢品着,这也是态度。

    于是牛有道也不说了,岔开了话题,“这茶不错……”

    二人随便聊了一阵后,牛有道起身拱告退,“我明日就要离开摘星城,在此先告辞一声!”

    白玉楼抬了抬茶杯,“不送!”

    牛有道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白玉楼斜了眼案上的十张金票,微微一笑,嘀咕,“这人有点意思。”

    门开,老狗进来了,也见到了桌上的十张大额金票,惊讶道:“这是?”

    白玉楼呵呵摇头道:“我见他今天讨了城主开心,随口提醒了一下,谁想他居然和留仙宗有仇,扔下了十万金币表示感谢。”

    “啊!”老狗啧啧摇头,“这厮出够大方啊!”

    白玉楼捡了五张出来,推到他面前,“一不小心捡了笔外财,大家都辛苦,拿去让弟兄们分了吧。”

    老狗也不客气,嘿嘿拿到中,“那我就代弟兄们谢过了。”

    “做好自己的事。”白玉楼挥了挥。

    待老狗乐呵呵离开后,白玉楼方拿起了桌上五张金票,甩着感叹了一下,本该是自己独吞,转眼少了一半。

    不过这笔横财如此这般转换处理了一下后,已无任何后顾之忧,就算总管知道了也没关系,他心安理得的将剩下的五张纳入了囊中,茶喝着也香了不少……